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面前没法子平辈论交了。

  方才跟葛明辉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陈子华如今坐上了县委副书记的位子,算是正儿八经的踏入仕途了,对于如此迅速崛起的政治明星,说没有强硬的靠山,鬼都不信,彭少辉自然不敢把他跟陈子华放在平等的地位上。

  “怕什么?只要是合法合情合理的创业,即便收入大点儿,也没什么了不起嘛,何况到贫困山区开矿,也算是支援农村经济的发展,我看呐,彭书记只会更加高兴,不会找你麻烦的,”陈子华笑呵呵的说道,不但死死压住了彭少辉的少爷气焰,还把他的那点儿小心思给堵死了,“这事儿啊,还有点儿变化,具体结果嘛,还要等镇委会研究下才能做出决定,不过,我先透个底给你,要想顺利承包好点儿的矿区,还是要在计划书上多下点儿功夫,尤其是环保这块儿,若是没把握做好的话,就干脆卖原矿给镇上的公司。”

  彭少辉心里暗叫晦气,若是光开采原矿,然后卖给你们镇上的金矿公司,老子还不如开采白云石呢,那用跑到深山里面来受这种苦?也不用筹措几十万的资金了,“陈书记请放心,我打算在地矿研究所聘请两位专家,除了冶炼之外,重点处理排污问题,绝对不会对陈家坪的自然环境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那就好,只要能处理好环保,其他的事情都好说,”陈子华笑着点了点头,“尽快把计划书做好之后缴上来,哦,到时候直接交给我就成。”

  终究要承包出去,但包给谁不是包?在不违反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的前提下,人情还是要讲的,毕竟,彭铁山,还是个很有分量的市委常委,即便不为了落这份人情,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得罪他不是?

  ------再次感谢渺茫的爱给偶的打赏,让偶码字的时候,充满了动力!-----

  第卷镇书记的奋斗第二十四章常委会三

  春节前夕,到上级领导家拜年,几乎已经形成了风气,也算是种潜规则吧,尤其是下面的村镇领导,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开着车,往能拉的上关系的门户里面送钱送物,条件差点儿的村镇领导,也会以集体的名义私人的身份给相关领导送些粮油米面或者特产什么的。

  往年的陈家坪镇,在陈大忠主政的时期,那是极少送礼给上级衙门的,便是当年的詹鸿运,也是变着法儿的送礼,没有敢在春节这个节骨眼儿上拿镇上的财政补贴当敲门砖用。

  自从陈子华被任命为县党委副书记的消息传开之后,家里就突然热闹了起来,尽管是在深山之中,却也不比闹市之中能冷清多少,几乎每天都会有人上门拜访。

  陈子华也是在电话中听放假在家的陈梅说的,便嘱咐陈梅,把什么人送的什么礼物都分门别类的收好,最起码要知道是谁送的吧,但有样,贵重物品和现金绝对不能收,让陈梅收礼的时候多留点儿心,至于说坚决不收礼,陈子华还没那么古板,那样会把自己孤立起来的,人家只会当你装清高,自然而然的,你就会被划作“脱离群众”的圈子。

  陈梅的电话也让陈子华忙了起来,年后要去华都参加青训班,给领导拜年,自然也得提前准备下不是?县领导不说了,还没有正式上任,这时候去总觉得有些突兀,再说了,虽然县委分工还没有明确,但他是接任韩云山的,韩云山可是蓝山县正儿八经的三把手,党委第副书记,分管党群和经济,实权甚至压过县长田云,上面已经明确指出让他接替韩云山,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将成为蓝山县的第三把手?

  这样来,值得自己亲自上门拜年的,就只有梁珊书记和田云县长,但陈子华现在还不想让人揣测他会站在那边,所以,干脆两人哪儿都不去了,直接到市里几个领导那里转转。

  让吴明帮着准备了批山货,都是陈家坪山里的野生特产,尤其是猴头菇野生天麻板栗核桃绞股蓝,还有不少奇形怪状的野生食用菌,统统用通风透气的编织袋装了,然后两人便驾着镇上的那辆三菱吉普,直奔蓝山县,准备再带些真味居的黄酒。

  真味居门前,陈子华还没有顾得下车,就看到看到梁珊的秘书张敏挎着小包从里面出来,心里动,便扯住吴明,等张敏拐过街角,钻进辆奥迪车内走远了,两人才推来车门下来。

  真味居的老板对陈子华可是印象极深的,可以说,店里生意红火起来,就是陈子华手促成的,所以,见到陈子华,老板便连忙迎了出来:“陈书记,您的那份早预备好了,还以为您前几天就来呢。”他知道陈子华现在在陈家坪当书记,年前肯定要来,所以准备了不少特产,是准备送给陈子华的,二是准备让陈子华拿来当礼品的。

