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步入坦途。”以前当办公室主任,无论做什么决定都不需要最后负责任,因为上面还有县委书记和县长,现在做了县长,真正大权在握的时候,反而有些迷茫和犹疑不定,这原本便在情理之中,鲁迦不像陈子华,是从乡镇基层上来的,偶尔的手足无措,却也是正理,这段迷茫度过之后,自然会明白自己的位置。

  鲁迦脸上微微有些羞赧,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但却让他更加认识到陈子华对他的器重和信任,诚心诚意的敬过酒之后,便不再谈论工作上的事情,话题转到了吃喝上面,还别说,云湖公园的餐饮能形成规模,果然有他的独到之处。“照现在这个样子发展下去,这里慢慢会形成个小城镇也说不定。”鲁迦放下酒杯,欣然说道。

  云湖的地理位置并不出众,虽然是火车的必经之处,连云县的火车站,但距离县城中心却还有四五里的路程,最重要的原因,是附近没有居民,这里原本就是荒滩,否则的话,也没法改建成如今的模样,但餐饮和旅游的发展,只要有适合的政策引导,这里未必不能形成个小型的城镇经济中心,不过,必要的投入还是不少的。

  陈子华摇摇头,道:“这其实是畸形的发展,而且这里的餐饮季节性比较强,除非公园自己将这里改建成山庄的形式经营,否则电话,用不了几年,这里很快就会败落,除了大环境之外,云湖公园的管理也很重要。”听说这里还有政府的办事机构,陈子华便有些好奇,因为云湖公园点儿也不像是集体经营的公园。

  鲁迦笑了,道:“您还别说,这种可能很大,云湖公园虽然跟政府机关的关系相当不错,公关也做得很到位,但毕竟不是政府经营的,而是几个背景比较深厚的私人经营起来的,这里面自然有他们公关的因素在里面,身后的背景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每年的政府接待活动都不少,若是没有这块,公园也赚不了几个钱,光是凭门票收入,迟早得饿死。”

  陈子华点了点头,“其实这里经营得法的话,未尝没有很好的前途。”

  孙莉也郑重其事的赞成道:“是啊,这里的环境资源还是很不错的。”

  说话间,赵彬带着两个人从林荫间过来,笑着对陈子华道:“碰到两个朋友,正好也在这里吃饭,便约过来跟鲁县长认识认识,以后在鲁县长手底下干活儿,正好可以照应。”两个人都穿着便装,不过行走之间龙行虎步,很有几分气势。

  陈子华“嗯”了声,指了指空着的座位,道:“坐下起喝两杯吧。”目光在两人身上转,忽然开口道:“二位是当兵的出身吧?”

  赵彬笑着接口道:“陈书记好眼光,来我给大家介绍下,陈书记,这两位都是县公安局的警官,部队转业军人,陈杰,县局的政委,刘卓,县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算是我的老部下啦,陈杰,刘卓,这位是咱们市委陈书记这位是孙秘书这位不用介绍了吧,咱们连云县的鲁县长。”赵彬逐给众人作了番引介,陈杰和刘卓也与陈子华鲁迦等握了握手,然后便坐下喝酒。

  众人当中最兴奋的当然要算鲁迦和新来的陈杰与刘卓,他们三人都知道今天的见面多么重要,几乎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也是他们站到陈子华阵营的重要开端,而对于陈子华来说,这顿饭,也算是个不错的起始。

  电脑中毒了,正在处理中,争取晚上再更大章。。。。。。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二百二十八章隐忧

  第二百二十八章隐忧

  “昨晚没喝多吧?”陈子华指缝间转动着雪茄烟。笑吟吟的瞥了眼赵彬,昨晚众人果然都歇息在云湖公园的雅苑之中,只是陈子华和孙莉等人走后,鲁迦和赵彬又陪着陈杰和刘卓喝到了后半夜,把宁林搬过去的半箱玉液酒喝光了不说,还把几条极品雪茄烟也给作践净尽,这不,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半上午了。

  “难得有好酒喝,谁愿意放弃机会?”赵彬笑嘻嘻的应道,顿酒喝下来,他与陈子华之间的关系已经拉得极近,这也是他直都在努力的结果,“鲁迦早就带着陈杰和刘卓走了,看样子,昨晚好像还没喝够呢。”早上鲁迦等人走的时候并没有过来辞行,只是跟孙莉打了个招呼,说是回去上班,所以陈子华倒是没见到他们几个。

