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哦”了声,道:“难怪从省城过来的新高速公路,都是通到东河区,然后才与市区的迎宾大道连到起,看来是早有打算了。”

  陈子华笑了笑,他刚当上代书记的时候,就开始有了这方面的想法。很难想个脏乱差的城市会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小处见大,连最基本的市容市貌都搞不好,从何而谈管理这么大个城市?所以,他很快就提拔重用了当时受排挤的钱安祥。

  所有的这些规划整理实际上都是出自钱安祥的手笔,他不过是小小的支持了把而已。

  没想到钱安祥的能力还真没得说,这才仅仅半年时间,就已经初见成效。

  指了指街边的家小餐馆,李倩蓉道:“哎,什么时候这儿开了家米皮店?”

  陈子华侧头看,果然,路边不远处有家新开的小餐馆,门脸儿不大,窄窄的入口,门侧从上到下挂着方牌子,不过最醒目的却还是二楼窗口挂的方横额,看到横额上的三个字,陈子华脸上露出丝笑容来,真味居,竟然是蓝山县的那家真味居的牌子。

  李倩蓉道:“进吧?”

  自从到南方工作之后,陈子华已经极少有机会吃到家乡的凉皮了,想必李倩蓉也是样,虽然在蓝山呆的机会不是很多,但在关西几年,李倩蓉多少还是养成了些当地人的饮食习惯,这个米皮,就是她最喜欢吃的当地小吃之。

  陈子华也是心思微动,有心看看这个真味居是不是蓝山县的那家真味居,何况大热天的。吃这个正好,方才看到牌子的时候,他就已经舌口生津了。

  小餐馆的门脸儿虽然很小,只有个类似过道样的门口和小半间门面的大橱窗,里面却不小,足足有将近百几十个平方的营业面积,厨房还在更里面,而且还是上下两层,看楼梯口的提示,二楼布置的都是小包厢,看这个小餐馆下的本钱还真不少。

  家三口也没想着去小包厢躲清静,本来就是上街看热闹来的,所以就在楼靠墙的角落选了张空着的桌子坐下,陈子华正打算把女儿递给李倩蓉,然后自己去点菜,却见个穿着白色围裙的十六七岁小姑娘已经迎了过来,轻巧的道:“您两位点什么菜?”

  说着话,小姑娘已经非常熟练的摆好茶盅,将壶茶水放在桌面上,显然已经干这行很久了,目光盈盈的望着陈子华和李倩蓉,不时偷偷的打量下陈子华怀里扭来扭曲的小丫头。

  陈子华已经从小姑娘的口音里面听出家乡的余音,虽然听起来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但毕竟带着丝关西的方言味儿,外人未必能辨别出来,关西当地人却是听就能明白,不禁笑着用关西方言道:“大小两晚皮子,有黄酒的话,再来斛吧。”

  小姑娘闻言先是怔,随即露出脸的喜色:“您是关西人?我还是第次碰到乡党呢,”口音已经转换成关西方言,小姑娘有些欢快的笑了起来:“您等等,我马上给您端过来。”

  李倩蓉望着满脸笑容的陈子华,道:“你咋知道她是咱们那里的人?”

  陈子华笑道:“有咱们那里的乡音。还不容易分辨啊,等会儿问问,八成是蓝山人。”

  不大工夫,小姑娘便端了两碗凉皮过来,身后还跟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手里提着个大锡壶,满面笑容的迎过来道:“真是稀客呐,来龙溪这么久,还是第次碰到咱们关西乡党来吃饭,这是从家乡带过来的黄酒,兄弟来尝尝。”

  陈子华笑着应了,接过男子递过来的酒碗,端起来仰而尽,然后咂摸了下嘴唇,笑问道:“这些酒带过来不容易吧?”当年在蓝山任职的时候,他还曾经专门研究过,这种秕谷酿造的黄酒有个毛病,不能颠簸,否则长途运输,肯定变味儿。

  男子笑了起来,道:“原来是不好带,不过现在容易多了,但还是没法子大量携带,我正准备在这边就地酿造些,就是不知道龙溪的人是不是能喝的惯。”

  李倩蓉在旁边问道:“你们是蓝山人?”

  这会儿功夫,因为两人直都是用的方言说话,李倩蓉多少也分辨出了点儿。

  男子道:“是啊,还没问,兄弟是咱们那边啥地方的?”

  陈子华呵呵笑,道:“我们是陈家坪人。”

  男子愕,道:“还真是巧了,咱们这回算是正儿八经的乡里乡亲了,兄弟看到我门前挂的牌子了吧,就是咱们县城饮食街的真味居呢。”

  陈子华闻言道:“我就是看到真味居的牌子才进来的,对了,薛老板是你什么人?”

