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目的寒光:“怎么?你想恩将仇报吗?”

  还好早就知道火夕是这种人,所以凤七邪点儿也不感觉意外

  “恩将仇报?呵呵!”火夕笑得邪肆:“哪里会?我只是想知道,火醉呢?为何他舍得丢下你个人,而没有跟着?”

  以他对他那个哥哥的理解,他只要认定个人,是万没有这样丢下她不跟着的,所以这么久了没有见到火醉出现,他很意外

  提到火醉,凤七邪的眸光立时黯,不过随即又被她很好的掩藏了起来:“他有点事情要办,所以没在我身边”

  “有事要办?”火夕眉稍挑,明显的不信:“你不会是开玩笑吧!在他心里什么事情能够重要得过你,竟然没有守护在你身边?哈哈哈!他不会是死了吧?”

  以他对火醉性格的了解,如果有天他没有出现在她身边,恐怕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死了!

  这两个字像根刺样,猛然扎进凤七邪心间,让她瞬间炸毛,吼:“火夕,醉他好歹也是你的哥哥,你怎么可以如此咒他?”

  “哥哥?”火夕鄙夷的抬眉,不屑冷哼:“他算什么哥哥,做哥哥的不是什么都应该让着弟弟吗?他小时候做得到,为何长大了却不行,你是爹为我挑的媳妇,既然他是我哥哥,那他为什么没有将你让给我,上次还要跟我抢,为什么?”

  听到这样的话,凤七邪瞬间瞪大了双眸,满是难以置信

  这厮,难道真是变态么?

  从第次见到他的那刻开始,她就觉得他的想法很不正常,而且异常偏激而且她不知道他与醉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只要是醉喜欢的,他好像都要抢,连爱人也不例外

  这简直就是种病态的执念,让人心生害怕

  此刻她知道,不管与他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所以凤七邪想立马离开,从此后最好离这家伙远点,免得麻烦不断

  不管怎么说,他又是与醉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所以她还真不能将他杀了了事,不然以后如果跟醉在起,多少心里会有些阴影

  所以,既然惹不起,那她躲得起吧!以后少与他碰面就好

  可是,她是这样想,可某夕可就不这样想了!

  “怎么?现在想走,不嫌晚了吗?”双似水美眸直勾勾的望着凤七邪,唇角勾起极寒的笑容,趁人意外之际,突地伸手抬起凤七邪的下巴,火夕脸的轻挑:“既然火醉没了!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你放心,我定会比火醉更加对你好的,我的小媳妇儿”

  啪的声响,凤七邪下将他轻挑的手打开了!含怒的凤眸直逼上火夕:“谁说火醉没了!他还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上,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诅咒火醉,你信不信我废了你,才不管你是不是他的弟弟”

  他那样说醉,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她的醉定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怎么会没

  “弟弟?哈哈!本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是我的哥哥,就他那样的野种,也配吗?真是可笑,可笑至极啊啊哈哈啊唔”

  张狂的笑声还未落,结果就已激得凤七邪忍无可忍,当即记拳头就猛挥了过去,火夕的身手虽然不错,但他毕竟受了伤,虽然吃了丹药可恢复毕竟没有那么快,又哪里会是此时暴怒中凤七邪的对手,当即就被揍了个正着

  宛静她们见状,惊叫着想要冲上前帮忙,结果被蛛儿齐齐拦赚不管他们如何冲撞都进不了凤七邪与火夕的身,他们这才惊骇的发现眼前这身银白绝美少年的不凡,整张脸也变得凝重起来

  火夕被凤七邪脚踹在地上就是通猛揍,她早就看这小子不爽了!要不是看在他是火醉弟弟的份上,她刚才根本就不会出手相助,如今竟然还敢拿言语来刺激她,诅咒她心爱的醉,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时间,拳脚,惨叫,狂揍声不断

  火夕时间竟然被她打懵了!当他回过神来之际,赶紧抬手护住了脸,大叫:“打人不打脸,媳妇儿,你能不能轻点儿”

  第044章本少帮你破身如何?

  而且还是在火醉那小子不知所踪的时候

  火夕微微垂眸,掩却眸中的诈与冷意,唇角微勾凭着他向来敏于常人的直觉,火醉定是出事了!而且还与她有关,而且从先前她出手救自己的情况看来,她是真的将火醉那混蛋放在了心上

  所以他立时间,改变了战略战术,对付凤七邪这样的女子,硬来可是不行的啊

  他定不是真心叫的,是吧?是吧?

