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但我怎么觉得与你很熟悉,仿佛认识了很久样,嗯,这种感觉好奇怪,就像从小就认识般,你好,我叫陈力。”

  听到最后的两个字,陈子华的心几乎从胸口里面跳出来,“或许我们真的认识呢,”稳了稳心神,陈子华将目光从陈力胸前的徽章上移开,那是枚白底红字的学生校徽,凝住着陈力星辰般的眸子,试探着问道:“龙溪口,陈家湾?”

  龙溪口,陈家湾,是陈力的家乡。

  那是个山清水秀,风光迷人的山区小村,背依青山环抱,面临龙溪大河,因为那里刚好是龙溪河水冲出峡谷后的第个水湾,也是龙溪河沿岸最大最美丽的山村,村里几乎都是个姓,百分子九十以上都是陈家世代繁衍的后代,故而得名陈家湾。

  随着时代的变迁,陈家湾的居民渐渐迁出大山,昔日百十户的村民,只剩下寥寥六七户,陈力家就是其中之。

  陈力的父亲曾经是陈家湾的书记,母亲是从临海来下乡插队的学生,亦是陈家湾学校的校长,多年的辛苦操劳,父亲在陈力上高中那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母亲也在她高三的时候患脑溢血栽倒在课堂上,已经在病榻上躺了三四年了。

  之所以下决心学医,就是为了个愿望,彻底治好母亲的病,让母亲重新站起来。

  考上华都医科大学之后,陈力几乎全副心神都投入到了专业里面,几乎没有心思顾及学业之外的任何东西,今天就是到书店去选几本学校图书馆里面没有的最新外文书籍,不想在校园外面撞到了陈子华。

  在看到陈子华的第眼,她的心便像触电了般,仿佛遇到了磁石,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似乎与这个少年男子心灵相通,两人几乎同时感应到了对方的心思,那种难以言喧的默契,宛若天生样,目光相交的瞬间,灵魂仿佛也溶在了起,浑然体,难分彼此。

  这是种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感受,陈力的感觉,眼前这个男子,似乎是自己身体的另半样,只有融合在起,自己才是个完整的人,她相信,这个男子吸引她的,绝对不是因为他英俊的容貌,也不是淡然自若充满自信的气质,而是种与生俱来的神奇感应。

  正是这种神奇的感应,让陈力有生以来第次不由自主的主动去接触这个陌生男子。

  “你怎么知道我的家?那只是大山中的个毫不起眼的小山村,”陈力心中微微有些惊奇,在两人目光相交的瞬间,她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陈子华的心思,相信眼前这个男子与她有着相同的感受,那是种纯粹的精神上的愉悦,但要说能够了解到有关自身的具体信息,她是不相信的,因为这刻,她只是仅仅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应该是最亲近最值得信任的人。

  陈子华脸上露出丝怪异的神色,“陈天祥许小布?”

  “啊?”陈力这次是真的觉得诧异了,陈天祥是她父亲,许小布是她母亲,因为父亲已经去世多年,自己的档案中都没有父亲的名字,眼前的男子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

  “我,陈子华,个你从来没见过却又熟悉无比的人,”陈子华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因为老天开了他个玩笑,让他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他前生的父亲就是陈天祥,母亲是许小布,而他,那世的名字,就是陈力。

  “陈书记,有您的电话,姓冯。”进门后刚坐下,保姆黄鹂便将泡好的茶放在茶几上,然后清脆的说道,蛮有韵味儿的川话让他心里有种淡淡的温馨感,不过,这种感觉已经与裴晴无关了,只是种心灵深处的慰藉吧。

  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要与陈力在音乐茶座里面坐七八个小时,那种激荡的情绪已经逐渐平复,但两人之间的那种水融般的神奇感应,却随着时日愈发的明显了,每次告别,陈力神色中的不舍,他感同身受,仿佛对方就是自己的另半灵魂,刻也不愿意分开。

  “这是电话号码。”黄鹂把张纸条儿放在茶几上,陈子华瞥了眼,那是他和冯雅君在临湖小区小窝里面的电话,“嗯”了声,拿起纸条儿,便打算回卧室去打电话。

  黄鹂端起陈子华动都没动过的茶杯,望着陈子华的背影,微微噘了噘嘴唇,直到传来“哐”的下关门声,她才露出丝欢容,大模大样的坐在陈子华放在坐过的位置上,翘起二郎腿,端着茶杯有滋有味的品尝起来,“真真的好茶!”

