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对台戏,唐冬生也不行。

  可以想象这场肉体冲突之后可能带来的恶劣后果,郭婷心里简直把向利平都骂了进去了,不过她却忘了,向利平虽然身份地位也不般,算得上京城数得上的衙内,可陈子华与韩国庆之间的亲戚关系,却不是向利平能知道的,假若他这层关系的话,方才只要稍漏口风,唐冬生说不定就退缩了。

  唐家的实力虽然牛叉,却不愿意跟韩家这种纯粹的军方大佬交恶,韩家在军方的势力如日中天,韩家老太爷如今更是精神矍铄,韩家二代的四兄妹,最小的韩冰尘是国务院副总理,其余三兄弟个是军委副主席,个是金陵大军区的司令员,个在国家安全部,这样的家庭,谁去碰,除非是脑子进水了。

  但是,当郭婷眼看到陈子华抽了唐冬生两个耳光,随后脚将唐冬生踢飞出去将近二十米,撞折了木栏珊从二楼摔下去之后。登时变得目瞪口呆,愣了足有半分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救人,同时看向陈子华的目光中,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陈子华最后这脚用了暗劲,因为恼恨唐冬生的人抓蒋雨珊,所以这脚实际上封住了唐冬生的精促|岤和男性的人道生机,以后却是不能人道了,连那个念头都生不出来,否则必定要承受蚁行百|岤的痛苦,至于其他方面的伤害,看起来严重,实际上并没有实质上的损伤。

  因此,众人冲向环形走廊的时候,楼大厅的音乐声已经嘎然而止,喧嚣的嘈闹声也消失得干二净,只见浑身是血的唐冬生正从楼窜上来,竟然是依旧生龙活虎,只是形象惨了点儿,脸上已经看不出来本来的神色了。

  郭婷送了口气,若是陈子华吃了亏,她还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但唐冬生吃了亏就好办了,她跟唐冬生实在是太熟悉了,而且也知道如何降服这头猛虎,几乎就在唐冬生窜到二楼的瞬间,郭婷二话不说,抬腿脚,迎面就将唐冬生踢了个筋斗,沉着脸骂道:“不想给姑奶奶捧场就早说!跑这儿来耍威风?滚!以后敢进东华半步,姑奶奶打折你的狗腿!”

  陈子华见状愣,早就听说郭大侠彪悍的不像话,今天却还是第次见,哪有这样处理纠葛的?不问三七二十,见面先把吃了亏的踹个筋斗,而且这吃亏的方还是般人惹不起的大人物,真叫人看不懂了!

  有些含糊的瞥了眼向利平,却见向利平脸的幸灾乐祸,脑子转,却是明白向利平正在为方才受到的羞辱感到报复的爽快呢,记得唐冬生方才不但不给向利平的面子,还当场骂过向利平,这会儿唐冬生刚见面就被郭婷给踹跟头,他不高兴才见鬼了。

  让陈子华目瞪口呆的场面出现了,唐冬生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方才气势汹汹的模样已经消失的干二净,重新换上了副温文尔雅的神态,只是浑身上下的形象大坏,配上他的神态之后,让人觉着十分的怪异。

  唐冬生也不管满脸的血迹,微笑着对郭婷点了点头,转向陈子华的时候,神情也变得如沐春风,温和的道:“这位兄弟身手高明,在下十分佩服!今日多有得罪,容以后再做补偿!”说罢还微微的拱了拱手,做了个十分古老的礼节,然后才扬了扬手,招呼自己的随从,扬长而去,似乎真的听了郭婷的话,也没做丝毫的分辨。

  衷心感谢r1书友080922230324446的打赏鼓励!今日三更!这是第更!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三百四十七章机会

  第三百四十七章机会

  郑林华的伤势并不重。龙三的那脚非常有分寸,因为是冲进包厢的第人,所以龙三只是为了追求夸张的效果,以便吓退这些找上门来的人,加上没有唐冬生的话,他也不敢下重手,这才让郑林华躲过了劫,等唐冬生等人走了之后,他也缓过气来,嗽了嗽口之后,便没什么事儿了,不过,陈子华还是坚持送他去医院检查。

  郭婷因为还要善后,并没有跟出来,只是委托陈子华送郑林华去做检查,她是知道郑林华的身份背景的,所以才会这样安排,否则的话,理都不定会理郑林华,尤其是郑林华如今的职业,是个记者。最遭郭婷这类人讨厌。

  陈子华借着这个机会,与常振兄妹同出来,先是送郑林华去了医院,然后把蒋雨珊送到省委招待所,因为蒋雨珊刚到省纪检委报道,具体的工作单位还不曾分配,所以暂时就住在省委宾馆,不过今天遇到陈子华之后,她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准备要求去龙溪。

  常菊红开着车,陈子华和常振坐在后排,三人边走边聊,对方才在霹雳火发生的事儿都感慨不已,常振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厉害的功夫,啥时候也教我两招?”