  虽然心中这样怀疑,但是不知不觉间,凤七邪看向火夕如同北极寒冰般的目光渐渐融化了许多,且带着丝丝期盼

  虽然火醉什么也没说,而且非常憎恨火家的人

  但是她却清楚的知道,他真实的内心并不是那样想的,火家的人虽然讨厌,但做为人的本性,隐藏在骨髓深处的情感,有谁不渴望亲情呢?虽然在平常,或许连当事人自己也不定能发现

  虽然这声哥哥,不知道火夕叫得有几分真,或许连分也没有,但是凤七邪就是不想放过有天火夕能真心叫醉声哥哥的可能

  “你,真的会承认醉是你的哥哥吗?”虽然醉并不定稀罕得到火家的认可或是让火夕叫他哥哥,但是在力所能及之内,她还想解开火醉的心结,让他从往日的阴影里走出来,性格不再那么偏激,能够幸福的生活,就是她最大的消

  虽然她知道这很难,不管是火家还是火醉自己,但她就是忍不住想要试

  火夕抬起俊美逼人的脸,似水美眸中原本的诈与冷意早已掩去,取而代之的是可怜兮兮的真诚:“当然会,不信你让哥哥现在来,我当面叫给他听”

  是的,火醉要是真的能够现在出现,他定会叫的,呵呵呵!可是只怕是,他没有那个命听到他叫他哥哥啊哈哈哈!

  当面吗?

  凤七邪心中痛,赶紧抬首望天,逼回眸中就要不受控制划下的泪滴她凤七邪从不轻易掉泪,可是想到火醉,她的心就犹如针扎般的疼痛,所有的情感很难控制,特别是她在清楚的明白了自己对醉的感情,可他却被魔音那个混蛋夺去身体之后

  她不信火醉会被魔音吞噬掉灵魂,醉定还在等她强大了将魔音灭掉,将他解救出来

  对,定是这样

  “好,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不然,我饶不了你我会带你们出药源深谷,但是旦出谷之后就不要再缠着我,听见没有”放下狠话,凤七邪毫不“怜香惜玉”的将他脚踹开,在脸色不善的蛛儿护送下,将蛛儿已经斩杀了的那只巨型蜥蜴收入生命之戒之后,踏步离开

  而被踢倒在地的火夕则是声痛呼,心中大咒这死丫头太过凶罕毫不温柔同时,而且还瞎了她的狗眼

  难道她看不出他是个世间罕见的美男子吗?

  在这世上,还从未碰上个对他如此粗鲁称得上狂暴的女人,暴打他了不说,竟然还如同垃圾般脚将他踢开,真是太可恶了!

  难道在她心里,他真的不如火醉那混蛋吗?

  他不信,他不信!

  火醉的这个女人,他要了!

  “夕,你怎么样了?”

  看着火夕被凤七邪无情的脚踢开,宛静等人大惊愤怒之余赶紧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原本实力不俗的几人,突然有种虎落平阳的感觉

  但从刚才的番交手来看,他们已自道自己不是凤七邪与那长相绝美的银袍少年的对手,所以先前起的不良心思早已放下,但是见她如此欺负火夕,心中对她的恨意却是更浓了!

  火夕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可喉头涌起的股腥甜让他摇摆的手有些僵硬但他才不想承认,他被个女人打得这样之惨,所以生生的又将那腥甜给咽了回去

  什么叫死要面子活受罪,可在这小子身上表现了个淋漓尽致

  “你们这是怎么了?愣在那里当标杆啊还不走!”刚想带着蛛儿离开,结果就看到景豪等人手举长剑奇怪的姿势和脸上震惊的表情,不由出声说道

  看来是他们刚才见到她被火夕他们几人围攻,所以拔郊备冲上来解救的,可还没近前,结果就被凤七邪无比粗暴的举动给震住了!吃惊的瞪大了双眼,身体僵直到现在

  凤七邪看在眼里,有几分好笑可却觉得心中微暧,先前见他们的样子,可是对于火夕这个学长相当忌惮,想不到在她有“难”之际,他们竟然敢冲出来,由此可见,他们真的将她当成了朋友

  被凤七邪这样说,景豪他们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困难的吞了吞口水,望着缓缓向他们走来的火夕等人,有些的的道:“凤学妹,你这样对待火学长他们,恐恐怕”

  “不用的,我不会有事的”抬首望了望天色,凤七邪道:“找个地方,今晚好好休息,药源深谷里的深夜,恐怕不会平静啊”

  凤七邪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景豪等人赶紧带头找地方休息了!

