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华自不知道韩冰尘瞬间便已经转过了不少的念头,自顾自的将朱元华找上门的事情以及他与潘邵晖见面的情形都讲了遍,他也有自知之明,琢磨人心的功夫,尤其是官场中人的心思,他与韩冰尘简直就没有可比性,这不仅仅是智慧的较量,还有眼界和经验问题。

  韩冰尘静静的听完陈子华的话,沉思了片晌,道:“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我方才说过的,光能电机的技术成熟程度,还有性能如何,若是还达不到替换传统能源的程度,所有的这切只不过是空谈罢了。”

  陈子华点了点头,道:“详细的数据,因为涉及到很多专业,我不是搞工科的,讲也讲不清楚,不过从我能理解的角度来分析,这项技术虽然还存在与实验室当中,但也已经很成熟了,”顿了顿,陈子华筹措了下措词,接道:“完全替代传统能源我不敢说,但有些领域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比如交通运输行业。”

  为了让自己能够尽可能的描述清楚,又能让韩冰尘更具体的对这项新能源技术有所理解,陈子华将自己在视察实验室时了解到的些细节跟韩冰尘讲了:“比如能够应用在轿车上面的光能电机,主体的体积非常小,只有传统蓄电池的五分之左右,但功率却很高。”

  沉吟了下,陈子华方才接道:“电机采取的是全自动采光充能的方式,汽车的外壳可以选用部分的特殊材料为电机采集足够的光能,根据实验,为输出功率在五百至八百千瓦的电机提供足够的光能的话,大约平米截面的采光板每小时的采集量,可以让电机高强度持续工作四小时以上,根据电机的性能,最低可以在充足的阳光下持续充能十五个小时以上。”

  韩冰尘尽管不是工科方面的专家,却也很容易就理解了陈子华提供的这些数据所代表的含义,很是惊异了会儿,然后琢磨了下才问道:“这种电机如此持续反复的充能然后输出,是不是会影响到电机的寿命?”顿了顿续道:“是不是可以将电机理解为蓄能电池?”

  陈子华笑了笑,道:“这又涉及到另外门学科了,太阳能采光板和电机的外壳以及储能部分都属于新材料范畴,这方面我就很外行了,但有点,根据实验测算,电机的寿命都足够长,生产方可以承担规定年限之内的无条件更换服务,达到服务年限就必须报废,生产方将会有个回收或者以旧换新的承诺,这就不属于咱们讨论的了。”

  韩冰尘闻言站起来,在书房内走了几个来回,又提出新的问题:“报废的光能电机会不会有新的问题出来?比如爆炸或者环境污染等等。”

  陈子华先是怔,随即苦笑起来,没想到韩冰尘考虑问题的角度与他完全不同,不过这方面他也已经听相关的技术专家提过:“不会,达到设计的服务年限之后,不光是电机,包括含有光能采光板的汽车外壳,都会成为普通材料,何况,生产方还提供回收和抵换服务。”

  “这是个新课题啊,”韩冰尘琢磨了会儿才道,“潘主任直没有给你回话吧?”

  华裔巨富张枫,曾经在数年之间便站在无数行业的巅峰,纵横商海所向披靡,成就了数不尽的传奇,但却在仕途中败涂地,遭遇凄惨,初入官场便数度遭人陷害,人生中最重要的二十年青葱岁月便是在狱中度过,虽然到头来豪富无双,却也留下数之不尽的遗憾;场意外,让他从后世回到了现代。切的遗憾,都可以重来,步向权贵的道路,也为他打开了通向巅峰的天梯。新书步步登高

  新书上传,需要支持,页面下方有直通车,支持的朋友顺便点击下,收藏推荐点击都是对狐狸的支持,_多谢咯

  书号:1992607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759章恭喜啦,梁书记

  第759章恭喜啦,梁书记

  五节这天,青岚峪迎来了次空前的盛况,市委书记梁珊,亲自为芝兰至青岚峪国家森林公园的级公路通车剪彩,同时参加青岚峪度假村的开业典礼,市县的电视台全程进行了现场直播,凡是够资格跟来的各级领导,几乎无缺席。

  曹明瑛的婚宴也别开生面的摆在了青岚峪度假村,前来参加婚礼的人出乎意料的多。

  新郎官陈肃算是深切体会到妻子的能量了,很多平时只能供他仰望的人物都到场恭贺,更多的却都是些平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人,但却唯独没有看到他最想见到的陈子华。

