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约战(1/2)

加入书签

  房门推开的时候,明礼一脸笑容的提着两个飘着香气的食盒,许麟与吕娇容早已分开,安静的坐在对面,刚才那“热情洋溢”的一幕,仿佛从未发生过,只有吕娇容的脖子上,还有着一道淡淡的红痕。

  吃饭的时候,明礼问了许麟很多的问题,一一作答,丝毫没有感到厌烦的许麟,将自己这些天经历的事情,简单的给明礼讲了一遍。

  许麟的脸上始终挂着轻松的笑容,而刚才还一脸的狰狞神sè,仿佛如那被雨水冲刷干净的石板路一样,再也没有一丝的痕迹。

  吕娇容吃饭的时候很静,甚至很少抬头,这让频频想要看看吕娇容的明礼有些失望,但人家不愿意交谈,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待许麟二人吃完饭食,许麟找了一个借口,便将明礼打发走了,而这屋里,又剩下了许麟与吕娇容。

  不经意间,两人对视,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吕娇容一直在盯着许麟看,而许麟游移的目光,终于忍不住与其对视。

  “我要走了。”

  良久之后,吕娇容忽然认真的说道,语气平淡,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仿佛自己从未经历过一样。

  “蜀山?”许麟有些心虚,但是他又同时想到,或许刚才做的是对的。

  一个奴婢,一个女人,一个被自己任由支配的女人,许麟不想她有自己duli的思考,要这个女人时刻记着自己才是拥有话语权的主人,那么便要时刻敲打,不管有多狠,都要打!

  “嗯!”了一声,吕娇容平视着许麟的目光,而后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你不害怕,真的没有一丁点的担心啊!”

  许麟起身,走到吕娇容的身旁,然后一把抓过吕娇容的衣领:“你觉着我应该害怕?”

  吕娇容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而这身体却好似棉花一样的无力,顺势便倒在许麟的怀中道:“是不应该害怕!”

  换个姿势,许麟将吕娇容抱在怀里,闻着那一丝丝的清香入鼻,嘿然一笑道:“本来就是不怕的……”

  这是信任,还是出于对自己的自信,许麟想不清楚,或许这两者都有吧!

  本想缠绵一番,但这里却是一个不合时宜之地,于是许麟让吕娇容走了,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看着那个渐渐消失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许麟忽然开始有些可怜起她来。

  这种活法,如何能找到乐趣,也许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快乐吧。

  但愿她能从他这里得到快乐,或许她已经开始了。

  接连的几ri,许麟过的并不是很如意,这和他刚来的时候截然不同。

  许麟知道这是为什么,没人喜欢脚踏两只船的人,并且许麟踏的另一只船,还是一艘拥有华丽外表的龙船。

  但是许麟不在乎,他在乎的人,是眼前这些“庸人”所不能比拟的,而在那个人眼里,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将冷玉剑收起,许麟算是完成了今天的祭炼剑器的过程,看着冷玉剑身上的一抹寒光,体会着那一丝冰冷,在许麟的心里,可有一个声音在欢呼雀跃着,那是他的剑,一个与许麟越来越默契的声音。

  忽然间,许麟脸上的笑容消失,将冷玉剑插回剑鞘,皱着眉头的看着房门的方向,而不多时,一阵敲门声却是响了起来。

  王大柱这几ri是见不着的,还有明如与明远二人,他们都在忙乎着会场的事情,那么还有谁会敲许麟的房门?

  那是一个男子的气息,许麟感应的很清楚。

  剑心通明之术最大的好处,就是对四周气机的捕捉,而这个人所散发的气息,应该是一个男子,并且修为不低。

  许麟起身,缓慢的走向房门,心中想着,明礼这家伙,有时候还真是缠人。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许麟将房门打开,入眼的脸庞身形,却让许麟为之一怔。

  明康?

  这个在那ri嘲讽许麟的人,这个在那ri对许麟充满敌意的家伙,这个似乎暗恋着陈婉茹的男子,这时就站在许麟的面前,目光里森严无比,这绝对不是来串门的!

  找茬?

  这是许麟的第一反应,也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可许麟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一如既往,很和善单纯的笑容。

  “师兄这么晚了,有事?”

  明康没有回答许麟的问话,而是向前迈了一步,不顾许麟站在门前,却是直直的走向前去。

  许麟皱眉,身形没有移动,还是挡在门口,可随之而来的一股恐怖的压迫感,让许麟浑身一僵。

  真是来找茬的!

  许麟能感应到周身的气机已经全部被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