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加厉的出言刺激

  “你想死么?给我闭嘴”凤七邪大怒,这小子没长脑子么?现在竟然还敢火上烧油,他安的什么心?

  他们或许不知道火醉那小子旦着起魔来有多可怕,她可是非冲楚,亲身体骇过的,要是他真给魔性控制住了!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得死,没有人能拦得住

  可是夜麟少却偏偏要与她对着干似的:“我不过就是拉了你下手而已,关他什么事,他干嘛那么生气,他又不是你的谁,并且,你看了我的身子,摸也摸过了!难道你不想负责?”话落,他还嫌这些话刺激不够似的又加了句:“其实,在黑木古林里时,你对我又捏又摸的,我就知道你其实心里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话落,他故意紧贴着凤七邪的身体,向那俊脸已然越来越扭曲的火醉投去挑畔瞥

  哼!这乞丐小子,在黑木古林里时他就看他不顺眼了!想不到当他乱去满脸胡子之后,他看得更加讨厌了!

  果然,不讨喜的人,怎么看都碍眼得紧个男人竟然长得妖孽,美成那样,还让其他男人活不?真是!

  什么?负责?喜欢?

  火醉的脸当下就黑了!怪不得见面就去调戏他呢!原来是早就看上这小白脸了!所以直到现在还紧抱着他不放,汗,凤七邪大冤,夜麟少这小子现在点力气没有,被她猛然扯过来,当然是软趴趴的趴在她身上了竟然还敢骗他说没有,她凤七邪未免也把他看得太傻了吧?

  她既然护着他不让他杀,那他就非要杀了那臭小子不可

  心中杀念起,直潜伏在他体内的魔性又汹涌澎湃而出,当下,他血红着双目,心中早已是怒意奔腾,双臂展,血红光芒大盛,整个场面顿时被种地狱般的气息所笼罩,火醉怒喝出声:“凤七邪,你让不让开”

  他的世界里,以前只为报仇而活着,而自从她不顾自己的意愿,强行进入他的生命之后,他为了她竟然连报仇的念头也抛向脑后,追随她跳进了大窟窿里,可是换来的是什么?是她的欺骗,是她的背判,女人果真没有个好东西么?相信了!爱上了!难道只能受到伤害吗?

  原以为她不样,可是到头来都是样吗?只会伤害他

  原本听到夜麟少那些欠抽的话,凤七邪想把他脚踢开的,可是见到火醉这个样子,知道她现在如果让开了!夜麟少绝对必死无疑,虽然她也不喜欢他,可他必竟是夜家的人,如若杀了他,恐怕真的要乱了!当下她只得对火醉道:“醉,你冷静点,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

  “你不让开是吗?”见凤七邪依然挡在夜麟少那小子身前,火醉双目赤红,随着心伤绝望的情绪浮现,他感觉自己的理智正被股黑气所笼罩,并且逐渐被吞噬,同时大脑里响起个仿佛带着魔力的声音,不停的在脑海里回荡,且逐渐迷失他的[,]

  心智:女人都是骗子,都是溅人,都滛打断禁词无耻,所以千万不要相信女人,她们都坏,只会伤害你,所以杀了她,杀了她,再杀了让你难过的人,杀了!全部杀了你,你就再也不会难过了!杀杀杀

  残存的丝理智,让他知道自己对于这身体正逐渐的失去控制,黑暗的力量袭来,都快吞噬掉他的灵魂了!

  想不到“他”竟然来得这么快,连烈酒也压制不住“他”了吗?火醉心里阵悲苦,可此时,他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那魔音般的话语下,他只觉得自己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杀意越来越激烈,同时眉宇间的魔纹隐隐闪动,让他看上去更加妖孽非常

  见他眉宇间的魔纹隐隐闪动,凤七邪心中大惊,当下把夜麟少往旁推,就向火醉奔了过去:“醉,你冷静点,不是他说的那样,在黑木古林是我只不过是开了个玩笑,你别当真我之所以救他,只是不想你胡乱杀人而已,你知道吗?”

  此时的火醉,双目腥过得可怕,她知道他又走火入魔了!如果此时不唤回他的理智,恐怕他真将轮为杀戮的机器了!

