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旁边低声道:“钱总找过几次老镇长,后来就有人从他手里转包工程了,矿上那位副总,也是经老镇长同意了的。”

  陈子华没有说话,接过吴明递过来的香烟,刚想找火机,屠娜的素手已经将火机打燃送到了嘴边,帮他点火了。

  “你呀,啥时候也学会这套了?”陈子华忍不住伸手在屠娜头上揉了揉,却又不显得突兀,“去,看看屠主任闲了没,也请过来喝酒吧。”

  屠娜笑嘻嘻的转身出去了,没有半点稳重的气息。

  “看来,老镇长是急于退休了。”陈子华叹了口气,“他现在明摆着,谁也不想得罪,又觉着吧,我只是在这个位置上镀镀金,马上就会离开,犯不着跟那些人争斗,所以就自作主张了,唉,也不知道他都答应了些啥条件,千万别给镇上的发展添乱子。”

  吴明见陈子华把屠娜给支出去了,知道他有话问自己,便道:“上面已经通过老镇长透话给我,打算把金矿上缴县里新组建的黄金公司,镇上没有多长时间经营了,也不知道是谁把金矿的效益给捅出去的,现在多少人都瞅着鳖岭金矿呢。”

  陈子华叹了口气,“知道为啥要你保密了吧,要不是当初封闭管理,哪有咱们发财的机会?说说吧,咱们那两个矿点,开采的咋样了?”

  吴明道:“没多大油水啦,已经半个月没有开采到二十个品位以上的原矿了。”顿了顿又道:“鳖岭金矿的储量还是相当大的,莫说是二十个品位,这种露天矿,又是火山灰质的原矿,有两三个品位,就很值得开采了,放弃掉,太可惜了。”

  陈子华摇摇头:“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咱们吃了肉,总得留些汤给别人吧?不然,到手的钱也不见得能保得住。”吁了口气,“矿上的事儿我自有主张,你不用劳心了,今天要跟你说的是,寒微子师叔已经答应了,让你暂时跟着我,不用回山,说说你的想法。”

  吴明倒是没啥意外,似乎早猜到了陈子华要转达的意思,便道:“你觉得怎么做对你帮助大,便怎么做,我没啥意见。”

  陈子华琢磨了下,道:“三个方案,你选择下,”手指头下意识的敲着桌面,慢慢说道:“是出去自己发展,我给你提供方案规划,让你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世界首富,然后给我做外援;二是进入公安系统,发挥你的特长,以为奥援,第三,给我当司机。”

  吴明先是怔,随即笑道:“我觉得还是当司机安逸,做生意和混官场,都太累,我无拘无束惯了,自己发展的话,估计也管不住自己,迟早得被师父抓回去收拾,做官就更不用提了,我这性子不合适。”

  陈子华闻言就笑:“你呀,唉,”顿了顿接道:“外援还是要有的,而且必须是绝对信得过的人,我在官场没有什么根基,暂时只能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林家身上,只是以后恐怕就不行了。”其实就是现在,陈子华能借上林安东的力也不多了,乡镇这层,距离部委,实在有些太过遥远,市里虽然还有些关系,但对自己的帮助实在有限。

  蓝山县,陈子华勉强能靠得上的,就是县委书记梁珊,不过,自从林安东回部委之后,梁珊便与新的市委书记李国振走得比较近,而接任林安东,担任文熙市代市长的,却是从前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常务副市长黄建东,虽然黄建东勉强算得上也是林系的官员,但与陈子华没什么交情。

  陈子华毕竟在市委呆的时间不长,亲近的只剩下现任组织部长的许泽华,也就是许若兰的父亲,至于如何在蓝山县闯出片属于自己的天空,需要走的路,还很长。

  “你不是有个同学去日本了嘛,可以让他做你的外援,”吴明想了想说道,“就是钱有德的那个儿子,你们关系那么铁,应该没问题的。”

  陈子华笑了笑,道:“不说这个了,既然你不愿意在官场混,就尽快把矿上的首尾都了结了,这几天镇上会有新是政策下来,既然都眼热金矿,我干脆就把这匹恶狼放出来,让他们狗咬狗,不信治不了这些人。”

  “你小心下那个葛明辉,他应该跟你不是条心。”吴明思索了下才说,“我观察过这个人,他跟田云走的蛮紧的。”

  “哦?田县长?”