  “薛师傅,你咋知道我要过来?”陈子华没问给自己预备的“那份”是什么,先关心起真味居老板的未卜先知起来,真味居又叫薛家老店,老板自然姓薛,来二去的,陈子华就开始直接称呼老板薛师傅了。

  “这还用说?”薛老板哈哈笑了起来,“每年这个时候,下面各乡镇以及有关系的村子都会到县里来,往各个衙门口送礼,我们真味居的黄酒也算是地方特产之,同时还准备了不少很有特色的礼品,很多人都愿意直接从这儿拿了,陈书记喜欢黄酒,又是我们真味居的贵客,自然会来咯。”

  看到薛老板准备的特色礼品,陈子华不禁大感愕然,葡萄苹果野生猕猴桃红枣玉米糁高粱黑米红小米各种豆子等等,竟是无所不包,跟个杂货店似的,尤其是葡萄和苹果野生猕猴桃等水果,很明显是从冷库里面拿出来的。

  “这些都是有人专门经营的,我这里只有少量的样品,需要那样,打个电话,很快就能送过来,其实,县里这样专门经营礼品的商店也有几家,基本上都是这样经营的。”薛老板倒是开通,直接把实底跟陈子华给交了。

  “现在咱们这里已经有人在经营冷库了?”真味居专门后院准备了间大房子摆放样品,各种礼品琳琅满目,光是摆放水果糖就占了房屋中间好大块儿,有些类似后世超市的模式。

  薛老板道:“那里有人经营了?是咱们县副食公司的冷库,现在副食公司半死不活的,冷库就让老三给利用上了,储存些葡萄猕猴桃什么的,年倒是不少倒腾钱。”

  陈子华边随手指点几样礼品,让吴明准备上十多份,边随口问道:“老三是谁?”

  薛老板低声道:“就是詹拴柱啊,”看陈子华似乎还不知道是谁,便左右看了眼才解释道:“是财政局詹局长的三公子,在县公安局当警察,这人门路野得很,据说黑白两道都趟得开,私底下被称作三爷,很少有人叫他名字的,跟他有生意往来的,都叫他老三。”

  陈子华心里就暗暗叹了口气,每次跟这个薛老板聊天都能唠出东西,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其实县里的这几个点都是在给老三做生意,关系户也大多是他介绍来的,我们就拿部分提成。”薛老板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便是这样,也不是谁都能抢到这份差使的。”

  老三能让真味居作为代理点,跟真味居这两年的生意红火有很大的关系,尤其是县里各局办的头头脑脑肯来,算是为他开辟了条财路。

  “方才我看到县委的那个小张从这里出去,是不是也是来选礼品的?”陈子华很随意的问道,张敏经常来真味居,想必老板也知道她的身份。

  “哦,您说张秘书啊,她早上派了辆车在这儿选了许多礼品,据说是给市里送的,方才是过来补办手续的,唉,幸亏是老三的生意,咱只管拿提成,否则,光是跟这些政府机关的屁股后面要账,都能把人给愁死。”薛老板微微叹了口气。

  陈子华心里微微有些别扭,虽然没有走马上任,但任命早就宣布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到市里之后,代表的就是蓝山县了,如今梁珊没有跟他通气,直接就去了市里给领导拜年,是不是让人觉着他没有处好领导之间的关系?

  闭着眼睛在后座上琢磨了半天,最终却是让吴明开着车拐到了县委。

  前往文熙市的公路上,梁珊坐在奥迪车的后座,目光有些游移不定的望着车窗外迅速移动的树木,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秘书张敏坐在副驾上,不时回头瞥上梁珊眼。

  “梁书记,今天去不去省里?”张敏有些担忧的问了梁珊句,作为秘书,她多少知道点儿书记的心事,这次好不容易才把韩云山斗了下去,想必应该能在县委拿到绝对的话事权了,却不想又上来了位比韩云山更难应付的陈子华,梁书记的心情能好么?

