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陈子华接道:“实际上,之前他们双方已经私下和解,熊家接了对方五千块的赔偿。”

  林安东闻言扬了扬眉头,“既然已经私了,干嘛还要拦路喊冤?”

  陈子华苦笑道:“五千块钱被熊家收了,原本不过是为了遮丑,不让女儿的祸事传扬出去,虽知道后来还是传得满天飞,说是熊金玲为了五千块钱主动勾引男人的,这就起了反复,小夏忍不了胸中的恶气,找上门去,被林虎给打了顿。”

  林安东却是对案情的细节不大了解,不知道林虎就是那个菜贩子,闻言问道:“林虎?”

  陈子华只好解释道:“林虎就是跟熊金玲家闹矛盾的菜贩子,实际上是替另外个人出头露面,经营沣南县及附近周边地区的蔬菜生意,嗯,就是沣南县政法委书记杨恒利的儿子。”

  林安东皱了皱眉头,对中间的曲曲折折有些烦心。

  陈子华简单解释道:“杨恒利的儿子也是当初在熊家施暴的三人之,因为他是县政法委书记的儿子,所以这事儿才直被压着,最后私下和解了,双方都不愿意事情闹大,怕影响不好,但最终还是被闹了出来。主要还是因为秦力的外甥小夏,也就是熊金玲的男朋友。”

  林安东吸了口烟,却没有立即说话,反而将眉头皱得更深了,若是只是个县政法委书记,秦力实在是不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怂恿熊金玲拦路喊冤,而且,林安东也不觉得个县政法委书记便能手遮天,即便是有县委书记撑腰,这种事情也是遮不住的。

  “不是说三个人吗,还有个人是谁?”直坐在那里不说话的梁小冰忽然插口问了句,昨天傍晚的事情她也算是亲身经历,而且还是她帮着孙莉起把熊金玲送上救护车的,对案情自然有些关心,旁敲侧击的问了不少,却不知道她这句话问出来,却把陈子华闹得极为尴尬,本来他是直在回避第三个人的,至此却是不得不提前跟林安东摊牌了。

  “那个人的身份虽然没有被证实,但大致有些眉目,”陈子华犹豫了会儿才道:“是沣南县委书记沈子敬的侄儿,原本是省城去沣南县玩耍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卷进这件事情里面来了,这人叫沈明阳。”

  林安东心里却是微微跳,“沈明阳?省城人?”毕竟曾经在文熙市主政方,对下面的人多少有些了解,尤其是背后有后台的人,沈子敬在沣南县当了八年的县委书记,林安东任上的时候,正是这家伙最出风头的时期,林安东岂能不知道沈子敬的跟脚?与陈子华提供的消息联系,便知道碰上了条大鱼,目光忍不住就暗暗瞥了陈子华眼。

  陈子华这会儿心里正七上八下呢,唯恐林安东察觉他的小心思,脑子高速的转了起来,几乎没有怎么犹豫便接着林安东的话音道:“可能是沈副书记的儿子。”其实他昨晚就已经从吴明那里知道了,起去熊金玲的沈明阳,正是省委副书记,分管政法工作的沈永良的儿子,也是他这次要针对的目标,但林安东是不是会在这个时候主动去对付沈永良,他心里却是点儿底也没有,毕竟,林安东和曾华都是刚上任,虽然急于掌控全局,但更需要的,却是班子的稳定,希望能平稳的度过明年初的。

  林安东这时候心里却是暗自松了口气,不再谈论这个话题,把目光投向车窗外,将肺里的烟雾尽数喷了出来,眼看着青色的烟雾被车窗缝隙吹进来的凉风卷,然后“呼”的声冲出车窗,迅疾消散在空气之中。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220章受打击了

  第220章受打击了

  冯雅君垂着眼皮。不敢面对陈子华灼灼的目光,从香港辗转来到关西省城,不光是要与陈子华交接倩华公司,汇报下公司运作的内情,还有两人之间直以来的那份情感,也到了该交待番的时候了,虽然两人还始终没有达到灵肉交融的地步,但至少要远远超过她与未婚夫杨建军之间的关系。

  但是,亲近归亲近,她始终却没有真的将自己完全交给陈子华,除了那份与杨建军有名无实的婚姻外,还有对未来的不确定,让她始终没法迈出最后步,或许正因为心里的这份顾忌,她才忙不迭的离开内地,回避杨家是方面,最主要的,却还是在潜意识里避开她与陈子华之间的感情,在自己即将完全沦陷的时候,毅然离开内地,前往香港。

