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容,道:“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得啦。”

  七拐八弯的,常菊红把车开到市郊挺偏僻的个修车厂,这个修车厂极大,在后院的仓库里面,停着排五六十辆清色的进口车,只要是陈子华能叫得上名字的名车,几乎都能看到,可怜他认识的名车实在有限,不过还是眼就看上了辆丰田沙漠王子。

  陈子华向偏爱越野车,所以目光尽在那些越野车上瞄来瞄去,常菊红则和名正在组装车的中年人聊了起来,等陈子华看得差不多了,才过来问道:“看上那辆了?”

  陈子华迟疑了下,他可摸不准这些车的来路有没有问题,不过看到眼前仓库里面的阵势,却也很难相信这些车会是有问题的走私车,加上是常菊红带过来的,便问道:“不会来路有什么问题吧?上牌很麻烦的。”

  常菊红“哧”的笑,道:“这是祺祥商贸名下的车辆,会有什么问题,上牌的事儿不用你劳神,只说看上那辆吧?”

  陈子华指了指自己看上的那辆陆地巡洋舰,道:“就这辆沙漠王子吧。”

  常菊红笑道:“你整天就在市里面跑来跑去的,又不去登山涉水,弄辆陆地巡洋舰像什么样子?还不如选辆奔驰得了。”

  陈子华看了看常菊红推荐给他的那辆奔驰,心里却觉得极是别扭,看惯了后世大奔的那种车型之后,只觉得眼前的这辆奔驰的样子极不顺眼,微微摇了摇头,道:“就这辆越野车。”

  常菊红有些怪异的看了陈子华眼,转过头对方才那个中年人道:“何叔,这辆沙漠王子留下,还有那辆宝马,也给我留下吧。”

  从修车厂出来,陈子华道:“怎么没问多少钱啊?”

  常菊红道:“要啥钱?咱们不是说好了借车么,你就等着拿车好了。”

  陈子华愕,却不好继续追问,便道:“明晚在七彩虹请客,要不要来喝上杯?”

  常菊红道:“七彩虹啊?当然要去了!”顿了顿方才道:“是升职庆祝吧?”

  陈子华摆摆手,“升什么职啊,就是多兼了职,你昨晚提的那个。”

  常菊红笑道:“哟,这么快就走马上任了?”

  陈子华却摇摇头:“今天下午去看了看,切都还在初创磨合当中,明晚就是大家起聚聚,相互熟悉下,谈不上庆祝。”今天下午他到新组建的综合办去看了看,跟两个副主任李秀哲和钱云峰碰了个面,相互客套了番,具体的工作还要等明天之后再慢慢商议。

  这个综合办实际上现在已经成了个火药桶子,该怎么去融合,还需要个过程,陈子华虽然与李秀哲和钱云峰只是很简单的接触了下,却也为两人的情形感到有些头疼,下面新合并的几个科室,更是五花八门,人员纷杂,想要理顺关系,恐怕不是天两天的事情。

  常菊红闻言笑,“看来这个新鲜出炉的主任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咯。”

  陈子华吁了口气,道:“也没什么难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常菊红道:“你倒是想得开!”顿了顿,接道:“明晚都是你们综合办的同事,我去了也不合适,不如就今晚吧,咱们先去七彩虹探探路?”

  陈子华道:“不是吧,你就那么想去七彩虹吃喝?”

  常菊红嘻嘻笑:“那是当然!谁不知道七彩虹是东华市目前最高档的酒店?”

  电话铃声非常突兀的响了起来,陈子华微微愕,到了安东之后,他才重新换上的大哥大,号码自然也是新的,知道的人并不多,他身上还带着部卫星电话,号码更是只有几个人知道,这会儿忽然传来铃声,显然是有限的那几个人打来的,琢磨了下,还是从手包里面掏出电话,顺手接通。

  “老板,香港这边出事儿了。”话筒里面传来林月虹淡淡的语声,但语气当中蕴含的那种森寒的味道,即便是隔着电话,陈子华也能深切的感受得到,若非是遇到极为麻烦的事情,林月虹是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的,说明她这时候强压着愤怒。

  “怎么回事儿,慢慢说。”陈子华心里微微凛,林月虹去香港,目标只有个,那就是萱草,难道是萱草出了问题?这也太他巧了吧?

