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过林家的老人走得太早了些,第二代的继承人却又没有太过出色的,虽然重要位置上的人不少,但内部的矛盾却更多,当年林安东远走大西北,到文熙市去挂职,实际上就是被发配过去的。

  有道是树挪死人挪活,林安东情绪低沉的远走西北,却不料机缘巧合的碰上好时机,抓住了机遇,青云直上,很快便以旁支的身份在林家核心层站住了脚跟,等到他在国家计委担任副主任的时候,林家内部,也在他身边形成了个圈子。

  如今担任了关西省委书记,而且顺利进入中委,在林家的份量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比如他的另个堂兄林远东,便因为他的原因前往安东省任职,可惜想要追上林安东的步伐,已经不大可能了,在决定林安东命运最重要的几年当中,陈子华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所以,林安东始终都非常的看重陈子华,甚至在韩冰尘之前就想到了联姻的手段,打算把外甥女梁小冰嫁给陈子华,可惜所托非人,被充当媒人的曾华临阵换将,让韩冰尘给截胡了,把李倩蓉嫁给了陈子华,这十几年下来,让林安东不知后悔了多少回。

  林安东是个党员,按说应该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可实际上他却非常相信命运,对于玄学极为热衷,否则也不会在刚到文熙市履任的时候,便带着几个人跑到鸟不拉屎的说经台找人算命,还真让他收获了个陈子华,从那之后,他直都认为,陈子华是他命中的福星贵人。

  种种巧合,让林安东始终都与陈子华保持了极好的关系,也因为陈子华的缘故,在林家实力越来越强的林安东,所代表的那支林系势力,与李家也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说,两家的合作,是因为有陈子华的存在。

  许泽华的情形就要被动的多,从开始因为女儿的缘故帮助陈子华,到陈子华拥有李家背景之后,又渐渐通过他靠向李家,最终成为李家阵营中的支力量,实则还是依靠陈子华的关系,而李家也同样受益不浅,硬生生将触角渗入安东,与邢云峰也形成同盟。

  端起茶杯灌了杯茶下去,陈子华舒了口气的同时却也微微怔,原来许泽华这里泡的茶居然也是他送的雷仙茶,略寻思便渐渐有些明白过来,肯定是许泽华这里漏了马脚,让林安东察觉到自己不完全是把雷仙茶都送给了他,所以今天才在自己面前唱那出。

  看来以后送礼也得分开送了,不能都送同样的礼品,以前他还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今天倒是让他长了见识,心里不禁又开始琢磨起到哪儿去搞些够档次有情趣又不显眼的礼品来,东西要既能体现出心意又不能让人觉得价值太高,还要够档次,确实很费脑细胞。

  “我刚见过林书记了,”陈子华抛开心里的怨念,开始说起正事儿,今天的行程说起来还真有些紧张,晚上能不能成行还真不好说,“许叔的行动还是及时,听说省纪委已经有动作了。”方才在林安东那边得到的消息,他马上就显摆了出来。

  “不急不行呐,”许泽华笑了起来,“有你这个小家伙在后面催着,许叔想不快点儿都不行啊。”想起自己刚履任,陈子华便派人送来的那些材料,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还真别说,拿着那些东西去找林安东,果然不费吹灰之力便获得了支持,书记碰头会很快就定下了章程。

  陈子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次的事情虽说是借了林安东这个省委书记的势,却也给人留下怕马溜须的嫌疑,自己做得还是有些急躁了,但也总算达到了目的不是,而且还落下来了林安东的人情,自己也在关西这边提拔了不少的人手。

  许泽华也是品了口雷仙茶,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道:“这是最后的点雷仙茶了,今年你拿来的那些茶叶被林书记给打土豪了。”

  陈子华闻言暗自苦笑,就知道是这样,可惜雷仙茶就那么点儿产量,自己也没本事变出更多的茶叶来,幸亏知晓这茶叶真实出处的人不多,否则哪有自己的份儿。

  见陈子华不接话,许泽华便知道这玩意儿可能真像自己听说的那样,年也不见得能产几两出来,心里不禁暗暗有些后悔,那天给林安东显摆了下,结果连茶叶罐子都被林安东给揣到兜里去了,不过转念想,却也觉得物有所值,普通的东西也未必入得了林安东的眼。

  “省纪委与检察院联合组成的调查小组已经去陇东了,”许泽华咂摸了下嘴,放下茶杯,接道:“有你提供的那些东西,调查小组的工作量会很小,估摸用不了几天就会有结果了,书记碰头会上已经定下来,卓欣然和杨文生暂时停职,由市委梁书记兼管几天。”

