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院里面,不时跟陇东的部下通通电话,尤其是吴明对公安系统的整顿,直没有放松。

  只是这类整顿很难从根源上解决些问题,最多不过是关键位置上都由自己信得过的人去坐镇,吴明到市局的时间也极为有限,能用的人也没有几个,而且他手下聚集的大多数都是基层能冲杀的干警,真正的管理层却是极少,这都需要时间去沉淀,不是偶露峥嵘就能收服大群的人才的,到了市局这层,鲜有几个是没有后台背景的,真正要从上到下统江山,把市局经营起来,最终还是要看陈子华在市委的话语权。

  李家老爷子终究没有扛过大限,在陈子华进京的第四天撒手尘寰,而陈子华,也始终没有见到老爷子的最后面,等他真正有机会与岳父岳母坐到起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月后了,此时的李家老爷子已经在八宝山安息。

  由于准备充分,在老爷子下世后,李家的政治集团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反而还隐隐之间有了点点的上升,李援朝的大哥在老爷子倒下之前就已经任职总参谋长,总参党委书记,成功的接过了老爷子的班,成为李家政治集团的核心人物。

  陈子华也终于轻轻的松了口气,只要李家的大旗不倒,自己便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虽然没想过借李家的虎皮做多大的事儿,但目前却也不会因为李家老爷子的下世而受损,现在只要能在陇东站住脚,自己也算是因祸得福,提早将副厅级别拿到手了,因此,这会儿他的心已经有些不在京城了,耽误半个多月的时间,也不知道陇东的情势如何。

  虽然每天都有孙莉等人打电话汇报陇东的情况,但陈子华的担心却是与日俱增,这段时间始终没有得到管玉和的什么消息,这让他极为不安。

  当初管玉欣跟他说事儿在脑际盘旋不去,管玉欣的父亲到陇东,目标就是自己和管玉和,如今将近二十天过去还没有消息,陈子华已经开始暗暗担心了,假若这段时间管玉和出了什么问题,他反而还会稍微安心,但始终没有变化,他就没法子安心了,从管玉欣口中隐隐知道,其父亲在京城有大靠山,他分析之后,觉得应该是杨建勋,管家乱七八糟的家务事儿若是反而成全了管玉和,那对陈子华来说,可就是难以弥补的麻烦事儿了。

  他最担心的是,管玉和会与管家老四沉瀣气,那样的话,当初在曾华面前为管玉和开脱,那可就真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旦管玉和与杨家勾连起来,他就为人作嫁了。

  “子华,有件事儿要跟你说下,”李援朝等陈子华在沙发上坐下了方才道,“你与杨家的恩怨,要暂时放放了。”李援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颇为不是滋味儿,原本李杨两家还是盟友,虽然联姻不成,却也不会伤了和气,最多不过是小辈儿之间有些意气之争,尤其是陈子华,不过是李家的女婿,自不会与杨家形成多大的冲突。

  但预料不到的是,陈子华与杨建勋几次暗中交手,不但将杨建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还将杨家盘踞在西北的势力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不至于连根拔起,却也是大大的伤了杨家的元气,而且趁着杨家老太爷的下世,将西北的不少势力都收归到了李家的阵营,两家都在不得已的情形下相互碰撞了次,李家优势极为明显。

  如今李家老太爷也相继下世,两家突然发觉外部的压力增大,不得已重新又联合起来,即便是不能达到以前的程度,却也不会继续相斗了,经过上层的沟通,今天就是打招呼来的。

  陈子华心里却是微微跳,假若只是因为李倩蓉的原因,他跟杨家根本就不算多大的恩怨,最多不过是与杨建勋之间有点儿龌龊,不会引起大范围的冲突,但自己这方还有冯雅君的事儿呢,经过玉液酒和贝家父子的事儿,他算是彻底把杨家得罪惨了,或许李杨两家可以和解,但他陈子华与没有可能与杨家和解,尤其是杨建勋。

  “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恩怨,”韩冰尘接过话头说道:“你与二丫已经结婚,冯家的那个丫头又出了国,跟你也没什么牵连了,唯算得上嫌隙的就是贝家父子那件案子,现在贝家父子已经彻底烟消云散,没有翻身之日,杨家也已经放出话来,愿意放弃这件事情,两家和解,所以,咱们也没理由拒绝不是?”