  即使当初陈子华不给讲倩华公司的实情。她也会寻找别的借口离开内地,暂时回避两人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无法把握自己的感情了,主动向陈子华敞开了身心,即将失去最后的屏障之前,终于强迫自己离开了陈子华,她不是个独立的人,背后还有亲人和家族,从小耳濡目染,偶尔心灵出轨没有问题,但要她彻底抛弃亲人和家族的使命,她还做不到,否则的话,当初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嫁给杨建军。

  若非受到杨建勋和杨家某些长辈的逼迫,当初冯雅君还是不会离开杨家的,不过,杨建勋如今已经魂归地府,杨建军也重新恢复了神智,更重要的是,杨家得到了某个神秘人物的支持,不要说陈子华,就是冯家或者李家这样的大家族,在那个神秘人物面前,也如土鸡瓦狗般,所以,她不想在这件事上给陈子华和自己的家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陈子华站在窗前。望着窗外郁郁葱葱的苍翠,心思却有些纠结,没想到几年不见,冯雅君与他重新见面的时候,两人之间无形中已经产生了层隔膜,时间,果然是感情的最大杀手,尽管两人通过电波,几年来始终保持联络,但距离和时间,依然在无声无息中扼杀了两人的情感,他不知道冯雅君是什么样的心思,但他却绝对不允许任何有可能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东西存在,冯雅君这个时候离开他返回冯家甚或是杨家,对他来说,已经是种威胁了。

  前世今生,两世的人生,没有让陈子华学会怎么去了解女人,他表面平淡自若,仿佛万物不萦于怀,实际上却孤傲自赏。那种骨子里的高傲,让他不屑于去动心思了解女人讨好女人,在他看来,女人永远都是男人的附庸,男人可以喜欢女人,拥有女人,却不需要去了解女人,正因为如此,前世的妻子背叛了他,这世,更是见惯了女人的欺瞒和背叛。

  对于冯雅君的心思,他不想费工夫去瞎猜甚至改变,你不是要走吗,行,只要不泄露我的秘密,走就走吧,因此,察觉到冯雅君躲闪的目光后,他甚至没有跟冯雅君多说句话,只是站在窗前沉默良久之后,亲自倒了两杯红酒,递给冯雅君杯,然后自顾自的端起杯子饮而尽,看着冯雅君默默的喝下杯子里的红酒,陈子华喟叹了声,目光在她依然娇美绝伦的面庞上转,站起来向外边走去,在门口的时候微微顿了顿,但始终没有听到冯雅君哪怕个字的挽留。轻轻叹了口气,陈子华随即慢慢的离开。

  冯雅君抬起头来的时候,陈子华已经走了,客房里面静悄悄的,似乎从来就没人进来过样,放下手里的酒杯,她心里忽然被种说不清的情绪充斥着,仿佛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般,强烈的失落感让她感到丝疲惫,眼睛不知不觉中就缓缓的闭上,随即身子侧,轻轻的斜躺在了沙发之上,竟然就这样陷入了沉睡之中。

  冯雅君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这个梦很长,长到似乎经历了生,在梦中有欢乐有悲伤,有离愁有别绪,让她觉着很真实,只是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却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觉得自己曾经做了个非常温馨的梦,至于梦里的情景,却是忘得干二净。

  “她走了?”陈子华疲惫的坐在办公桌后面。指缝间夹着支雪茄烟,透过朦胧的烟雾,看着站在桌前的林月虹,语气中透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给人的感觉疲乏而又沉闷,似乎心情非常低落,就像他现在的神色样,只是,这种神色很少有人能够见到。

  “走了,都按您的吩咐做了。”林月虹非常小心的回道,这次催眠冯雅君。让她对陈子华有了些更深的了解,同时,也产生了丝发自内心深处的胆寒,冯雅君在倩华公司的地位她是非常清楚的,在此之前,她几以为冯雅君就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但现在才明白,与陈子华相比,冯雅君不过只是件工具而已。

  “暂时没什么事儿了,你去省城吧。”陈子华轻轻的吁了口气,“心理诊所与省厅合作的协议已经商量好了,等会儿让徐秘书跟你交接下。”这段时间林月虹去接冯雅君,她的心理诊所便暂时由徐静芸打理了几天,与省厅的合作意向也已经落实,细节都已经谈好,现在只需要林月虹亲自去签署即可。

  林月虹恭谨的应了声,站在大厅又等了会儿,确认陈子华没有别的吩咐了,这才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完全没有了之前在陈子华跟前的随意,比之当初的冯雅君,林月虹实在是没办法在陈子华跟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

  陈子华自然看出了林月虹的变化,但这种变化他没有刻意地去改变,林月虹是冯雅君从众多的杀手当中挑选出来的,为了立威,没少做过些让林月虹这些人都为之胆寒的事情,当林月虹发现,陈子华才是真真正正的老板时,这种变化却是再自然不过了,能让冯雅君都俯首帖耳,她有什么理由不胆战心惊?

