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连个他想爱她的机会都没有,任他怎么乞求都没用。

  只是他那句“记忆不全的原因”听在她耳中,却犹如块巨石投入她的心湖,震得她心神震荡,久久都不能平静。

  “龙玉葵,你别再做梦了!邪儿是我的人,永远也不可能给你爱她的机会。再敢在此胡搅蛮缠,我要你的命。”这小子而再的想挖他的墙角,动摇邪儿的决心,他要是再忍下去就不是男人。

  当即魔音实在忍无可忍,袍袖拂,狂猛的攻势就朝龙玉葵攻去。

  龙玉葵并没有慌乱,斜身闪避的同时,还不忘对凤七邪表达他的腔真情,直气得魔音头顶冒烟:“我对娘子此生唯有愿,那就是能拥有个公平竟争的机会,难道这也不行吗?”

  “行个鬼!”魔音暴怒,下手再不容情。哪怕会惹得凤七邪生气,他也要干掉这个死小子。

  可是龙玉葵却不与魔音正面为敌,当即诈笑,突然个瞬移,移到凤七邪身边,捞起还在怔愣的凤七邪就往溪流中那朵巨大的紫色大蘑菇扑去:“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走步了!”

  “邪儿”

  “陛下”

  “主人”

  魔音,毕宿与药宫主见状同时大惊,当即扑上前就要去阻止。

  魔音是因为爱人被抢而愤怒。

  毕宿是担忧自家陛下的安全而焦急。

  药宫主是因为凤七邪要是都进去了!那么丢下他怎么办,同样焦急的扑上去想要同前去。

  那朵紫色大蘑菇虽然可怕,但是他将几人的实力看得很清楚,相信没有绝对的把握,那个新任代玄帝定不会带着凤七邪同向紫色大蘑菇扑去。

  果不然,下刻变故突生。

  说来也奇怪,先前那几名圣级强者靠近紫色大蘑菇瞬间就被化成雾气当成养份吸收掉,可是同样的情况落在龙玉葵与凤七邪身上,那是完全的不同。

  也看不出龙玉葵使了何种手段,只见他抱着凤七邪同落向紫色大蘑菇的瞬间,原本不停释放着紫色毒气的紫色大蘑菇竟然突然裂开道口,将龙玉葵与凤七邪同吞了进去。

  “龙玉葵,你个混蛋本帝定要杀了你”

  当着自己的面,心上人被人抢走,魔音当场就暴走了!

  轰然声巨响,溪水中那如同座小楼般高的巨大紫蘑菇,瞬间被轰得吱吱作响,但是都没有被轰碎,生命力之顽强令人咋舌。

  但是魔音的怒火却更甚了!

  不过被龙玉葵带入紫色大蘑菇中的凤七邪并不知道,此时她好不容易挣开龙玉葵的怀抱,对他怒目而视:“龙玉葵,你究竟要干什么?”

  他再挑战她的底线,别以为她没有脾气,不会杀人。

  “娘子,你不是要进入那朵紫色的大蘑菇寻找曾经代玄帝成帝前的洞府吗?我这是在帮你啊!”面对凤七邪的怒火,龙玉葵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很是纯良的道。

  “你”

  凤七邪直被他气得脸色铁青,她靠自己的力量都走到这里了!要找曾经代玄帝成帝前的洞府她不知道去找,非常他这样强行将她掳起来帮忙吗?

  真是岂有此理,凤七邪心火直冒,正想巴掌给他煸去。

  只是天空中却突然咔擦声巨响,随后墨云翻滚,整片天地间刹那无光,无尽黑暗笼罩而下,像死亡的幕帘垂落了下来,阵阵森然恐怖的气息瞬间弥漫于整个天地间。

  凤七邪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给瞬间吓住了!呆滞的举着手那巴掌怎么也煸不

  出去。

  抬眸望着天空,只见在滚滚死亡乌云中,座巍峨高大的古洞府仿佛在天际若隐若现,道道金红色的玄光自洞府内冲天而起,在黑云间透发着凄艳的红。

  天地间静的有些可怕,半丝声响都没有,死般的沉寂。

  古洞府充满了岁月的沧桑,上书着“紫华府”三个散发着古老气息的大字,仿佛自远古划破时空而来,它像是个死亡漩涡,笼罩在方圆十里内的无尽死气,都开始向它缓慢聚拢而来,翻滚的黑云慢慢被它吞噬。

  黑色云雾渐渐消失,但是整片空间里的威压却更恐怖了!