  “雅君,休息了么?”电话通,陈子华便柔声问道,冯雅君那张美绝尘寰的面庞仿佛就在眼前般,让他的心,不期然的便有丝火热。

  “嗯,人家刚睡下,你也不看看,都几点啦,”冯雅君慵懒的娇嗔中透出丝难以抵挡的诱惑,轻轻的鼻音让陈子华心底窜起股燥热,这种感觉,就像那晚闻到陶虹的异香般。

  端起床头的水杯,仰脖,将里面的凉开水尽数灌了进去,然后才对着话筒道:“你饶了我吧,大姐,我可是孤身人在外,你再诱惑下去,非逼得我犯错误不可。”

  话筒里登时传来冯雅君咯咯的笑声,道:“我还以为你是个铁石心肠的木偶呢,给你机会你放弃了,现在觉着我的好了?”嬉笑了两声,“要不要大姐现在飞过去安慰安慰你?”

  陈子华吁了口气,道:“再闹,我回去就把你吃了!”

  冯雅君咯咯笑了会儿,跟着调笑了几句,这才转入正题,“你那篇论文,就是登在内参上的那篇,有关苏联的那个,今天被人转发在省报上了,我觉着,苗头好像不大对,似乎是有人想借此整整你。”

  陈子华先是怔,随即便笑了起来,“有人推波助澜了,这次想不火恐怕都难,就是不知道谁在暗中帮忙呢。”

  冯雅君却有些担心,“我觉着,有人在暗中针对你了,还是小心点儿为好。”

  鞠躬感谢长老地瓜蛋蛋的打赏鼓励!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三卷第百零六章疑真似幻

  第三卷第百零六章疑真似幻

  放下冯雅君的电话还不到十分钟,呼机便响了起来,拿过来看,却是吴明的电话,心里暗暗觉得奇怪,拿起话筒便回了过去,“吴明,什么事儿?”

  吴明自从跟着陈子华下山之后,直就处在暗处,默默的充当陈子华的左膀右臂,若非是他,依陈子华那可怜的官场经验,早不知被人蹂躏成啥样儿了,最好的结果,可能就是还在文熙市当名普通的秘书。

  “你那篇论文,是有人花钱发出来的,”吴明淡淡的说道,不过从语气当中还是能够听得出,有那么丝失落,“省报的主编杨涵,在那期报纸发行之后就失踪了,据说是请了三个月的长假,包括主要的亲属在内,夜之间居然都蒸发了,只能从些蛛丝马迹判断,有人给了他大笔钱,让他做这件事儿。”

  陈子华奇道:“不就是转发篇内参上的文章嘛,值得闹这么大的动静?居然全家搬迁了?这篇文章还不至于让他这样害怕吧。”

  吴明苦笑道:“不是因为这篇文章才搬迁的,而是因为背后指点的人,恐怕是为了隐匿身份,不愿意暴漏出来,才花这么大的代价的,不过,从这件事可以判断,指使杨涵做这件事儿的人,定是杨涵的熟人,而且身份不是般的普通人,身家应该不薄,最重要的是,跟你有摩擦甚或是旧怨,当然了,也可能是政治上的对手。”

  陈子华心思转,随即苦笑道:“还可能是韩省长的政治对手,在关西官场上,我已经与韩省长休戚相关了,或许别人借着打击我来对付韩省长,这点也不意外,”沉吟了下,陈子华接道:“虽然这只是偶发的小事件,有可能只是人家瞅准机会借力打力,但对方的用心却无疑是想搬掉我了,隐藏起来的敌人,往往是最危险的敌人,你用点儿心,想办法将对方的尾巴揪出来。”

  吴明道:“冯主任打电话跟我说这件事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追查了,但对方太谨慎,几乎没有任何可供追查的线索,不过你放心,我专门抽出几天时间,不信查不出来。”

  有奇技傍身,陈子华有理由相信,用不了几天时间,吴明便能将转载时间查个水落石出,最低程度,可以找到幕后的推手。

  放下电话,陈子华仰身躺在床上,睁着大大的眼睛,却丝毫没有睡意,他并不担心论文被转载的事情,那个结果,不但不会伤及自己,反而还会帮上个大忙,若是当初自己抱着这篇文章去省报发表,估计连门儿都没有,不被人看成疯子就不错了。

  他现在满心思里面装的都是陈力,这个让他魂牵梦绕又不知该如何去面对的人。

  重生以来的很多大事件,都与记忆中的那个时空毫无二致,虽然某些地方略有出入,却没有像陈力这么诡异的事情出现,比如前世的导师罗天琪,还有罗天琪的那几个学生,都是他前世比较熟悉的人物,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为什么到了陈力这里,就出了这么大个纰漏?

