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向利平什么时候能把那件事办妥,自从让财政局的李辉给拒绝之后,陈子华就没打算让他安生,边安排人查李辉的底子,边打了个电话给向利平,然后通过向利平把郑林华给引到龙溪来,他想利用郑林华来搅局。

  至于能不能查出李辉什么把柄来,他根本就不用担心,只要用心查,没有找不出毛病来的官员,像李辉这样执掌全市财政的官员,更是不用说,反正现在主要目的就是搅局。越乱越好,说不定这其中就会有手神来之笔,把所有问题都下子解决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陈子华把手边积攒的几份文件批了,然后从中挑出份拿在手里,正是教育局那边打上来的报告,他捏在手中沉吟了会儿,随手塞进文件夹,然后瞥了眼桌面上的那张报纸,唇角露出丝微笑,想必,钱宝银他们也看到那些新闻了吧。

  当陈子华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除了市长钱宝银,其余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到了,几个副市长市长助理钟小欣和黄素梅,咨询员杨美仪和乔红,政府这边的领导悉数就坐,陈子华与众人点头打招呼之后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随手拿起桌面上打印好的材料看了起来。

  经过近半年的磨合,陈子华已经渐渐的融入到市政府这个团体当中,但毕竟只能算是个新加入的外来户,与政府这边的领导几乎都没有什么深交,反而还跟市长钱宝银生出了些嫌隙。在上次的防汛抗洪当中,他的那份预测报告,几乎把政府这边的人得罪了个遍,虽然最终捞取了不小的资历,却也把自己变得有些孤立了,要知道,钱宝银可是做了近十年的市长,在龙溪市政府,有着很高的威信。

  所以,参加市长办公会,陈子华基本上都是不怎么发言的。即便有什么想法,也都在大多数时候采取沉默或者有限度的支持,绝对不会在自己处于劣势的地方跟钱宝银唱反调,现在他也还没有跟钱宝银扳手腕的资格,虽然在常委会上能拥有点儿话语权了,但跟钱宝银的实力还有很大的差距。

  少了个董培源,如今算上陈子华,还有六位副市长,朱月生和黄敬尧都是市委常委,这两人也都是钱宝银的铁杆支持者,从常委会上的表现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韩语直表现的不偏不倚,因为负责招商引资内外贸易市场监管等方面的工作,而招商引资在这些年基本始终处于赔钱的状态,没有任何成绩可言,其间又有市长助理黄素梅协助分管招商引资,所以韩语的权力并不大,在政府这边也不甚得钱宝银看重。

  副市长段恒和副市长钱安祥两人,分别负责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旅游文物等方面的工作和负责环保住房保障房屋管理市容园林综合执法旧城改造等方面的工作,陈子华与两人都没有什么接触,所以了解甚少,至于两人所处的阵营,那就更不明白了。

  他在龙溪市这么久,主要关注的就是几个市委常委,对于其余的领导都还处于观察阶段,不过大致想来,这几个人多半也都唯钱宝银马首是瞻,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市政府能站得住脚,除了陈子华和几位市长助理以及咨询员之外,这几人都是连任两任的市领导了。

  作为市府的号,钱宝银总是在最后时刻才进入会议室,紧随身边侍候的,是政府办的主任,秘书杨宝沉,对于杨宝沉,陈子华不得不从心底另眼相看,同时。也有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上次在临江区,若非杨宝沉,他极有可能在针对唐飞的行动中处于非常被动的地步,甚至被迫直接跟钱宝银站到对立面。

  从这个角度来讲,他是应该感谢杨宝沉的,而且杨宝沉的出发点也没有丝毫的错误,甚至可以说还救了钱宝银次,但从个秘书角度来看,显然是杨宝沉出卖了钱宝银,而且直到现在,杨宝沉实际上都跟虞思静始终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虽然表面上看来是很正常的那种。

  钱宝银神色淡然的走到为首的位置上坐下,杨宝沉亲自将泡好茶的水杯子放到他的面前,钱宝银端起来轻轻啜了口,道:“开会之前,有件事先说下,”抬起头看了陈子华和段恒眼,似乎斟酌了下措辞,“今天早上的报纸大家都看了吧,山阴县校舍坍塌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在媒体上的?”

