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的分析,眸子里的精芒闪即逝,沉吟了阵才道:“虽然你的推测很有道理,但是,也不完全肯定就是那个小子做的,既然他有可能是特勤局的人,那么就确实有能力做到这件事儿,但是你想过没有,若是那些东西落到特勤局手里,咱们父子现在还能坐这儿说话么?”

  贝健行神色怔,琢磨道:“或许他不是特勤局的人呢?”

  贝海石摆摆手,“这件事不用怀疑,十有八九错不了,你以为韩省长真那么开通,将宝贝女儿交给个刚在官场起步的农家子弟?”

  贝健行却道:“若是如此,这事情十有八九是他做下的了,而且极有可能是私下做的。”

  贝海石略琢磨,脸上神色也是轩:“不错,让人查查那个张敏的行踪,就知道是不是他做下的了,假若张敏还在芝兰,那么,就从她身上寻找突破口吧,想必韩省长非常乐意听到女婿的绯闻了,我就不相信,拿不住他的痛脚。”

  贝健行道:“这样做,岂不是逼着他鱼死网破了?那些东西被他缴上去,咱们都得玩完。”

  贝海石的心情已经完全轻松下来,“只是用别的方法拉拢而已,又不是用你的那些下作手段,张敏现在可是县委常委,不可能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应该很容易做到的。”

  贝健行道:“可咱们那些东西?”

  贝海石摆摆手:“做好准备,然后等上两天,若是没有什么动静的话,就说明他不会用那些东西对付咱们,甚至把火全烧了都有可能,否则的话,那就拍两散,同归于尽。”

  贝健行咬了咬牙,道:“还是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他毁了更安全。”

  贝海石目光在儿子身上转,沉吟道:“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话,对付他的同时,等于把咱们自己的后路也堵死了。”顿了顿接道:“只要缓过眼前,他还是会被人整下去的。”

  贝健行诧异的看了父亲眼,不知道什么人也在对付陈子华。

  贝海石打了个手势,道:“陇东就是他们的前沿阵地,陈子华其实就是双方的赌注。”

  贝健行琢磨了会儿,最终还是说道:“我们不能把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那些东西多在陈子华手中天,我们的危险就会增加分,还是想办法追回那些东西才是正途。”

  见父亲没有反对,贝健行便道:“我可以联系到水仙花,即便失败了,也不会牵连到咱们,您看?”水仙花是享誉世界的雇佣兵组织,成员多以亚裔人为主,活跃在亚非拉等混乱地区,几乎什么任务都敢接,贝健行恰好对几支雇佣兵组织都非常熟悉。

  同时间,陇东市委办公楼,陈子华的办公室,白文斌正失神的坐在沙发上,目光仿佛没有焦距样对着林月虹的美眸,顺着林月虹的引导,脑海里却在演绎着自己从小到大的每个细节,许多已经淹没在记忆深处的东西,都被翻了出来,几乎没有任何记忆的死角。

  陈子华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看着林月虹越来越流畅的表演,但随着林月虹越来越离谱的引导,他不由皱起了眉头,感觉林月虹不是在查探需要的讯息,而是在对白文斌进行着催眠,似乎在竭力改换白文斌脑海里面些固有的东西,这样做,极容易损害白文斌的大脑,这个林月虹的胆子也太大了,要是白文斌从他办公室出去就摆成了精神病,那他可就有嘴也说不清了。

  感谢地瓜蛋儿地瓜豆豆的打赏!感谢书友080722204333491鹿鸣宴上客的打赏!

  鞠躬感谢百万\小!说是种习惯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鞠躬感谢斌斌琦琦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鞠躬感谢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百五十四章缓兵之计

  第百五十四章缓兵之计

  桑塔纳驶出市委大院,陈子华坐在后排望着窗外的人流,陇东市毕竟是市区,比起芝兰,却是要繁华很多,想起芝兰正在建设的芝兰新城,不知道怎么的,就轻轻叹息了声。

  “想起啥事儿了,怎么又叹气?”开着车的林月虹开口问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陈子华这里学到了绝技的缘故,林月虹对陈子华的态度转变很大,现在居然会关心他突然叹气,还能主动开口问话,这在之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陈子华笑了笑,道:“我是觉得离开芝兰有些可惜罢了,”掏出颗烟点燃,轻轻喷了口烟雾,“你是不是以前学过催眠?”方才引导白文斌没想到会非常成功,这让陈子华暗暗有些好奇,林月虹的手法非常像传闻中的催眠术。