  这是个美丽的小树林,离这里不远处有条小溪,夜晚来临之际,景豪等生起堆火,终于决定在此过夜

  将打来的魔兔拔皮洗净之后架在火上烤着,不多时就冒出滋滋油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凤七邪原本靠在树上闭目休息,可是硬硬的始终觉得不舒服,最后身体歪,就靠在了离

  第045章你混蛋!

  “你你混蛋!”

  凤七邪的脸,顿时就黑了!把打开他缠着她发丝的手,向后退去

  可是她才刚退,他就紧紧的逼了上来,似水般的美眸中闪烁着野狼般的守猎光彩:“怎么?难道在你心中,你哥哥们的性命还不值你用身体来换吗?那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这怎么是能换不能换的关系呢?这个禽兽,真是比醉没品下流多了!

  啊不,他哪有资格与醉比,这个死色狼

  “主人,让我杀了他,同样可以得到七瓣玉灵芝”

  正当凤七邪气得俏脸变色,暗恨不已,蛛儿手抬,大声怒道

  其实她也是那样想的,但火夕除去是醉的弟弟不说,还是帝国学府的学子,她马上就要进入帝国学府上学,杀了他会很麻烦,所以她拦住了蛛儿,沉着小脸对火夕道:“这不行,你另外开个条件吧!”

  火夕拨了拨自己的发丝,当即坏坏的笑道:“可是,本少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该怎么办呢?”

  他果然是个超级混蛋

  凤七邪几乎咬碎了银牙,真想拳打破他的坏笑的脸说实话,自从来到这片异世大陆之后,还真没碰上这么讨厌的人

  这样比较起来,就连玉流芳他们都比这小子可爱了许多

  “实在不行,那就算了!我自己也可以找到七瓣玉灵芝的”凤七邪倏地起身,丢下这句话之后,迈步向小溪边行去

  她怕再呆下去,真的会忍不住杀了这小子

  没有想到凤七邪会这么干脆的转身离开,火夕不由愣她不是说等着七瓣玉灵芝救凤飞他们的命吗?可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时间,火夕竟然跟不上凤七邪的心思,这丫头,也太难懂了!

  捧了捧清凉的溪水浇在脸上,凤七邪努力平息自己满腔的怒火,回眸望着火夕的方向,心中快速的打着盘算

  只要知道他手上有七瓣玉灵芝,那就好办了!凤七邪双眸微眯,闪过危险的光芒,她凤七邪自认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要想得到七瓣玉灵芝,可并不是只有交易这条路的

  唇角勾起抹险的笑容,眸中波光闪烁

  可正在这时,凤七邪眸光凝,耳朵动了动,对直跟着她的蛛儿说道:“蛛儿,回生命之戒里去,没有我的召唤不可出来,看来有些人终于忍不赚鱼儿要上勾了!”

  话落声的同时,她朝着景豪等人相反的方向,好似月下散步般行去只是如果细看的话,她的步伐却是比散步快多了!

  她不能留在这里,将危险带给景豪他们同时,这些人她可是等了很久了!

  脚下越行越快,到最后凤七邪几乎在月色里左穿右突的飞奔起来可是她却感觉那些隐藏的气息越奔越近了!凤七邪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有种血液燃烧起来的感觉,让人热血

  因为这刻,她是否等很久了!

  终于,凤七邪不停飞奔,当奔到处断崖处时,前方再无去路,她退下来

  回眸间,果然见到十多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身后不远处,封死了她所有的退路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是个人恐怕都会感觉到绝望

  可是凤七邪并没有,因为这种场景她早已预料,只是没有想到前方是断崖而已不过那又有什么要紧,这里已离景豪他们很远了!就算大战起来,也不会连累到他们,这就行了!

  “人很多啊对付我个小姑娘,想不到胡家也舍得下这样的血本”

  凤七邪缓缓转身,手中的长剑应声而现,在月色下闪着幽蓝之光,如同来自地狱的鬼火,竟然让人心凭生出股凉意

  众黑衣人闻言,饶是以他们的心性,此时也不由惊

  她是怎么猜么他们来历?还有当初对凤飞他们下手,可说是做得非常隐秘,这丫头是怎么知道是他们胡家做的?