  陈子华脑子微微转,便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很痛快的应了,但心里却非常的苦涩,没有李家的这张虎皮,自己的很多小动作其实都是非常难以奏效的,现在既然岳父和岳母都提出来了,自己也只能应允,而且,没有他们的支持,自己也没法子与杨家对抗。

  不过,自己在国外的力量却是隐秘的,就先从经济上打垮杨家再说,前段时间已经布置下去,先针对几家香港的走私公司,由外而内,逐步挤压杨家在经济领域的阵地,这些动作完全与李家没有任何相干,想必岳父和岳母也没法子干涉了。

  其实他并不清楚,李杨两家虽然同盟,却也只是在上层的倾轧当中合纵连横,到了基层,相互之间的矛盾却从来就没有消停过,比如贝家父子与陈子华之间的恩怨,虽然也有针对韩冰尘的意思,却还是尽量局限于隅,把目标定在陈子华身上,只是没想到陈子华会下那么大的个套,从下到上,将贝家父子以及杨家在西北经营多年的势力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受损的都是外围力量,但对杨家来说,却还是伤了元气了。

  “老爷子不在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咱们都应该低调段时间,在没有巩固已有的基础之前,坚决不要树敌,这点,你定要记住。”李援朝还是不大放心这个二女婿,在他看来,陈子华固然每次争斗最后都能取胜,但都有取巧之处,给人的感觉还是运气的成分居多,若是除去运气,几乎没有次能够笑到最后,但正因为从来都没有遭遇重大的挫折,因此,最容易惹事生非,而且,还很少给人留有余地。

  陈子华点了点头,没有出声,他不是没有遭遇过挫折,只是每次都能殚精竭智的反败为胜,纵然有借势之处,却也是个人能力以及思虑周详所致,并非李援朝和众多的外人认为的那样,全凭运气,这个时候却不是他显摆的时候,恭恭敬敬的听了岳父的吩咐。

  “你在陇东怕是要多呆几年了,”韩冰尘看着陈子华,思索了会儿才道,“下半年我肯定会离开关西,具体去向还没有最终定下来,以后在陇东,环境恐怕要艰难得多,你要有思想准备,省委曾书记虽然与咱家交好,却没有太过明显的政治倾向,而且公私之间分得极清。”

  陈子华微微鄂,心里原本以为曾华是彻头彻尾的李家集团核心人物,感情只是私交好,而并非政治团体内的人,心思略微转,便渐渐有些明白,只怕曾华还处于拉拢的范围之内,虽然与李家交好,却也与别的几家保持相当的关系,比如林家,当初他就是负有撮合陈子华和梁小冰的任务,最终败在了韩冰尘的算计之下。

  想到这里,陈子华却是心中微微凛,下意识的就瞥了岳母眼,恐怕当初与李倩蓉的婚事,也是这位岳母大人顺水推舟的计策,不但破坏了自己与林安东之间牢不可分的关系,还趁机拉拢了时任中组部副部长的曾华,也为曾华和林家之间打了埋伏。

  心思起伏之间,陈子华就走了神,等到跟李倩蓉回到自己家的小院,方才从迷迷瞪瞪之中回过神来,“我先回陇东,黄鹂到时候跟晓筠起走吧。”他终究心里怀了份心事,没耐心继续在京城呆着了,何况李倩蓉的工作时间也奇怪的很,根本没有什么规律,有时在家呆两三天,有时半夜就得出去,他又不好多问。

  “晓筠这次就不用去了,”李倩蓉随口道,她已经知道林月虹的存在了,“最近这边有任务,嗯,你跟那个保安公司很熟悉吗?”

  陈子华愣了下才明白李倩蓉问的是倩华股份公司在白云山开办的保全公司,因为自己有训练营,而且林月虹在担任教官,这些事儿又没有瞒着周晓筠,李倩蓉问的,自然是这个了,只是她还不知道,这个保全公司其实是自家的罢了,“嗯,怎么了,难道你们也需要保镖?”陈子华想不明白李倩蓉怎么会问这个,似乎没有什么事儿能牵涉到保全公司。

  没想到李倩蓉却道:“能不能安置些退伍兵?都是跟晓筠差不多的特种兵。”

  陈子华脑子快速的转动了片刻,道:“这样啊,我帮你问问。”有现成的特种兵,他自然高兴还来不及,但不能应承的太快,打算回去琢磨琢磨再说,还得搞清楚妻子说的退伍兵具体是怎么回儿事,若是贸贸然应承了,到时候有麻烦就不好回绝了。