  陈子华笑道:“啥功夫?胡乱打闹而已,没听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么。”

  常菊红闻言咯咯笑,她可是专门接受过搏击训练的刑警,虽然看不出来陈子华拳脚功夫的名堂,却也知道绝不简单,平时她也没少听向利平吹嘘唐冬生的厉害,因此更加对陈子华的功夫羡慕不已:“真的很不赖呢,有时间教我两招,说不定啥时候就是救命的绝招。”

  陈子华未置可否的笑了笑,道:“那个唐冬生,似乎很害怕郭婷啊?”

  常振叹了口气,道:“也就郭婷能稳压那家伙头。别人还真不好说。”

  陈子华奇道:“郭婷的功夫很厉害,能稳胜唐冬生?”

  常振摇摇头,笑道:“柔能克刚嘛。”

  陈子华先是愣,随即好笑起来:“郭婷那也叫柔能克刚?别搞笑了。”

  常振和常菊红都笑了起来,常振道:“我也是听向三说的,具体啥情形,也不明白。”

  陈子华这才岔开话题,“最近玉雕厂可有什么好货色?”

  常振琢磨了会儿才道:“那批毛料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好货虽然不少,但能入你眼的,却没什么特别的好东西了,不过前几天从旧货市场淘了方砚台,倒是个好东西,中意的话,我给你留着。”陈子华经常会搜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送人,常振倒是知道他的品味。

  陈子华点了点头,道:“这两天我过,正好手里缺几件送人的礼物。”他打算最近去临海趟,如今陶虹已经在临海扎下了根,他每隔段时间都会陶虹,这次却是要顺路拜访朱元华副市长。也就是陈子华在党校的那个同宿舍的同学,这两年下来,朱元华在临海的发展相当不错,级别虽然没变,但分工却重了许多,入常是迟早的事情。

  在临海那样的超级大城市入常,实际上就跟安东省的省委常委同样级别了,甚至还有过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往,两人既是同学又是同宿舍,有意结交下来,关系已经非常的深厚了,尽管官场上的这种关系难免会打点儿折扣,但相互借力,却也是很平常的事儿。

  朱元华的爱好比较特别,最是好赌,不过平时隐藏的很深,不是关系特别的人,很难理解赌博会是朱元华的弱点,而且朱元华自己也把握的很好,另外个爱好就是书画了,陈子华搜集的文房四宝和名人字画,有不少都进了朱元华的腰包。

  这几年,陈子华也没少陪着朱元华赌钱,当然了,大多都是朱元华在临海安排的赌局,陈子华也有意识的不到地下钱庄那种地方去玩,虽然地下钱庄是以纯商业手段经营的,但对经营场所的监控却是从来没有放松过。有些东西,万将来秋后算账,谁都受不了。

  他们那帮同学,自从起吃过日本菜,洗过桑拿浴之后,关系便无形中近了许多,经常在起聚会,形成了个固定的圈子,久而久之,若是其中有人能够脱颖而出进而成为领袖群伦的中心的话,个庞大的团体也就跟着形成。

  常振点了点头,道:“这次回来,打算在东华呆多久?”

  陈子华沉吟了下道:“明天去省委汇报下工作,打算下午就回去,市里还有大堆的事儿呢。”想到即将到来的洪水,陈子华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这几天反复思量之后,他还是觉得,这是个机会,自己应该想办法把握,而不应当仅仅是摆脱责任,保住地位。

  因此,跟李倩蓉商量之后。他打算明天去见见省委书记邢云峰,对自己来说是机会,同样的,对于邢云峰来说,又何尝不是次难得的机会?何况,为了这次洪水,他已经做了很多详尽的准备工作,几天的下乡调研,重点关注了印象中大江破堤的几处岸堤节点。

  常振沉吟了下,道:“明天下午走?”

  陈子华随口应了声,随即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么?”