  之所以看了陈子华与段恒眼,是因为陈子华分管教育,这件事自然跟他有关,媒体给报道出去之后,最终承受压力的,应该是陈子华才对,而段恒恰好是政府里面分管广播电视新闻出版这块的,媒体上出现了不利于政府的报道,自然要他来解释清楚。

  陈子华闻言没有吱声,反而低下头翻起了桌面上的材料,对钱宝银的话不闻不问,仿佛跟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样,而段恒则皱了皱眉头,道:“报纸看过了,虽然提前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报告,但上面的内容基本上还算客观,这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吧?”

  段恒心里其实也很郁闷,虽然分管新闻出版,但他不可能去审查每条新闻,尽管有规定,凡是涉及到政府方面的新闻都要送交政府办这边审核,但主动权却在报社编辑手中,编辑没有送样,他这边自然不可能提前知道,再说了,上面不是还有市委宣传部么,况且,刊登这方面内容的媒体,无例外都是省城的媒体,也轮不到他这个副市长去审核啊。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四百十五章可以团结的对象

  第四百十五章可以团结的对象

  “陈书记,你怎么看这件事?”钱宝银话题转。主动点了陈子华的名。

  “我觉得没什么,”陈子华抬起头,他倒是没有想到,钱宝银会进来就把报纸上的新闻拿出来说事儿,虽然是他暗中授意让人做的,但媒体上的报道基本上没有多少出圈子的地方,这不过只是个试探,钱宝银似乎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才对,“段市长说得没错,报道还算客观。”

  “客观?”钱宝银脸上露出丝冷淡的笑容,他不是傻子,能走到今天,不知经过了多少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山阴县校舍坍塌的事故根源在什么地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好不容易借着这次特大汛情遮掩过去,现在若是再翻出来,他可就有得头痛了,“事关政府的颜面,必须压下来。”

  “这样做不好吧?”陈子华不得不说话了,“已经被媒体披露出来。我们要是强行压制,会不会造成更大的影响?那些记者的品行,想必钱市长也不陌生才对。”既然已经运作开始了,就不能半途而废,陈子华觉得,或许这次真的找对了路子,钱宝银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有什么不好的?只要及时解决了问题,不但不会造成不良影响,反而还会是件成绩。”钱宝银琢磨了会儿说道,“陈书记,这件事已经很长时间了吧?”

  “时间是不短了,”陈子华自然明白,钱宝银这话音里面,透着股子问责的味道,不过他却没有在意钱宝银的态度,反而把手里的份文件推了过去,“这是教育局打上来的报告,钱市长看看。”他的座位与钱宝银相邻,倒是不用身后的工作人员转交,伸手就可以递到钱宝银的面前。

  报告自然就是前段时间他让教育局的杨玉存打的那份,当时曾经打过电话给财政局的局长李辉,但李辉拒绝的十分干脆,直接就说财政上没有钱也挤不出来,而且这笔钱财政局也不可能支付,因为不符合政策,他不能犯这个错误,更何况也没有市长的发话。

  因此。陈子华拿到报告之后便压了下来,直等到现在才拿出来,就看钱宝银怎么处置,至于财政局李辉,屁股底下的屎多得数不清,自然有人去找他的麻烦,陈子华倒是不用亲自出马,若非要借助这件事跟钱宝银搅局,他都懒得暗中授意人去主动生事。

  钱宝银接过文件,下意识的翻了翻,心里登时跳,光是教育局前期申请的资金就要百万,财政上根本不可能拿得出来,而且前几天李辉才跟他汇报过,说是陈子华要从财政上给教育局垫付部分资金,他没有答应,后来钱宝银也没有见陈子华提说过这件事,没想到今天把报告放在他面前了。

  琢磨了下,钱宝银叹了口气,道:“市财政比较紧张,时间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钱来。陈书记,是不是想想别的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实际上,这笔钱财政上早就拨付教育局了,不能因为教育局内部的腐败问题,就让政府来买单吧?”

  陈子华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关窍,但现在却不是讨论谁是谁非的时候,得想办法解决钱的问题,“有什么办法可想?这么大笔钱,除了市财政,别的地方也根本不可能拿得出来,即便是能拿出来也没有那个义务,大家不否认这些钱是被政府官员贪腐了吧,这时候政府不出面,还指望什么人出面?”