  梁珊迟疑了下方才道:“算了,就到市里的几个部门走走,嗯,田县长那边沟通好了吧?可别出什么纰漏。”好不容易搭上省组织部张副部长的关系,原本打算趁着节气,去熟悉熟悉门路,却不想被个电话弄得完全没了心情。

  张敏小心的回道:“我跟李成沟通过了,市委这边您负责,政府那边田县长负责,礼品是我和赵主任共同经手的,不会有啥纰漏。”李成是县长田云的秘书,有关书记和县长之间的些活动细节,般都是由秘书私底下相互沟通的。

  梁珊叹了口气,忽然莫名其妙的问张敏:“最近跟白主任联系过没有?”

  张敏先是微微怔了下,待看到梁珊微皱的秀眉,方才恍然明白过来:“前阵联系过次,听说是跟韩副省长有关。”自从结交上省委监察室的主任白玉书之后,张敏便隔三差五的打个电话联络下,顺便探听些消息。

  前段时间,市里忽然任命陈子华接任被双规的韩云山职务,让梁珊有些摸不着头脑,市委书记李国振还打电话跟她打听过陈子华的家庭情况,直到几天之后她才回过味儿,似乎传闻,陈子华在省里有些关系,这让梁珊很是郁闷。

  不同于韩云山,陈子华是蓝山本地人,有着天然的基础优势,这是谁也没法子比的,最让梁珊闹心的是,这个陈子华的底细谁也摸不准,原以为他的靠山就是林安东,却没想到现在又换成了常务副省长,越发的让她摸不准脉。

  阵悦耳的嘀嘀鸣叫声打断了梁珊的沉思,张敏从小巧的手包里面摸出寻呼机,随手翻了翻方才道:“是赵主任的传呼,是不是找个地方回电话?”

  -----这周继续裸奔,望大家投票支持!-----

  第卷镇书记的奋斗第二十四章常委会四

  陈子华从县委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倒不是县委有什么重要的事儿牵绊,而是他刻意为之。

  估摸着梁珊和田云应该都在赶往市里的路上,没办法回复县委办主任赵建国打的传呼,等他们到了市里,即便是回复,他也已经达到了此行的目的了,何况县委书记梁珊和县长田云都没有回电话呢。

  他跟市里的大部分领导都比较熟悉,并不刻意赶上午或者中午的时间前去拜访,而是优哉游哉的将车开到锦江饭店,先在客房部订好房间,堪堪等到快要吃完晚饭的时间了,方才带着吴明,开车前往常委楼。

  毕竟在市委做过段时间的秘书,对市委领导的作息时间和生活习惯都极为了解,地头也熟悉无比,从号院的市委书记李国振家开始,最后才到组织部长许泽华家,前后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除了跟市委书记李国振和市长黄建东各自汇报了十多分钟的工作之外,其余的都是仅仅客套了几句,然后留下礼品就走。

  这也是陈子华第次跟市委书记李国振见面,印象相当的不错,李国振不但很高兴的收下陈子华送来的各种山货,还开玩笑说要是吃上了瘾,以后就搬到陈家坪去住。

  听陈子华汇报完工作,李国振肯定的同时,很是鼓励了番,让陈子华到中青班的时候,多结交些朋友,能进短训班的,都是时的俊杰,这些都是以后官场上的资源,让陈子华用心结交,很有几分奖掖后进的味道。

  与黄建东的见面却又是番模样,两人原本就比较熟悉,说起话来也就随和亲近了许多,黄建东除了听取陈子华关于陈家坪发展建设的简要汇报之外,还询问了他关于天麻养殖基地的申报情况,原来私底下,林安东已经给了黄建东暗示,让他促成陈子华的项目申报。

  除了军分区政委杨繁斌,其余的市委常委,陈子华逐拜访了遍,送的礼物清色都是陈家坪土生土长的山货,至于在真味居挑选的那些东西,他打算明天给蒋雨珊家送些,再给钱康和杨剑心家分,也就没多少了,剩下的,统统送给市委办的刘芸。

  东颠西跑的又折腾了上午,陈子华说啥也不想在市里多呆了,将剩下的水果土特产等等鼓脑儿的扔给刘芸,俩人连午饭都没吃,就驱车返回蓝山县。

  接下来的几天,陈子华便开始忙着鳖岭金矿和木器厂的外包事宜,以及刚刚纳入管理的几十个采石场的环保问题,因为下步要进行天麻养殖,环保便不得不提上议事日程,最重要的是,他还野心勃勃的想把陈家坪山区建设成新型农村的典范,花园式的山区城镇。

  镇政府的财政收入增加了,春节的福利也就水涨船高,这半年来,除了信用社的贷款没还,镇政府从前遗留下来的欠债,都已经全部结清,所以,党政办主任屠斌来请示今年的福利标准时,陈子华琢磨了下,问道:“往年啥标准?”