  通过几天的交流,他渐渐发觉,除了这个变故之外,其他的轨迹却似乎没有什么任何变化,比如自己前世的妻子裴晴,果然就读于华都医科大学,下学期开学后就会升入大二,让他觉得怪异的是,裴晴居然跟陈力个宿舍,算是陈力唯谈得来的朋友。

  陈力家里的情形与他记忆中的前世毫无二致,他知道,明年,母亲许小布就会因脑溢血重犯而再次入院,开颅的时候,躺在手术台上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从床上跃站了起来,陈子华在室内来回转了几圈,自己必须做些什么,虽然重生已经十几年了,无论身体还是心里,都慢慢接受了现在的切,但内心深处,对前世的母亲,却有着无法割舍的眷念,他曾经是母亲唯希望,而母亲也是支撑他奋进的唯动力,直到前世生命终止,他都在为着那唯的目标在努力。

  不知什么时候,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陈子华默默的站在窗前,仿佛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心,他第次对着幽远神秘的夜空,轻轻的闭上眼睛,虔诚的祈祷起来。

  “你呀,太不成熟了!”张教授满面的沉痛之色,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愤懑,“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怎么做事就经过大脑呢,真不知道你这个县委书记是怎么做起来的。”

  陈子华站在张教授对面,尴尬的搓着手,半句话也插不上,从进门到现在,已经被训了二十多分钟了,好不容易看到教授似乎训累了,有那么个话缝儿,连忙端起杯子恭敬的递过去,“您先喝杯水,润润嗓子,歇会儿再训,我在这儿听着呢。”

  张教授接过水杯,瞪了陈子华眼,终究还是抵受不住嗓子的干渴,底下头轻轻的啜了口,随即将茶杯放在茶几上,道:“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儿,这种东西就敢拿到省报上去发表,现在被转载得到处都是,人家都拿看笑话的眼睛看你呢。”

  陈子华这才苦笑着解释:“张老师,这篇文章,不是我发到省报上去的。”

  今天到学校,就被教授叫到了办公室,把几份报纸仍在了他面前,陈子华随手翻,包括首都的几份重要报纸,几乎都全文转发了他的那篇论文,有的还加了编者按,对他这个基层的县委书记提出了隐晦的批评,并邀请专家就当前的改革形势进行点评。

  陈子华几乎在瞬间就将对手界定在了个相当的范围之内,能在华都拥有着这样的能量,还与他或者韩冰尘有嫌怨的,只有那么区区几个人而已,而且可以肯定,对方的目标就是他,与韩冰尘的关系应该不大,依此推理,对手已经呼之欲出了。

  心里并没有因为对方帮了这个忙而欣喜,反而有些微微的寒心,以自己现在的力量,实在无法与人家扳手腕,若非顾忌岳母,恐怕自己都不值得人家打个喷嚏,这种相差极为悬殊的力量对比,让他胸中再次涌起那种面对权势时的无力感,心中愈发渴望能拥有更大的权势。

  “不是你发的?”张教授似乎怔愣了片刻,缓缓的放下手里的茶杯,手指轻轻的在沙发扶手上有节奏的敲击着,似乎在筹思着什么。

  “单就这篇论文而言,写得还算上乘,但致命的点,就是对苏俄的改革前景太过悲观,结论过于武断,这将成为这篇论文最大的亮点,也是最大的弱点,后面的论述几乎都是以这个为论据的,假若成立,这篇论文的意义将不局限于学术层面,要是不成立,这就是个笑话,可能成为你仕途上的个污点,很可能是个致命的污点,哪怕你的论述有百分之九十的地方都正确,唯独苏俄没有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改革中倒塌,你这篇论文都是失败的。”张教授低沉的说道。

  “如今,这篇文章已经成为改革派与保守派对峙的标志,很可能两派都会对这篇文章进行不同程度的批驳,风头正盛派,是不容你泼冷水的。”张教授沉默了会儿,接道:“既然已经被人公开转载,那就等待事实的验证吧,你也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的洗礼,但是不要怕打击,要始终坚信,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标准。”

  从学校出来,陈子华无所谓的笑了笑,弗兰卡主持在苏俄的经济侵略直没有消停,而且还在进步的扩大战果,十几亿美金肆无忌惮的在资本市场掠夺,加剧了苏俄市场化的混乱,促使局势在加速恶化,每隔几天,他都会收到弗兰卡传来的阴晦消息,相信用不了多久,局势便会明朗起来,所以,他打算在华都再呆几天。