  田云是现任蓝山县的县长,原市委副秘书长,也算是空降干部,跟陈子华倒是挺熟,不过,与所有的党政机关样,这个田县长与县委书记梁珊弄不到块儿,矛盾似乎越来越大。

  原来的市委书记顾世平倒下之后,田云靠向了林安东,借助林安东的支持,才空降到蓝山县任县长,身上自然打上了林系的标签,梁珊却是浑水摸鱼,在那场风暴中站在林系的方,可林安东走后,她却立马倒向新的市委书记李国振。

  陈子华原以为金矿上的事儿就是葛明辉捅出去的,若是这样的话,倒有些扑朔迷离了,完全看不出来是谁在背后推动着,企图把金矿收归县管,看来,得跟陈大忠好好谈谈了。

  “我把这几个月的分红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了,现在剩下的也没多少,干脆承包出去吧。”吴明想了想说道,“交给镇上也可以。”

  陈子华没有问这次分红有多少,他也没去查过账户,随口道:“也好,我想吧,既然有人眼红金矿,镇上干脆把鳖岭周围的矿区放开,镇上已经在开采的,留下几个品位较高的矿点,其余的全部承包出去,不管是私人还是集体,县上也罢市上也罢,只要愿意,都可以自己找矿采矿,镇上征收管理费环保费林地补偿费,再按月征收所得税。”

  吴明闻言愕,道:“你这个办法倒是很毒,下子就把那些利益集团给分化了。”

  陈子华无所谓的笑了笑,“镇上的矿却不能让任何人随意插手了,那个什么副总,不管啥来头,直接让他滚蛋。”

  “那你可就把人得罪的海了去啦,”包间门的从外面推开,屠斌手里提着两瓶酒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屠娜和李嫂,人端了个方盘,却是送菜上来了。

  “陈书记还不知道吧,夏军可是咱们镇的未来镇长呢,”屠斌在陈子华的旁边坐下,正对着吴明,边放下手里的酒瓶,边跟吴明点头示意,然后接道:“也是,您回来后也没停就回去了,老镇长可能还没跟您说呢。”

  “夏军?”陈子华愣了下,“是谁?”

  吴明“噗”的笑,“夏军就是下放到咱们鳖岭金矿上的那个副总,原来在乡镇企业局当局长来着,也不知道那根弦不对,跑到咱们这儿钻山沟来了。”

  “不是人家傻,是咱们鳖岭金矿太招人眼啦,”屠斌也不用人招呼,自己拧开瓶盖,给陈子华和吴明都满上,然后给自己也倒了杯,道:“来,为陈书记从华都归来,干杯!”

  放下杯子,陈子华问道:“你刚才说的是咋回事儿?”

  屠斌道:“老镇长要退了,葛副书记与何副镇长都有资格进步,葛明辉的资格老,但老镇长推荐的却是何副镇长,你猜怎么着,县组织部却在常委会上推荐企业局的夏军,也就是现在在金矿上担任副总的那位。”

  陈子华已然有些明白,这恐怕就是妥协了,何云凤接任镇长,夏天就担任金矿的总经理,鳖岭金矿同时升格成县管,从副科级编制提升为正科,至于葛明辉,或许还会有别的安排。

  屠斌道:“何副镇长在镇委会上坚决反对把金矿交给县管,所以嘛,夏天恐怕就要接任老镇长,跟陈书记搭班子啦。”

  陈子华有些挠头了,镇上干部的调整,不是他能左右的,虽然他很属意何云凤接任镇长,却无法改变县委的决定,但同时,对于陈大忠的这种妥协,他还是很有些不是滋味儿。

  “组织部长还是于明光吧?”陈子华对于蓝山县委的几个常委还是有些印象的,除了梁珊和田云,大约就算于明光跟他比较熟悉了,当初来陈家坪上任的时候,就是梁珊和于明光起陪同他来的,这个人跟梁珊走的比较近,应该是县委书记脉的,以此类推,夏天应该也是跟着梁珊的,看来,梁珊对自己还是有些想法的。

  琢磨了会儿,陈子华岔开话题,却问起了屠娜上电大的事儿:“小娜,电大周上几天课?习不习惯?”

  见阵子华换了话题,屠斌便知道他已经有了打算,就不再提说镇上那些乌七八糟的交易,专心喝起酒来。

  “还行吧,周才上半天课,就每礼拜三的下午,搞得人家还得在县城住晚。”屠娜笑着说道,“凤凰山的那个陶虹,也在上电大呢,跟我班,学的也是财会。”

  陈子华微微笑:“是陶明仁的那个侄女吧?还在给她叔叔当秘书?”对于那个跟后世的大明星同名同姓又容貌相似的小姑娘,他还是有着几分印象的。

  “没有啦,”屠娜道,“人家已经托关系进了县公安局,在户政科当内勤呢,走的就是段局长的路子,上次在真味居见过的。”

  屠斌闻言怔,插话问道:“陈书记跟段副局长认识?”