  男子道:“你认识我爹?”顿了顿才接道:“我叫薛治,家中排行老三。你说的薛老板,就是我老子,”说到这儿,薛治转过头对方才的小姑娘道:“进去弄几个凉菜,再打两斛酒过来!”显然,能在这儿遇到乡党,薛治也是非常的高兴。

  陈子华也不阻拦,正好可以趁机跟这个乡党聊聊,李倩蓉也觉得今天很巧合,随便上街转转居然就碰到老乡了,伸手从陈子华怀里接过女儿,好方便陈子华与薛治喝酒。

  薛治给两人的酒碗倒满了透亮的淡红色黄酒,清亮清亮的,宛若琥珀般,光是闻上闻,便中人欲醉,香味儿弥漫,深深的吸了口气,两人端起酒碗起干了,抹了把嘴,薛治道:“还没问大兄弟名字呢,大兄弟是在龙溪工作还是来龙溪旅游的?”

  陈子华微微笑,道:“我姓陈,这是我媳妇儿和女儿,在这边上班呢。”他没说自己的名字,既然薛治是蓝山来的,说不准就知道他这么号人,说出来反而不好,索性岔开了话题,问道:“那是你女儿吧?这么没去上学?”

  薛治看了眼送酒过来的小姑娘,叹了口气,道:“怎么没上学?今天唉,今天没去,所以在店里帮忙,说起孩子上学,这龙溪的学校还真黑!”被陈子华这么打岔,薛治也忘了问陈子华的名字了。

  陈子华愣了下,道:“怎么黑了?哦,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吧?”

  薛治苦笑道:“不是周末,是这么回事儿,丫头今天上初三,在市三中上学。”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五百四十三章闲聊

  第五百四十三章闲聊

  薛治是真味居薛老板家的老三。今年三十九岁,却已经有四个孩子了,无例外都是女儿,之所以跑到龙溪来,却还是为了逃避计划生育,因为他的老婆又怀上身子了,只是这次,为了稳妥,专门找熟人做了b超,应该是个男孩。

  所以,到了龙溪之后,便盘下这个门面房,做起了家里的老营生,卖米皮。

  四个女儿,大女儿跟着来了龙溪,就是方才在店里临时充当服务员的那个小姑娘,今年才十五岁,不过因为长年随着父母东躲西藏的,帮着做生意,身体条件还不错,看上去比同龄人要大上那么两岁。也般的同龄人成熟得多。

  二女儿才上初,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三女儿十岁,正在读小学,在外婆家寄养,小女儿才七岁,也被薛治两口子带在身边,目前就在附近的小学读书,两口子总算有这门手艺在身,倒是不怎么发愁生活,家里也算有些积蓄,能帮衬些。

  薛治的大女儿在龙溪市三中读书,也是春节后才转过来,马上就要面临初中升高中的毕业考试了,要说这个时候功课应该非常紧张才是,没想到今天却在家里帮着卖凉皮。

  几碗酒下肚,薛治也敞开了话头儿,跟陈子华聊了起来,此时还不是用饭的高峰期,他们这家小餐馆又是比较独特的地方小吃,因此顾客并不多,也不用薛治亲自坐镇柜台抓皮子卖,店里自然有随他起过来的亲戚帮忙。

  放下酒碗,薛治夹了粒花生豆扔进嘴里,道:“我家大丫头在市三中读书,这三中是公家的学校吧?来的时候收各种学杂费自不必说,怎么还弄出个借读费来。好像我们是外国人似的,真要是外国人,恐怕反而还不用缴费了。”

  陈子华闻言阵苦笑,这种弊病各地普遍存在,按说是不应该收所谓的借读费建校费等等各种名目的费用的,但走正规渠道的话,政府运作成本会增高许多,反而不如这种手段更加有效,所以只能让异地读书的学生自己承担其中的费用,这也是个愿打愿挨的事情。

  薛治又跟陈子华碰了碗酒,道:“开学的时候,基本上各种费用都收了个遍,等正式上课了,谁知道还要经常缴纳许多莫名其妙的费用,比如说这补课费吧,正常上课时间,经常有老师请假,让学生自习,等到自习的时候,老师又来上课,说成是补课。这就有理由收补课费了,周末下午不排课,但却要上课,也变成了补课,总之,名目繁多。”