  本来陈肃是非常期望能在婚礼这天见到陈子华的,自从那天在机场认识陈子华之后,他还是很用心的搜集了些陈子华的资料,对陈子华进行了番了解,没想到了解的越多越是觉得妻子的这个男同学不简单,甚至还有些神秘了。

  能在体制内混日子的人,谁不想进步?陈肃早就对呆在电视台的日子不满了,只是没有机会离开而已,当得知未婚妻在官场上也有人脉的时候,心思便活泛起来,从开始的杨剑心到现在的陈子华,其实都是希望能得到个进步的机会。

  要说陈肃也算很不错了,不到三十岁的副处,虽然权力甚至还不如在政府部门的个副科,但级别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本人的能力也不错,否则也干不了电视台的业务主编。

  曹明瑛对于陈肃的这点儿小心思其实也是心知肚明,但她却直都没有主动去帮过陈肃,甚至连提这个话题都没有提过,更不会主动引荐关系给陈肃,那天若非出于礼貌的原因,也不会带着陈肃起去为陈子华送行了,毕竟人家是要送她结婚礼物,总得让新郎露个面吧。

  倒不是说曹明瑛不想让陈肃进步,而是不愿意为两人的婚姻增添别的因素,她是个内敛而又聪慧的女子,对于人性的认识可以说比普通人更深层,或许这跟她的职业有关,但也与她的家庭环境以及这些年的社会经历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比如鲁嫱曾经不止次地问过曹明瑛,为何不帮陈肃活动下,不说更上层楼,但换个更有前途的位置却不是什么难事,甚至都不用陈子华出面,如今文熙市上层圈子里面,不少人都知道曹明瑛与陈子华的同学关系,比如市委宣传部的孟部长。

  不过曹明瑛有自己的想法,从来都不在陈肃跟前提说自己的那些关系,即便是杨剑心,也是陈肃自己偶然旁听来的,然后才在曹明瑛跟前求证,不过曹明瑛句话就把他挡在了门外边,“我与他不熟”。

  正因为如此,遇到陈子华之后,陈肃的心思就有些难以抑制,这并不是说陈肃的人品有什么问题,而是像他这样处境的人,谁愿意放弃能够上进的机会?尤其是渴望有门路的人。

  站在宴会厅门口迎接客人的时候,陈肃便已经悄悄的问了曹明瑛:“你那个在中纪委工作的同学今天会不会来?”这句话已经在陈肃心里憋了好几个来回了,终于还是问了出来,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人家连贺礼都提前送了,就是因为今天来不了。

  曹明瑛不想在今天这种场合置气,而且两人已经举行婚礼了,所以也没必要再像以前那样继续考察男朋友,因此也没隐瞒:“还不好说,要是来不了的话,肯定会打电话过来,而且今天还有度假村开业的典礼,只要有时间,他定会赶过来的。”

  将婚宴放在度假村的宴会大厅,也算是别出心裁了,曹明瑛与陈肃都是文熙市人,但两人除了双方不多的父母亲友之外,朋友都非常有限,因为都在电视台工作,所以两人的同事也是同伙人,因此也没几个,辆车就全拉上了。

  台里的领导并没有参加两人的婚礼,能给面子不让太多人加班就不错了,双方亲友基本上都是专车次性接过来的,很少人独自专程赶到度假村来赴喜筵,所以,才刚十点多,客人便到得差不多了,宴会厅门口也已经变得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

  陈肃与曹明瑛正打算返回宴会厅,却看到几辆车停到了度假村宴会厅外面的草坪上,两人都是从事媒体工作的人,见识也都异于常人,看车牌子,便知道来的人不简单,因此下意识的便在宴会厅门口多停留了会儿,但并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大人物过来参加他们的喜筵。

  来的人是陇东市的市委书记梁珊,她是专程来为公路通车暨国家森林公园正式开园剪彩的,同时也为青岚峪度假村的开业剪彩,陪同的是以芝兰市的市委书记陈红梅为首的几套班子所有成员,本来在度假村开业典礼之后,梁珊等人便要离开,却意外得知还有场喜筵。

  梁珊也是心血来潮,都坐上车准备离开了,忽然想起有段时间没去梁小冰那里了,便打了个电话,打算回去的时候绕道开发区,到梁小冰那儿做做护理,却不料梁小冰告知她,正打算来青岚峪度假村赴宴,还说陈子华也有可能会来。

  听这个消息,梁珊心思转,便问陪同的陈红梅,“今天度假村还有人在举行婚礼?”