  常振道:“上次去选毛料的分红还没有给你,想请你到家里吃顿饭。”自从第次在边陲小镇帮着选购翡翠毛料之后,陈子华先后又去了两次,基本上差不多年次的样子,每次都是常振和杜翰陪着块儿去,两人根据采购到的毛料数量,给陈子华分红,直接存到瑞士联合银行,如今瑞士银行已经在国内有了不少的营业点,东华市和海南都有。

  陈子华闻言心里动,他和常家兄妹交往两年多的时间,今天还是第次邀请他上门,肯定不是吃顿便饭那么简单,心里闪电般转动了下念头,接道:“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儿,既然有饭吃有酒喝,晚走天也没什么。”

  常振脸上露出笑容,道:“那就说好了,明天晚上,我开车去接你。”

  陈子华点了点头,他心中略有些眉目,不过却不敢确定,只有等明晚去了常家之后才能晓得谜底,这时候多想却是无益。

  回到水晶苑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这还是因为中途退场的缘故,若是今晚没有唐冬生的事情,陈子华这个时候恐怕还在霹雳火喝酒聊天呢。

  进门,陈子华就看到等在客厅的谭卿,不禁微微怔,虽然谭卿自从进入幻影小队之后,实际上就跟他的私人秘书样,但这样直接找上门来的情况却是不多,因为李倩蓉曾经是特勤的重要人员之的缘故,两人原本就相识,所以谭卿到陈子华的家里也没啥忌讳,但没有重要事情的话。她还是很少直接登门的。

  陈子华接过郭姐递过来的茶杯,随意的坐在谭卿对面的沙发上,道:“出什么事儿了?”

  郭姐却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默默的回到顶楼去了,她也是今天才从龙溪返回,平时大多时间都是住在水晶苑的顶楼,反而是黄鹂大多时间住在下面的楼层。

  谭卿优雅的捏着高脚玻璃杯,轻轻的晃动着杯子,欣赏着杯子里殷红的葡萄酒光晕,不时还要嗅上几下,然后才会泯上小口,咂摸着润泽的柔唇,道:“也没什么大事儿,顺道过来看看李少校,给你送点儿材料过来,或许能用得上。”

  李倩蓉虽然从特勤退役了,但从前的熟人遇到了,还是习惯称呼她原来的职衔,对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如今她怀孕在家休养,像谭卿这样知道消息的,自然时不时的会过来探望下,也没啥奇怪的。

  陈子华道:“什么材料?”

  谭卿从身后的文件包里面抽出沓文件递过来,道:“这是前几天你让我帮你查询的东西,不看不知道,看吓跳呐。”

  陈子华接过来看,脸上神色却是动,原本他还以为是有关红馆的材料,那件案子跟了两年多长的时间,他心里早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巴不得早些结案,不料谭卿今天送来的却是他目前正需要的东西,有关堰湖区和临江区沿江的些水文资料和工程目录。

  随手翻看了下目录,陈子华皱了皱眉头,道:“这些东西,费了不少功夫吧。”

  谭卿巧笑了声,道:“箱红酒!”

  陈子华把材料塞进牛皮纸档案袋里面,随手放在身边的沙发上扶手上,道:“没问题。”

  目前蓝山县的葡萄酒厂已经顺利投产,所产的葡萄酒慢慢的打开了市场,品质绝对没得说,在国内外的市场上,知名度也在逐渐提升,但谭卿要的红酒,却是白云山实验室出的特制红酒,是陈子华自己用的,偶尔也会拿来送人,自从谭卿尝过几次之后,便有些放不下了。

  有了谭卿送来的这些东西,明天与省委书记邢云峰的见面,陈子华的信心更足了。

  今天三更!这是第二更!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三百四十八章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第三百四十八章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陈子华垂着眼皮。低头坐在省委书记办公室,手里端着杯茶,尽管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热气,他却依然未曾沾下唇,静静的盯着茶杯里面漂浮在上面的几丝茶叶沫子,似乎在研究着茶叶的基因似的,动不动,甚至没有朝对面办公桌后面的邢云峰脸上瞥上眼。

  省委书记邢云峰坐在办公桌后面,神色淡然如水,谁也看不出他这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心情,手里缓缓翻动着的,是陈子华精心准备的份材料,有关龙溪市堰湖区临江区等沿江地域近十年的水文资料和工程标书,还有沿江几省未来两月的气象资料,十分详尽,甚至包括了历年的气象资料对比和岸堤能够承受的最高水位等等。