  “女人,都该死”

  不管她如何解释,如何呼唤,可此时理智逐渐被恶魔吞噬的火醉又哪里还会听她的,她直都知道他有心魔,讨厌女人已到深入骨髓的地步,以前不知道原因,可现在知道与他的娘亲有关,虽然遇上她后他有所改变,可是旦遇上某种刺激,那种根深蒂固的认知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

  火醉浑身浓浓的杀气涌出,让整片空间都笼罩着死亡的气息,直让隐匿着的众强者都是大惊,想不到小小的个少年,竟然如此可怕,并且那如魔般的气息怎么看都不像正道,让人心惊不已

  “女人,都该死,都该死”火醉嘴里不停的喃喃低语,接着看向凤七邪的目光杀意闪动,变得陌生不己,随之双掌轻挥,血红色的光芒闪动,逐渐凝聚成个血色光球

  光球的颜色,突然让凤七邪联想到了彼岸花,那种只长在黄泉之路上的——死亡之花

  他,真的要杀了自己么?

  虽然明知道此时他已成魔,或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见到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变得陌生,带着杀戮,她的心就是莫名痛,那种感觉来得又快又烈,让向不知后悔为何物的凤七邪,第次后悔件事,那就是骗他发下那个誓言

  他若成魔,那她就是罪魁祸首!

  所以,不管如何,她也不能让他轮为魔道,从此走上条不归路

  就在火醉失去理智的挥来那血色光球的瞬间,凤七邪咬牙,运起为数不高的赤色玄气,幻化为球,向火醉挥来的血色光球迎去

  霎时间

  众人只觉阵气血激荡,耳畔更是“轰然”声巨响,两光球相撞,霎时间在空中爆炸开来,带起阵烟尘,而周围众人被这两强相撞散发开来的强力气流冲击,那些玄气等级低微者,有些则当场晕了过去

  “爹爹,银月,快去拿酒”

  听到那声娇喝,当微风卷过,烟尘退去间,众人这才发现那原本火拼的两人,此时已是形势大逆转,那原本突然着魔似的绝色红衣美少年此时正被七小姐死死的压制在地,不停的挣扎,大得得自由就把七小姐立毙掌下的疯狂

  凤绝天与银月早就被这突来的幕给惊呆了!此时听到凤七邪娇喝,两人很有默契的飞奔而去,折间就送来了几大坛酒

  “邪儿,酒来了!”

  “小姐,酒来了!”

  话落,两人上前同时把酒开封递出

  “给我灌”

  凤七邪唇角挂着血迹,她的实力本就不如火醉,刚才拼命击只是为了引开他的视线,继而出奇不意的飞身扑把他扑倒在地,不然她哪里制得住他

  “啊”

  酒香扑鼻而来,可是看在此时的“火醉”眼中无疑就是催命符,见两人抱酒而来,他突然仰天声嘶叫,差点刺穿人的耳膜

  与此同时,他浑身散发着魔性,顿时让人近身不得,凤七邪无奈,只得强行压制着他,而自己则是提起坛酒大灌了口,接着对着他的红唇就压了过去

  “唔”

  被她压制在地的火醉死命挣扎,且死咬着牙关,双眸中闪动着浓浓的血腥与对凤七邪强烈的恨意,就是不松口凤七邪无奈,只得探出舌尖,滑进了他的嘴里,接着猛用力,强行的撬开他的牙关,同时把酒灌了进去

  也就在酒入喉的那瞬间,火醉全身僵,继而全身痛苦的抽搐,同时那双腥红的双目恶狠狠的瞪着凤七邪,大有永远把她当成敌人之感

  凤七邪被那样的目光直瞪得心神剧颤,同时有种被恶魔惦记上了的感觉,不过此时的她已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只是又不停的把酒给他灌下,只想快点恢复神智

  这样的火醉好可怕,根本不像平日里的他,倒像是个魔

  而她此时,只顾着给火醉灌酒想唤回火醉的神智,眼见他身上的魔性越来越少而心中暗喜的同时,则完全的忽略了个心想至她于死地的人,已然悄悄的摸到了她身后不远处,所以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然为时已晚外加了句:“凤七邪,你这个溅人,去死吧!”

  随着她怒喝声的同时,把长剑带着森寒之气,眼看就要刺入凤七邪的后背

  “邪儿”

  “小姐”

  “邪”

  这幕,发生得太快,太突然,太出乎众人预料,所以当众人发现时,已然为时已晚,抢救不及

  “唔”

  冰器刺入皮肉的声响,伴随着声闷哼!紧接着只见阵赤色光芒大闪,随即在“啊”的声惨叫中,道玄紫色的身影划破长空,接着“砰然”声大响重重落地,地面颤动,那被击飞的人儿,半响没有爬起身来

  时间,在这刻死寂的诡异

  心,剧烈的颤抖着,生生的痛,好似破了个大洞般,再也补不回来

  “你为什么那么傻”说出的话语,带着浓浓的颤音,感觉到不停的有粘稠的液体侵湿了她的衣襟,她不管动手去沾染分毫,就怕面对那个残忍的事实,可是眼角的泪,却是怎么也忍不赚悄然的滑下

  脸颊处,只微凉的手滑了上来,沾上了她眼角滑下的液体,微带不解的声音响起:“你是在为我哭吗?”