  梁珊这个人无论是许泽华还是林安东,都有着极深的印象,最早的时候就是蓝山县的县委书记,与陈子华曾经多次合作搭班子,能力还是非常强的,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所以用起来都很放心,按照现在的势头来看,仕途潜力还是很不错的。

  “林书记征询过有关陇东市继任市长的人选,”许泽华顿了顿接道,“孙亚华应该问题不大,还有,何云凤的工作也已经定下来了,就到商务厅担任常务副厅长。”许泽华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不禁露出丝笑容。

  “常务副厅长?”陈子华闻言还是有些诧异,这可是他曾经坐过的位置,厅长可是位分管副省长兼任的,常务副厅长等于就是实职正厅了,这个人名却是有些出乎预料,不过略转念便有些明白,肯定是因为许泽华支持的缘故。

  许泽华坐上代省长的位置后,工作明显地比以前更加忙碌了,陈子华不好过分的打扰,坐了阵之后便告辞了,临别时看到许泽华的神色有几分迟疑,他便猜到可能要问及许若兰的事情,连忙打了个岔,匆匆的离开了省政府。

  念及许若兰,陈子华便有些头疼,但时也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只好先装鸵鸟了。

  到飞机场的时候,曹明瑛已经与未婚夫起赶过来相送了,听说陈子华要回京,怕五没法赶来参加婚礼,所以想先过来恭贺下,曹明瑛很干脆的请了假,与未婚夫起到机场相送,并没有让陈子华去单位。

  曹明瑛的未婚夫姓陈,叫陈肃,是市电视二台的名主编,还是副处级的公务员,年龄倒是出乎陈子华的预料,才二十八,比曹明瑛还小着两岁,不过看上去挺沉稳的,听说与曹明瑛已经谈了很久了,只是最近才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随后便突飞猛进,谈婚论嫁了。

  看到陈子华的第眼,陈肃便有些惊讶,他也算是体制内的人了,自然认识那辆特殊车牌的所代表的身份和地位,更惊异于陈子华的气派,忍不住低声问曹明瑛:“你同学是官二代吗?”之前他似乎并没有听过曹明瑛说起有这么位男同学。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756章破局

  第756章破局

  望着消失在云层中的飞机,曹明瑛禁不住暗自叹了口气。

  陈肃直都陪在曹明瑛身边,对于未婚妻的这个神秘的男同学,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绝对不是押酸吃醋,面对陈子华的时候,他也兴不起吃醋的念头。

  曹明瑛心情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吟吟的对陈肃道:“走吧,站了这么久,都快累死了”

  陈肃微微愕,道:“我看你精神着呢,哪有丝累着的样子。”

  曹明瑛咯咯笑,“怎么,吃醋了?放心吧,人家还看不上你老婆。”

  陈肃撇了撇嘴,道:“口是心非那张紫金卡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得起的。”

  曹明瑛翻个卫生眼,嗔道:“跟你说也不明白,先回家吧,”顿了顿又道:“嗯,晚上就去试试这张卡好不好用。”文熙市就在高新技术开发区的跟前,自然是香雪海优先发展分店的首选,市里面就有家香雪海的美容店,不过普通人只能望门止步。

  陈肃也是摇了摇头,认识曹明瑛也六七年了,对这个未婚妻还是非常了解的,知道她没有别的心思,不过对于陈子华,陈肃心里很是好奇,初见面时嘀咕了句官二代,结果被曹明瑛瞪了眼,这会儿陈子华乘飞机走了,他又想起心中的疑问。

  车子驶出机场,陈肃瞥了眼正在把玩紫金卡的未婚妻,装作不在意的问道:“以前听你说有个上军校后来当了军官的男同学,似乎不是姓陈吧?”