  邢云峰已经反复把这些资料看过三遍了,里面全部都被陈子华标出了重点,还有份陈子华亲自动手写的报告,自然是针对未来两月内可能会出现的洪涝灾害的,邢云峰当然知道手里这些东西的份量,他还不至于狭隘到担忧洪水最终未至而虚惊场。甚至劳民伤财,让政府形象受损的地步,这种可能性那怕只有万分之,也要做好充分的预防准备。

  旦真的有洪涝灾害爆发而自己没有准备的话,那造成的损失可就无法估量了。

  但要说没有丝毫的担忧,那也是不可能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反复看这份资料和计划书了,根据这里面列举的资料来看,未来二十天之内,必定会有次史无前例的洪峰经过龙溪市,而经过偷工减料之后的岸堤大坝,却是绝对扛不住这次洪峰的。

  陈子华的另外部分材料却是针对堰湖区临江区沿江岸堤的工程的,四年前的时候,沿江数省都曾经遭遇过洪水灾害,堰湖区与临江区自然不曾例外,沿江岸堤有多处被江水冲毁,洪水过后,沿江的岸堤进行了重修,经过四年时间的修复,岸堤已经全部完工。

  但是,陈子华前几天下乡调研的时候,对这几个曾经被冲毁的地方进行了暗查,发现岸堤的工程距离达标距离尚远,属于那种标准的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这也是因为在他印象中,这几处岸堤大坝在前世的时候先后两次决堤。造成了龙溪市难以估量的灾难。

  否则的话,以他的眼光,还是很难发现工程不达标的。

  因此,他暗中交待了谭卿,让谭卿对这几处工程情况进行调查,利用隐秘的国家机关渠道,这样也会减少些不必要的麻烦和意料之外的变化。

  谭卿的调查就比陈子华详尽多了,不光有所有工程的标书以及施工建筑队的详细情况,还有他们承接工程的详细经过私下交易,同时附有这次重新检验岸堤大坝的鉴定书,也提供了原先施工队完工后获得的鉴定书,自然少不了些幕后交易资料。

  真正让邢云峰心里起伏不定的其实就是这份材料,能够不声不响的搞到这些东西,说明陈子华动用了不为人知的能量,这种能量在邢云峰看来,只有借助李家的能量才能搞到,即便是李家的力量在背后支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这些东西,也足以让人惊骇了。

  邢云峰反复看了几遍,心里暗自盘算了片刻之后不禁暗自叹了口气,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材料弄到这种程度。即便是现在的他,也做不到,可以想象,李家在安东的隐形力量已经达到了何种程度,琢磨了半晌之后,才突然想到层,或许,不光是李家的力量。

  他已经想到了韩家的庞大势力,近在咫尺的金陵大军区司令,还有在国安那边上班的李倩蓉,不过,他更趋向于陈子华借助了韩家的力量,至于国安那边,他摇了摇头,国安是不会理会这些事情的,即便是掌握了这些东西,也早就通过省国家安全厅转到自己面前了。

  无论如何,邢云峰都不会想到,陈子华还有条不为人知的隐秘身份,查这些东西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了,又不是多么隐秘的东西,虽然牵扯了不少省市的官员,但都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不过对于邢云峰来说,已经算是触目惊心了。

  尤其是,这些工程牵涉了位副省长还有龙溪市的常务副市长董培源已经辞职的副市长王维克,如果再联系到陈子华列举到的龙溪市教育系统的那宗大案,那就不光是副市长王维克了,连市长钱宝银都脱不了干系。

  琢磨了半晌之后。邢云峰抬起头来,他觉得,这次是次难逢的机会,次等了很久的机会,或许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可以让他与省长郭万年的力量对比,再次发生变化,甚至可以说是根本上的变化!

  邢云峰闭着眼睛想了想,终于对陈子华道:“这等虚无缥缈的事情,却是不好拿来当成政府的决策资源呐,更不好大张旗鼓的去宣传准备。”其实他的心里已经相信了八九成,甚至比陈子华还坚信这次洪水的可能性,毕竟陈子华准备的材料太充分了,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变了味儿,根本不是那么回子事。

  陈子华闻言,先是怔,随即放下手里茶杯,依旧不言不动,静静的听着邢云峰的吩咐。

  果然,邢云峰目光在陈子华身上转,接道:“时间有限,你可以先想办法做些预防措施。在不惊动其他人,不造成大面积的恐慌情绪,影响社会秩序的前提下,做些比较完善的预防和善后措施,将这次可能来临的洪水危害,减少到最低。”

  陈子华眉头微微皱,不过却没有拒绝,稍微犹豫了下,点了点头,应承下来,虽然他分管的工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