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书,叫王丽娟。”

  管玉和的目光突然锐利起来,“你说什么?!”

  王韵梅道:“你别激动,跟你说这个,就是让你不要被人玩了还不知道,罗清泉包的情妇就是丽娟。”

  管玉和很快就相信了王韵梅的话,仿佛被抽了筋似的,浑身都在发抖,脸上却是无尽的耻辱,咬着牙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王韵梅“嗯”了声,道:“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

  痴痴呆呆的怔愣了良久,管玉和终于慢慢回过神来,缓缓的从地上爬起,神情有些淡然的走向浴室,从后面看过去,背影仿佛下子就苍老了十多岁,似乎还有那么点点的佝偻。

  王韵梅眸子里面流露出来的,却是复杂难名到极点的情绪,见/b3/管玉和堪堪到了浴室门口了,她突然爬起来道:“玉和,四娘陪你起洗。”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百六十三章连环套

  第百六十三章连环套

  红柳村,陈子华同样没有休息,布置完行动计划之后,他便随着周晓筠回到红柳村家里。

  在省城那边传过来消息说已经抓获田红星之后,陈子华琢磨了会儿,让周晓筠带着林月虹赶赴省城,田红星临时被秘密羁押在特勤局关西分站,许多重要的口供需要在第时间掌握,陈子华耗不起这个时间,这次突袭如果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将最重要的线索掌握了,等到天明之后消息传开,恐怕就轮到他在火上烤了。

  田红星庞大的人脉网络在关西尤其是在陇东早已生根,陈子华不想为后面的后续侦缉留下漏洞,所以直接让周晓筠带着林月虹前往特勤分站对田红星进行预审,然后根据审问结果布置行动,争取在第时间将田红星最重要的几个据点彻底抄没,查找罪证。

  周晓筠对陈子华还是非常服从命令的,知道林月虹的特长之后,几乎没有怎么考虑就带着林月虹连夜赶往省城,有林月虹这么个变态的审问专家参与,基本上没费什么事情,就将田红星的几个窝点端了,所有罪证由特勤局的人收缴之后带回省城。

  让所有人都弄不明白的是,陈子华没有把羁押田红星的地方告诉任何人,也没有人知道真正处理这件案子的人手是特勤局,而是让吴明宣布,这次行动是由陇东市公安局执行的,联合专案组将在第二天正式组建。

  坐在沙发上沉思良久之后,陈子华拨通了市纪检委书记蓝涛的电话,将田红星的案子稍微介绍了下,然后让蓝涛连夜准备组建纪委专案组,明天上午他要听取汇报。

  之所以对蓝涛这么放心,还是因为省纪委书记邢云峰的关系,有这层关系在,蓝涛目前肯定会无条件的站在自己的边,至于政法委书记张广宁,陈子华心里已经存下了投闲散置的意思,并不想对他怎么处理,只是打算借着田红星的案子,将他公安局局长的兼职剥离下来,由吴明暂时代理市公安局局长。

  但这个想法要实现,还需要市委常委会的讨论,然后报经省委和省公安厅,然后由省公安厅下文正式任命,所以,这就需要与管玉和沟通了。

  想到管玉和,陈子华颇有几分拿不定主意,来陇东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管玉和居然也有这么难受的日子,市委书记做得并不是很舒心,对陇东的掌控还有很多的问题,目前两人的关系还算是比较契合,可以说是在相互利用,各怀居心,并不像到市里上任之前猜想的那样,俩人不但没有对立,反而还隐隐有了联合的趋势。

  有点陈子华是比较清楚的,自己毕竟只是个副书记,很多事情都需要把手的支持才能做,比如这次针对贝家的反击,没有管玉和的配合和支持,想对付田红星都没地方下手,因此,他心里拿定主意,目前首要的点就是搞好与管玉和的关系。

  因为与梁珊的关系还没有摆顺,与管玉和的联合就显得非常的重要,最终与梁珊如何相处,他还没有想好,打算等张敏恢复之后,把这件事儿交由张敏去做主,毕竟自己与梁珊交往,主要还要看张敏的态度,假若能真的与梁珊联合,也未尝不是个好的开端,这也是当初到陇东市任职前就计划好了的。

  但有件事得必须抓紧了,那就是针对白玉书的反击,林月虹已经跟冯雅君联系过了,准备选派名精干的队员过来暗中保护邬倩倩的安全,既然要让邬倩倩唱好这出戏,就得预防白玉书或者白益民弄险,来个杀人灭口,那就得不偿失了。

