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尤其是诱骗女性吸食。

  陈子华也是听过谭卿的分析之后才想到,这东西极有可能就是从明月山庄出来的。

  他曾经见过顾永佳与向利平认识,自然跟明月山庄的人也有些交往才对,但要说他能搞到两公斤的冰毒,陈子华却是不相信,何况他本来就知道,这是商清云设的套。

  顾瀚霖叹了口气,道:“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摇了摇头,又端起杯酒饮而尽,似乎不想多说这件事,他已经琢磨过了,除非出现奇迹,这案子就是铁案了。

  陈子华见状却是微微笑,道:“你对商清云了解多少?”

  因为这件案子从头至尾都是商清云经手,顾瀚霖不可能对商清云不清楚,陈子华虽然前世就与商清云是仇敌,但这世却是不曾有过任何交集,要想针对商清云,就必须借助其他人的手,顾瀚霖就是最佳的人选。

  稍微沉吟了下,顾瀚霖脸色有些沉郁的说道:“商清云是本地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要人脉有人脉,要资历有资历,是市局最热门的接替人选。”见陈子华眼中露出的狐疑,他接道:“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市新上任的市委副书记商春云,就是商清云的哥哥。”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四百五十二章圈套上

  第四百五十二章圈套上

  隐龙山庄深处的栋阁楼之中,唐冬生斜躺在软榻上,原本面上的苍白颜色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代之而起的是抹潮红,目光中更是闪烁着缕疯狂意味的精芒,修长白皙的手指在软榻扶手上有节奏的敲击着,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身便装的商清云满面阿谀之色,坐在软榻前不远处的沙发正中,只坐实了半拉子屁股。

  唐冬生目光在商清云的身上转了圈,却突兀的笑了起来:“这么说,姓顾的已经认命了?这可是件稀罕事啊。”年当中,他几乎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龙溪市,对于市里的这些领导了若指掌,顾瀚霖是极少数几个软硬不吃的人物之。

  商清云小心的笑着回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顾永佳利用警车贩毒,数量极其巨大,人赃并获,并且本人已供认不讳,顾瀚霖想不认命也得成啊,何况,现在也没有人能帮得了他,大少,您看,是不是把那批货也倒腾出来?”

  唐冬生满是笑容的脸登时沉:“你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惦记起那些东西来?”

  商清云脸上的笑容僵,随即不迭声的认错,终了却还是道:“只是可惜了”

  唐冬生蔑视的目光闪而逝:“不就是几十万块钱么,有什么好可惜的?跟着少爷好好干,有你赚不完的钱,享受不尽的好日子。”

  商清云丝毫不觉得这几句满是匪气的话有什么不妥,阿谀的奉承道:“那是那是”

  唐冬生摆了摆手,“你的事不必心急,既然顾瀚霖已经认命了,他这个位置迟早都是你的囊中之物,也不在早几天晚几天,如今市里的班子刚刚调整过,省委肯定不会在短期内再动龙溪的班子了,除非顾瀚霖自己放弃,已近年关,这事等年后再说吧。”

  商清云眸子当中闪过抹失望,但面上却不漏半分,依旧恭谨的应了,随即又说起市委里面的些趣闻,他大哥是新任的市委副书记,在唐冬生面前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何况这层关系随着身份地位的变化,很快就会被更多的人察觉。

  唐冬生斜躺在软榻上,似乎在闭目养神,又似乎在听商清云说的奇闻趣事,待得商清云口干舌燥的歇下来时,唐冬生方才睁开半闭着的眼睛,道:“以你眼下的资历,原本勉强些也能坐上政法委书记的位子,不过有你大哥这个副书记,倒是不方便让你升得太快了。”

  商清云脸上露出丝苦笑,道:“那是,还要大少多费心了。”

  今天前来隐龙山庄,除了给唐冬生汇报顾瀚霖的事情之外,他心思里面更多的还是关心自己的前程,原本他筹谋的就是市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但没想到他大哥商春云会空降到龙溪担任市委副书记,没道理让兄弟两人同时都进市委常委,所以他便有些忐忑。

  唐冬生道:“年后先当段时间局长再说吧。”

  商清云尽管失望,但却总算是有了落实的口话了,别人不清楚唐大少的实力,他心里却是明白的,其他地方不敢说,但在安东这亩三分地上,唐大少还是能做几分主的,他的话比有些省委常委还要靠谱。

  唐冬生对于商清云的反应还是比较满意的,道:“你大哥在龙溪不过是个过渡,最多两年时间就会更进步,去别的地方任职,到时候就该你进常委啦。”

  言谈之中,仿佛自己便是省委书记般,唐冬生丝毫都不怀疑自己在安东的能力,不过虽然自负,有时候他也有自知之明,不会把话说得太满,比如这次商清云的事儿,期望给低些,将来回旋的余地也就大了许多。

  不过该许愿的时候,他还是不会吝惜的,反正又不是从他口袋里面往外掏。

  顿了顿,商清云忽然想起什么似地拍了拍额头:“大少爷前段时间是不是在找老中医?”