  “研究过,但直掌握的不好,也从来没有做到像今天这样的效果,”林月虹显得非常兴奋,“您教给我的那些东西,严格说起来,也算是催眠的范畴,只是更神奇罢了,但有些方面的处理上,却不如现代的催眠术细致,有些细微的差别。”

  陈子华还真没想过,所谓的读心术居然是催眠,只是效果差异也太大了,“那你好好研究,争取成为代宗师。”陈子华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月虹道:“催眠术是我在特工课里面的选修课,曾经费了很大的心血,但直没有什么效果,今天我才明白,原来开始的入门便错了,现代的催眠术大多来自西方,还是太过粗糙,与东方的主张修炼个人精气神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

  陈子华对催眠可没有什么研究,只是作为现代人,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些这方面的东西,觉得林月虹的手法有些相似而已,“白文斌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林月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若是没有别的催眠师诱导,那就没事,否则就难说了。”她用催眠术修改了白文斌部分记忆,留下了催眠的种子,在江湖之上混得久了,习惯做事情不留余地,所以她早就防着别人挖掘白文斌的记忆,只有有了这方面的征兆,白文斌恐怕避免不了变成白痴,否则的话,他的记忆就是方才林月虹修改过的那样。

  陈子华心里暗暗点头,林月虹这个手段倒是比单纯的读心术厉害多了,如此来,自己很多事情都变得轻而易举起来,只是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晚上咱俩那个张辉,”陈子华这次是真的松了口气,今天叫吴明过来,很大的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张辉,如今林月虹已经能够胜任,倒是免了吴明的麻烦,毕竟,吴明于女色方面,忌讳太多,张辉这样的王八蛋,记忆中恐怕尽都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对吴明来说,恐怕就要遭罪了。

  林月虹显得很是兴奋,不过还是提醒了句,“先安排好张敏她们再说。”

  海鲜楼在陇东算是比较有名气的酒楼了,不过陈子华还是第次来这里用饭,毕竟家里有人做饭,而且刚到陇东的这段时间他表现的直不是很起眼,也没有什么应酬,大家都还处于观察的阶段,慢慢的应酬才会越来越多。

  孙莉显然对这里非常熟悉,在顶楼的梅花厅订了桌中规中矩的饭菜,既不显眼,却也能显示出主人的心意,陈子华还是非常满意的。

  并没有外人,孙莉也被陈子华安排到自己旁边坐下相陪,说起话来也不避忌,让孙莉窃喜的同时,却也产生了种说不出的感激之情,毕竟不是专门做卧底这行的,她和吴月萍接触陈子华,与其说是配合罗清泉,还不如说是更多的为了好玩,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兴趣。

  看了林月虹中午的表现之后,陈子华对于陪吴明去见政法委张书记的兴趣大为降低,心里的计划也重新做了调整,目前首要的任务是判断贝家的可能反应,所以,布置反击反而不如问讯张辉来得重要了,还有就是从时尚生活区弄来的那些东西,还没有看过,计算着时间,贝家也该做出反应了,反而是自己的步骤有些杂乱。

  “孙莉,你带吴书记去政法委张书记那里,然后陪他去见见管书记,吴书记对这些部门不是很熟悉,你跟他介绍下。”陈子华对孙莉道,这也算是种变相的表态,让自己的秘书亲自带着吴明去见领导,蕴含的意思不言自喻。

  “嗯,放心吧,陈书记,我知道怎么做。”孙莉笑吟吟的应了,做这种事情她还是很得心应手的,虽然到市委上班还仅仅只有半年功夫,但因为是女孩子而且还是超级大美女的缘故,对市委市政府各部门的人事却非常熟悉,宛然就是个老油子了,做这个最合适。

  “红梅部长先去见见管书记吧,然后到号院郭姐,你们很久没见过了吧。”陈子华唇边露出丝微不可察的笑容,这下不光陈红梅,连林月虹都眼含笑意。

  从海鲜楼出来,孙莉带着陈红梅和吴明回市委大院,陈子华却带着张敏钻进桑塔纳,车子转眼便消失在滚滚车流之中。

  “你不是打电话让我去芝兰么,发生了什么事儿?”车上,陈子华靠在座椅上,嘴里叼着张敏递过来的香烟,惬意的吸了口,然后扭过头来,轻轻的喷在张敏的耳根,逗得张敏大翻白眼,还用眼睛示意前面的林月虹。

  “不用理她,”陈子华凑近张敏的耳边低声说了句,还趁机将张敏的耳垂含在嘴里轻啜在口中,用舌尖轻轻的在上面撩拨,弄得张敏阵的眼热心跳,身子发软,不过还是有些顾忌正在开车的林月虹,悄悄从陈子华怀里挣了出来,妩媚的大眼睛还娇嗔的瞪了他眼。

  林月虹仿佛后脑勺长眼睛似的,笑道:“是不是家里发现什么异常了?”