  陈子华道:“段国华吧,认识,咋了?”

  屠斌道:“段副局长今天正好也在咱们镇上,是去检查鳖岭金矿安全工作的,我刚来的时候,似乎看到他进了前院的包厢。”

  -----恳求您的推荐收藏!-----

  第卷镇书记的奋斗第二十二章釜底抽薪

  腊八节过后的第个礼拜,陈子华主持召开了镇委扩大会议,就新的年,镇委镇政府的工作安排和对过去年的工作总结,会后的党委会上,又对各个委员的分工进行了调整。

  扩大会议临结束的时候,陈子华忽然宣布,为了响应中央治理整顿深化改革的精神,遵循中央提出的进步完善发展承包经营责任制继续实行和完善厂长负责制的要求,镇委会决定,对镇办企业和部分矿山实行政企分离责任承包制度,将镇办的有色金属公司和木器加工厂从政府编制里面分离出去,鳖岭金矿的部分矿区开始有限度的对外承包。

  这几天与陈大忠沟通之后,陈子华已经意识到,在自己离开这段时间,出现的变故都与正在展开的森林公园开发和鳖岭金矿有着密切的联系。

  森林公园的开发牵涉了海量资金的投入,些有背景的工程队便盯上了这块蛋糕,但镇上已经把所有施工项目都股脑儿的包给了省建三公司,而且这些投资里面,省建三公司还占了极大的股份,很多工程都是用来冲抵投资的,所以,别的工程队只能眼看着省建三公司独吞了这块蛋糕,但省建三公司的规模毕竟有限,不可能将所有的大型项目都同时展开,便将部分普通项目进行外包,比如陈家坪镇政府的办公楼。

  由于这些工程设施都有严格的预算和质量标准,所以陈子华并不担心出现什么猫腻,只要不偷工减料,质量又达标,他就不管钱有德怎么操作,愿意让谁包就让谁包,反正超过预算的资金不会让镇政府掏,股份又是早已划好了的,无论谁插手,都不会对镇政府有啥影响。

  陈子华担忧的是鳖岭金矿,夏军的到来已经影响到镇政府对金矿的控制了,大量的编制外管理人员进入金矿,部门繁多,光是每个月额外支出的工资,就达到了二十多万,而且形成了股极其恶劣的歪风邪气,指手画脚的人多了,踏实干事儿的人少了,镇上接手公司不过数月时间,便花巨资购买了两辆高档小车,其中辆便是夏军的专用座驾。

  原本只有三个人的财务科,夏军到来之后,硬是变成了十个人的科室,屠娜已经有被人逐渐架空的趋势,矿上提取金子的最后道关口直是由吴明掌管的,自从夏军担任副总之后,愣是以各种缘由,请了两名据说是专业的炼金把式,将这道工序从吴明手里抢过去了。

  前几天段国华到矿上检查,也是为了给夏军创造条件,目的是将吴明继续架空,甚至从鳖岭金矿排挤出去,不想段国华从矿山下来,顿酒就把夏军给卖了,同时还隐约透消息给陈子华,夏军果然是县委书记梁珊派的。

  想着即将申报的天麻基地的项目,陈子华不想太过开罪梁珊,却也不想就这么装聋作哑,因此,快刀斩乱麻,直接对鳖岭金矿进行清理整顿,将吴明撤职,趁着年前停工的间隙,对鳖岭地区的矿藏进行大概摸底,然后划分区域,商定标准,公开对外招商承包。

  原先已经开始开采的矿点,经过挑选之后,重新划分了相应的区域,作为鳖岭有色金属有限公司的资产,同样开始对外发包。

  “经镇委会研究决定,镇政府撤回派驻鳖岭金矿的工作人员,包括所有的管理和财务方面的公职人员,政府不再参与金矿的经营管理,整个鳖岭矿区,按照地形地貌特征和矿脉大致分布,划分为三十七个区域,按照镇政府标定的标准,正式开始发包,任何自然人或者集体,只要符合镇政府规定的承包标准,都可以申请承包。”

  陈子华的话在会场引起阵嗡嗡的议论声,自从鳖岭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出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盯着这块肥肉,普通人不过是想在效益极好的金矿上谋个普通矿工的位置,有点背景的人想法可就多了,也有心思灵便的人从山外请回有经验的采矿者在鳖岭周围寻矿,更有些人勾引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把目光瞄向鳖岭。

