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腥残暴的目光根本就不像他,所以她猜这其中肯定有隐藏着什么内情

  果不然,火醉听她询问,不由双眸黯:“我还是吓着你了是不是?”

  凤七邪摇头:“不是,我只是想知道原因,方才能想办法为你解除”

  火醉突然苦苦笑,眸光幽远:“没有用的,永远也解除不了!”

  竟然那么严重?

  “全都告诉我好吗?”凤七邪坚持

  火醉对上她的目光,清澈如水的双眸中泛着担忧的神情,让他孤寂的心突然暧,不知为何竟然想把自己隐藏了数十年的秘密说与她听:“我记得我小时被赶出火家之后,孤苦无依,就快饿死的时候却意外的掉入了个黑洞里”

  说到这里,火醉身体僵硬,显然是想起当时自己年幼,孤苦无依时,突然掉进黑洞里那种害怕的情绪,凤七邪不由心中痛,给他包扎好伤口,扯好衣服之后,伸手握住他冰凉的手,柔和的目光望着他,鼓励着他说下去

  火醉僵硬的神情缓和了下,像溺水的人抓住段浮木般紧握住她的手,这才继续说道:“在那没有光亮的黑洞里,我摔得满身是伤,鲜血淋淋的,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出路正当绝望之时,突然响起来了个魔幻般的声音,问我甘不甘心就这样死掉,问我想不想报仇,问我想不想像个强者般把所有欺负过我的人都踩在脚下,想,我当然想,玉流芳那个滛贼拐走了我娘亲,害得我被爹赶出家门,流浪街头,吃尽苦头,我当然想变强,我当然想要报仇”

  火醉越说情绪越激动,握着凤七邪的手也不自知的加重着力道,凤七邪眉头轻蹙,可却什么也没说的承受了下来

  “那时候的我,什么都没有细想,只要能变强,我什么都答应,哪怕是献上我的生命与恶魔做交易”火醉语音顿,眸光中闪过丝血红,望着凤七邪,苦笑:“就在我点头答应的瞬间,股灼热的强大的力量窜入了我的身体,同时那个声音告诉我,我拥有了他的力量,可以随意使用,但是我的生命期限只有十年,十年到,我将向他献上我的灵魂”

  听到这里,凤七邪不由心凛,眸中闪过丝焦急,但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并没有接话

  “其实,生与死对于我来说无所谓,或许早日死了更好,免得活在这世上受尽人世间的苦楚”他眸光幽幽,俊脸上满是落漠,可随即是满脸的不甘:“但是在我死之前,定要把害我从小就孤苦无依的玉流芳给杀死,方才甘心,所以这十年来,我直都寻找着玉流芳的踪迹,可是他形踪诡异难测,每每要找到他的时候都晚了步,想不到时间竟然拖就拖到现在”

  “十年的期限,还剩多久?”凤七邪语音平淡,让人听不出她的喜怒,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时的心有多抽痛

  多好的个少年啊偏偏命运却如此坎坷,怪不得初见他时那副涅,原来他的心早就死了啊

  火醉无奈笑,狭长的凤眸深深的瞅着凤七邪:“原本,我唯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可是自从遇上了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比报仇更重要的却是能呆[,]

  在你的身边”

  凤七邪心中动,可还是依然坚持问道:“十年的期限,还剩多久?”

  “邪,你知道吗?”火醉非常认真的望着她:“因为娘亲的关系,我从不相信女人,甚至于讨厌女人,可是你的出现却打破了这切,你的重情重义,遇到危难时对同伴的不离不弃,让我知道,只要对你好的人,你的不会舍弃所以在黑木古林里时,我好羡慕他们可以拥有你的情义,我也好想成为你能认定的人,邪,告诉我,现在我在你心里,算是自己人了吗?”

  这家伙,是故意转移开话题,不想把他现在的真实情况告诉她吧?

  “是,你现在已成了我认定的人,只要你不先背判我,我凤七邪此生定不负你,但是,你现在必须要告诉我,十年的期限,现在究竟还剩多久?既然我们已是自己人,那做什么都不应该有秘密,记住了吗?”凤七邪脸的认真,她必须要知道他的真实情况,方才能响应对策不是吗?

  火醉见逃不开这个话题,不由眸光黯:“不足半年”

  凤七邪心中凛,这么短的时间?