  废话偶就不多说了,现在已经放假在家,眼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可以多码字,这几天会尽快补偿欠下的字数,争取月底前赶够承诺的字数。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百八十二章肘腋之变中

  第百八十二章肘腋之变中

  去京城的时候是俩人,回来的时候却是个人,陈子华反复考虑之后,终究还是没有带黄鹂起回陇东,至于周晓筠,却是李倩蓉留下了,既然知道陈子华身边有人保护,周晓筠的身份又比较特殊,李倩蓉琢磨之后,还是将周晓筠要了回去。

  原本留周晓筠在陈子华身边除了保护他的安全之外,最主要的还是通过周晓筠,陈子华可以借用特勤局的力量,既然家里已经发话,不许陈子华“惹事生非”,留周晓筠在陈子华身边也就没有多大的必要了。

  刚出机场,陈子华就看到孙莉在朝自己挥手,孙莉不光容貌无敌,身高也特别显眼,想忽略都做不到,只是看到站在车旁的司机时,陈子华微微怔,居然是直留在临海的宁林,心里暗暗奇怪,上车后就问道:“啥时候从临海回来?”

  宁林道:“昨晚刚到陇东,林小姐安排我过来接您。”

  陈子华“哦”了声,随口问道:“收益如何?”上次在临海买股票认股证,宁林买的最少,但中签的却是最多,但他实在不耐呆在临海,索性将那些还没中签的认股证全部扔给陈馨儿管理,自己将手里的股票趁着前段时间取消涨停板限制的机会,在高峰时全部套现,然后就回来了,听说陈子华马上就从京城回来,所以在蓝山几乎没停,又赶到了陇东。

  宁林笑道:“二十多万收入,做梦都想不到,会赚这么多。”

  陈子华笑了笑,“是吴明叫你过来的吧?”

  宁林“嗯”了声,却道:“陈书记,我不想去局里上班,就给您开车吧?”

  陈子华道:“吴明手里没人,你要是留下来给我开车,他还不得跟我急啊?”

  宁林道:“陈书记,您知道我的性子,呆在局里,只会给吴局惹麻烦。”他当年在部队就是因为脾气太直,看不惯有人飞扬跋扈,把驻地的个二世祖给打成了残废,这才被勒令退伍的,这几年在蓝山县局,没少见些阴私勾当,若非段国华罩着,都不知道惹多少事儿了。

  苦笑了声,陈子华道:“好吧,孙莉,回去后帮宁林把关系转过来,暂时先呆在小车班,给我当司机吧。”原本当初找宁林就是当司机的,因为银行那件案子,捉了几名劫匪才被陈子华送到县局上班,也是为了给他安排个前程,却不料现在又回到,继续当司机。

  孙莉应了声,却显得神色忧郁,情绪不高,明显副有事难言的样子。

  陈子华微微有些诧异,这段时间,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跟孙莉通电话,了解市里的动静,似乎没有什么太过意外的消息啊,怎么看孙莉的样子有些古怪?琢磨了会儿,却没有问,既然这时候没说,显然就是孙莉对宁林不太熟悉的缘故。

  虽然这个时候还是上午,车子却没有去市委,而是直接回了红柳村,林月虹和郭姐二人都在家里,陈子华下车就问:“咋没在白云山?”

  林月虹道:“这几天市里气氛有些怪异,我回来看看。”

  陈子华便看了孙莉眼,道:“你俩到书房来。”

  孙莉和林月虹前后跟着陈子华进了书房,郭姐给茶海续上纯净水,换上新茶叶,便转身出去,孙莉过来给三人都斟上茶,然后当先道:“陈书记,最近管书记有些奇怪。”

  陈子华心里跳,低着头端起茶杯,细细品尝了口,然后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孙莉道:“不知道管书记用了什么法子,居然将大部分常委就拉拢过去了,没有靠拢过去的已经寥寥无几,而且最近还有些小动作,似乎是针对马市长他们的。”

  陈子华微微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果然在电话里面不好汇报,没有具体的事例,纯粹都是个人感觉,孙莉自然不可能察觉太多东西,她这些判断大多都是来自吴月萍,因此有些含含糊糊,似乎有些说不准的样子。

  林月虹道:“最近这段时间吧,管玉和的变化比较大,先后与宣传部长李树咏统战部长余泗水和政法委书记张广宁走得十分密切,原本这些也没有啥奇怪的,只是公安局那边突然出现了点儿变化,才引起梁市长的注意,嗯,据梁市长观察,除了马怀民副市长孙亚华副市长和办公室主任吴月萍之外,其他的常委几乎都有靠向管书记的意图,纪委最近正在调查马怀民副市长。”