  曹明瑛的交往圈子陈肃差不多了解些,知道她有个当军官的男同学是官二代,父亲就是文熙市的常委,军分区的政委,以前也曾经留意过,但从来没见过那个男同学,今天见到陈子华的车牌时,开始还以为是那个官二代,不过知道名字后才知道误会了。

  陈肃却对陈子华更加好奇了,他是在体制中混的人,深知人脉关系的重要性,尤其是拥有强硬背景的时候,他原先是在市政府的宣传部门工作,七拐八弯的混到今天的位置,也不知道使了多少的银子,用了多少的关系。

  混体制的人,谁不想进步啊,何况年富力强的陈肃,未婚妻有这样的关系,他自然要想方设法的抓住,那个父亲是军分区政委的男同学没有见到,但今天这个看起来似乎更牛叉,光是那副车牌,就不是普通人能使用得了的。

  曹明瑛却对陈肃的反应有些迟钝,随口道:“你说的是杨剑心,他爸是文熙军分区的政委,估计快要退休咯,”她也是那次中学同学会之后才与陈子华等人有了联络,与杨剑心等人虽然联络直未曾中断,关系却反而不如与陈子华这么近。

  陈肃见曹明瑛说了句之后便不再开口,对陈子华提都没提,心里便有几分瘙痒难耐,忍不住问道:“你今天这个同学是做什么的?”方才曹明瑛才向他介绍了陈子华,以前倒是从来也没有提说过,但也仅限于名字,其余的句也没有。

  曹明瑛随口道:“还能是做什么的,当官的呗,”说完了才恍然回过神来,扭头看了陈肃眼,道:“原来你是对这个感兴趣啊,是不是也想进步呐?早说啊。”

  陈肃闻言忍不住阵无言,良久才道:“早说也得游泳啊,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这个同学是做啥的呢,不过他那副车牌倒是不简单,哪怕是坐别人的车子,关系也都很牛叉了。”

  曹明瑛道:“那是人家自己的车好不好,经常见他开着的。”

  陈肃开着车,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未婚妻了。

  曹明瑛琢磨了会儿才道:“你能不能进步,好像得市委宣传部说了算吧?”她对于体制内的升迁情形不大理解,也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进电视二台的时候,就是陈子华的关系,他跟市委宣传部的赵部长很熟,打了个招呼就成了。”

  陈肃忍不住翻了翻眼睛,心里阵汗颜,“有这么硬的关系,你当什么主持人啊,干什么不比这个强,”顿了顿才醒悟道:“赵部长早就不在文熙市了,现在是省委宣传部的常务副部长,比以前更厉害了。”他是做新闻工作的,又在体制内,所以对这些情况很熟悉。

  曹明瑛却没想那么多,续道:“现在的宣传部长也行啊,听说是陈子华以前的部下呢。”

  陈肃被曹明瑛的话给震到了:“孟部长?”

  曹明瑛道:“是啊,孟部长以前是蓝山县的宣传部长,那时候陈子华已经是蓝山县的县委书记了,”她并不清楚那时候的陈子华其实还只是县委副书记,职务比孟艳清高点,但级别却是样的,所以那个老部下的说法并不准确。

  陈肃却不知道详情,十几年前,他还是个学生呢,“那陈子华现在是在哪儿任职?”他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曹明瑛了,依照曹明瑛的情形来推断,陈子华的年龄也就三十左右,像曹明瑛说的情形,似乎根本就不大可能。

  曹明瑛道:“在中纪委呢。”陈子华的详细工作情况曹明瑛并不是很清楚,便是鲁嫱,也只知道陈子华的大概工作单位,不像以前陈子华就在省内,她们几乎啥都知道。

  陈肃不禁有些懊悔:“咱们结婚的时候,陈子华是不是来不了啦?”

  这个倒是听曹明瑛先前说过,陈子华就是怕五的时候没时间,所以才在今天提前把礼品给曹明瑛了,陈肃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似的。

  曹明瑛摇摇头:“谁知道呢,到时候还有度假山庄也要开业,鲁嫱说过,陈子华要找人给度假山庄剪彩的。”心里却在盘算,晚上去香雪海的美容店,打算先做个什么美容项目。

  陈肃闻言却是精神振,或许自己还有机会呢,青岚峪的度假山庄,先前他还不怎么看好这个项目,觉得鲁嫱等人是钱多得没地方扔了,居然往山沟里面扔,现在看来似乎并不简单嘛,要是有官场的人支持,想不发财都难啊。

  不说陈肃心潮起伏的盘算着升官发财的事情,陈子华与林月虹走出机场时,李静恩已经驾车等着了,前几天她专门去办理陈琦的签证,又安排人直接将陈琦母子送到瑞士,剩下的手续都有专业的人士办理,倒是不用她多费神了。

  刚上车陈子华便问道:“事情还顺利吧?”