  “以前我还不知道那神秘的力量是怎么来的,直到最近两年以来我才发现,原来在那黑洞里时,随着我得到那强大力量的时候,我的身体里也随之住进了个恶魔,我不知道他是谁,但定不是好人,随着时间的缩短,十年之期将至,他时时刻刻都想吞噬我的灵魂,然后取而代之,如果不是偶然的机会下发现烈酒能压制”他“出来,恐怕我的灵魂不用到十年,早就被”他“给吞噬了!”这也是他为何整日里醉酒的原因

  好古怪的事,凤七邪眉头微蹙,难道在醉的体内还住着另个灵魂?然后想吞噬掉他的灵魂取代这个身体?

  想着醉着魔时,那双变得腥红的眼睛,看着她时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凶残,凤七邪就觉得很有可能,火醉的身体里很可可能有另个灵魂的存在,并且还是个恶魔

  每次,当火醉情绪激动的时候,他都会从中作梗,迷乱醉的神智,让他大开杀戒,甚至于是滥杀无辜

  不行,她定不能让醉的灵魂被那恶魔吞噬,不然这片大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腥风血雨呢!

  而最重要的是,她舍不得醉就这样从人世间消失,他应该得到幸福才是

  “邪,别为我的,只要报了仇,我就算死了!也了无遗憾了!”只是,唯的遗憾就是不能再看见你了!他灵魂如若被吞噬,恐怕就连在奈何桥上等她也没有那个机会吧?

  见火醉神情凄楚,凤七邪心中痛,当下纤手微抬,几枚银针瞬间没入了他的体内,火醉只是微怔了下,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好好的睡觉,不能再让伤口裂开了!”给他轻柔的盖上被子,凤七邪起身穿衣

  只有半年不到的时间,她该怎么样才能找到方法解决醉体内的问题呢?有另个灵魂的存在,该怎么样才能把“他”从醉的身体里赶出来呢?

  “小姐,你起床了没?”

  正当凤七邪沉思之际,门外响起了银月敲门的声音

  凤七邪微顿,这才道:“进来吧!”

  银月推门而进,把洗漱用品给凤七邪摆好:“小姐,家主请你到大厅用早点呢!去是不去?”

  东西放好,银月转身刚想给凤七邪整理床铺,却只见个不该在此出现的人睡在小姐的床上,她顿时勃然大怒:“好你个”

  “让他睡”凤七邪声音平淡,但自有股威严

  “小姐”小姐的床,怎么能让个男人睡呢?这要是传出去

  “我自有分寸”凤七邪简单的洗漱之后,让银月为她梳妆,什么名不名声的她凤七邪根本就没放在眼中,并且火醉之于她来说,如今还没有谁能比得过他在她心中的份量,虽然如今她分不清这是什么感情,但这并不重要

  既然小姐都这么说了!那她还能说什么?恨恨的瞪了眼那正躺在小姐床上睡得正香的某醉,想不到她把他看得那么久,还是让这小子溜进来了!真是防不胜防啊

  唉!如果没有那个什么破天地规则的话,说实话,她还是觉得他跟自家小姐最配的

  但是既然有那个誓言的存在,只要在这方天地里,就得受天地规则的管制,如果破誓的话,那就绝对逃不过天地规则的惩罚,她可不消小姐有事啊

  “小姐,进凤院的日期已过了那么久,你还去不去?”在银月心里,已经觉得凤七邪能打败九星大玄师的火家主,其实去不去凤院已经不重要了!

  提起凤院,凤七邪想到件事:“对了!我哥哥凤飞他们呢?”

  好像昨天就没有看见他们,他们去哪儿了?

  “小姐你还不知道吧!就在少爷回来的晚上,他们就连夜回凤院去了!进了凤院的弟子,本就不能随意出来,这次回去,恐怕少不了顿责匪!”银月话落声的同时,已然为凤七邪梳好了头发

  凤七邪满意的点头,只是她现在的这张脸倒是惨不忍睹,都处布满了擦伤,有几处大点的贴上了白药贴,看上去真是

  “拿进凤院的衣服来吧!我也是时候要去报道了!”算了!反正这脸也是给别人看的,自己反正也看不见,管他呢!

  “小姐,你还用去凤院吗?”听说那里面的导师也就是七星大玄师,如今小姐连九星大玄师都打败了!那还用去凤院学习吗?

  见到银月的神情,凤七邪就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当下伸指弹:“你小姐我昨天能打败火家主,那完全靠的是心计,是运气,你以为凭我现在五星玄士的实力,真能够打败火家主么?真是笑话,要不是你小姐我体能强大,现在怕是早已挺尸多时了!”

  银月这叫个汗啦!话说也是,昨日小姐可是连命都拼上了!