  孙莉推开屋门进来,泡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笑道:“还没喝够?照你们几个的酒量。谁供得起啊?顿饭光是玉液酒便干掉了六瓶,真要算市价的话,估计得上万块吧?”其实玉液酒早就已经有价无市,再多钱也没地方买,这已经不是有多么好喝的问题了,而是种档次的象征,标榜身份的标签了。

  陈子华笑道:“哪有这样算账的?当初存那些酒的时候,瓶也就几百块。”这些酒大多都是当年柳宜妃囤下来的,不过现在都成了陈子华自己喝或者送人的礼品了,他还想着,啥时候手里的酒送完了,再让白云山的酒厂开业。

  赵彬闻言,心里却是暗暗诧异,没想到陈子华倒是个有钱的,居然还囤了不少的高档酒,不过这个话题却是不好扯得太多,而是转到了鲁迦身上,“当初跟我的那些人,有些已经调走了,重新调整了工作,能值得介绍给鲁迦的,昨晚我都交待过了。”昨晚喝得酒酣耳热之际,几个人都敞开了心扉,说了不少真心话,能交待给鲁迦的关系,赵彬也都没有藏私。

  陈子华点了点头,“你也就是起个引荐的作用。具体能做到啥程度,还要看鲁迦自己的本事了。”他这话也是有所指,赵彬临走的时候,最亲近的人其实已经做了安排,剩下的关系其实并没有特别重要的,往往这些人都是些善于看风使舵,察言观色之辈,有好处了拥而上,有难处了便哄而散,很难当心腹使用,但也不是很绝对,只要能拿出让人值得效命的价码和能力,却是不愁没人投奔的。

  赵彬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奥妙,笑了笑,道:“鲁迦和佟寿晖其实都是初来乍到,俩人的差不多,真要说起来,鲁迦还是能占到优势的,可惜佟寿晖这人太喜欢玩心眼了,否则的话,也是个不错的人手。”虽然接触的并不多。但以赵彬的老到,同样看出佟寿晖的小心思,不禁为佟寿晖感到悲哀,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陈子华眼皮底下玩花样。

  他是市委办的主任,虽然上任时间不长,但眼光却十分独到,加上管玉和的点拨,自然看得出,在市委里面,陈子华和梁珊实际上是路人,虽然梁珊职位高,如今是市长,但两人当中却是以陈子华为主,梁珊很多时候只是在帮陈子华做事,所以,梁珊的人实际上也就是陈子华的人,可佟寿晖并没有看明白这些,或者没有能领略到梁珊的真实意图。

  陈子华未置可否的笑了笑,端起杯子泯了口茶,对于佟寿晖,他其实还是有保留的,这个人很聪明,也很谨慎,换个说法就是胆小,但无疑,他是个很有眼力的人,否则也不会在管玉和如日中天的时候投入梁珊的阵营,也就是说。这人虽然胆小,却不乏赌性,旦认准了的事情,却能身体力行,所以,陈子华并没有因为这两天的些表象便看轻了佟寿晖,就像赵彬说的那样,佟寿晖跟鲁迦的样,也是才上任,根本还谈不上对连云县的掌控,目前的很多事情,实际上是赵彬和杨文生两人突然调离后形成的。

  无论是杨文生还是赵彬。离开的时候都会做番安排,最明显的就是把自己的亲信都的放在个满意的位置上,但些重要职位上的人却不是他们谁想动就能动的,比如几个县委的常委,各局办的局长主任什么的,这些人其实也都各自有自己的山头,杨文生和赵彬在的时候,两人势力基本相当,下面的这些人也都各有去处,基本上都能相安无事,哪怕是不属于杨文生和赵彬的势力,也不会跟两人对着来。相应的也比较配合他们的工作,而杨文生和赵彬也为此付出了不少,现在两人走,这里的平衡自然又打破了。

  陈子华虽然没有跟赵彬聊过这些东西,但他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对连云县也不是无所知,当初欧阳彩妮就曾经专门就连云县的情况跟他做过汇报,连云县出去的官场人不少,谁没有个亲朋好友?所以,自然而然的,连云县的官场便形成了种非常奇怪的情形。不管是哪级的官员,指不定谁就又能攀上省市里面的某个大人物,所以,在连云县当县太爷,既是个好差事,也不是个容易事儿。

  若是个有眼色的,说不准就能趁机攀上个比较有前途的靠山,没眼色的,说不准不知不觉中就得罪了人,被人下绊子挖陷坑再正常不过,上面有关系了还好说,若是没有个硬扎的靠山,说不得就在连云县给栽了,所以,鲁迦和佟寿晖两人当中,暂时看好佟寿晖的人还是比较多的,来是因为佟寿晖原本就是陇东的人,对连云的情形大致了解些,所以来之后步步小心,绝对不会轻易去得罪任何个人,靠水磨工夫慢慢钻研其中的枝蔓关系。