  唐冬生脸色不由自主的沉郁下来,阴冷的目光看着商清云:“怎么了?”

  他身体上的暗疾虽然让他痛不欲生,但这种有关男人脸面的事情又不好大张旗鼓的宣扬,连诊治都偷偷摸摸的,开始的时候几乎找遍了各大医院,甚至些国外的些医疗机构都咨询过,但始终没有成效,慢慢的,他便又把目光投向传统的中医上来,这段时间也有了点效果,本来已经死了的心思又活泛起来。

  只是现如今中医普遍没落,想找个高明的老中医还真不容易,所以他边用中药调养,边也托人寻找老中医,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可以治好他的大夫,不过这种事情也只在极有限的圈子里面传,被商清云当面说出来,他脸色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商清云却不知道自己的好心实际上触动了唐大少的伤疤,更不会明白唐大少忽然变脸的缘故,只是陪着小心回道:“说起老中医,在安东最有名的莫过于省城谢家的百草堂了,那是传承数百年的中医世家,只是后来百草堂变成国营之后,谢家的人也渐渐的没落下来。”

  唐冬生闻言,脸上的神色登时缓和下来,百草堂他自然是知道的,这段时间到处打听老中医,百草堂的名头可没少听:“你是说,找到谢家的人了?”谢家是祖传的中医,只是百草堂被收归国有之后,谢家的人也随之流散,很难见到了。

  商清云见唐冬生脸色便知道自己这次是挠到唐大少的痒处了,虽然不知道唐大少找老中医干什么,但却并不影响他巴结唐大少的机会:“谢家如今的正宗传人就在咱们龙溪。”

  唐冬生狐疑的看着商清云,他也算是龙溪的地理熟了,为何不曾听说这样的消息。

  商清云不敢拿乔,道:“就在龙溪的玛莎医院,有个中医分院,就是谢家的人在坐诊,我也是很偶然的机会知道的,还专程去看了看,果然是谢家的嫡传子孙谢觉轩老先生。”

  唐冬生“哦”了声,“这个谢觉轩,很有名吗?”

  商清云连连点头:“岂止是有名!”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四百五十二章圈套中

  第四百五十二章圈套中

  放下电话,陈子华脸上露出丝沉凝的神色。

  柳宜妃身边有装备最精良的保镖。自从陶虹抵达香港之后,自然得到了相同的待遇,但至今为止,她们那里都没有收到任何有关可能受到袭击的信息,这让陈子华心里开始有些不安起来,越是这种看不见的危险,越是让人难以安心。

  陈子华不认为李倩蓉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对于韩国庆的了解,她肯定要比自己更有发言权,既然说了韩国庆会在这方面继续动脑筋,那么就肯定会有下步的动作,所以这段时间他虽然人在龙溪,但对几个红颜的安全却严密了很多。

  最让陈子华担心的自然是柳宜妃和陶虹,远在香港那边的两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安全系数高了很多,而且保全方面也比内地方便,但同样也让陈子华有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距离太远了,这让他生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受。

  冯雅君就更不用说了,把堰湖开发区的工作完全交给分公司的人,自己则直接返回加拿大。到了海外,她不但保全方面更有保障,最重要的是韩国庆想动她的脑筋没有国内那么方便了,所以冯雅君反而是陈子华最不担心的人。

  他已经从郭姐口中知道了那天韩卫兵在李家说的详情,韩国庆提供给李援朝的消息当中,陈子华在外面的女人,其实就是陶虹张敏和冯雅君,但陈子华却也不能因此而放松其他人的安全保护,尤其是与陶虹在起的柳宜妃。

  柳宜妃和陶虹是最早跟陈子华在起的女人,也是陈子华最在意的人,因此才会三天两头的打电话询问她们的安全情况,这种焦虑和不安促使陈子华不得不抓紧了行动计划,原本还打算再拖上阵子,等拿下公安系统之后再说,现在却不是顾不得了。

