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草木第八2(1/2)

加入书签

  那阵竹竿敲打地面之响,忽现忽隐,忽远忽近,令人完全无法判定方位,更无法判定,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发出这种突兀又诡异的怪声。

  魏无羡道:“都过来,靠紧,别乱动,也别出剑。”

  在这样的环境下贸然出剑,极有可能伤不到敌人,却会误伤己方。片刻之后,那声音戛然而止。静候半晌,一名世家子弟小声道:“又是它……究竟要跟着我们到什么时候!”

  魏无羡道:“它一直跟着你们?”

  蓝思追道:“我们进城之后,雾太大担心走散,便聚在一起,忽然之间就听到了这种声音。当时,并没有这么快,一下一下,响的很慢,还在前方的白雾里朦胧看到一个矮小的影子慢慢走过。追上去却消失了。之后,这声音就一直跟着我们。”

  魏无羡道:“有多矮小?”

  蓝思追比到自己胸口:“很矮,很瘦小。”

  魏无羡道:“你们进来多久了?”

  蓝思追道:“快半柱香。”

  “半柱香?”魏无羡问:“含光君,我们进来多久了?”

  蓝忘机的声音从迷蒙的白雾后传来:“近一炷香。”

  “你看,”魏无羡道:“我们进来的时间比你们长,你们怎么能跑到我们前面去?折回来才遇上我们。”

  金凌终于忍不住插嘴了:“我们没折回来啊?我们一直沿着这条路,在朝前方走。”

  都在朝前方走,那难不成这条路被动了手脚,化成了一个循环迷阵?

  魏无羡问:“试过御剑飞上吗?”

  蓝思追道:“试过,我感觉往上飞了很长一段距离,但其实并没有上升多高。而且有一些模糊的黑影在空中流窜,不知是什么,我担心无法应付,便下来了。”

  闻言,众人都沉默了一阵。魏无羡道:“妖雾,有古怪。”

  由于蜀东一带本来就多雾,一开始他们并未在意义城中的白雾,现下看来,这多半不是天然形成的雾气。

  蓝景仪惊道:“不会有毒吧?!”

  魏无羡道:“毒应该是没有。咱们都在里面待这么久了,尚且活着。”

  金凌道:“早知道我就把仙子带过来了。都怪你们那头死驴。”

  蓝景仪道:“我们还没怪你那条狗呢!它先动口咬的,被花驴子尥蹶子踢了个正着,怪谁?反正现在两只哪只也动不了。”

  魏无羡道:“什么?!我的小苹果被狗咬了?!”

  金凌:“那头驴能跟我的灵犬比吗?小苹果是什么东西?!”

  魏无羡:“我的驴啊。你们怎么把它带下山夜猎了?还让它受伤了?!”

  蓝思追:“嗯……对不起莫公子。你的小苹……驴在云深不知处每日喧哗,各位前辈投诉已久,让我们这次下山夜猎,一定要把它赶走,所以我们就……”

  金凌:“回答我,小苹果是什么?你给驴取这种名字?”

  蓝景仪:“小苹果怎么啦?它爱吃苹果,就叫小苹果。这名字比你养条肥狗叫仙子好十八条街。”

  突然之间,鸦雀无声。

  半晌,魏无羡道:“还有人在吗?”

  附近一片“唔唔”、“呜呜”,表示都在。蓝忘机冷冷地道:“喧哗。”

  竟然一次性禁言了所有人。魏无羡忍不住摸了摸嘴唇,心中甚为侥幸。

  正在此时,左前方的白雾中,传来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一走一顿,笨重至极。紧接着,正前方、右前方,侧面,后面也传来了同样的声音。虽然雾气太浓,看不清影子,但腐臭腥臭的味道却已经飘了过来。

  魏无羡自然不会把区区几具走尸放在心上,轻轻吹了一声哨子,尾音溜起,含斥退之意。迷雾之后的那些走尸听到了哨音,果然顿了下来。

  谁知,下一刻,它们却猛地冲了过来!

  魏无羡万万没料到,斥令竟然不但不起作用,反而还刺激了它们。他是绝对不可能把“斥退”和“刺激”两种不同的指令弄混的!