  “萱草姊妹都已经失踪了!”林月虹沉声说道,“她们的保镖同时失踪,应该是出问题了,目前还没有什么线索!”林月虹语气里面的杀气极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之所以打电话给陈子华,不光是因为陈子华是老板,还有个原因,之所以这个时候忽然让她来香港找萱草,肯定有些她不知道的缘故,目前这已经是寻找萱草失踪的唯线索。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三百二十二章决心

  第三百二十二章决心

  与常菊红约好搬入新居的时候再请客之后。陈子华返回了招待所,如今刚刚差使上身,自然不容他轻易离开,因此,他需要仔细筹算番,而且,这时候即使去了香港,他也给不出林月虹多少帮助,还是在别的地方用点儿心思才是正途。

  萱草的失踪,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贝健行,原来送萱草去香港的时候非常隐秘,如今时隔年,以贝健行的能力,未必不能找到萱草的下落,尤其是在安东与他相遇之后,对付萱草便迫在眉睫,所以,萱草失踪的最大嫌疑,很快就锁定在贝健行身上。

  但贝健行人在大陆,他的势力也非常有局限性,通过什么手段在香港绑架萱草呢?陈子华心里不禁有些含糊。这里面的手段可就太多了,但陈子华最担心的,却是怕杨建军参与其中,杨家的势力大小毋庸置疑,即便是在香港,也没有人愿意得罪这样的内地大家族,所以,陈子华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想到了几种最坏的可能性。

  坐在沙发上,服务员小刘蹑手蹑脚的进来给他泡好了茶,将沓新报纸放在桌面上,然后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这层因为住的都是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凡是没有安家在安东的省委领导,几乎都会暂时住在招待所,因此这层的服务员素质都是极好的。

  陈子华已经在这儿住了个多月,不过与这里的服务员却生疏的紧,这个小刘从开始的时候就在为他做服务,小心谨慎,让他真有在家里的感觉样,所以勉强留有丝印象,心说请回去当保姆的话,倒是个很不错的人选。

  摇了摇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经常出现这种走神的毛病,待小刘拉上房门出去了,陈子华从包里拿出电话。找到妻子的电话,琢磨了阵之后,拨了过去。

  如今能想到的办法,就是依靠国安的力量,李倩蓉正好身在香港,又是国安四处的处长,负责海外这片,想来在香港找个人,要比陈子华方便得多。

  自从冯雅君接掌倩华股份公司之后,出于安全的需要,建立了很大的保全机制,手下的安保力量也是极强,但终究还是攻击力量大于防御力量,至于情报方面,就差了许多,她离开之后,这方面的东西就都交给了徐静芸,两人在管理上有着极大的差异,徐静芸更重视防御,着重培养最出色的保镖,杀手则全部放到非洲和西亚等混乱地区去发展。情报方面同样没有什么建树,这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她们两人都不想沾染黑道的缘故。

  李倩蓉自然知道萱草的情形,当初就是她主张带萱草回家的,听到萱草在香港失踪,不禁为之愕然,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当初的那件公案还没有结束,她已经知道陈子华去了安东,但却不知道贝家父子也在安东,所以还在含糊的时候,听到陈子华怀疑是贝健行做的,大是诧异,道:“贝健行?不是应该还在服刑吗?”

  陈子华当初在关西弄的那场大风波,李倩蓉没少在背后出力,细节自然很清楚,但对于牵扯到案子里面的几个人的处理情况,可就有些不甚了了,如今听了陈子华的转述,忍不住埋怨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识好歹的东西!”

  问明白了林月虹的联系方式之后,李倩蓉便挂了电话,在香港找个没有丝毫线索的小姑娘,无异于大海捞针般,虽然国安势力雄厚,可也没有强大到如此地步,所以想找到萱草,还得按部就班,同时借助香港警方的力量。

  时之间。陈子华在这件事儿上也帮不上其他的忙了,不禁有些懊丧,若是当初直接将萱草姊妹移民到海外别的国家,恐怕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琢磨半天之后,陈子华重新拿过电话,拨给了林月虹,把联系李倩蓉,让国安帮忙追查的情况跟她说了。

  林月虹却认为,这种事情,十有八九跟香港的黑帮有关系,否则的话,没有那个小势力能无声无息的把萱草姊妹弄走,因为两人都配备了最为专业的保镖,这两个保镖都是暗镖,杀手出身,因此,她要求向黑帮下手。