  点了根烟,陈子华站在窗前沉思了片刻,随即从兜里掏出电话,拨给了林月虹:“准备得怎么样了?”这几天林月虹和谭卿直都守在玛莎医院里面,张敏也没有回自己的别墅,基本上在玛莎医院那边连房子都不出。

  电话里面传来的却是谭卿的声音:“老板,饵已经放出去好几天了,鱼儿上钩就在眼前,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陈子华“嗯”了声,道:“定要做到万无失,不能漏了马脚。”

  收了电话,陈子华的心算是放下了大半,设陷给唐冬生。实际上还是郭婷提醒他,这段时间唐冬生到处找医生的事情恰好郭婷知道,而且也托郭婷在海外帮他咨询些医疗机构对这种病的治疗方案,对郭婷,他倒是没什么不好意思,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病情。

  陈子华在向郭婷套取明月山庄消息的时候偶然听到这件事,不禁大是后悔,竟然忘了当初跟唐冬生打架的时候废了他的烦恼根,正好可以利用,这才给唐冬生挖了个陷阱,不过就是登了几则的事情,就把事情办妥了,至于唐冬生会通过什么渠道上当,就不是陈子华能知道的了,只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无意中帮他穿针引线的会是商清云。

  郭婷如今已经到了瑞士,学的东西比较偏门,就是酒店经营管理,不过这个专业也是陈子华帮她选的,她出国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回避明月山庄的事情。也不想这么快就嫁人结婚,所以才想出这么招来,若是明月山庄的事情闹得太大,就只好在国外呆着了。

  陈子华隔三差五的便会接到郭婷的电话,或许是刚到国外比较生疏的缘故,郭婷每次打电话都会东拉西扯天南地北的穷扯,纯粹就是把陈子华当成是聊天消磨时间的对象,不过陈子华也从郭婷的话里得到很多他想要的东西。

  与郭万年之间的联系,实际上还是在通过郭婷在维系,没有郭婷在安东,他已经不再去郭万年家里了,有些时候,该保持的距离还是保持下比较好。

  敲门声响了几下,陈子华没有回头,光是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是秘书虞思静。

  陈子华的听觉直都非常的灵敏,但仅凭脚步声就分辨出是什么人这份功夫,却还是当上市委书记以后才体会出来的,不同的人在走近他办公室的时候,脚步的节奏和轻重都会有明显的变化,只须听上两三次,便分辨得非常清楚了。

  虞思静推门进来,手里是叠需要陈子华亲自过目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之后,又提着水壶给陈子华的茶杯续满开水,仿若无意似的说道:“陈书记,叶书记陪省纪委的何书记下乡,去了堰湖区,杨主任说。好像要对雅华国际的人进行调查。”

  陈子华闻言皱了下眉头,目光中不期然的浮起丝厌恶之色,这个何顒,没想到会这么讨厌,“不是说去临江区的么,怎么跑到堰湖区去了?”

  何顒要调查何素业他是知道的,虽然何顒并没有按照程序跟他打招呼,但这些小动作却也不可能完全能瞒著他,毕竟他现在是市委书记,主管党务工作,而且手下也有几个比较能干的人员,比如虞思静口中的杨主任,市政府办的杨宝沉。

  王翔接任市长之后,杨宝沉依旧担任政府办的主任,王翔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毕竟杨宝沉是政府办的老人手了,而且表面上也不是陈子华系,真要说起来,还是钱市长的心腹。

  杨宝沉这个政府办主任实际上就是市政府的大管家,也是市政府上通下达的重要纽带,在整个龙溪市来说,都是人脉最为深厚的人物之,几乎下面区县稍微有点儿动静。他都会在第时间掌握,谁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自然非常困难。

  有杨宝沉通风报信,陈子华自然对下面区县的事情了然于心。

  何素业担任临江区的区委书记就是陈子华当初临时任命,后来因缘际会,不但转正成功,还举进入市委常委的大名单,无形中成了陈子华在市委常委里面的铁杆支持者,以何顒此次来龙溪的目的而言,从何素业身上下手自然是再正常不过。

  但是何顒不言不语的,忽然在叶丹臣的陪同下去了堰湖区。就不能不让陈子华生出警惕之心了,堰湖区的开发工作实际上是他最关心的事情,里面的秘密他不想让任何人察觉,而堰湖区的区委书记丁丹妮,实际上也是很有来历的个人,否则的话,不可能在龙溪发展的如此顺利,仅仅以三十出头的年龄,跻身市委常委。