  陈子华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还真没办法说理,回想自己读书的时候,巴不得老师多上几节课,哪有嫌弃补课的?不过认真回想了下,貌似那时候从来就没听说过收补课费,陈子华甚至记得,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家里没钱,有次连课本费都是班主任给垫付的。

  这瞬间,竟然让陈子华忽然想起很多早已遗忘的陈年旧事,当年那个给自己垫付书费的班主任,他已经有很多年不曾见过了,也不知道那个老师现在如何了,陈子华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无意间疏忽了很多事情。

  轻轻叹了口气,陈子华忍不住道:“我上学的时候,好像也没少补过课吧,但那个时候的怎么就没听说过收补课费呢?”其实不光是小学,他读中学的时候也是如此。

  薛治却道:“要不咋说现在的老师越来越钻到钱眼里面去了呢,随随便便弄套学习资料,就能明目张胆的收次钱,给你举个例子吧,邮电局门口摆的那个书摊你知道吧?”见陈子华点了点头。薛治便接道:“书摊老板是我这个店的房东,姓赵。”

  夹了几粒花生米,薛治嚼了嚼,又泯了口酒,道:“小赵从省城东八路书市进了套课外辅导书,然后自己到学校去推销,书的定价是每本二十八块,推销给学校老师是每本十八块钱,老师要求每个学生都要缴钱购买,当然了,卖给学生是书的定价,老师从中赚取每本书十块钱的差价,市三中初中毕业班有四百多学生,门课就是四千块收入。”

  陈子华还真没接触过这行,闻言愣,道:“这么算来,每门课本书,六门课下来就能赚取两万多块?”

  薛治道:“岂止呐,学期下来,那门课不推荐个几本辅导材料?这还不算自己印刷的。”

  陈子华摇摇头道:“这么说,学校岂不是成了些人的敛财工具了。”

  薛治这才道:“今天吧,大丫头又回来要钱,说是老师发了三套试卷。说是要交钱买卷子,套试卷十块钱,顺便把卷子都带回来了,你猜猜,这卷子有多少?”还不等陈子华开口,薛治便骂了句:“真他黑,八开纸张的卷子印两面就算是套,三张纸就收三十块钱,这卷子还是学校老师自己出的试题,这不是讹钱是什么?”

  陈子华眉头忍不住皱:“哪有这样收学生钱的?就是拿去复印,张卷子也用不了块钱吧?”这哪里是给学生搞学习资料。分明就是变着法儿的敛财了。

  薛治叹了口气道:“要不我生的哪门子闲气?唉,最后这钱还是得交,等会儿就让丫头去学校,马上就要中考了,还指望丫头能考个好成绩,最好能到华坪县的翠湖中学上高中。”

  翠湖经过年多的基建,大学园区虽然还没有建成,但中小学却已经非常完备,在几次全市范围内的竞赛当中,屡屡都有不俗的表现,如今已经俨然成为龙溪市最耀眼的重点学校了,省市教育系统都先后授予了翠湖中小学重点学校的名誉。

  当然了,翠湖中小学能取得这系列的名誉,除了确实的成绩之外,还跟学校的背景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方面有雅华国际公司这个外资企业,公司的子弟都在这个学校读书,还聘请了不少外籍教师,另方面,这所学校最初面对的招生对象也主要是那些灾民。

  还有,学校的校长是省委组织部长邬语雯的丈夫,董事会主席是黄秀梅,也有着极深的背景,更不要说暗中还有陈子华这个市委书记的支持,雅华国际如今是龙溪最重要的投资商之,市里的很多优惠政策都在向雅华国际倾斜,授予学校几个名誉,不过是轻而易举。

  之所以会吸引更多优秀的学生前往翠湖中学,除了学校已经拥有的名誉之外,还有个众所称道的地方,翠湖中小学的各种费用都非常的低,几乎到了免费的地步,但学校招收学生却有着比较严格的限定,首先是面对当初从三水镇和二郎乡灾区搬迁过去的灾民。

  还有就是雅华国际公司的子弟,还有与该公司有协议的几个单位的职工子弟,而对于其他学生来说,就需要考试成绩了。翠湖中学会从每年的全市统升学考试当中,招收成绩优异的学生,只要进了翠湖中学,基本上是不用再缴纳什么费用了。

  陈子华自然了解这些政策,这也是学校初创才想出来的招生路数,薛治能有这样的想法点儿也不奇怪,琢磨了下,陈子华问道:“孩子学习成绩怎么样?”