  副市长朱月生闻言皱了皱眉头,陈子华的话虽然是实情,却有些太过不中听了,有指着和尚骂秃驴的意思,当初教育系统最先被检举出来的人是他的女婿,市教育局的副局长焦枫,最终焦枫莫名其妙的死在纪委招待所,直到现在也没有个准确的说法,尽管大家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儿,可却没人明说出来。

  那些钱实际上都是经过了焦枫的手了,而且朱月生还从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虽然他不知道大宗的资金去了什么地方,但却明白实际上很多人都在怀疑他,焦枫死后,那些钱就失去了踪迹。而焦枫的妻子,也就是他的女儿,如今还住在医院里面,所以,陈子华的话,他听着极不入耳。

  忍了忍,朱月生还是没有忍住,开口道:“钱市长说的也是实情,如今市财政十分紧张,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要想拿出这笔钱自然不大可能,陈书记不是提出过私立学校的方案吗,何不趁这个机会,方面引进社会资金投资建校,方面进行合校并点,也可以发动些大企业捐资助学嘛。”

  陈子华闻言笑了笑,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别人的钱就是那么容易掏出来的?”

  至于上次说的引进社会资金投资兴学,陈子华不过是为了雅华国际在华坪县翠湖投资建校方面更加方便,并不愿意将自己辛苦拿出来的钱让别人拿去挥霍,所以才打算自己当老板,建校并进行管理,正好也为自己的企业将来培养人才。可要大范围引进社会资金到教育系统,目前国内还没有形成这样的气候。

  钱宝银也是皱起了眉头,他自然明白陈子华话里的意思,旦这个口子开,以后出了什么管理方面的漏洞,他这个下决心的市长,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但眼前这关怎么过,却还是个实实在在的问题,若是不能尽快的解决,那些唯恐不天下大乱的媒体上绝对能搅起股子旋风。

  市里的财政因为钢厂和氧化铝厂的缘故。已经到了寅吃卯粮的地步了,也不是说拿不出百万,而是旦拿出这笔钱,别的地方将会出现更大的窟窿,现在钢厂和氧化铝厂实际上也已经拖欠了部分工人工资了,全靠大笔的贷款在支撑,旦出现任何环节的纰漏,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

  作为市之长,钱宝银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要比陈子华多得多,比如他直亲自再抓的钢厂和氧化铝厂,若非教育系统的这件公案最终会牵扯到他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管这件事的,甚至巴不得闹腾得厉害点儿,给陈子华找些麻烦,可有谁知道,最担心这件事的人现在不是陈子华,而是他钱宝银呢。

  钱宝银这个时候实际上对财政局李辉拒绝陈子华的事情已经非常后悔了,假若李辉先应承下来,或者找个什么借口稍微拖延下,然后汇报自己,再把这笔钱垫付出去,就不会有今天这些尴尬了,既然媒体已经披露,那就得有个说法,而且责任还得让他这个市长来背。

  假若当时李辉把资金垫付出去,不但不会出现媒体报道的这宗事儿,这笔钱最终还得落到陈子华身上,财政上只是垫付,该如何解决这笔钱,还得陈子华想办法,但现在却不同了,问题已经转移到自己身上。

  钱宝银用手按着桌面上的报告,琢磨了会儿道:“市财政最多挤出十万元,先解决下山阴县出问题的那个学校的实际问题,其余的部分,还要陈书记多费心,集思广益。克服困难了。”

  陈子华闻言暗自皱了下眉头,出问题的学校只是山阴县的所小学,坍塌的校舍也只有三四间,若是只解决这点儿问题的话,十万块钱那是绰绰有余了,但现在实际上面临坍塌危险的危房远不止这几间房,全市统计下来,教育局申请的百万都不定能够。

  不过钱宝银能答应拨出十万块已经很不错了,自己倒是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跟他较劲,先看看再说吧。

  市长办公会接下来的议题陈子华基本上没怎么说话,大部分都是些比较空洞的东西,牵涉到实际事务的,钱宝银早就已经定好了基调,也没有多少讨论的余地,十几年的市长做下来,钱宝银在政务上还是相当有手的,事无巨细,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散会的时候,陈子华专门跟段恒和韩语打了招呼,这两个人都是即将进入市委常委大名单的人,有可能的情况下,自然要想办法搞好关系,他跟韩语曾经打过几次交道,觉得团结过来的可能性很大,段恒就不好说了,这个人虽然比较低调,但城府却似乎有些深。