  凤七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执拗的道:“为什么要那么傻,为什么要这么做?”

  “咳咳”随着他突来的阵猛咳,不明之物溅上了她的小脸,她的脸颊上片湿热,随即是他抱歉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弄脏你了!我帮你擦掉”

  接着是他微凉的掌心在她脸颊上忙乱,随之给她把拉赚当望向他的掌心时,他的掌心已然被鲜红染满了!

  [,]

  泪水,止不住的涌,她顿时气了!把把他从自己身上掀下来,揪着他的衣领就是通臭骂:“火醉,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为我挡剑我就会感激你吗?我告诉你,我不会的,我凤七邪向冷心冷情,此生更不需要任何人关心,你为我挡角你傻,是你活该,我凤七邪不会感动分毫的,你今天死了!我明天就把你忘了!我是不会记得你的”

  被她揪着衣领,他虚弱的喘气,却绝美的笑了:“呵呵!不记得也好,既然此生,做不成夫妻,那就这样为你死去,是否也不错”

  第033章

  他的笑容,像至命的罂粟,是那般的夺人呼吸,可是说出的话却是那般的凄婉,让人止不住掉下泪来

  得他如此深情,是幸?还是她的劫?

  凤七邪的心情,此时犹如翻江倒海般,震撼得难以自己,可是此时她却不能过多的说什么,誓言已发,她不能害他,有天地规则在那儿,面对他的深情她也不能回就什么,所以她做了个大多数人面对感情时所选择的方法——逃避,继而忽略

  因为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她去解决,去做

  纤手翻,几枚银针闪电般刺入了他身上岤道,身形转的同时“嗤”的声,拨出了还抽在他后背上的长剑,简略的为他包扎了之后,冷冷的丢下了句:“银月,照看好他”

  “是,小姐,银月定会照看好公子的”此时,火醉的形象在银月眼中,无疑是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功力高强不说,人又长得美,并且最重要的点就是,他竟然舍命救了小姐,此时可以看出他对小姐用情之深,这样的少年真是比龙玉葵那个下流呸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啊所以她已决定,她家的姑爷,就非他莫属了!

  凤七邪手提着那把染血的长剑,缓缓向火燕翎迈步逼去,剑尖磨滑在青石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溅起朵朵火花,她每步都走得非常缓慢,小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可就是这样的她看在火燕翎的眼中,她的逼来无疑跟催命符般,让她本能的害怕往后退去,同时故作镇定的高声叫道:“凤七邪,你这个溅人,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凤七邪双眸中布满含霜,隐含着血丝她这句话倒是问得好,她要干什么呢?她要干点什么?才能让她为她所犯下的罪付出代价呢?

  “火燕翎,看来你直把我的纵容,当成你放肆的资本,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有些人是不能动的,旦动了!那将付出血的代价”凤七邪眉眼间夹杂着阴狠,且那浑身带着浓浓煞气的涅,足已让人不寒而悚

  面对犹如修罗般的凤七邪,火燕翎没来由得阵害怕:“你你敢”

  “我敢,我当然敢,你以为你火燕翎算个什么东西”凤七邪讥讽的笑,心中已然起了杀机

  火醉,虽然她现在还没那个心里准备接受他的感情,可是却早已是她认定的自己人,多少次的舍身相救,生死相随,她不是没有丝毫触动,而是直以来都逃避着,可是这次,她不能再逃了!

  看着鲜红的血从火醉身体里流出染红她的衣衫时,她才清楚的明白,不知从何时起,面对这个少年的生死,她已不再淡然

  所以,凡是胆敢伤害他的人,她都不会放过

  这个无知的女人,先前污蔑她毁她名声倒也罢了!她凤七邪不太在乎,可这次竟然还对她起了杀心,其实对她起了杀心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她早知道这个女人看她不顺眼,不恨她才奇怪呢!