  陈子华眉头登时皱了起来,“公安局那边有什么异常?”市委市政府各部门当中,他唯拥有控制力的便是公安局,最信任的就是纪委,如今纪委调查马怀民,而马怀民是市长梁珊脉,当初表示向自己投诚的时候,他还让马怀民向纪委蓝涛书记汇报过工作,本着省委不欲大动的原则,轻轻揭过此事,但现在又忽然开始调查马怀民,不用说,蓝涛的立场怕是有些动摇了,又听说公安局那边出了意外,他心里不由不紧张。

  孙莉道:“政法委张书记毕竟在政法系统多年,公安系统人脉还是很深的,他突然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公安局,召见昔日的众多部下,让吴局长的工作很是被动。”

  陈子华心底寒,自己第次手软,没有赶尽杀绝,没想到就摆出这么个大乌龙,原以为张书记已经认命,所以便没打算动他,只要他不出啥幺蛾子,明年换届的时候让他安安稳稳的退居二线,说不定还能解决级别问题,有年时间,吴明也就在公安系统站住脚了,却不料人家虚晃枪,自己这边刚出了点状况,张书记就开始给吴明使绊子下套了。

  他现在还不清楚纪委书记蓝涛那边有啥变故,但政法委张书记的变化却让他开始担心管玉和那边,若非是管玉和出现了异常的状况,政法委张书记绝对不可能去跟吴明斗法,也就是说,没有管玉和在背后,张广宁不会跑来跟自己作对。

  但管玉和为什么要突然针对自己?毋庸置疑,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出现了,管玉和极有可能搭上了杨家,有了不相上下的后台,管玉和才会突然变得硬气起来,让张广宁出面,不过是从自己手里争夺公安局的控制权,若不是如此,以自己与管玉和之间的合作关系,实在是没必要多此举,这样明显的针对动作,不由他不有所怀疑。

  想起上次管玉欣说的情形,陈子华忽然想去见见管玉欣,或许从她哪里,能够得到确切的消息,坐在那儿沉默了会儿,对林月虹道:“梁市长那边有啥消息?”自从通过林月虹与梁珊重归于好之后,俩人还没见过面,也没有通过电话,往来联络也都是林月虹居中。

  林月虹道:“梁市长那边的工作也很难开展。”

  叹了口气,陈子华掏出电话,想了想,还是给管玉和拨了过去,有些事情,自己不亲自去了解番,还是很难下结论的,如今李家与杨家上层已经和解,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应该有所收敛才是,即便那边有针对自己的动作,目下也只能静观其变。

  “管书记,我已经回来了,您啥时候有空,我去汇报下工作?”陈子华语气依旧,笑着说道,其他念头都暂时先撇到脑后了。

  “回来了?嗯,正好,下午过来,咱们开个会吧。”管玉和语气中听不出什么变化。

  陈子华应了声,挂了电话,琢磨了会儿,终于给管玉欣打了个传呼。

  不问清楚管玉欣父亲回来后的动静,陈子华实在有些不安心,从上次管玉欣透漏的情形,他仅仅猜测到管家老四投靠的人极有可能是杨建勋,但具体情形若何,却还没有得到证实,不过让他失望的是,直等到午后,也没有等到管玉欣回电话。

  下午,陈子华和孙莉坐着宁林开的车回到市委,孙莉带着宁林去办手续,陈子华却直接去见管玉和,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有去,也没有见其他人。

  上午除了那两个电话之外,他还跟吴明聊了阵,对市局的情形也有了些了解,同时,心里的那种担心也更加严重了些,果然像孙莉说的那样,吴明如今在市局,已经逐渐有些束手缚脚了,毕竟到市局来的时间有限,尽管通过田红星的案子收服了批人,但大多都是刑侦线的干警,官员却没有几个,自然无法与长期担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的张广宁抗衡,何况,人家如今还是政法委书记呢。

  “管书记,我来跟您汇报工作。”进管玉和的办公室,陈子华心里便是跳,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管玉和有什么变化,但从管玉和看到自己时的神情,陈子华还是察觉到了不妥,言语之间便谨慎了许多,毕竟自己现在还不足以与把手抗衡。

  “小陈书记,你回来的正好呐,”仿佛早就盼陈子华回来了样,管玉和颇有些感慨的说道:“马副市长出了点儿问题,上午已经被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