  陈子华不认为何顒去堰湖区是针对丁丹妮的,所以,杨宝沉让虞思静转达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心思转念间,隐约已经猜到了些缘故,既然韩国庆怀疑他跟冯雅君之间的特殊关系,难免不会想到冯雅君的雅华国际跟他陈子华中间会有些猫腻了。

  这个推测让他更加确认了件事情,韩家在安东的政治格局当中,确实有着让人难以估量的能量,连省纪委书记都能指使得动,真要动他这个代理市委书记,还不是小菜碟?若非邢云峰和郭万年两人同时表态支持,恐怕他在龙溪根本就站不住脚。

  虞思静自然不可能知道何顒此行的真实目的,他只是负责把听到看到有可能对陈子华有帮助的东西转述即可,具体怎么判断和决断,就与他无关了,即使有什么想法,也不可能直接跟陈子华提出来,反而还要从侧面提醒,这是做下属的基本技巧,倒不是有其他心思。

  果然,陈子华问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指望虞思静回答他,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便开始继续站在窗前抽烟,心思却直有些起伏不定,此时他还没有心情去关注何顒会在堰湖区搞出什么事情,他在等林月虹的消息。

  在玛莎医院布局的目的。就是要在不知不觉当中对唐冬生进行次催眠,然后从唐冬生这里得到急切需要的东西,陈子华心里有不少推测,但没有确实的情报支持,这切最终都是虚妄,但若是拿到唐冬生的亲口录音甚至录像,局面立刻就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虞思静等了会儿,没有得到别的指示之后,便准备退出办公室,不过刚走到们,便听到陈子华桌面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犹豫了下,见陈子华没有亲自接电话的意思,只好又返回到办公桌边,拿起电话道:“您好,我是市委办虞思静,您哪位?”

  电话里传来市委宣传部的部长文殊玉的声音:“虞秘书,陈书记在吗?”

  虞思静瞥了陈子华的背影眼,道:“文部长,您稍等。”

  陈子华已经听到是文殊玉的电话,转身走了过来,文殊玉在常委里面始终都属于那种难以琢磨的人,很难判断她到底站在谁的阵营,为人又比较尖酸,所以大部分常委都不大愿意跟文殊玉打交道,陈子华对这个人也比较头疼。

  不过比起那些已经彻底倒向王翔方的常委们,陈子华觉得还是应该跟文殊玉搞好关系。

  接过话筒,陈子华的脸上已经带上了笑容:“文部长,有事儿吗?”

  文殊玉道:“陈书记,有省城过来的记者,要求采访市局的干警和顾永佳,因为不是我们市委传出去的消息,他们主动找上门来,所以已经被我拦住了,您有什么指示?”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四百五十二章圈套下

  第四百五十二章圈套下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面。陈子华手里捏着签字笔,虽说在批阅文件,但心思却点也不像他表面上那么平静,文殊玉的电话让他愈发感到处境的艰难,今天若不是文殊玉心血来潮拦住了那些记者,恐怕顾瀚霖年前就得下台,而且市委的工作也会变得被动起来。

  总算文殊玉这几年的宣传部长没有白干,居然能够从记者主动上门这件事察觉到不正常,及时拦住采访,并通过政府办,严禁市局的警察接受采访,并及时向陈子华做了汇报,虽然有逃避自己责任的嫌疑,但处置的还算妥当。

  陈子华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因为要集中精力在唐冬生身上,也没工夫帮顾永佳翻案,何况顾永佳只是暂时被收押,最终还得移交检察机关,这中间便有了足够的时间缓冲,眼下比较麻烦的只是顾瀚霖的处境受贩毒案影响,对市局的掌控出现了问题。

  想借助市局的心思。随着顾瀚霖那边出现的困境,让陈子华不得不谨慎起来,市局这些警察可不好用,武力值就不用考虑了,最大的作用就是威赫守法的老百姓,对待真正持枪的罪犯,警察还真不够看,能用的人能有十之二就烧高香了,而且最大的弊端就是警察往往跟这些地下势力勾拉撕扯的不甚干净,走漏消息泄密之类的,绝对是把好手。

  所以,是不是在这次行动中使用市局的警察,陈子华还是非常犹豫的。

  此时他顾不得去追查是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