  屠斌苦笑道:“最好的时候,也就二十块钱的标准吧,而且还视同仁,反正那个时候,镇政府的全部人员还不足二十人。”

  “现在算上镇办企业,各自然村的村长书记和咱们镇所有学校的教职员工,总共能有多少人?”陈子华琢磨了片刻方才问道,自从他任党委书记以后,镇政府的人员扩充了不少,若是加上学校的教师鳖岭金矿木器加工厂森林公园以及各自然村的村长书记,人数可就很庞大了。

  屠斌愕:“学校的教师有教育局统发放福利,各村自己都有村提留,福利也是各村委会自己解决,企业。。。。。。这些都算?”

  陈子华点点头:“陈家坪有今天的成绩,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这样吧,你去做个计划,镇政府按每人百五十块的标准,其余的按百块的标准,最好能安个名目,以年终奖的形式发放,另外,把彭少辉他们送来的那些水果,也分了。”几家准备承包矿区的个体户,这次也大出血,送了不少的苹果和柑橘,尤其是彭少辉,次性给镇政府送了二百箱的葡萄,光是这笔开支,就将近万块钱,算是很大的手笔了。

  腊月三十,如同往年样,吃完年夜饭,陈子华便进山陪师父去了,吴明早在几天前便上了山,他要等到陈子华从华都培训回来之后再去县委小车班报到。

  刚过正月初六,陈子华便动身前往华都,同行还有副镇长何云凤农业服务中心的主任周俊财政所的屠娜,陈子华带着他们几个,自然是为了计委的申报项目,顺便让他们熟悉下部委的些职能部门,以后免不了要打交道。

  安排几人在县驻京办住下,由驻京办的工作人员负责陪同他们到京城各处熟悉,陈子华则独自打车去了林安东家,将早已准备好的申报材料交给林安东过目之后,就等部委各司局上班了,到时候再到农经司递交申报材料。

  接下来个多月,陈子华除了去党校上课,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带着几个部下出入于部委的几个司局之间,请客吃饭自然是少不了,加上他曾经在政研室当过半年的副处长,人头比较熟,又有身为副主任的林安东帮衬,在林安东秘书的陪同下,迅速将申报工作办完,剩下的,就等待批复了。

  三月中旬,陈子华终于结束党校中青干部培训班的轮训,返回蓝山县走马上任。

  正式上任的第天,县委书记梁珊便跟陈子华谈了次话,果然不出所料,梁珊将原本属于韩云山的分工又分配给陈子华,让他主管党群工作和经济建设,也就是说,陈子华才上任,就成了蓝山县名副其实的三把手。

  党群工作算是县委最重要的工作,组织部,宣传部,纪检委等党群机构都处于党群书记的领导之下,当然,这也就是个统筹管理,具体各部门的事务有各部部长领导,又有些部门有分管副书记,由于当时的机构比较臃肿,分工重叠和多头管理的现象比较严重,所以几个副书记的分量也不是看排名先后那么简单,还要看人脉和各自的本事。

  梁珊也是无奈之下做出的选择,原来的县委九名常委当中,支持她和县长田云的常委人数正好各占半,剩下个韩云山便成了双方争夺的关键,机缘巧合之下,反而让韩云山成了常委里面最具份量的话事人,他支持谁,谁就占上风,因此,他的提议,几乎在常委会上每次都是全票通过,反而是梁珊和田云被盖了过去。

  好不容易抓住了韩云山的痛脚,梁珊也有机会染指常委会最重要的票了,却忽然窜上来个陈子华,按说,梁珊应该对陈子华心存感激才对,当初若非陈子华,她也不见得能坐上今天的位置,可是,谁要林安东那么快救回京城了呢?

  梁珊心里对陈子华的感觉真是难以说得清,当初能够异军突起,在蓝山县县委书记王潭被双规县长被调离的情形下,压过空降下来田云,接任县委书记,很大程度上,也是借了陈子华的力了的,只是没想到,林安东会蹿升的那么快,自己刚靠上去,他就回部委了,山高皇帝远的,哪里还能倚为靠山?

  之所以要投向李国振,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县长田云是从市委秘书处下来的,在市里要比她更有人脉,而且跟市长黄建东亲厚得多,算得上是嫡系人马,她虽然也算是依靠林系才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