  然而,此刻来不及想更多了。七八条歪歪倒倒的人影浮现在白雾之中。以义城中白雾的浓度,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就代表它们已经靠得极近了!

  避尘的冰蓝色剑芒破出白雾,围绕着众人,在空中飞划出一个锐利的圈,将数具走尸齐齐拦腰斩断,旋即收回鞘中。魏无羡松了口气,蓝忘机低声道:“为何?”

  魏无羡也在想为何:“为何哨令驱不动这几具走尸?行走缓慢,带有腐臭之气,肯定不是什么高阶凶尸,这种我应该拍拍手就能吓跑。若说是我的哨令突然之间失效了,这也绝没可能,又不是靠灵力驱动。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

  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背上微微沁出一层薄汗。

  不对,并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事实上,是出现过的,而且,不止一次。有一种凶尸恶灵,他的确无法操控,也无法驱赶。

  那就是——已经处在阴虎符控制下的凶尸恶灵!

  虽说这个念头很可怕,所代表的情况很严重,让人很不想承认和接受,但它的确是最合理的一种解释。毕竟连能够复原半只阴虎符残件的人都是存在的,虽然据说已经被清理了,但谁知道被他复原过的阴虎符又落到了谁手里?

  蓝忘机似乎解除了施在所有人身上的禁言。蓝思追又能说话了:“含光君,是不是情况很危险?我们是不是该立刻出城?可是,雾浓,路走不通,也飞不出去……”

  一名世家子弟道:“好像又有走尸来了!”

  “哪有?我没听到脚步声啊?”

  “我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呼吸声……”那名少年说完才发现自己说了多可笑的话,讪讪闭嘴,另外那名少年道:“我真是服了你了。呼吸声,走尸是死人,怎么可能会有呼吸声!”

  话音未落,又有一道粗壮的人影撞了过来。

  避尘再次出鞘,悄无声息地划过之后,那道影子的头和身体分离。同时,发出“泼泼”的怪响,离得近的几名世家子弟连连惊叫,魏无羡担心他们受伤,忙道:“怎么了?”

  蓝景仪道:“那具走尸身上好像喷了什么东西出来,好像是什么粉末。又苦又甜,又腥!”刚才走尸喷粉,他刚好想开口说胡,嘴里进了不少粉尘,顾不得仪态,一连“呸”了好几下。走尸身上喷出来的东西那可非同小可,粉末必然还在那片空气中肆虐,如果贸然靠近,吸入肺腑,可比进了嘴还难办。魏无羡道:“你们都离那片地方站远点!你快过,我看看。”

  蓝景仪道:“哦。可我看不见你,你在哪儿?”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举步难行。魏无羡想起避尘每次出鞘,它的剑光都能穿透白雾,转头对身旁的蓝忘机道:“含光君,你拔一下剑,让他走过来。”

  蓝忘机就站在他身旁,却没有应答,也没有动作。

  忽然,七步之外的地方,亮起了一道冰蓝色的澄净剑光。

  ……蓝忘机在那里?!

  那他左边这个一直站着沉默不语的人是谁?!

  突然,魏无羡眼前一黑,前方沉沉逼过来一张黑色的脸孔。

  之所以为黑色,是因为这张脸上,覆盖着一层浓浓的黑雾!

  这名雾面人伸手抓向他腰间悬挂的封恶乾坤袋,一抓到手,然而,乾坤袋陡然间鼓胀起来,绳结断裂,爆出三只纠结作一团、怨气滚滚的恶灵,劈面朝他袭来!

  魏无羡笑道:“你想抢封恶乾坤袋吗?那你眼神可不好使,拿我的锁灵囊干什么!”

  自从上次栎阳常氏墓地夺走掘墓人刚到手的躯干、让他铩羽而归之后,魏无羡与蓝忘机一直留心提防,猜测他必然不肯罢休,伺机行动,随时可能出现抢夺。果然,他们进了义城,这名掘墓人便想趁大雾和人多口杂的掩护出手了。他也的确得手了,只是魏无羡早就把装着左手臂的封恶乾坤袋和锁灵囊掉了包。

  “铮”然,对方向后纵越,拔剑出鞘,旋即传来恶灵们充满怨毒之意的尖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