  而鲁迦呢,却是从蓝山过来的,对连云的这种情形基本上是睁眼瞎,虽然有点儿自知之明,却也难免会得罪几个人,要么就是啥都不用干,只要干实事儿,就会触及些人的利益,比如这次搬迁事件,实际上是有些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真正想大捞笔的人,不是鲁迦能轻易得罪的,但是,鲁迦也有别人不能比拟的优势,背后有陈子华支持,所以,这次行动反而会成为次打老虎事件。弄不好,会把连云县整个底朝天,不知道最终会把矛头对准谁。

  这也是陈子华反复考虑之后才想出来的辄儿,省委书记曾华和省长林安东刚刚上任,按照般人的逻辑,自然是稳定为主,平稳过渡,即便出现什么问题,也是以捂盖子为首要手段,但与两人唱对手戏的却是杨宏斌,而且杨宏斌担任的是纪委书记,这就出现个矛盾了,旦按照常规出牌,曾华和林安东捂盖子,杨宏斌跟在后面掀盖子,最后被动的肯定是曾华和林安东,所以,陈子华就打算反其道而行,在曾华和林安东上任之初,就开始到处揭盖子。

  这时候揭出来的问题自然不会跟林安东和曾华有多大的利害关系,反而能反映出两人廉洁奉公,心惩治腐败的决心,还能牵住杨宏斌的手脚,甚至让杨宏斌忙中出错,给曾华和林安东制造出反击的机会,却又不至于把杨宏斌棒子打死,只有两方面斗得旗鼓相当,热闹非凡,才能给陈子华自己制造出更多的机会,让曾华和林安东对陈子华更加倚重。

  赵彬昨晚已经把连云县几个隐形的势力团体跟鲁迦透漏了,下步,就看鲁迦如何跟这些地下势力沟通了,这些势力的背后,不管站着什么人,现在对于鲁迦来说都已经不重要,想扳倒谁就能扳倒谁,不过首先要做的,就是利用这种优势,把几个主要的部门掌握到手中,听话的就纳入自己的阵营,不听话的,直接清除了事。

  同样的,佟寿晖这个时候与鲁迦的配合就非常重要的,所以,陈子华心里已经有了部分计划,只需要梁珊稍微配合,然后,连云县就算落入两人的夹袋里面了。

  “今天咱们就去芝兰吧,”陈子华沉吟了会儿说道,来连云县也就是走个过场,主要是为鲁迦镇镇场面,目标始终就是赵彬,如今赵彬基本上已经进入自己的政治团体,陈子华此行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连云县的二把手也都算是自己阵营的人,实在没必要继续在这里消磨下去,何况,为了下个礼拜的出行,这几天的调研需要加快速度了。

  赵彬适时道:“用不用跟芝兰那边打声招呼?”芝兰是陈子华的根据地,如何做都不过分,所以,赵彬想了想,还是问问陈子华的意思再说,那边也没有自己的什么关系,倒不用特别的关照谁,而且,他已经从陈子华的这句话里面体会到了另外层意思。

  “不用了,”陈子华想也没想便道,“去芝兰不用那边的人陪着,我自己就成。”他还想趁机先回趟家,然后再去芝兰,尽量低调些,否则的话,这次出来就带车队了,顿了顿,陈子华接道:“这次就不用麻烦赵主任跟着了,市里的准备工作也要做好,估摸着,新书记很快就会任命。”楚源即将被任命为陇东市委书记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作为市委办的主任,赵彬这个时候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赵彬点了点头,道:“我今天就回市委。”

  陈子华道:“让宁林送你回去吧,我晚上再走。”

  赵彬也不客气,当下就应了,随后几个人便离开云湖公园,起回到县招待所,陈子华和孙莉依然住在招待所,宁林却开着车送赵彬返回陇东市。

  陈子华刚在房间里面清闲了会儿,包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拿过来看,非常意外,居然是妻子李倩蓉的电话,自从李家老太爷葬礼之后,两人既没有见过面也没有通过电话,转眼间几个月工夫过去了,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陈子华不禁怔愣了片刻,“倩蓉,终于休假了?”在他想来,若非休假的话,恐怕这个电话还不会打。

  “嗯,忙吗?晚上能不能回家?”电话里面李倩蓉的声音里面却透出丝疲惫。

  “怎么了,倩蓉,出什么事儿啦?”从来没听过李倩蓉用这种语气说话,陈子华心里突然跳,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在他的印象里面,李倩蓉大多时候都是非常硬气的,少有会出现这种疲乏的情形,想起前段时间直联络不上,这让他心里有了些别的想法。