  “陈书记,要不要泡个澡放松下?”家里只剩下郭姐个人在陪着陈子华,看时间已经很晚了,陈子华还在客厅里面吸烟沉思,郭姐便过来问了问,自从搬到红柳村之后,用郭姐弄的中草药熏浴,已经是陈子华经常享受的节目了,甚至林月虹都开始跟着沾光。

  “嗯,好吧,反正没什么事儿,你去准备。”郭姐的中草药熏浴还是很神奇的,虽然药草有些不便宜,效果却非常不错,陈子华首先觉得自己每次熏浴之后精神都特别旺盛,而且身体从内到外都透着股说不出的舒爽,还有比较神奇的是肌肤越来越好,细腻而有光泽。

  这会儿抓捕行动基本上已经完全展开,重要成员也都抓的七七八八了,从吴明的汇报当中得知,搜集到的证据不光足以让田红星永无翻身之日,便是贝家,也难逃法网了,所以,他打了个电话给特勤局的陆站长,道:“是不是可以抓捕贝健行了?”因为指向贝家的罪证基本都是贝健行在参与操作,虽然很多事情明显都贝海石指示或者默许的痕迹,却只能对付贝健行,在这里,陈子华其实是给特勤局那边耍了个小心眼。

  从上次乌鸦岭的事件可以看出,贝家的势力还是非常庞大的,否则上次的映月楼的案子就足以让贝家万劫不复,谁知道最后人家毛事儿没有,甚至还有工夫雇人找萱草儿杀人灭口,陈子华就知道这个贝家恐怕不好惹,后来又经历了贝健行让田老2的人雇杀手对付他,陈子华彻底对贝家父子有了戒心。

  这次借着田老四所谓的间谍罪,突然袭击田红星,其实就是为了对付贝家,同时也想从田老四那儿打开缺口,甚至栽赃嫁祸,也要把白玉书或者罗清泉套进来,田老四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雇人跑去偷拍陈子华和梁珊吧,而张敏的车祸案背后站的就是白玉书,另外,从白文斌那里推断出罗清泉直在暗中推波助澜,若是能将罗清泉套进来,拿收获可就不是般的大了,不管是白玉书还是贝家,都可以通过田红星与张敏的车祸案套进来。

  现在看似抓捕贝健行合情合理,实际上却是为了背后的罗清泉和张昌隆,因为贝家的那些藏在别墅的私密档案中,就有罗清泉和张昌隆的把柄,陈子华也是这几天仔细的看了那些东西之后推断出为什么省委副书记张昌隆和组织部长罗清泉会配合贝海石了,同样的,对白玉书设计构陷自己也有了眉目。

  只要现在借用特勤局的手抓了贝健行,陈子华就有办法让贝健行供出张昌隆和罗清泉的把柄,从而把这把火烧到省委副书记张昌隆和组织部长罗清泉头上,只要上面注意到两人,自然会把两人放到放大镜下研究,那时候这两位省委领导想干出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做到那步,就是在为丈母娘韩冰尘手里递刀了,不过就目前来说,陈子华的主要目标还是贝家父子,这是个随时潜在的定时炸弹,从他们胆敢雇佣杀手这项来看,这对父子还真有些胆大妄为的味道,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谁惹上他们了都害怕,为了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安全,还是将贝家父子直接扳倒了最省事儿。

  陆站长自然也收到吴明的报告了,知道这个时候还不抓捕贝健行是说不过去了,假若等到明天,田红星被抄的消息传出去,恐怕永远都抓不到贝健行了,甚至跟上次样,经过上层角力之后,贝家父子要么继续安然无恙,要么就是换个地方继续过从前日子,弄不好还会招致他们的报复,比如暗杀仙草儿的事件。

  “陈书记,虽然可以抓捕,但贝健行的情况特殊,这个时候多半住在省委大院或者军区,咱们怎么进行秘密抓捕?”陆站长也有他的难处,贝家在上面的后台显然不是般的硬,上次那么大的事儿都能轻描淡写的过去,谁知道这次会不会又安然度过?自己还只是个少校,虽然单位特殊,却也不可能在省委大院随便抓人,到军区去就更不用提了,所以,便先用这个借口推推,看陈子华是个什么态度再说。

  “呵呵,陆站长顾虑的还是很周全的,”陈子华笑了笑,既然布下这么步棋,自己岂能没有准备?“贝健行既没有在省委大院住,也没有在省军区,让晓筠带人去抓捕吧,或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让周晓筠和林月虹去省城的时候他就布好这步棋了,贝健行的秘密据点又不是只有处,有张辉这么个内的存在,贝健行早就在陈子华的监视之中了。

