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审视之意:“你从什么地方知道的?”

  陈子华叹了口气,潘邵晖的反问无疑已经透漏出了个非常明确的信息,自己的猜测果然不幸给猜中了。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四百九十七章韩国庆的消息

  第四百九十七章韩国庆的消息

  陈子华提供的消息让潘邵晖很是沉默了阵子。随后便匆匆离开了,临别时告诉了陈子华个特别的事情,韩家的老爷子,李倩蓉的外公,凌晨的时候已经去世了,然后就是等下午的时候他再来接陈子华,让陈子华稍微做点儿思想准备。

  想必这个时候李倩蓉也该得到消息了吧?陈子华黯然叹,韩家老爷子原来的身体如何他并不知道,但这次突然病重住院,在他想来,估摸着与龙溪的事情大有关联才对,别看韩国庆似乎跟家里关系僵硬,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与家里仿佛无关般,实际上,韩国庆这次出事儿,对韩家的影响却是非常的巨大,尤其是以韩家为中心的那些政治集团,受打击最严重。

  陈子华之前已经从李倩蓉那里了解了些韩家最近这段时间的变化,但终究是比较边缘化的表面消息,实际上情形如何,李倩蓉自己也不得而知。何况,因为陈子华的关系,李倩蓉从家里能得到的讯息也是非常有限的,韩家的衰落,会直接影响到李家,李倩蓉也肯定会受到家里些人的压力,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犹豫了阵子之后,陈子华还是到通讯处打了个电话到家里,接电话的是郭姐,陈子华也没多废话,让郭姐喊李倩蓉接电话,李倩蓉刚拿到话筒,陈子华便道:“凌晨的时候外公去世了,你有没有接到家里的电话?”简简单单的句话,里面透楼给李倩蓉的信息却不少。

  李倩蓉稍微琢磨了下才反应过来,声音便有点儿沙哑:“还没有,你没有去家里?”

  陈子华“嗯”了声,道:“可能晚上才有时间。”下午去见首长,估计用不了几分钟,但前面的准备工作却少不了,见面后会有什么特殊安排更不得而知,所以陈子华便是世间估计的充分点儿,应该到晚上的时候就空闲下来才对。

  李倩蓉迟疑了下才道:“那就不要去了,如果家里打电话,我再跟你联系。”

  陈子华想了想,终于叹息了声,道:“晚上办完事我打电话回去。”

  李倩蓉的意思陈子华心里非常清楚。毕竟这次在安东所做的事情对韩家的打击太过严重,家里不可能不清楚其中的些细节,既然外公去世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通知给李倩蓉,那肯定是对陈子华还抱有想法的,所以,没必要上赶着去京城奔丧。

  陈子华知道这是李倩蓉在为他着想,同时,自己目前也确实不可能离开这里去李家,索性就装作不知道好了,何况,若是李援朝夫妇得知李倩蓉和陈子华是别的渠道先知道的消息,说不定会有别的想法,那就弄巧成拙了。

  挂了电话,陈子华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平心静气的坐下,慢慢消磨剩下的半天时间。

  说句心里话,他在龙溪的所作所为究竟对韩李两家产生多大的影响,陈子华并没有什么概念,对于上层涉及到政治集团角力的层面,他根本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更谈不上分析其中的得失利弊了。在他看来,灭掉明月山庄,打掉韩国庆的这种利益集团,不光利国利民,对于韩家也应该是有百利而无害的事情。

  但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似乎自己也太有些想当然了,不说上层角力的最终结果如何,仅仅从眼前得到的各种讯息来看,不管是李家还是韩家,似乎都吃了大亏,而且幕后还有股力量在推波助澜,仿佛要把以韩家为中心的政治团体彻底打散。

  回想起陆愚卿转告给他的消息,陈子华心里不禁有些沉重,他觉得,自己似乎又被人利用了次,尽管只是顺势而为,但这种借力打力的手段,却不是他能够企及的,也不是他这个层次能够使用得了的,想想,单凭轻而易举的放走韩国庆,就不是般人能做到的。

  若非潘邵晖急匆匆的离开,他还真的想问问潘邵晖,韩国庆逃跑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心里直觉,这件事应该与特勤无关,可惜不等他开口,潘邵晖便急匆匆的离开了,以后便是再有机会。估计潘邵晖也不定会告诉他。

  还是自己目前所处的层次太低啊。

  胡思乱想当中,时间过得飞快,午饭后不大功夫,潘邵晖便驱车前来小洋楼,亲自接陈子华去见老首长,此时的潘邵晖,已经重新恢复了风轻云淡的神情,与陈子华也开始有说有笑,不似早上离开时那么心思重重。

  坐在宽敞明亮的红旗轿车里面,陈子华心情还是有点儿紧张,望着前面亲自驾车的潘邵晖,陈子华犹豫着问道:“潘主任,等会儿见首长,应该怎么说?”