  张敏怔愣了下:“你怎么知道的?”随即转过来对陈子华道:“我发现家里被人翻动过,但没有丢任何东西,我怕有什么不对,旁敲侧击的问了问彩妮,她说,让我告诉你,怕是有人对你不利。”欧阳彩妮自然知道陈子华与张敏的秘密,而且此女心思缜密,细节上显然要比张敏成熟敏感的多,很快就能想到人家可能是冲着陈子华去的。

  陈子华瞥了眼林月虹,道:“是你做的吧?”

  计算着日子,林月虹应该是在他和陈红梅厮混的那天赶到芝兰的,在他和陈红梅去虎尾山的时候去张敏的家里查勘的监视器,但故意留下破绽,想来也是为了提醒张敏甚或还含有考验张敏的意思在内,她是切以陈子华的安危为目的的,假若发现张敏或者欧阳彩妮的不妥,只怕会对俩人采取些手段,她可不大在乎俩人的身份地位。

  林月虹轻笑了声,“没想到你的女人缘还真不错,俩瓜女子都挺在乎你的。”

  陈子华眉头微微皱,虽然与欧阳彩妮在床上玩得非常尽兴,但内心深处,并没有把欧阳彩妮与张敏样看待,甚至直接就忽略了,自始自终都没有把那个足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沉醉的女人当成自己的女人,最多是当成时兴起的性伴侣而已,下了床就忘了。

  张敏显然能够感受到陈子华的情绪变化,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欧阳彩妮虽然那天没在陈子华和她的当面说什么,后来俩人独处的时候却跟她交了实底,知道欧阳彩妮给管玉和老老实实的当了六七年的情妇,最终却被抛弃,要说不同情,那是不可能的,但要仅仅因为同情就劝说陈子华收下欧阳彩妮显然不现实,便是张敏自己,也从来没想过给陈子华当辈子的情妇,在她心思里面,恐怕还是更喜欢女人的身体吧。

  正因为张敏这种发自内心的态度,平时言行举止中表现出来的对异性的厌恶和排斥,所以尽管与陈子华在起的时候看起来亲近得多,更多的人却宁愿认为他俩是“哥们儿”关系,至于罗清泉等人会认为从张敏与陈子华有腿,却是因为白文斌的臆测了。

  作为自命不凡的副书记,白文斌在张敏刚到芝兰的时候,与当初的谢映铭样,曾经对风华绝代气质不凡的张敏迷恋过段时间,被张敏毫不留情的伤了几次脸面之后,心里便便开始暗暗的怀恨,后来见她与陈子华整天无所顾忌,就恶意的臆测俩人早有腿,后来还当闲话说给了自己直仰慕的周亚娟,这才引来系列的麻烦。

  陈子华已经在中午林月虹催眠白文斌的时候知道了这些,所以张敏还是信任的,心里更有种不同于般的男女之情,有点儿把张敏当哥们儿的味道,这种混杂的感情很复杂。

  “我们被人监视了,”陈子华也不隐瞒,将有人在张敏家里安装摄像头的事儿跟张敏说了,道:“等会儿你可以欣赏下咱们的精彩画面回放。”虽然话里面自嘲的味道很浓,但更多的却还是丝庆幸,看来,他对这段时间无节制的男女关系还是非常在意的。

  车子在市郊兜了个圈子,没有去红柳村,反而直奔省城,车上,林月虹皱眉道:“陈书记,我觉得有人在注意咱们,怕是人家已经找到咱们头上了,暂时不能直接去红柳村。”

  陈子华只是凝目沉思了片刻就让林月虹驾车直奔省城,两个小时之后,桑塔纳驶进省安全局,半小时后,三人开着辆安全局的越野车出来,而那辆桑塔纳却先步赶往芝兰,在芝兰绕上圈之后才会重新返回陇东,而林月虹已经驾着越野车轻轻松松的进了红柳村的宅子,车上还多了两副安全局的车牌,自然是为车库里面的车准备的。

  虽然只是转了这么圈,张敏心里却是吃了大惊,不光对眼前几人所面临的局势甚感惊异,更对陈子华的能量感到诧异,没想到他在安全局还能有这么大的面子,她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

  陈子华这个时候却担上了心事,不管林月虹的感觉是不是疑神疑鬼,他还是采取了谨慎的态度,到安全局里面绕了圈,顺便要了两副车牌子,这个地方他已经不是第次来了,光是跟着李倩蓉过来借车就借了好几次,李倩蓉二舅家的个表弟就在省安全局当处长,所以陈子华来这里做这些事儿就跟在自己家样,何况他还有那么个身份。