  “哦?那就好,陈书记,我马上安排人随周上尉执行抓捕行动。”陆站长见人家早就布置好了,只好安排人对贝健行进行抓捕,他是个非常果敢的人,既然躲避不过去,就要执行的非常彻底,最好能将贝家棒子打死,那样自己也不用担心报复了。

  直到这个时候,陈子华才知道周晓筠居然还是上尉军官,又跟周晓筠通了电话,吩咐了几句之后,心情才彻底放松下来。

  只要抓住了贝健行,这次反击行动就算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了,林月虹和周晓筠出发之前,已经将有关罗清泉和张昌隆的把柄档案袋从那堆资料里面捡了出来,就放在周晓筠的车里面,俩人要趁着抓捕贝健行的机会,将这两件东西塞到罪证里面,不相信套不住张昌隆和罗清泉,而且,这里面还有个更深的算计,张昌隆犯的事儿,牵涉有些大,也就是当初陈子华交给白玉书的那份卷宗,假若这些都翻出来,白玉书吃挂落是小事,白益民可就有得受了。

  再加上即将由邬倩倩主演大戏,白玉书不死也得脱层皮,仕途十有八九得跟他绝缘。

  心情舒畅的伸了伸懒腰,陈子华挂上电话,也没有穿外套,直接从客厅溜到后院的专用大浴室里面,熏蒸用的床已经支好,郭姐也换了身宽松的丝质浴袍,腰上束了条嫩黄|色的丝带,雪白的袍子将郭姐衬托得超凡脱俗,仿佛仙子下凡般,陈子华甚至有了瞬间的失神,或许是因为曾经有过世的经历,虽然现在的身体才二十三岁,但他的心里年龄却很大了,因此对女人的欣赏便有些与众不同,更喜欢成熟的妇人,对小姑娘喜欢归喜欢,生出欲念的情形则很少。

  比如与陈红梅在起的时候,他几乎没有生出丝毫的勉强感觉,切都进行的很自然,仿佛水到渠成般,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看到梁珊,也几乎不经过大脑就能生出极强的欲念,对小姑娘则大多出于欣赏和发自内心的喜欢,欲念却不是非常强烈。

  所以,郭姐这个年龄和这种异乎寻常的绝美身材,对他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这段时间郭姐因为生活环境和条件的改变,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肌肤本来就越来越细腻光滑了,再经过每次都与陈子华共同享受药浴,浑身的肌肤仿佛都重生了遍样,泛着细瓷样的洁白光泽。

  毕竟不是第次领略郭姐的风韵,陈子华很快就沉静下来,到壁橱跟前脱掉衣服,重新取了条宽松肥大的短裤头穿上,然后回到床边,就这么光着身子趴到床上,双手随意的垂到床边,缓缓的闭上眼睛,对郭姐道:“开始吧。”

  郭姐轻轻的抿嘴笑,她是生过三个孩子的了,虽然身材样貌依旧健美怡人,仿佛才二十六七的样子,但心理和眼光,却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可比的,对陈子华看自己时目光中浓郁的情欲洞若观火,也非常佩服他的定力,几乎每次都可以很快的掩饰过去。

  能让如此年轻壮硕的少年对自己的身体产生兴趣,郭姐还是很有分得意的,她身后打开熏笼的阀门,浓郁药香登时充盈室内,在狭小的空间里不停蒸腾翻滚,挟带着药香的蒸汽开始从熏笼喷发出来,不过眨眼功夫,陈子华肌肤之上就熏出层细密的汗珠。

  郭姐扯过条浴巾铺在陈子华背上,然后脱掉拖鞋,光着脚爬上床,双手扶着上面的扶手,在陈子华背上开始有规律的踩踏起来,别看郭姐身材颀长丰满,浮凸有致,体重却非常标准,加上床顶的不锈钢扶手也可以调节体重和用力的轻重,所以陈子华非常的舒爽。

  听着陈子华断断续续的舒畅呻吟,郭姐唇角不禁露出几分笑容来。

  “最近是不是该抽时间去趟东峰岭了?”郭姐踩踏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些忍受不住蒸腾的蒸汽了,站在高处,不光温度极高,雾气也非常的重,尽管这种药汽对人身体益处极大,却也不能这样长时间的熏蒸,所以就蹲了下来,先是趴在陈子华的背上用膝盖代替双脚,后来累了索性就坐在陈子华的背上。

  “嗯,”陈子华深深的吸了口气,每次熏蒸都会有这么出,郭姐累了后就当他的脊背是椅子,有时甚至岔开腿跨坐在他背上,因为是在浴室,这里也没有外人,俩人之间的忌讳越来越少,丰挺紧翘弹性极佳的瓣对他造成的困扰越来越严重,但经张敏的事情之后,他对女色已经有了些戒备,何况郭姐的身世实在不容他有异样的想法。