  “没什么,晚上咱们回家再说,嗯,你不用来机场,直接到蓝山吧。”李倩蓉似乎不想在电话里面多说,寥寥数语之后便挂了电话,这让陈子华愈发的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宁林从市里返回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三人没怎么耽误,直接从连云直奔蓝山,到清荷小区的时候,还不到五点,夏天的这个时候,基本还算是半下午,陈子华带着两人返回自己在顶楼的家,因为房间长时间没人住,所以看上去就有些灰尘,孙莉和宁林便开始收拾,而陈子华却下楼去买东西了。

  陶虹已经不去单位上班了,因为要去临海读书进修,所以这段时间直在凤凰山老家住,想在离开前,陪家里人多聚会儿,因此陈子华回来便没有见到陶虹,他的房子也就有段时间没有打理了,至于楼宁林住的那套房子就更不用提了,这么长时间没整理,估计跟狗窝差不多,故而几人连去都没去。

  李倩蓉开了辆非常拉风的军用越野车回来,陈子华看就知道,这是从陆愚卿那里借来的,心里有些明白,多半是李倩蓉因公出差回来,所以先到单位,然后才开车回来,陈子华打算把自己买好的东西扔进车里的时候,才发现李倩蓉已经把后备箱都塞满了,索性把手里的东西扔给宁林,自己钻进越野车,跟李倩蓉起回陈家坪。

  陈子华坐在副驾的位置上,侧头看了李倩蓉眼,发现妻子的俏脸有些清瘦,神色中透着丝说不出悲凉,心里微微疼,忍不住问道:“老婆,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二百二十九章出人意料的变故

  第二百二十九章出人意料的变故

  在方向盘上面趴了会儿。李倩蓉终究还是跟陈子华换了位置,由陈子华开车,她坐到了副驾之上,从仪表盘上面把陈子华刚掏出来的烟盒拿过来,抽出支烟叼在柔唇之间,“啪”的声打燃火机,猛的吸了口,烟雾在肺里盘旋周,然后化作条青灰色的烟龙,从李倩蓉精致的柔唇之间喷出去,随即被车窗钻进来的山风卷走,时之间,她的神色,竟然露出几分颓废来,这是陈子华从来也没有在李倩蓉身上发现过的神情。

  李倩蓉虽然会抽烟,但在陈子华面前却是极少吸烟的,今天显然是有极重的心事,否则不会表现的这么颓废,想来她也明白,以目前这种状况回家肯定不行,所以。在陈子华问出来之后,干脆让出驾驶的位置,让陈子华选个僻静的地方歇会儿。

  越野车转过道山湾,在路边停了下来,陈子华道:“从这儿下去,咱们在河边歇会儿吧。”陈子华选的这个地方地势不高,刚好条通向河滩的简易沙石路,这是当年修公路的时候就地采集河滩沙石的时候修的,越野车刚好可以从这儿开到河边去。

  李倩蓉点了点头,想来对陈子华选的这个地方也比较满意,任凭陈子华直接开着越野车离开公路,顺着简易沙石道下到河滩,停在满是铄石的沙滩上,然后从后排的座椅下面掏出两个折叠起来的特制沙滩椅,在河水岸上撑了起来,随后又取出个折叠小方桌,就像当初两人新婚度蜜月时样,很快就在岸边收拾出方小天地,虽然突兀,却又能跟荒凉喧嚣的河滩景致融为体,别具帆风味儿。

  李倩蓉很配合的拿出张素色的桌布铺在小方桌上,又摆上酒杯红酒,几样简单的瓜果,三四个下酒用的小菜,这些东西车上本来准备的就有,本来是打算带回家的,这会儿干脆挑了几样摆出来自己先享受会儿。

  已经是盛夏时分。山里的雨水丰沛,所以河水很大,穿过山湾的时候,形成的水啸平添了几分大自然的精致,随着山谷时而刮过的山风,不时将水雾吹到岸边,让夫妇两人着实体会了把大自然的野趣。

  斟满两杯酒,陈子华示意李倩蓉,两人轻轻的碰了碰杯子,然后细细的品尝了起来,他并没有忙着再问李倩蓉,能说的话,李倩蓉不会瞒着他的,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李倩蓉身上的隐秘太多,即便是夫妻,有些涉及到工作上的话题也是尽量避免的,所以,在这方面,不管是陈子华还是李倩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