  “我不在的日子里,照顾好火醉,记着定不能惹他生气或是发怒,知道吗?不然那后果可不是你承担得起的”凤七邪给银月小心的叮嘱:“还有他的酒定不要断,不然我们整个凤府到时候都可能会鸡犬不留,知道了吗?”

  银月连忙点头,那小子着起魔来还真是可怕,看来她以后还是少惹他为妙

  凤七邪穿好衣服出门,银月拉上房门之后连忙跟上,凤七邪随意的问了问娘亲的情况之后,嘱付银月照顾好她之后,就向大厅里行去

  整个凤族的人,现在恐怕都有很多疑问等着她解答吧?凤七邪冷笑,看来好戏还在后面呢!

  “七小姐好”

  路走来,都有仆众弯腰向凤七邪问好,并且个个的那眼神灼热无比,且充满了崇敬,直让凤七邪相当无语

  淡然笑,算是回礼,而银月在她身后却是大发感叹

  “邪儿,来了吗?快过来坐”

  才刚踏进大厅,凤绝天的声音立马响起凤七邪目光随意扫,发现几大长老和二夫人,凤念娇[,]

  全在超唇角微勾:“爹爹,早上好!”

  凤绝天开怀,连忙起身拉过凤七邪,示意她坐在她身边

  而凤七邪恭敬的叫了声爹爹之后,毫不理会在场的各种妒忌,含恨的目光,完全忽视了众人的存在,落坐在凤绝天身旁,拿起碗筷,就非常优雅的开动起来

  “邪儿,你”

  “爹爹,食不言,寝不语”知道凤绝天想问什么?可此时的凤七邪并不想如他们的意,昨天受伤之后她直就没吃东西,此时她已是饿坏了!才不要饿着肚子接受他们的“盘问”呢!

  句话,赌得凤绝天无语,可却气坏了旁的凤念娇:“凤七邪,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着爹爹的面如此放肆,见到我娘也不问声好,你还有没有把爹爹和娘亲放在眼里?”

  第038章

  不是让她来吃早餐的吗?闹成这样还让她怎么吃?

  凤七邪眉稍微挑,瞅着脸嚣张的凤念娇,双眸危险的眯了眯:“娘亲?我记得在这凤府,除了我娘大夫人外?还有谁配我凤七邪叫声娘亲?”

  凤七邪此言出,凤念娇脸色扭曲,旁的二夫人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但二夫人还是不是般人,只见她忍了口气,声音有些隐怒的道:“邪儿,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二娘,尊重长辈,向我问安也是应该的”

  问安?

  凤七邪放下手中的碗筷,既然不想让她吃早餐,那这早餐也不用再吃了!双眸冷冰冰的扫了眼在场神色各的众人,而后直对上眼含挑畔的二夫人,她冷冷的勾了勾唇角:“说得好听,你是凤府的二夫人,其真实的身份就是我爹的个小妾,而我凤七邪是凤族的嫡女,论起身份,你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应该向我问安才是,在这里我倒想问句,我们凤族何时这么没有家教?我娘做为凤府的正式夫人都没来,她个妾室竟然可以上桌吃饭?并且个妾室何德何能让我介嫡女叫她娘亲?凤管家”

  说到这里,凤七邪突然高声喊,可把众人吓了跳

  在旁侍候的凤管家听,连忙小跑过来,恭敬的向凤七邪行了礼:“七小姐,什么事?”

  “有请我凤族家规,我倒要看看,祖宗是不是规定了家之主就可以宠妾灭妻?妾室可以欺侮嫡女?”凤七邪冷冷的瞥了眼在旁不出声的凤绝天,想在旁看戏,美得你

  凤管家大抹了把汗,悄悄看了看凤绝天,为难道:“这”

  凤七邪此言出,凤绝天知道再不能旁观了,当下对凤七邪笑道:“邪儿,爹何时宠妾灭妻了!来,我们吃饭,别生气了!”

  话落,他冷冷的瞪向二夫人:“还不下去,这里没有你的位置,还不在旁侍候着”

  二夫人顿时脸色青:“家主”

  凤绝天脸板,二夫人虽然不甘,但却不能公然的违抗凤绝天的命令,站起身来,但瞪凤七邪的目光更加怨毒了几分

  凤七邪倒不在意,给她来了个完全的忽视,个妾室而已,也妄想跟她斗,真是不自量力

  见到娘亲这么没面子的被赶了起来,凤念娇急了:“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娘”

  “娘?”凤七邪淡淡的抬眸,冷冷的注视着满脸愤怒的凤念娇:“在凤府,除了我娘亲之外,没有谁配得起这声娘,凤念娇,难道没有谁教过你,你个妾室生的女儿,除了叫我娘娘亲外,其他的就只能叫姨娘吗?”

