第一百五十五章联手(1/2)

加入书签

  微一甩手,挣脱许麟之后,陈婉茹凌空悬浮,冷眼看着那一面金色的符箓在飞快的临近。

  许麟落地之时,剑息已起,丝毫没有因为陈婉茹的乱来而慌乱,只是有些气急败坏,在其心里,许麟一阵狂骂之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只见,双手再次托起之时,那一枚金色的剑符,在剑光璀璨之后,一柄细长的长剑已然握在陈婉茹的手中。

  杀气,剑息所发!

  无坚不摧,剑意所呈!

  这是一把剑,一把承载了许麟无法抗拒的气息,就是这样的一把剑符所化之剑,在对着明康的命符奔来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剑迎上。

  没有声响,亦无狂暴的轰鸣,只有静寂,一种了无生息的死寂。

  那一瞬间,许麟似乎看到了明康的脸,就在那金色剑光在即将斩在金符之上的时候。

  那一刻,许麟看到了明康惊恐的面容,但在恐惧之下,更是绝望之后的孤注一掷!

  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能行么?早已缩到龟壳里的许麟在问着自己。

  看着漫天的金光在缓慢的挥洒着,仿佛是金色的细雨,是在为那最后的灿烂所留下的眼泪一样的光景。

  烟火,转瞬而逝,烟火,绚丽夺目。

  可这一切过后就是无尽的黑暗,再没有温暖,只有寒冷如冰,从里到外的凉透人心。

  许麟喜欢黑暗,但又害怕黑暗。

  孤独的时候,许麟可以放下一切。

  孤独的时候,才豁然发现其实他什么也没有。

  抬眼看去,金色的细雨中,她依然如此的耀眼。那浅浅的微笑在终于如花一般的绽放之时,正是看着许麟呢!

  含情脉脉如潺潺的流水,干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眼眸中,正是映着许麟的身影。

  人们总是在没有了绝望之后,才能真正的看透自己的内心,那里有着一个牵挂的人,那里有着一个想念的人,那里有的,是一个想一辈子依偎的人。

  许麟笑了,那笑容有些狰狞,那笑容更加的贪婪,他喜欢这样的被人关注,被人爱恋,因为他的心是冷的,只有人心才能温暖他,只有真情才能让他觉着自己还是一个人。

  飞身跳起,奔向了她,毅然决然的,没有一丝的犹豫。

  那一夜的花香,似乎又一次的闻到了,那一夜的白色小花,似乎已经在心里开放,陈婉茹幸福的笑了,因为她等到了。

  泪水朦胧了双眼,但却是幸福的,只是许麟这形态……

  一个变大了龟壳,一个在半空中快速的收缩四肢,一个只将脑袋露出的男人,傻乎乎的笑着,一个正奔向自己的男人,一个她爱着的男人。

  尽管这时的他很猥琐,尽管这时的他样子很丑,但那是一个愿意陪伴自己一起生死的人,一个救过自己好几次的人,还记得他脸上给人以温暖的笑容,只不过有些迟了。

  一道绿光在金色的光幕下,是这样的显眼,又是这样的不伦不类,就好像忽然看见一朵娇艳的鲜花,在微风中轻颤花瓣之时,让人刚刚燃起了呵护之情的时候,猛然发现,这花竟然插在牛粪上。

  牛粪很臭,牛粪的颜色很丑,尤其是在和鲜花对比之后,简直是目不忍视。

  四周弥漫的金光好似细雨连绵一样,许麟背着他的龟壳出现了,而在那龟壳上有一阵淡淡的绿芒,忽然将陈婉茹包裹的时候,竟然也是这样的丑。

  明康的脸已经看不见了,在陈婉茹将那枚命符一剑而斩的时候,许麟也看不见了,陈婉茹也不见了,再没有丑陋的绿芒,再没有难看的龟壳。

  一切都在金色之中,一切都在如幻如梦的虚镜当中。镜花水月,似假亦真,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有人不在乎,他是浑身包裹在光火中的明执。

  有鬼不能不在乎,他是化身极蓝幽河的王天宇。

  那娘们死就死了,可许麟不能死,如果他嗝屁了,老子怎么办?

  王天宇不再这边与明执对峙,在感受到身后灼热的金光之际,王天宇嘶吼一声,用尽全身的鬼力,好像公牛打架一样,猛然间,将正与自己互相对撞,互相燃烧消耗的明执一顶。

  一个趔趄之后,明执嘿笑一声道:“那两个贱人已然不活了,你还能撑多久?”

  “撑你妹!”骂了一句之后,王天宇趁着明执露出的这一个空挡,转身便向身后冲去。

  许麟不能死,即使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