  薛治道:“考个重点高中没问题,要不是丫头学习成绩好,早让她回来跟着帮忙了。”

  两人说说笑笑间,将近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临走的时候,陈子华还专门打包了两斤凉皮,又带了斛黄酒。

  回到家,陈子华坐在沙发上琢磨了会儿,从兜里摸出电话拨给家里,方才在真味居闲聊的时候,他就在想着是不是应该打听下自己小学时的那个班主任老师,过去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那个老师过得怎么样。

  接电话的是陈老爸,陈子华问了几句家里的情况之后便道:“爸,咱们镇小学的刘苒筠刘老师现在还在镇上教书没有?”

  陈老爸似乎怔了下才道:“早就不教书啦,呃,你问这个做啥?”

  陈子华道:“没啥,就是问问,那你知道刘老师现在干啥么?”

  陈老爸想了会儿,有些不确定的道:“刘家那丫头,前些年嫁到九凤坡去了,详细啥情形我也不知道,要不,我帮你去问问?”

  陈子华“哦”了声,道:“那你帮我问问,完了打个电话过来。”当年刘苒筠也算是他的启蒙老师,从小学年级到五年级,都是他的班主任,那时候学校老师比较紧张,刘苒筠同时代着语文和算术两门课,那时候,好像才十七八岁的样子。

  尽管这些年过去了,陈子华幕然回首,印象中,似乎刘老师还是当年那个样子。

  轻轻叹了口气,陈子华翻出段恒的电话,想了想,却又打给了办公室主任虞思静,道:“听说市里些学校巧立名目乱收费的情况比较严重,你让督查室下去查查。”虽然文教系统归段恒分管,但这种事情直接问他的话,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还是先通过办公室督查番再说,或许能更有效的解决问题。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五百四十四章惹麻烦

  第五百四十四章惹麻烦

  放下电话,陈老爸轻轻叹息了声。转身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过旱烟锅子,慢条斯理的装起烟叶子来,脸上的神色也有些犹疑,似乎举棋不定,拿不定主意似地。

  陈老妈在边心焦的等了半天,却不见老头子说话,不禁有些焦躁:“到底咋了?是不是子华那边出什么事啦?!”

  陈老爸抬了下眼皮子,道:“出啥事呢,乌鸦嘴,都挺好的。”

  陈老妈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骂道:“你个死老头子,没事你给谁扮色气呐?”

  陈老爸叹息了声道:“子华打听刘家那丫头的事儿呢,你说告不告诉他?”

  陈老妈先是微微怔,随即迟疑了下才道:“嫁到九凤坡的那个?”

  陈老爸“嗯”了声,琢磨了会儿才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陈老脸色也慢慢的有些沉了下来:“说不准,是刘家那丫头给咱们孩子打了电话。”

  陈老爸咂摸了口烟,沉吟道:“不好说呐,那丫头在镇上教过书,子华和陈梅都是她的学生,现在她家里出了那样的事。求告无门,找到子华头上也说得过去,唉,还是帮子华打听下吧,该怎么做,让孩子自己拿主意。”

  陈老妈也是吁了口气,道:“要不,你给何书记打个电话,也就不用跟子华说了?”

  陈老爸翻了下眼皮子,道:“何书记现在去市里当财政局长了,县里早就不归她管,其他人恐怕份量又不够,再说了,这事儿放到子华那儿也就是个电话的事,咱在家就别添乱了,先给我弄碗饭,完了我自己去趟九凤坡。”

  陈老妈边起身去厨房,边小声道:“老头子,你去不大合适吧?”

  陈老爸眼睛瞪:“有啥不合适的?难道还怕他们九凤坡的人把我给吃了不成!”

  九凤坡与陈家坪样,也是沿山的处村镇,区别是九凤坡不像陈家坪这样完全在深山之中,而是在山根底下,村子里有多半地方都是沿山的冲积平原,但还有整面山坡属于九凤坡,而九凤坡的村名,也是从这片山坡来的。

  九凤坡距离陈家坪不是很远,若非有大山隔着。几乎就是相邻的两个村子样,走小路的话,步行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不过如今陈家坪交通便利,先坐车出山,然后沿环山公路去九凤坡,反而还要省时省力。

  刘苒筠在陈家坪是个相当有名的人,除了相貌出众之外,主要还是她的出身与众不同。

  刘苒筠不是陈家坪人,也不是蓝山县土生土长的人,她到陈家坪的时候,还不到十七岁。

  刘苒筠是与母亲起到陈家坪插队的知青,当年上山下乡,响应国家号召,正在省城读重点高中的刘苒筠毅然放弃学业,到陈家坪插队,支援农村建设,母亲因为不放心女儿,所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