  因为省委常委会还没有就龙溪市常委的事情上会讨论,陈子华也是从省委书记邢云峰那里得知的结果,所以包括钱宝银在内都还不知道最终的情形,更不晓得常委人数会扩充到十五人,因此,陈子华也算是先知先觉了,在某些方面自然就占了先机。

  这个结果虽然只是省委书记与省长相互妥协的初步结果,还没有最终上常委会,但实际上已经跟定下来没什么两样了,省委即便是有第三方的力量,也不可能在二把手都已经认可的事情上做文章,这也是省长郭万年的老辣之处,不给丝毫让人可能利用的机会。

  陈子华自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所以,在适当的时候,他恰如其分的向两人释放出友好的信号。

  当然了,他更不会放弃与丁丹妮和蒋秋菊的合作,不管最终会是什么结果,之前的努力却是必不可少的,早上让虞思静准备的晚饭,就是他约了市委秘书长蒋秋菊之后才订下的。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四百十六章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上

  第四百十六章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上

  “刘嘉英死了?”

  “是啊。原以为刘家豪会出问题,没想到反而是作为亲信的刘嘉英忽然间猝死。”叶丹臣的声音有些消沉,当初刘家兄弟被纪委控制的时候,顾瀚霖就曾经说过,小心重蹈之前的覆辙,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有没有查出死因?”陈子华捏着杯子的手顿了顿,放下杯子,从烟盒里面掏出两支雪茄,递给叶丹臣根,自己叼了根到嘴里,拿起桌面上的防风火机,点燃了香烟,“跟焦枫以及董培源的死,有没有相似之处?”三个人都是死在纪委的招待所,虽然地方不同,但性质却差不多。

  “真要说相似之处,那就是他们死时的处境了,”叶丹臣有些无奈的说道,连续在纪委出这样的事情,不光是他,市委书记落潮生和省纪委都开始对他有些不满了。若是还找不到原因,不排除会影响他前途的可能性,所以,今晚特地约陈子华到市里最繁华的金樽夜总会来吃饭,实际上就是向他请教来的。

  “还是应该从内部着手,”陈子华叹了口气,他没有想到,唐冬生的手腕比他干脆得多,甚至有些肆无忌惮的味道,刘嘉英这么死,刘家豪即便是改口,也没有多大作用了,虽然欧阳彩妮的事情时刘家豪做下来的,可实际上,个刘家豪,对唐家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

  陈子华通过这么段时间的了解,也知道刘家兄弟虽然是唐冬生直在背后关照,可真正跟唐冬生接触的,却只是刘嘉英,没有了直给唐冬生充当马仔的刘嘉英,刘家豪屁都不是,现在叶丹臣手里捏着刘家豪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从刘家豪的身上是不可能摸到唐家去的。

  叶丹臣已经对刘家兄弟做过番详细的调查,自然明白其中的关窍,失去了这么次机会,对他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打击。本来抓着刘家兄弟的这次把柄,已经打算把黑社会的帽子扣过去的,然后深挖狠打,不愁抓不住唐家的小辫子,只要找到了个小口子,就能为陈子华创造机会。

  陈子华琢磨了会儿,道:“焦枫和董培源死后,纪委内部应该做过自检工作吧?”

  叶丹臣“嗯”了声,指缝间的雪茄转动了片刻,道:“两次事件都做过认真详细的调查,甚至请国家有关部门做了些取证检验工作,但始终都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两次案件中接触过嫌犯的工作人员事后也都清查了番,但没有丝毫的收获,这次看管刘家兄弟的人员,都是能够信任之人。”

  陈子华闻言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直到现在居然还没有找到焦枫和董培源的真正死因,这可就太过诡异了些,要说里面没有什么猫腻,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的,但这种事情并不是他能够轻易插手的。过问下没问题,涉及到具体工作,可就沾不上边了。

  叶丹臣吁了口气,道:“现在只好另找别的突破口了。”现在他已经跟陈子华彻底站在个阵营,自然对陈子华的处境有着清醒的认识,知道他直都在找类似唐家这些涉足安东政坛和地方势力当中的第三方势力,找到他们的破绽,将这些势力从暗处逼到明处。

  只要达到这个目的,陈子华在龙溪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百分之九十,至于如何处置,自然有省委书记邢云峰和省长郭万年去动脑子,而这两位大佬虽然目前的目的并不样,但需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