  潘邵晖先是怔,随即明白过来,陈子华这是有些紧张了,忍不住笑道:“你又不是没见过首长,上次不是挺好的么,有啥好紧张的,”顿了顿接道:“其实首长也挺平易近人的,没有般人想象中那么严肃,到时候问什么就说什么,没必要想这想哪的。”

  陈子华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也不再去关注潘邵晖开车经过的地方,更不知道自己将去什么地方见老首长,心里却在仔细搜寻曾经的记忆,想找到些可资利用的信息,今天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个重要的机会?或许从此就能走出另番天地。

  红旗车弯弯绕绕,经过好几处关卡,但始终没有停顿,陈子华因为想着心事。又闭着眼睛,所以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连车子停下来了也没有意识到,潘邵晖回过头来看了眼陈子华,脸上露出丝笑容,道:“怎么,睡着了?”

  陈子华霍然醒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

  亦步亦趋的跟着潘邵晖走进间会客室,陈子华都没来得及打量周围的环境,简直就跟乡娃子进城似的,眼睛仿佛都有些不够用,索性低着头,紧盯着潘邵晖的脚后跟,周围啥都不看,精神也尽可能的放松,只有这样,才能显出从容的姿态来。

  潘邵晖指了指会客室的沙发,道:“先坐下等会儿,首长这会儿正在休息。”

  陈子华这次吁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目光在会客室扫了眼,觉得就是间普普通通的办公室,没什么特殊之处,真要说起来,甚至比不上下面些乡镇书记的办公室奢华,比较引人瞩目的只有个超大的文件柜,上面贴满了密密麻麻的标签。

  潘邵晖顺势坐在临窗的办公桌前,外面进来位二十四五岁的女勤务员,身军装,看上去别有番英姿,给两人分别倒了杯白开水放在面前,然后不言不语的又退了出去,脚步轻巧,落地极轻,给陈子华种非常特别却又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端起桌面上的水杯子,轻轻泯了口。潘邵晖道:“这儿可没好茶供你喝,等啥时候去了龙溪,咱们到天香楼喝茶去。”

  陈子华闻言笑,天香楼是龙溪市内很有名的家茶庄,专营茶叶,在龙溪也是独此家别无分号,他虽然没有去品过茶,但却知道这么个去处,不少人都喜欢没事去天香楼喝茶,潘邵晖能知道这么个地方,显然对龙溪也是用了心的。

  脑中随着潘邵晖的话转,登时意识到,这是潘邵晖在暗示他,极有可能要去龙溪趟。

  陈子华微微点了下头,道:“潘主任喜欢喝茶的话,我那里倒是有几样极品茶叶,到时候还请潘主任移驾品尝番。”他自然知道有不少人喜欢杯中之物,平时在这方面也是比较用心,搜罗的茶叶白酒红酒都不少,而且还都是市面上见不到的。

  两人有搭没搭的闲聊了约莫半个多小时之后,潘邵晖才站起身来道:“你在这儿先等会儿,我出。”他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当当的,今天能够专门抽出这么多时间陪着陈子华,已经是非常少见的了,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有事情要跟陈子华谈的缘故。

  陈子华在会客室又等了约莫二十多分钟的样子,潘邵晖方才拿着个文件包进来,郑重其事的放在办公桌上,道:“这里面是给你的资料,拿回去多准备下,具体什么时候会用到,现在还不好说,不过你那边若是能够有好消息,那是最好不过。”

  看了看桌面上的大文件包,陈子华严肃的点头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不用说,这里面应该都是些病例之类的资料,也算是保密度极高的材料了,有关的些细节情况,两人之前早已交待完毕,陈子华自然知道这些东西的重要性,潘邵晖能把这些东西交给他,已经说明了对自己的高度信任。

  潘邵晖点了点头,道:“走吧,首长已经等着了,这些东西走的时候再带上。”