  三人到了书房,陈子华让林月虹把张敏家录那份带子拿出来,让张敏看了会儿,又把眼前的事情跟她说了说,道:“为了防止贝家的人狗急跳墙,所以这几天你就呆这儿吧,等我扳过这局了再说,委屈你几天。”

  张敏道:“没事儿,本来我也打算去粱姐那里住几天的。”

  提到梁珊,陈子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梁市长那里,嗯,以后再说,这两天先在这儿窝着吧,晚上我过来陪你。”

  张敏瞥了眼陈子华,嗔道:“是想金窝藏娇吧,想让人家陪你就明说,便是让欧阳彩妮过来,我也不会吃你的飞醋,干嘛这么不老实。”

  陈子华苦笑了下,道:“你先回味这个吧,我出去会儿,马上回来。”

  张敏瞪了陈子华眼,歪着身子坐沙发里面道:“卧室在哪儿?我去睡觉。”

  陈子华笑了笑,“这里面的房子挺多,你随便挑,看上那间就用那间吧,以后就归你了。”

  张敏道:“浴室在哪儿?”

  陈子华没想到她会这么缠人,心思转,已经明白,张敏是初次到这里,有些欺生,甚至有些不安,不想自己离开视线太久,遂耸了耸肩膀,对林月虹道:“下面的事儿你个人去办,没什么问题吧?我带张敏熟悉下这儿的环境。”

  林月虹撇了撇嘴,道:“你就色吧,迟早死女人肚皮上!”说罢独自去地下室了。

  陈子华搂着张敏看了会儿他和张敏欧阳彩妮三人的表演,不知不觉中就有些情欲勃发,双手开始在张敏身上摸索起来,张敏在他手上拍了几下,道:“别弄,身上汗津津的,先洗洗吧,这里有热水没有?”

  俩人便来到楼,陈子华带着张敏在后院的浴室里面洗了个鸳鸯浴,然后回到二楼让张敏挑房子,没想到张敏直接就进了主卧室,道:“就这里吧,要我陪你,就得在这个房子,我要给你当几天老婆,另外,”张敏诡异的笑了笑,随手在房间的几个大衣柜里面翻来翻去,“要是你带别的女人来这里玩,就得让我玩玩你的女人。”

  陈子华额头上登时就渗出层冷汗,他还从来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虽然对张敏的同性恋不排斥,甚至还有几分好奇,却不知道她们同性之间是怎么弄的,不过这难不住他,只是稍微尴尬了下便道:“没问题,等我把粱姐拿下了,就带过来让你玩。”

  对于那天在梁珊面前吃的那个软钉子,他直在心里记着呢,也不知道在心里把梁珊蹂躏了多少遍了,梁珊越是在他跟前拿腔拿调,他心里想蹂躏梁珊的感觉越是强烈,或许这也是他心里的个阴暗面吧。

  张敏“哧”的笑,正想取笑陈子华两句,俩人在起的时候已经不止次的拿梁珊了,或许是张敏和他都对梁珊产生了欲情的关系,提到梁珊,两人都会极快的进入状况,张敏从衣柜里面忽然翻出套雪青色的情趣内衣,登时兴致勃勃的穿在身上,开始跟陈子华逗趣,胡说八道,不大工夫两人就滚在床上了。

  林月虹从地下室回来的时候,陈子华还和张敏在地毯上玩三打白骨精,她也不知道回避,就那么进了卧室,歪着身子坐在沙发里面看戏,冷不丁还喝两声彩,指点上两句,如此来,张敏便有些受不了了,眨眼功夫进入最后关头,陈子华也在林月虹的故意之下泻如注,眼看着张敏光着身子“哧溜”下就钻进浴室,他只好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准备到另外房间的浴室去清理下,却不料林月虹道:“我来帮你。”

  林月虹的表现还是让陈子华很是吃了惊,目瞪口呆中任凭她用独特的方式帮自己清理了番,然后还瞪着美目嗔道:“可别想歪了,只是不想你以后在外面乱搞,惹麻烦罢了。”

  回到书房,陈子华下意识的便想将林月虹搂到怀里,却不料被林月虹狠狠的在手背上拍了巴掌,手腕立时就起了几个乌青的指印,疼得他龇牙咧嘴的,再看林月虹的时候,心里就生出种想生吞了她的感觉。

  “抓紧时间享受吧,不然可就没多少时间了。”林月虹撇着嘴道,“这是张辉的口供,你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