  镇委会的几个委员在先前的碰头会之后,就已经决定将吴明屠娜等代表镇政府方面的管理人员从金矿撤回,打算争取在冬季大雪封山的这段时间,把承包这块搞完,自然而然的,通过夏军或者别的渠道进入金矿的管理人员都刀切的失去了工作单位。

  金矿的资产已经清算完毕,刚买回来不久的两辆三菱吉普自然收归镇上,吴明和屠娜也经此机会,解决了正式编制,成为正式的副科级科员,屠娜去了财政所任副科长,吴明做了陈子华的专职司机。

  “大家回去后,把这次会议的决定认真传达给全镇的每个群众,凡有意承包的人员或者团体,均须按照镇政府的要求,写份详细的规划书,争取在新年之前交上来,同时向镇财政所缴纳相应的保证金,待镇委会审议通过之后,择其优者再正式签署承包合同。”陈子华从桌面上拿起沓文件道:“详细承包细则,大家可以到企业管理与经济发展办公室自由领取,今天的会就到这里,散会!”

  回到办公室,陈子华拿起何云凤牵头填写的申报材料,开始慢慢翻阅起来,这是关于在陈家坪野生森林发展天麻养殖基地的详细材料,对陈家坪山区的原始森林分布自然环境的评估和发展天麻养殖的优势都有极为详尽的论述,陈子华看后倒是身份满意,剩下的工作就要靠自己去运作了。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这是镇上财政缓过气后才安装的程控电话,每个办公室都有。

  振铃响过三次之后,陈子华才不慌不忙的提起听筒:“您好,陈家坪镇政府,您哪位?”这是他前世养成的习惯,每次接电话都会先自报家门,然后客气的问候。

  “小陈吧,我许泽华。”电话里略带磁性的好听男中音笑呵呵的说道,“到市里来趟吧,尽快,到了后直接来市委。”

  陈子华愣,前阵从华都回来的时候,他还专门去过市里,拜访过许泽华,却不知道这么快又叫他去市委,会有什么事情,“好,我马上动身,”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的万年历钟表,续道:“大约下午四五点能到。”

  第卷镇书记的奋斗第二十三章进步

  省建三公司的施工速度还是很快的,从陈峪口到镇上的公路地基已经基本筑好,前期处理也基本完成,剩下的就是铺设沥青了。

  铺好路基的公路比起沥青路虽然差点儿,却也要比以前好上百倍,从镇政府到陈峪口,吴明开着三菱吉普,只用了半个小时的功夫,这要放在以前,没有两三个小时是不可能的。

  陈子华闭着眼睛坐在后面,心里琢磨着这趟市里之行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上午刚放下许泽华的电话没几分钟,便又接到省委监察室白玉书的电话,白玉书是省委办公厅下属的监察室主任,在省委大院也算是有点儿威权的部门,上次在蓝山县曾经碰到过,当时没问他到蓝山干啥,今天才知道,蓝山县又双规了位县领导,主管经济的韩云山韩副书记,据说是吃了神仙打架的亏,遭了池鱼之殃,纯属站队问题,莫名其妙的成了上层角力的牺牲品,刚刚被双规。

  白玉书是到文熙市督察这起案件的负责人,上次来蓝山县也是为了跟下韩云山的案子。他今天给陈子华的却是报喜电话,市委有意让陈子华接任韩云山,任蓝山县的县委副书记,主管经济。

  结合许泽华的电话,陈子华已经明白,这次去市委,十有八九便是组织部要跟自己谈话了。原本按照他的行政级别,当初就该直接到县里任职,却因为缺少基层锻炼的经历,才坚持要来乡镇锻炼,没想到才半年多的功夫,又该进步了。

  如此来,却是省了他去找梁珊了,旦担任了主管经济和农村发展的县委副书记,申报天麻养殖基地却就成了本职工作,由他主导的话,最终是否会落在陈家坪,区别却也不大。

  只是从白玉书的话音中隐隐感到,自己的进步,恐怕还有别的内幕才对,否则的话,通知谈话就应该由县委书记梁珊或者县委组织部的人通知才对,现在直接由许泽华打电话给自己,是不是说,县委提名的人选,并不是他陈子华?

  三菱吉普驶上通往市里的柏油路上,速度立马提了上去,风驰电掣般,吴明的驾驶技术显然要比陈子华的二把刀要强上很多,三点半的时候,三菱车便进入市委大院。

  刚进市委办公大楼,迎面便碰上市委办公室主任刘芸,陈子华刚招呼了声:“刘主任好”,便被她拉住,随手推开旁边间办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