  跟着潘邵晖,出了小会客室之后,七绕八弯的,走进个非常宽敞明亮的院落,树木葱茏,已经是深冬季节了,这里却依然能够保持着满目苍翠,让人耳目新,连呼吸都觉得舒缓了许多,院落里看不到丝毫现代建筑的高楼大夏,完全是清色的老式建筑。

  冬天的阳光照在身上,给人股暖洋洋的感觉,院子中间的空地上摆着方木桌,旁边的软椅上坐着位老人,精神看上去不是很健旺,但目光却十分的深邃明亮,透着股睿智的毫光,身上穿着浅灰色的正装,雪白的衣领,整洁的头发,宽阔明亮的额头。

  陈子华已经不是第次面对着这位老人了,跟上次相比,老人的健康状况明显的要差些,这方面的眼光,陈子华要比些专业医生甚至还要高明的多,毕竟前世的他,钻研了辈子的医术,自然有些独到的眼光。

  潘邵晖走到老人身边,俯身低语了几句,老人这才从手中的报纸上移开目光,看了看有些拘束的陈子华,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指了指椅子,做了个怪异的手势,道:“坐”

  虽然没有说更多的字,陈子华却下子明白了老人的意思,是叫他不要紧张,坐下来说话,听到老人已经有些不太清晰的说话声,陈子华不知道怎的,胸中突然涌起股说不清的感情,连眼角也微微有些湿润。

  暗暗吸了口气,压抑住胸中的激动,陈子华走到老人跟前,张了张嘴,却是个字也没有说出来,随即却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身子像标杆样站在老人面前,仿佛随时等候命令的士兵样,目光中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情绪,却是宣泄无遗。

  老人面上的笑容更多了些,微微点了点头,道:“好,不错”随即放下了手里的报纸,老人语速很迟缓却又非常有力的道:“来,说说安东的事儿,听说你已经是市委书记了?”说着话,老人的脸上又露出淡淡的笑容来。

  陈子华此时心情已经不似方才那么激动了,老人的语音虽然不是非常清晰,但因为说得慢,咬字也比较重,他还是能分辨清楚老人的意思,潘邵晖这是也在旁边轻轻的点了点头,意思自然是但说无妨,想必是时间安排上没有什么问题。

  整理了下思路,陈子华开始从自己调动到安东担任邢云峰的秘书开始,事无巨细的讲起了这几年的经历,当然了,有些东西是不方便也不能讲的,他重点还是说些基层的工作经历和普通人的生活,对于地方政府的执政情形说的比较详细。

  老人不时会插上两句,每每总能抓住关键之处,让陈子华讲得更加详细,对于些官员的贪腐情形,问的也比较详细,尤其是陈子华去龙溪之后的情况,老人问的比较多,明月山庄和隐龙山庄的事情倒是语带过,但对省委以及龙溪随后的变化却关心的多了些。

  陈子华虽然在讲,心里却也在不时的揣度老人的心思,可惜老人的思维太过天马横空,有时候关心的问题陈子华压根就没有注意过,所以,从头至尾,竟然是摸不准老人招他过来的重点在哪儿,而且他讲的这些东西,老人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渠道了解的更清楚。

  “还记得你当年那篇文章吧,”老人忽然话题转,扯到了当年陈子华发表的论文,“如今已经是个大市的市委书记了,好好施展下你的抱负,适当的时候,我去龙溪看看。”

  两个多小时的答对,老人的神色虽然依然看不出疲累,但陈子华却知道,以老人如今的健康状况,恐怕已经不宜过度劳心费神了,所以说得便精简了很多,待到从老人那里离开,却已经是停留了将近三个小时了。

  在来时的那个小会议室等了会儿,潘邵晖方才出来,然后亲自送陈子华去特勤的那个基地,打算仍旧让陈子华乘军用直升机返回安东。

  等到陈子华心情彻底平静下来之后,潘邵晖才道:“暂时你就不要在京里停留了,韩老那边,估计韩副总理会有安排的,丧事也是由中央成立的治丧委员会在处理,你现在过去的话,还是不大方便的。”

  陈子华点了点头,“嗯”了声,看来,潘邵晖对韩李两家与他的关系也了解的比较清楚,连这样的细节都注意到了,琢磨了会儿,他还是问了句:“潘主任,韩国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现在有没有他的下落?”

  潘邵晖道:“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不过能忍到现在才问,也算不错了。”

  陈子华等了半天,却不见潘邵晖的下文,忍不住道:“是不是不方便说?”