  陈子华迟疑了半晌,旦向黑帮下手的话,香港肯定要混乱上阵子,还不定能找到萱草的下落,目前正处于香港回归前夕,上层再希望能够保证香港的平稳安定。若是因为萱草的事情大张旗鼓,最后势必会将自己暴漏在国家的面前,而且会被扣上不顾大局的帽子。

  林月虹显然想到了陈子华的顾虑,道:“老板,咱们可以用钱买消息。”

  陈子华对于这些操作手段却是生疏的紧,不过听林月虹的意思,应该是比较稳妥的,想起她身怀异术,应该很方便拿到真实的情报才是,所以点头应承下来,并让徐静芸也派人前往香港配合。务必尽快找到萱草的下落。

  挂了电话,陈子华开始琢磨起来,不管这次事情是不是贝健行干的,但处置掉贝健行那是势在必行了,他不能留这么个后患呆在身边,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已经明白,这种拥有雄厚背景的公子哥儿,依靠国家法律什么的,纯粹就是胡扯蛋,再完善的法律,也还是需要通过人来执行的,何况并不完善的法律呢,所以,对付贝健行,势必要通过非常手段。

  想到贝健行,他同时联想到杨建军,如今杨建军在中原省某县的公安局历练,陈子华已经想过如何打压杨建军,吴月萍的父亲就是该省的副省长,而且还是入常的那种,若是能搭上他的路子,压制杨建军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如今却有些不大方便。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制造场意外,将杨建军“蒸发”掉,但这又谈何容易?想来想去,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徐静芸派人做起来最是方便,遂暂时按下心思,打算等萱草的事情告段落了,再想办法把这几个后患给处置了。

  缓了口气,陈子华忽然惊觉,自己的心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暗了?竟然净想些阴谋诡计,手段也与贝健行都有些差相仿佛了,是不是心境出现了问题?沉吟了会儿之后,索性把切都抛在脑后,先去浴室冲洗了番。然后爬上床,打算好好睡上觉再说。

  接下来的几天,陈子华的心思完全放在工作上,新部门的整合颇费了番心神,按照最初的设想,只是几个部门合并之后,相似的职能重叠,然后还是依照各自的职能办公,不过更加集中些,权责也不似以前那么分散。

  但陈子华却不能这么敷衍了事,这个综合办听起来仿佛要大张旗鼓的进行番清理整顿似地,但实际上,这还只是个上传下达的部门罢了,搜集下面各种情报,综合之后上传给省委省政府,然后负责落实上级机关的各种会议精神以及决定督办等等。

  承办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的查办件以及领导同志批示件;负责省政府全体会议常务会议专题会议等会议决定事项以及国务院省政府公文中要求反馈结果事项的督办落实工作;负责省委工作要点政府工作报告中政府系统目标任务的分解和督办工作;负责全国和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关省政府系统的建议与提案办理的督促检查工作;负责省级以上新闻单位在媒体及内部刊物中反映重要问题的督查工作;负责厅内涉及两个以上处室督查事项的办理协调工作;指导全省政府系统督查工作。

  协助省政府省应急委领导处置重大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安全事件省政府门前非正常群体性上访事件等;负责省长专线电话工作;办理信访方面的文电会务督查调研工作,总之是五花八门,几乎涉及到了政府工作的方方面面。

  陈子华自然明白,这是个伸缩性极强的部门,邢云峰更是借助这次微调,将很多不大相干的权责也扯了进来,综合办既可以说是权势熏天,也可以说是样子货,没有任何权势,就看怎么去操作了,这个办公室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还真不好说。

  好不容易梳理了番之后,陈子华与两位副主任商议,将整个综合办分成五个科室,从信息采集到案件督办依次分别为综合科综合二科,直到综合五科,原来的几个处级主任兼任科室的科长,算是把综合办的架子搭了起来。

  他这样做,等于把原来的几个部门给拆分合并了,彻底形成了个新的部门,体现了邢云峰的意志,对于两位副主任来说,也是好事儿,因此,暂时还比较顺利,就这,也耗去了陈子华将近个礼拜的时间。

  沙漠王子在陈子华选车的第二天就送到了他的手上,拿着手里的行驶证,陈子华不禁有些愕然,车主居然是郭婷,车牌是常菊红给弄的政府牌照,不过不是省政府的,而是东华市政府的牌子,不用说,多半是挂在她家名下了。