  对待冯雅君的手段,林月虹是操刀者,她不知道,陈子华有没有类似的手段来对付她,但从冯雅君这件事上,她明白,陈子华是个非常谨慎而且控制欲极强的人。他绝对不会允许手下有超出自己控制的情形出现,所以,林月虹才会对陈子华的态度出现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她想来,或许陈子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在她不知不觉中收拾了她,就像对待冯雅君样,在冯雅君没有任何知觉的情形下,已经完成了对她的控制。

  虽然前世已经经历了次比这严重百倍的背叛,但陈子华心里依然觉得无比的沮丧,他没有去追究冯雅君改变态度的原因,只是很简单的封存了她关于倩华公司的所有记忆,将这部分意识变成了个禁区,就像当初对待张辉样,即便是碰到个精通精神力术法的人,想要探究冯雅君的这部分记忆,也会在瞬间将冯雅君变成白痴,甚或夺去她的生命。

  所以,冯雅君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异样,她失去的,只是关于倩华公司的所有记忆,这几年的经历,只剩下四处游历的记忆,关于倩华公司的,已经没有了任何印象,至于陈子华,在她的记忆里面,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因为陈子华并没有让林月虹查探冯雅君的记忆,所以,冯雅君自身的隐秘,不管是陈子华还是林月虹,都不知道。

  陈子华将自己关在白云山的别墅里面,整整天两晚上,直都静静的坐在落地窗前,没有任何人进来打扰过他,即便是临时充当生活秘书的徐静芸,也只是在远处静静的观察了陈子华会儿便离开,然后默默的等候陈子华自己恢复。

  坚持了很多年的修炼,这两天都没有继续,可见陈子华心里的受到的打击有多大,直到第三天凌晨,他才轻轻的叹息了声,然后就在落地窗前盘膝打坐,恢复了重生后的生活习惯,把冯雅君也在心中埋藏了起来。

  孙莉在陈子华吃早饭的时候从省城赶了过来,这几天陈子华突然回到白云山躲了几天,让孙莉有些莫名其妙,费了好些心思才明白,原来老板实在躲避省城的政治博弈,自从林安东从沣南县返回省城之后,关西的政治氛围便有了丝奇怪的变化,随着沣南县的举动,文熙市和省委的些人都开始有些躁动了,便是其余的市县,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波动。

  而陈子华却选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躲起来,莫说是孙莉了,很多外行人都认为他是在明哲保身,却不知道他这几天正在承受着次重生后少有的感情冲击。

  “书记,明天就是林省长上任的日子了,”孙莉这几天在省城的日子也不好过,临时充当林安东的秘书,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服务工作已经移交政府办公厅了,明天,您是不是也去省里?”在孙莉想来,这种时候,不知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也要往里面钻,想陈子华这种林安东的嫡系,反而不用去表现了。

  “当然要去,”陈子华笑了笑,似乎已经彻底从冯雅君的打击当中恢复过来,“不去的话太过反常,谁不知道我曾经是林省长的专职秘书?”

  终于可以正常更新几天了,顺祝大家节日愉快啊,_

  第二卷蓝山攻略221新书记定下来了

  221新书记定下来了

  宽敞的红旗车后座。陈子华与市长梁珊并排而坐,前面是梁珊的新司机凌雪和秘书周楠,俩人都是梁珊特意挑的才进机关的新人,凌雪之前是出租车司机,无意中被梁珊看上,做了几个月的临时工后,终于成为梁珊的专车司机,不过现在还是临时编,转正的话还得看时机。

  秘书周楠是市党校的年青教师,陈子华兼任党校校长之后曾经去过党校几次,对周楠的印象不错,便给梁珊推荐了下,没想到梁珊还真就用了周楠做秘书,看起来用得还挺顺手,前几天刚办了手续,如今算是梁珊的专职秘书了,至于政府办的主任,梁珊更省事,直接用了原来的副主任孙洁,如此以来,梁珊身边的主要工作人员基本上全是女性了。