  陈红梅却是知道曹明瑛的,度假村的事情陈子华还曾经专门打电话给她,自然晓得其中的来龙去脉:“嗯,就是投资青岚峪度假村和森林公园的股东之,也是陈书记的同学,今天在新开的度假村宴会大厅办婚宴,本打算也去参加的。”

  陈红梅的心思极为灵巧,梁珊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在身边,所以大概能猜到几分梁珊的心思,因此在回答梁珊的问题时,顺口将陈子华的关系也摆了出来,同时表示自己也要参加这个婚宴,不过要等到送走领导之后,她口中的陈书记,自然是给梁珊听的,相信梁珊也明白。

  梁珊只不过稍微沉吟了下便吩咐司机转道度假村的宴会大厅,连多余句话的解释都没有,想必也没必要跟陈红梅解释,以陈红梅的脑子,很容易就能猜到原因,多做解释反而不美,b3何况,梁珊也已经从陈红梅的话里面听出了弦外之音。

  当看到陇东市委梁书记与芝兰市的众领导走向宴会厅大门的时候,陈肃的表情变得极为丰富,诧异惊喜愕然不解,种种情绪纷至沓来,让他的脸色看起来仿佛下子僵硬了般,幸亏曹明瑛与陈红梅打过交道,与梁珊也有过几面之缘,不然的话还真闹出笑话了。

  陈红梅来参加婚宴并没有出乎曹明瑛的预料,但陇东的市委书记梁珊过来就有些意外了,跟在她们身后的这些班子成员明显有些不明白情况,虽然梁珊下车的时候已经说了是以私人身份来参加朋友婚宴的,可那些官油子听了以后却更加起劲了,下子都跟了上来。

  梁珊与陈红梅的到来还只是个开头,随后文熙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孟艳清的到来再次掀起了轮小高嘲,在场的不少人都开始掏出电话猛拨,将这里的情形传播出去,随后临近开席的时候,贺客不但没有减少,还有愈来愈多的趋势。

  最郁闷的恐怕要算电视二台的台长以及陈肃与曹明瑛的几个领导了,陈红梅与梁珊虽然职位耀眼,但对于他们的影响却不大,最多就是以为陈肃或者是曹明瑛有着非常不错的人脉关系,但孟艳清的到来就让他们非常的尴尬了,那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句话就能影响他们屁股下的椅子的,若是被惦记上了,前途可就有些悬乎了。

  因此,接下来的情形可就越来越诡异了,让站在大厅门口迎接的陈肃晕头转向的,都不知道脑筋里面有几根弦了,宴会现场也有了些微的混乱,幸亏陈红梅经验老道,安排市委办公室的主任帮忙招呼,随后又亲自过问安排席次,这才将场面稳住,没有让鲁嫱等人坐蜡。

  陈子华是开席前几分钟才赶到的,本来今天是不打算过来了,不过因为汽车城的事情有了变化,他不得不来安排下,索性就赶了过来,因为是临时起意,所以飞机就没有正好赶点的班次,下飞机的时候就已经快中午了。

  若非赴宴的人忽然增加,导致开席时间晚了阵子,陈子华恐怕就赶不上婚宴了。

  在酒席上看到梁珊与孟艳清等人,陈子华还是非常意外的,他来参加曹明瑛的婚宴实际上非常仓促,基本上算是临时起意,梁珊等人根本不可能预知他会前来,所以看到梁珊与孟艳清的时候,陈子华还有些愕然,不过当他发现梁小冰也在座时,便隐约有些明白了。

  出发前梁小冰恰好打电话给他,当时比较匆忙,便告诉梁小冰他要赶飞机,有事的话等他到了关西再说,虽然没有提及要参加曹明瑛婚礼的事儿,但以梁小冰的聪慧,联系到曹明瑛的紫金卡,不难猜出他今天的行程安排。

  笑着坐下来,陈子华先对梁珊道:“梁书记,恭喜啦”

  梁珊闻言愕,道:“我有喜事要恭贺么?”