  凤七邪目光如刀刃般扫过众人,杀气腾腾的道:“说吧!我凤飞哥哥们,是否也伤在你们手中,如果承认的话,本小姐答应等会儿让你们死得轻松些”

  这小丫头没疯吧!难道到现在她还没有分清楚形势吗?

  她虽然聪明的猜到他们的身份,但是说让他们死得轻松些的话,就显得狂妄与无知了!

  她个小丫头就算有些本事,她目前也只有个人而且他们十多人可是经过专业训炼的,这到头来谁才是死的那方,还用说吗?

  “凤七邪,你果然还是那么无知,不知死活”

  突然,从人群后传来声女声,厉声说到同时个娇小的黑色身影,走了过来

  她出来,其他人顿时急了:“小姐,你怎么可以”

  “不防事,她反正已经是个死人,本小姐不怕她知晓我的身份”把扯下自己的蒙面巾,顿时张娇美的小脸露了出来,但却透着狰狞的味道,恨恨的瞪着凤七邪,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般

  她今夜不辞辛苦的亲自前来,就是来见证她的死亡的

  见到来人,凤七邪顿时邪邪的挑了挑眉:“胡千旋,怎么?伤好了吗?这么快就出来蹦哒”

  提起她的伤,胡千旋顿时心头火起,前仇旧怨全部叠加起来,让胡千旋对她的恨意简直升华到极点,充满杀气的挥

  第046章大好颗头颅

  瞬间,就让人心生退意!

  不过此时他们才惊骇的发现,这方天地,好似都被什么锁住了般,他们根本就逃不出去

  不由齐齐大惊,望向凤七邪的目光犹如是在看妖孽

  是的,此时的凤七邪看在他们眼里,不再是看个十三四岁的普通少女,而是个神秘莫测的妖孽,他们不知道她使了何种手段,让他们胡家训练的杀手在她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像棵白菜

  胡千旋此时也慌了!与那天在翠园门口比较起来,凤七邪那个溅丫头强了不止倍,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她的玄气修为,还是没有噌长啊真是太诡异了!

  不过,此时她可没有心思来思考这些,眼见凤七邪犹如尊杀神手提染血的长剑步步逼来,她不住向后退去,虽然身前有几个黑衣人为她挡着,可是她依然觉得不安全,此时不由很后悔,她今夜干嘛会发神经的亲自前来,这下好了!这个溅丫头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她将自己套进去了!

  “我,我是胡家的大小姐,你要是敢杀我,我爹是不会放过你的,而而且你那小小的凤族,我爹也不会放过”努力的压下心中的恐惧,胡千旋颤声说道

  她虽然平日凶悍,但是见到凤七邪面不改色的随剑砍,就收割了条性命,还是感觉心惊胆寒

  “哼!我凤族与你胡家早就势不两立,我还会怕你爹吗?不过你放心,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来陪你了!”冷笑着说完,强大的精神力放出,那些人立马就动弹不得,凤七邪长剑挥,全都将他们送进了地狱

  “啊”

  鲜红的血,全都飞溅在胡千旋身上,吓得她惊声尖叫

  血,全都是血,她的世界瞬间变得血红片

  她所带来的人全部都死了!都死了!下个就轮到她了!凤七邪她绝对是个魔鬼,是个杀人不折的魔王,她怎么可以面不改色连眼都不带眨下的将人给砍死呢!

  第次,她察觉到她的可怕

  哪怕是那次,她将食人血藤缠到她身上吸食她的鲜血,她也没有感觉她像此时这般恐怖过

  “现在才感到害怕,不嫌晚了吗?”凤七邪目光森寒,却满带戏谑的开口:“很早就我跟你说过,叫你不要来惹我,你就是不信而且你胡家竟然还敢伤我哥哥们,那就只有死路条了!”

  “凤七邪,你你会糟到报应的”

  “报应?”听到这两个字,凤七邪足足愣了三秒,尔后大笑出声,像看白痴般看着胡千旋:“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报应的话,你们胡家人死个千百次都难赎其罪,从你胡家建业至今,恐怕冤死在你们手中的人定不少吧!你们还谈得起报应二字吗?”

  胡千旋顿时语塞

  是的,做为个豪门世家,哪个没有笔笔血债,只是都在暗处没有拿到明面上来说而已而她们胡家当然也是,明里暗里不知道使了多少手段,才吞并许多势力将胡家壮大至今,不然她们胡家哪里能挤进豪门世家之列

  “这么说来,今天你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了!”见用胡家威慑不成,胡千旋的目光立时变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