  潘邵晖扬起右手,食中二指比划了下,却没有说话。

  陈子华不由有些气结,不过还是掏了盒雪茄出来,撕开之后,两人人支,又帮着潘邵晖点燃,递到他的手中,这才道:“可以说了吧?”

  潘邵晖边开车边狠狠的吸了口烟,道:“别那么不乐意,能让我亲自驾车当司机的,屈指都能数得过来,抽你几支烟,还跟喝你血似的。”顿了顿接道:“别忘了,下次见面,这玩意可不能少。”跟陈子华相处的时间越长,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越随便,这点潘邵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不过现在也懒得多想了。

  陈子华吁了口气,道:“不能说就算了。”

  潘邵晖笑了笑,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不管韩国庆是怎么跑的,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这次不等陈子华再问,潘邵晖便接着道:“韩国庆已经在香港那边落网,前天就已经送回京城了,韩老爷子也是在见了韩国庆之后才去世的。”

  陈子华闻言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暗暗的担上了心事,韩国庆在香港落网,不用说,他也猜得出来韩国庆的目的,他不禁为今后与韩家如何相处头疼起来。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四百九十八章来了新副书记

  第四百九十八章来了新副书记

  似乎猜到了陈自华的心思。潘邵晖边开车边道:“韩家的人不是傻子,不会找你麻烦的。”

  陈子华苦笑了声,以自己目前的地位,还不够资格让韩家的人来找自己麻烦,但他与韩家是亲戚,还是关系比较近的那种,不说以后如何相处,单是岳母以后怎么看他就是个比较头疼的问题,真要说起来,他能在仕途上走到今天,韩冰尘的帮助可以说是最大的。

  韩家这次受到打击无疑是非常严重的,无形中对韩冰尘以及李家都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间接的也会影响到陈子华自己的根基,虽然李家除了名声之外并没有给他多少真正的帮助,但正是这种名声,几乎随时都渗透到他官场生活当中,无论是谁,与他交往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把身后的李家考虑在内,这已经算是很大的帮助了。

  李家的实力受到影响,那些看在李家面上才跟他有所交往的人。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陈子华越想越觉得自己在韩家这件事上处理的非常糟糕,尽管那时候有韩国庆不择手段的外在因素所逼迫,但他依然能够做出另外的选择,比如与韩冰尘互通声气,可是,就因为几个女人的缘故,他没有那样做,最终不但没有隐瞒住那点儿隐私,还把局面弄成如今这样。

  想到自己另外有别的女人这件事已经被韩家兄弟在李援朝面前说开,陈子华心里便有些忐忑不安,同时更对韩国庆生出几分怨气,这次让谭卿暗中潜往香港预作安排,原本就是想给韩国庆挖个陷阱的,没想到番布置都落了空。

  尽管李倩蓉始终都没有问及陶虹和张敏等人的事情,但陈子华心里却非常明白,这关迟早都得过,这还是不是他最忧心的,怎么过李援朝和韩冰尘那关才是最让他烦恼的,先后几次进京都没有去李家,便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琢磨了番,陈子华旁敲侧击的问潘邵晖:“潘主任,韩司令还担任副总参谋长么?”

  在针对明月山庄前夕,韩国庆的父亲,李倩蓉的大舅,金陵大军区的司令员被先步调进京城,担任总参的副总参谋长,同时调动的还有东海舰队的唐司令员。安东省军区的司令方砻等人,当时陈子华认为这些都是为了明月山庄以及后面的中央工作组扫除障碍,现在回过头来再看,却又未必了,即使不做出那些调动,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潘邵晖沉吟了下才道:“这些事情你没必要太过关心,总之样,做好自己身边的事情即好,首长不是说了么,要去你担任市委书记的龙溪市看看。”

  陈子华叹了口气,不再言语,潘邵晖说得不错,自己眼前最重要的,是龙溪的发展。

  潘邵晖没有再多说什么,实际上,陈子华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清二楚,只是上层的博弈充满了政治智慧,远不是几个职位的调动所能说明得了的,而且这其中牵涉到的方方面面极为复杂,也不是目前陈子华这个层次所能理解得了的。即便给他解释了,也只会令陈子华更加迷茫,甚至会对以后的工作产生影响,他实在不想陈子华走上这么条路。

  老首长对陈子华的欣赏潘邵晖比任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