  新书:步步登高,书号1992607,欢迎欣赏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760章小算盘

  第760章小算盘

  就在陈子华从韩冰尘那儿离开的当晚,潘邵晖的电话就打到他的手机上了。

  仍旧在天下会所的小宴会厅,两人把盏言欢,从潘邵晖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陈子华便暗自猜测,是不是大老板有什么指示了。

  潘邵晖坐下没多久便忍不住先提起汽车城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陈子华笑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这都快半个月了,你不会还没有结果吧。”

  潘邵晖苦笑了声,道:“还真让你猜着了,”顿了顿才续道:“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又担心你有什么想法,所以就约你出来聊聊。”

  陈子华瞥了潘邵晖眼,道:“我能有什么想法?不管放到哪儿,还不都是样赚钱啊。”

  对于潘邵晖的话,陈子华并没有相信,半个月的时间都找不到机会跟大老板谈,这话放在今晚之前,陈子华说不定就信了,但与韩冰尘交流过之后,他已经明白其中复杂的利益纠葛了,潘邵晖肯定是没有从大老板那里得到确切的答案,又不愿意说实话,才会如此推托。

  果然,本来脸色还不错的潘邵晖,闻言之后皱起了眉头,道:“真的打算在海外成立新的动力研究所?”

  陈子华道:“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不是上次跟你说过了么,做生意,自然要按照做生意的规矩来,总不能上赶着让人欺负吧。”

  潘邵晖听着陈子华的话心里极为别扭,他不是没找到机会请示大老板,而是朱书记的回答模棱两可,并没有很明确的方案,但有点是肯定的,假若光能电机的性能真的非常卓越的话,能够替代传统的能源结构,那么这样先进的科技技术就不能任其拿到国外去。

  磨蹭了这么久才找陈子华,潘邵晖就是考虑到没办法跟陈子华谈,他也想明白了,朱书记的意思还是想让他做做陈子华的思想工作,最好能把这项技术捐献出来,起码让国家少付些代价,当然了,底线就是不能让这项技术跑到国外。

  朱书记最早是干经济工作的,专业也是正儿八经的工科科班出身,对于陈子华所说的光能电机其实并不怎么相信,光能科技公司掌握在国家手里,里面聚集了国家各方面最顶尖的科学家,几年下来也没有什么进展,凭什么陈子华个私人的企业的小实验室就行?

  对于光能电机的可行性,朱书记是召集相关的专家教授咨询过的,结论很不乐观,也就是说,陈子华所说的光能电机极有可能就是子虚乌有出来的,但这种结论却不可能从朱书记那里传出来,更不会成为驳斥潘邵晖的论据,所以才会有模棱两可的答复。

  这些情形潘邵晖不可能知道,陈子华就更不用说了,但却不妨碍两人作出类似的判断,那就是国家其实对于这项科技并不怎么重视,最起码还没有达到他们所理解的那种程度。

  潘邵晖不懂科技,可他懂人,对于陈子华更是有着难以置信的信任,从陈子华说起光能电机开始,他就丝毫也没有怀疑过,但他却无法左右朱书记的决定和看法。

  沉默了阵之后,潘邵晖端起酒杯灌了下去,吁了口气道:“决定了?”

  陈子华笑了笑,道:“嗯,决定了,动力研究所无论如何都要组建的。”

  潘邵晖叹息了声,道:“放到香港也不错,总比外国要强得多,而且以倩华公司的能量,也不怕会有人会起什么歪心思。”顿了顿才接道:“打算什么时候正式成立啊?”

  陈子华道:“这个还在筹备之中,研究所嘛,也不涉及什么问题,不过就是个仪式罢了。”

  潘邵晖却听出了不同:“仅仅只是科研机构?”

  陈子华笑道:“难道还有其他的?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潘邵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生产厂家呢?打算放在什么地方?”

  陈子华摇摇头:“还没有决定好,想等等再说,还有不少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潘邵晖松了口气,总算没有输得干二净,原本他已经放弃劝说陈子华将光能电机的项目放在国内了,此时听说还有机会,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却也莫名其妙的涌起丝担忧。

  琢磨了会儿,潘邵晖还是开口道:“光能电机的这个项目,将来势必会成为比现在的电信石油铁路等行业还要恐怖的垄断集团,有些事情却是要未雨绸缪了,如果你最好还是与韩副总理或者李书记沟通下。”

  陈子华闻言怔,却是有些明白,潘邵晖这是真正在为他考虑了,而且还隐隐为他指出了另立山头的意思,这个却是陈子华暂时还做不到也没办法去做的事情,他的根基实在是微不足道,若没有李家这个庞然大物,也根本就走不到今天的位置,更不要说另立山头了。

  但潘邵晖的话却在陈子华此时的心底埋下了颗种子,总有天会生根发芽。

  心思微转,陈子华却是没有将已经见过韩冰尘的事情跟潘邵晖说,虽然说这事儿隐瞒不了几天,但却会让潘邵晖生出错觉,认为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