  陈子华自己有驾驶证,为了出入方便,专门在省政府大院这边报了备,领了张出入通行证,算是可以通行无阻了,既然是借的车,这车钱自然就不用给了,反正是常菊红出面,陈子华倒也不觉得欠了郭婷的人情。

  由于部门新建,同事大多还处于适应状态,人员也不全,所以原打算在七彩虹请客的那顿饭到底也没能成形,加上陈子华因为萱草的事情而心情不大好,所以最近几天也没有跟常菊红兄妹再联络,至于新房的装修,他更是问都没问。

  单位的事情告段落了,陈子华的心情不禁为之松,接下来怎么开展工作,却要瞅机会,已经不能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受到上次沣南县事件的经验教训,他如今谨慎了很多,自然不愿平白无故的去给邢云峰冲锋陷阵,适当保持定的距离,也是保护自己的策略。

  香港那边直没有什么消息,萱草姊妹自从发现失踪之后,便没有了丝毫音讯,仿佛凭空蒸发了样,李倩蓉费劲心思也没能找到线索,只好把结果转告给了陈子华,失踪这么长的时间,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而且连凶手都摸不着。

  陈子华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开车从省政府大院出来,沉默了片刻方才道:“好吧,后面的事儿你不用管了。”既然通过这种渠道找不到,那就只好用别的手段了,虽然激进了些,却不失为更好的办法。

  越野车驶出东华市,在通往龙溪的公路边停下,陈子华摸出电话,琢磨了几分钟之后,还是拨给了林月虹:“用你们的办法吧,若是还找不到萱草,就顺势把所有的黑帮都给我连锅端了!”语气中透出的凛冽杀机,即便是远在香港的林月虹,都能感受得到。

  这个星期的时间,不光在等李倩蓉的消息,徐静芸把分布到各地的杀手几乎全部都集中到了香港,同时,从李倩蓉的手中,林月虹拿到了所有地下社团的详细资料,包括些底子不大干净的大家族,或者有可能成为怀疑对象的人。

  因为他们初步判断,萱草的失踪,肯定跟地下社团有关,因为同时失踪的还有两个从雇佣军中出来的保镖,这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做到了,经过李倩蓉的排查,也都排除了警方或者些特殊势力的误会问题,因此,如今的目标,就只能对着那些地下社团了。

  在路边停了良久,陈子华终究还是掉转车头,返回东华市,萱草姊妹的失踪,让他实在没法子回去面对郭姐,直到现在,郭姐还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也已经遇难,否则的话,这个女人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不过年多的时间,家人便只剩下她个了。

  陈子华这时候已经对贝健行生出了杀机,不管萱草这次是否有事儿,他都已经决定,不能再放过贝健行了,甚至连贝家的另外个儿子,贝健隆,也纳入了处置的计划。

  中环,栋摩天大楼的顶层豪华办公室内,蒋飞站在庞大的落地窗前,指缝中转动着雪茄,望着外面星光点点的夜空,灯火辉煌的夜景,似乎时之间有些沉醉,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眼看着烟头即将烧到手指,却还像雕像般的凝注着外面的夜色。

  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虽然及时嘎然而止,却还是破坏了室内的宁静,蒋飞微微皱了下眉头,抬起手,刚想再吸口的时候,才发现雪茄烟即将燃尽,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漫步走到办公桌前,把烟头按进烟灰缸,然后缓缓坐在大班椅上,伸手在眉心揉了揉,捋了捋鬓角已经微微有些发白的鬓发,随口道:“老七,什么事儿?”

  办公室门口人影闪,个三十多岁的精悍男子微微低着头进来,雪白的衬衣领子极为显眼,黑色的西服,黑裤子黑皮鞋,似乎除了洁白的领口袖腕之外,就剩下张脸不是黑色的了,不过,最惹人眼的,却是精悍男子的左侧脸颊上,条两三寸长的疤痕,仿佛蜈蚣样趴在脸上,将原本俊美的面容刻画得凶厉起来,平添几分煞气。

  “老大,咱们怕是惹上麻烦了!”老七站在蒋飞的办公桌前四五米的地方,恭敬的说道,“有人出百万美金寻找那两个女人的线索!”

  “百万美金?”蒋飞微微皱了皱眉头,“都快个礼拜了,你们找到线索没有?”

  “自从那天之后,贪狼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