  李静恩边开车边应了声,道:“都很顺利,已经跟陶小姐那边交接好了。”

  陈琦送到瑞士之后会暂时放在陶虹身边,陈子华为此还专门打了个电话过去。

  轻轻松了口气,陈子华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对陈红梅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来陈琦孤身去瑞士,对陈红梅来说也非常不好受吧,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些?陈子华心里说不出的矛盾。

  女人倒是不少,可能跟在身边的却没几个,连妻子李倩蓉都带着孩子去香港发展了,陈子华有时候也在想,自己选的这条路是不是正确,这个官,做得未免也太累了点儿。

  林月虹非常体贴的靠过来,将陈子华的头部移到自己的胸前,让男人的头枕在自己丰盈的胸脯上,双手有节奏的揉捏起来,从后视镜里面观察到陈子华慢慢睡着了的李静恩,也不知不觉中降低了车速,把车窗玻璃全部升了起来,又打开空调。

  车子离开主干道,缓缓的驶入条偏僻的岔道上,最后在条河岸边停了下来。

  陈子华醒过来的时候,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不知不觉中,居然就在车上睡了晚上,林月虹抱着他的脑袋,就这么别扭的充当了晚上枕头,而李静恩则在外面值守了夜。

  站在河岸边深深的吸了口潮湿的空气,陈子华的心情莫名的好转过来,伸了个懒腰,转身对李静恩道:“走吧,先回酒店再说。”

  或许是潜意识当中不想长期留在京城工作,陈子华始终都没有重新置办房屋,哪怕他心里明白,此时随意买套房子,几年后都会赚上大笔,但他却仍然没有在京城置房购屋的打算,不管是办公还是居住,都暂时在七彩虹大酒店的副楼。

  歇了天,陈子华做了些准备,然后打电话给潘邵晖,约他见上面。

  潘邵晖如今是中央办公厅的主任,中央书记处的书记,还是中央委员,所以并不像当初呆在老首长身边那么清闲,几乎随时都能抽出时间来,现在必须提前打招呼,看他的工作安排,有时连晚上都未必有能抽出时间。

  陈子华的运气不错,接到电话,潘邵晖非常痛快的应承下来,两人约好晚上在天下会所见面,并没有再去以前经常聚会的那个特勤的小酒馆,如今那个小酒馆几乎成了陈子华的私人地盘,尽管心里不是很愿意,但他接手的特勤事务却是越来越多。

  天下会所实际上就是以前地下钱庄的那个旧址,重新装修之后,这里比起以前更加富丽堂皇,而且占地面积也有所扩张,但环境却较原来幽静了很多,也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娱乐项目了,尤其是赌博和女色,已经被彻底取消了。

  会所的客人群体也与从前有了极大的不同,如今天下会所的顾客群体却是以女性为主,男性则大多都是些身价不菲的权贵或者富豪,因为天下会所如今最有名的是养生健身项目,尤其是美肤塑体,简直神乎其神,还有就是些成功人士的聚会了。

  主楼顶层的小型宴会厅,陈子华与潘邵晖坐在透明的玻璃圆桌旁,对面是通透的水晶玻璃墙,透过墙壁,可以随意的欣赏到外面的湖光山色,这面墙还可以当做大屏幕使用。

  潘邵晖把玩着手里的水晶杯子,笑吟吟的问道:“今天算是私事儿还是公事儿?”

  陈子华不在意的笑了笑,道:“亦公亦私吧,是关于投建汽车城的。”

  潘邵晖微微怔了下,随即苦笑道:“这事儿可不是我过问的,你找错对象了。”

  陈子华摇摇头,道:“你先听我说完了再表态,若是觉得不合适,我直接去见大老板也可以。”他心里隐约明白,因为光能科技公司的事情,潘邵晖不好意思再跟自己谈类似的事情,所以才会有朱元华去找自己的那趟来。

  潘邵晖没有坚拒,朱元华去找陈子华的经过,他是知道的,也预计到了陈子华可能有的几种反应措施,但惟独没想到陈子华会绕个弯又找到他的头上来,这件事背后的原因其实很复杂,不管是他或者是朱元华,都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陈子华能过来找潘邵晖,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就像他那天与冯雅君说的那样,雅华国际不可能把所有的市场都做完,仅仅做光能电机这项,就足够了,将更多的项目分出去,才能更有利于的自己的发展,减少自己的发展阻力。

  但他也不愿意处处受人掣肘,光能科技的前车之鉴不能不让他警惕,些必要的自保措施却还是要有的,所以,他已经让李倩蓉在香港成立工程技术中心,专门从事光能电机系统的研发和制造,实际上就是可以自动反复充能的高能电池。

  这个工程中心成立之后,金丝峡的实验室就会分离出来部分,将相关的光能研究以及材料研究的部分划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