  想她凤七邪曾做为凤氏集团的首席总裁,遭人妒忌憎恨的目光不知道有多少,想杀她之人更是多如牛毛,她根本就从未放在眼里过,可此番,她火燕翎错就错在她伤了不该伤的人,所以她该死

  勾起阴残的笑意,凤七邪步步向火燕翎逼去,手举着染血的长剑,阴残的喝道:“火燕翎,去死吧!”

  话落,她手中染血的长剑“刷”地声高举,在阳光下反着血红之光,就要向火燕翎迎头劈下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火家的大小姐,你敢动我,我爹是不会放过你的”火燕翎后退的身体被阻,再也退无可退,眼见凤七邪逼来,高举着长剑,她先前刺伤火醉的同时也被凤七邪全力拍出的掌震伤了心脉,此时毫无玄气,当下心急如焚的吼,只想吓住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她可是火家的大小姐,杀了她是想挑起家族与家族之间的战争么?

  火家主么?呵呵!她凤七邪从来没放在眼里,火惊云跟玉岚宗的人勾结,残害其他家族子弟,早晚都是公敌,并且因为醉的关系,她对火家的人更加没有好感,怨怒了几分

  “今天,就算火惊云亲自来了!也救不了你”话落,凤七邪手中的长剑猛力挥下,在刺目阳光下,带起阵血芒

  火燕翎惊恐的瞪大眼睛,惊叫出声:“啊麟少哥哥,救我”

  夜麟少当即把头转向了边,假装没有听见,这个女人,在黑木古林里那般对他,他又怎么会去救她

  并且,他也知道,此时在凤七邪手中,谁也救不了她,那丫头的狠,他可是见识过的并且实在比起在黑木古林里时见到她的,又见长了!真不知怎么炼的,果真是异类

  虽然知道杀了火家大小姐会若来麻烦,可是这次凤绝天并没有出手阻止

  杀人尝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凭什么她能杀自己的女儿,那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又不能杀她,回想起刚才的那幕,他就阵后怕,他简直难以想想,刚才要不是火醉那小子为邪儿挡下那至命剑,那邪儿如恐怕都

  而周围的人,在见识到火燕翎的滛打断禁词荡之后,又见识到了她的无耻,竟然从背后下杀手,简直就是玄气界的耻辱,有本事就跟七小姐单挑,来场对的对决,那他们多少还看得起她点,可如今,火燕翎在他们眼中,无疑成了大耻辱,又怎么会出言帮她求情呢!

  就连夜世袭都有这种感觉,又何况其他人呢?

  所以,时间,眼看着凤七邪的长剑向着火燕翎当头劈下,可却没有人出声阻止,眼见火燕翎那个滛打断禁词荡无耻的女人就要被七小姐横劈于剑下,然,让人意外的幕却发生了!

  就在凤七邪的长近下的瞬间,顿时阵黄铯玄气光芒向凤七邪迎面袭来,那力道之猛让凤七邪都不能小看,可此时她非杀了火燕翎不可,就算那道黄铯玄气袭来她也不管不顾的劈了上去

  霎时间,只闻“砰”然声大响,凤七邪被那道突来的黄铯玄气轰得身形急退数步才险险的稳住身形,但手中的长晋生被折断,体内更已是阵气血翻腾,但体内的气血还未平息过来,耳畔已然响起个怒不可恕的暴怒声:“凤绝天,你就是这样纵容你女儿杀我女儿的吗?到底还有没有把几大家族之间的和平放在眼里了!”

  天!凤七邪望着手中断掉的长剑,不由心下暗惊,想不到这火惊云隐藏得这么深,他的真正实力竟然是九星大玄师,天!那可是只差星就到达玄王级别了啊

  凤绝天不由噎,如若真论起来,还真是他有些理亏家族与家族之间,原本就禁止自相残杀,她火燕翎犯错,可以用孩子小不懂事来说,可是他做为家之主在这,还纵容小辈残杀其他家族的子弟的话,那

  “哈哈!”

  然,正当凤绝天暗自抹汗之际,却突然响起了窜暴笑声,透着浓浓的讥讽

  “你笑什么?”瞪[,]

  着那个张狂无比,且还要杀他女儿的死丫头,火惊云愤怒无比,这死丫头在黑木古林里坏了他们的好事也就算了!可如在他家之主面前竟然还敢如此嚣张大笑,真是太可恶了!

  “我笑什么?我以为火家主应该非冲楚呢!”凤七邪邪邪的挑了挑眉毛,笑得那叫个开怀,可眸中的冷意却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