  其实这还是轻的,自从林月虹陪着洗了几次熏浴之后,陈子华便有些怕她进来,那丫头往往蒸的兴奋了,嫌浴袍在身上湿漉漉的不舒服,干脆就只穿着式在里面蒸,她的身材可就不是般的人能比的,大量运动塑造出来的黄金身材,简直无可挑剔,难得的是身上却丝毫没有那种肌肉化的趋势,依旧皮光柔滑,细腻有致。

  有次替郭姐给他踩背,最后因受不了上面蒸汽的高温,便就脱成了光溜溜趴在他的身上,让他仿佛回到了临湖小区张敏的那张床上,差点儿当场出丑,所以,渐渐的便有些不敢跟林月虹同熏浴。

  林月虹是那种肆无忌惮的勾引你却不容你随意侵犯的女子,稍微领会错了意思就会遭到虐待的,所以,陈子华在林月虹跟前绝对不会动手动脚,随便她在自己跟前多么随意,都不会露出色迷迷的目光或者伸手去乱摸林月虹,这也让林月虹在他跟前成了不设防的女人。

  “是不是张敏的伤势稳定了?”陈子华听郭姐说起东峰岭,恍然想起答应过张敏,去郭四那里给她配药,这事儿也跟郭姐商量过。

  “哪有那么快?”郭姐“噗嗤”声笑了出来,“上次你跟红梅不是去找过四哥嘛,他给你配的药应该好了,那个药配合药浴,能彻底改变你的体质,让你体会出非同般的感受。”

  陈子华这才想起来,回想起当时郭四说的话,心里便隐隐生出丝绮念,身体的某部分,也突然之间有了强烈的反应。

  “好吧,这两天抽空就去,嗯,你是不是也想回?”陈子华忽然想起郭姐的家,便随口问了出来。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百六十四章吴月萍的反应

  第百六十四章吴月萍的反应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管玉和正在批阅文件,任谁也看不出这个温文尔雅的书记昨晚曾经受过致命的打击,还像往常样,神色淡然的坐在办公桌后丝不苟的处理着文件。

  敲门声响起,管玉和淡淡的应了声“请进”,办公室主任吴月萍抱着文件夹推门进来,明媚的目光在管玉和面上转,“管书记,省委办公厅来电话,省委白书记要您和政法委张书记到省里去趟。”

  吴月萍能坐上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这个位子,并不是仅仅依靠身后的背景和省委组织部罗部长的支持,她的能力也是无可挑剔的,工作上的事情向来丝不苟,稳重多智,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人又长得漂亮,待人接物更是没话说,在市委,也算是道最亮丽的风景线了,便是身为组织部长的周亚娟,也不及吴月萍的风光。

  从张敏出车祸到陈子华突然大发神威,派人抓捕在医院外面偷拍市委领导的人以及田老四,吴月萍的神经就直绷得紧紧的,她不光有别的消息渠道,还有孙莉这个从小就跟着她的小女奴,把陈子华的行踪传递的清二楚,得知陈子华居然能够邀请到省委常委省委纪检委书记邢云峰起吃饭,而且还是很私人的那种,吴月萍的心思立刻就活泛起来。

  她的情形实际是最难堪的,当初孤身出来混,好几次都差点儿让人给生吞了,后来才熄靠自己独闯的幼稚心思,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念头,靠着家里的关系才迅速从官场窜起来,到陇东发展也是父亲的意思,让罗清泉关照自己,然后父亲自会照顾罗清泉的儿子,因此才会在年仅三十出头就坐到现在的位置。

  为了今天的位置,她其实也用了不少的心思,身居官场,言行都十分谨慎,在发觉罗清泉的弱点之后,便给他设了个套,让孙莉诱罗清泉入縠,然后拿住把柄要挟,若非如此,也不可能这么快坐到今天的位置。

  这次罗清泉让孙莉对付陈子华,从心底来说,她是不愿意的,为了自己的事情做些什么无可厚非,但结冤家就不成了,尤其是像陈子华这样背景的,旦结怨,自己的所有努力可能都会泡汤,所以,吴月萍也打着自己的主意,想趁着这次机会结交陈子华,至于抓陈子华的把柄,她根本想都没想,否则也不会让孙莉这么尽心尽力的帮着陈子华了。

  从长远来看,无疑陈子华比罗清泉更有潜力,而且罗清泉那样的人,吴月萍不认为他能走得更远,因此,很早开始,她就在寻找着新的潜力股了,自家知道自家事,父亲马上就要退了,若是不能在此之前寻到有力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