  李倩蓉这次执行的任务似乎不是很顺利,原以为几天工夫就能回来,没想到已经个多星期了,还没有任何消息。

  犹豫了会儿,还是开着车直奔华都医科大学,昨晚深思熟虑之后,他打算随陈力去趟陈家湾,看望前世的母亲,或许,师父留下的东西,能够驱除母亲的病症呢。

  当初把金凤岭上采到的玉液参送给师父之后,长青散人用来合成了瓶丹丸,这些年除了练功时用过几粒之外,其余的都直随身收藏,陈子华想用这些丹药试试,看能不能缓解母亲的病情,当然了,是他前世的母亲,不过,在他心里,许小布依然是他真正的母亲。

  因为已经放假,大学校园里面人影稀疏了很多,陈子华熟门熟路的将车开到学校图书馆前面,跳下车,直奔图书馆,这个时候,陈力多半呆在这里,要么,就是在体育馆,或许是父母的身体给了她太多的阴影,陈力还是特别注意锻炼的。

  或许是因为放假的缘故,图书馆内希希落落的没有几个人,陈子华随意扫了两眼,就知道陈力不在这儿,随即驾车前往体育馆,医科大学的体育设施跟几年后自然没法相比,但基础的几处场地还是比较不错的,陈力这个时候正在篮球馆打篮球。

  米七五的身高,在女生当中已经算是擎天玉柱了,但站在篮球场边上,陈子华不禁感叹起来,陈力还不算是高的,场上活跃着的身影,哪个没有米八左右?几乎每个人都比她高上那么点两点。

  心灵感应真是种奇妙的东西,陈子华刚走到场边,正在打球的陈力便察觉到了,在投篮瞬间,亦不忘回眸笑,给了陈子华个灿烂异常的笑容。

  场边看美女打球的人极多,尤其是群长满青春疙瘩豆的男学生,精力旺盛,随着美女们的动静而大呼小叫,似乎声音不够大动作不够夸张就无法引起美女的注意似的,在陈力回眸笑的瞬间,陈子华周围响起了连片的欢叫,口哨声此起彼伏。

  仿佛回到了自己当年的学生时代,陈子华的心情也在这片呼啸声中莫名的好了起来,微微笑,侧身挤到了场边,抱着手认真的看起了打球。

  可惜才看了不到两分钟,陈力便主动从场上退了下来,从球场边的个女生手里接过外套,直接走到陈子华跟前。

  刚下车的时候,陈子华就已经想到了陈力可能会在这儿打篮球,所以从车里拿了条白毛巾,看到陈力满头大汗的过来,很自然的将毛巾递给她,又从陈力手里接过她的外套,笑着道:“咋不玩了?又没有什么事儿。”

  陈力接过毛巾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擦拭着汗水。

  陈子华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下意识的转头看,发现无数双饿狼般的眼睛,冒着碧绿的目光,正狠狠的瞪着他,仿佛要将他撕得粉碎般,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战栗,身上的鸡皮疙瘩几乎掉落地。

  陈力“哧”的声笑了出来,这下更不得了,场边的人群似乎都开始涌动起来,陈子华皱了皱眉,他如今的身份,可不能跟这些学生娃争风吃醋,传出去的话,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低声道:“走吧,车在体育场外边呢。”

  陈力笑盈盈的“嗯”了声,晶莹光泽的玉腕很自然的挽住陈子华的胳膊,两人很亲密的向场外走去。

  突然,场中的篮球“呼”的下,挂着风声从背后砸向陈子华的后脑勺,球场中同时响起几声尖叫,仿佛要挣破了嗓子般。

  陈子华正打算侧下头,让过篮球,以他如今的心性,已经不屑于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了,不料,挽着他手臂的陈力却微微侧身,然后轻盈飞起右脚,个漂亮的侧踢,将突袭而来的篮球给踹飞了,她的玉腕,还依然挽在他的胳膊上。

  场中响起片掌声,夹杂着几声女生的尖叫。

  鞠躬感谢无家的人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三卷第百零七章迷惘

  第三卷第百零七章迷惘

  “陈力!”

  陈子华挽着陈力,没有理会身后潮水般的掌声和尖叫,依旧不紧不慢的走向体育馆门口,不想身后却又传来声大喝,陈子华转过身来看,是名二十多岁的高个儿学生,上身穿着背心,下身只是条运动短裤,脚上穿着厚底运动鞋,看情形,应该是从另边的篮球场上刚下来,肌肉坟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