  凤念娇顿时大怒,当下拍桌而起:“凤七邪,你”

  “爹爹,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吗?竟然当着众长老和长辈的面拍桌而起,当真好强的气势啊”凤七邪笑,笑得好不邪恶

  既然要跟她斗,那就次解决好了!说实话,她还真没闲心来理会她们,只是她们的再挑畔,真是让她忍无可忍了!

  她凤七邪可不是她那泪泡娘亲,做为凤氏集团的总裁,是不容许任何人爬到她头上来的

  “娇儿,不可以如此无礼”

  凤绝天脸色板,凤念娇委屈得自然不敢多话,只是把凤七邪恨了个半死

  “凤七邪,我们想知道,你昨天使用的功法可是凤知残卷里的凤血斩?”此时,在旁的大长老终于忍不住的问道

  此问出,其他人连忙竖起了耳朵,这个问题可是让他们憋了个晚上没睡啊就连凤绝天也是满脸的好奇

  终于来了吗?

  凤七邪淡淡的应了起:“是!”

  大长老立马激动的跳了起来:“你是怎么学会凤血残卷的,如果我们没有记错,你连进凤技阁的资格都没有吧?”

  凤血残卷直在凤技阁里,后来突然消失不见,因为千年来族中没有能够修练,大家也没在意,想不到竟然在个废物手中,并且竟然还给她练成了!真是可恨

  凤七邪不慌不忙的扫了眼各人的表情,见到二夫人脸色有些发白,她这才轻轻笑,眸带邪意的道:“呵呵!其实,真要说起来,这可得感谢二娘呢!要不是二娘在七邪三岁的时候因为体质特殊,进不了凤技阁,特意送了凤血残卷来给七邪,七邪又怎么会有今天呢?二娘,你说是吧?”

  原本体质特殊,如果勤加苦练的话,未必会完全就是个废物,但是练了凤血残卷之后,依照那时候她的血脉没有觉醒,恐怕不是废物都变成废物了!

  所以,曾经的凤七邪废物之名之所以名传天下,恐怕跟二夫人脱不了关系啊

  只是没想到竟然让她歪打正着的给练成了!呵呵!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安排呢?

  见所有的目光全都望向她,二夫人顿时不服气了:“就算凤血残卷是我给你的,但是你介废物怎么可能练得成?”

  “废物?哈哈!”闻言,凤七邪顿时大笑出声,双手按桌面,“咻”地声站起身来,瞅着二夫人的目光无比的讥讽:“话说我这废物之名跟二夫人脱不了关系吧?如果不是在我三岁的时候你设计算计我娘亲和银月,给我练了那时人人都弃之如履的凤血残卷,我会变成废物吗?如果不是后来我在阴差阳错,因祸得福之下意外的练成了凤血残卷,那我将会顶着废物之名辈子,二娘,你好狠毒的心思啊”

  二夫人顿时慌乱的看了眼脸色黑沉的凤绝天,惊慌道:“你你血口喷人”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二娘自己心里清楚,今天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不要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废物凤七邪,惹火我的代价不是你们所能付得起的,还敢在背后给我耍阴招,算计我,到时候别怪我凤七邪翻脸无情,六亲不认”冷冷的扫视着大厅里的众人,凤七邪满含杀气的丢下这句话,佛佛衣袖准备离开

  “你不许走”

  然,凤七邪才刚想离开,二长老就横身挡在了她身前

  凤七邪淡淡的挑了挑眉:“二长老,你这是要干什么?”

  “把凤血残卷交出来,那是属于族里的绝世功法,应该交回族里慎重保管才是”二长老沉着眉,义正词严的说道

  现在倒变成绝世功法了!以前怎么没人抢着要?

  凤七邪突然觉得很好笑,话说凤族怎么出了这么些败类,怪不得只能位例第二家族,果然是撑不起场面啦!

  “二长老,话不能这么说,既然邪儿已修成了凤血残卷,那按理来说,凤血残卷应该归邪儿所有才对”二长老的态度让凤绝天不满了!这不摆明了想强抢嘛!并且还是公然的,摆明了没把他这家之主放在眼里嘛!

  听到凤绝天如此说,大长老发言了:“家主,按理说是这个理,但是凤七邪当初并没有那个资格进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