  从怀里掏出支雪茄。随手将车窗玻璃放下那么指宽个缝隙,陈子华点燃烟卷,深深的吸了口,带着浓郁香味儿的烟雾在喉咙翻滚了几转,然后才被陈子华喷出窗外,“市委书记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似乎松了口气,陈子华淡淡的说道,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杨宏斌手腕毕竟不凡,终于在林安东正式上任前,将陇东的市委书记人选给定了下来,今天林安东私下跟他提了提,让他做好准备。

  梁珊“哦”了声,侧过脸,目光在陈子华年青的脸上转了转,问道:“是谁?”

  陈子华道:“楚源,想必你听说过吧。”

  梁珊愣了愣,“东平市的市长?”

  陈子华“嗯”了声,苦笑道:“没想到吧,咱们陇东的老市委书记调到东平市任市委书记,东平市的市长却调到咱们陇东当书记了。”陇东的原书记黄天培被调到东平担任书记之后,与市长楚源斗智斗勇,两人之间直就没怎么平静过,如今突然之间把楚源调到陇东来,未尝没有针对黄天培的意思,东平市是关西省经济最发达的市区之。辖区也比陇东要大上不少,在省里的地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但行政级别却是样的,所以,楚源调任陇东担任书记,级别毋庸置疑是晋升了。

  梁珊琢磨了会儿,道:“楚源搞经济确实是把好手,否则的话,东平市这几年也不会直霸着经济强市的位置,不过,楚源从东平调离,黄书记想进省委班子恐怕就很难咯。”按照东平市这几年的发展趋势,若是能继续保持,市委书记进省委班子是迟早的事情,但东平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是靠了楚源的能力,如今楚源调离,黄天培搞经济根本就不是那么回子事儿,假若再配上个蹩脚的市长,恐怕东平的经济地位很快就会受到影响。

  陈子华叹了口气,道:“没想到这人的眼光这么毒。”

  梁珊笑了笑,她不知道陈子华说的是杨宏斌还是楚源。就目前来看,两人都当得起陈子华的这句评价,楚源看准时机投入杨宏斌的阵营,不但摆脱了东平市的尴尬位置,还争取了个更好的职位,凭借他的能力,用不了几年时间,就能将陇东的经济搞上去甚至超越东平市,无疑会给他与黄天培的争斗画上圆满的结局,而且他还能凭此进入省委班子。

  加上陇东即将上马的高新技术开发区,无疑会成为楚源进步的加速器,而杨宏斌此举,正好能完成对曾华和林安东的反击,你不是要搞开发区嘛,正好,我把自己的人弄到你的地盘去当把手,看你还能有什么新花样,不管开发区搞出多大的成绩,都少不了把手的份不是,杨宏斌这手等于是跑到陇东来摘果子了,而且明面上还是对陇东的支持。

  梁珊笑道:“没有个省油的灯,这才叫四两拨千斤呐。”

  陈子华也是苦笑了声,杨宏斌这手说不上多么高明,实际上却特别的有效,轻而易举就将曾华和林安东预留的先手破得干二净,让两人产生出种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感受,但人家杨宏斌用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你还只能硬着头皮往上顶,眼睁睁的看着这手政绩送出去。还没有别的法子,想来林安东和曾华这个时候更郁闷吧。

  梁珊道:“咱们且看楚源来了之后再说吧。”她其实并不认为杨宏斌在这件事上占了多少便宜,省委书记是曾华,省长是林安东,全省任何地方取得了政绩,都是他们两人的成绩,无论啥地方出了问题,他们两人都得承担责任,所以,将楚源调到陇东来做市委书记,说起来真正受益的,还是楚源,而对于曾华和林安东来说,则是有益无害,这其中最心里不平衡的,恐怕要算陈子华了,限于资历和年龄问题,无论他有多大的能力,这个时候都不可能坐上市委书记的位置,他的努力,才是真正的为他人作嫁衣裳。

  陈子华点了点头,他心里其实与梁珊猜想的差不多,觉着杨宏斌此举仿佛就像专门针对他样。但反过来想,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方面,楚源的到来,对他何尝又不是也样呢,虽然会摊薄他在开发区上的政绩,但也会减少自己在开发区发展方面的某些阻力吧,唯要担心的,还是话语权的问题,看能按照谁的意志来发展罢了。

  楚源是个非常强势的人,陈子华知道他即将来陇东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