  但这才是个恐怖的开始,只见接下来,洞府的周围突然漂浮出无尽的骸骨,茫茫白骨铺就成片死亡骨海,森然的洞府就矗立在雪白的骨海上空,说不出的恐怖与死寂。

  在那刹那间,整片天空好似都变得虚无,无尽的死亡气息浩浩荡荡的笼罩而下,让人清晰无比的感觉到这漫漫黄沙无尽沙漠深处的这座孤府,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且又恢弘不凡,带着无尽的诱惑力。

  “天!这这里就是曾经代玄帝成帝前的洞府吗?”

  不知何时,外面的紫色大蘑菇已被魔音以蛮力破开,其他人跟着进来,只是进来就见到这样的场景,顿时惊叫出声。

  只是惊叫声中带着惊怕与狂喜,无声的表达着所有人的心情。

  魔音则第时间来到凤七邪身边,目光充满暴戾之气的落在脸嘻笑带着挑畔之意的龙玉葵身上,恨不得将他那张脸撕烂。

  可正在这时,只柔软温暧的小手无声的握上他的大手。他微微垂眸,只见凤七邪正温柔的望着他,他心中的暴戾之气不知为何竟然奇迹般的消失,突然发现龙玉葵也不算什么,根本就不配做他的情敌。

  小邪儿在乎的还是他,不是吗?

  在凤七邪没有注意到的角落,某人看到她们相握的手,眸中闪过浓郁的妒恨之气,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娘子,我们要进紫华府吗?”故意忽视魔音的存在,龙玉葵脸笑意的向凤七邪问道。

  凤七邪抬眸望了望那座紫华府,很清楚的在洞府大门上面看到了颜色不排成龙形状的九个圆孔,那很明显就是放置九颗九命天珠的位置。但是偏偏那几个颜色对应所缺的位置,刚好就是最后颗九命天珠龙头的位置。

  凤七邪不由叹气:“就算已经找到曾经代玄帝成帝前的洞府,里面藏有如何成帝的秘密又如何?就算想进紫华府又怎样?我们没有找齐九颗九命天珠,依然打不开紫华府的大门,单进想进去有什么用?”

  关键是,她直到现在都没有第九颗九命天珠的下落,之所以现在寻来这里,除了受人“逼迫”,她也只是想碰碰运气而已,看看有没有人能够找到。

  可如今,事实表明她的运气依然不是很好,第九颗九命天珠那样重要的东西,又岂会被人轻易找到?

  那么,她们这趟是白来了吗?凤七邪不由沮丧。

  “呵呵呵!娘子不用担心,你看这是什么?”将凤七邪的切神情尽收眼底,龙玉葵突然神秘笑,将手伸到凤七邪面前。

  凤七邪不解的望着他,不知这厮又在搞什么鬼,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九命天珠,他有那个能力找来让她不担心么?

  不用担心?

  哼!亏他说得出来,凤七邪鄙夷的瞪了他眼。

  只是,当龙玉葵缓缓打开伸到她面前的手,当她看清楚他手中握着的是什么的时候,她的瞳孔不由猛地缩,随后狂跳,大怒:“龙玉葵,有事没事别来捣乱,我很忙的。”

  这厮,这厮,他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尽捣乱。

  拿朵蘑菇给她干什么?当九命天珠用吗?凤七邪瞬间化身为咆哮帝。

  魔音在旁幸灾乐祸的冷笑,看到龙玉葵被小邪儿骂,简直比他直接出手还要开心。

  龙玉葵被凤七邪吼得很委屈:“娘子,我没有捣乱,它真的能打开曾经代玄帝成帝前的洞府,不信给你试试。”

  见龙玉葵说得异常认真,不像是做假,凤七邪暴怒的心不由平静了些。当下仔细看,发现他手中拿着的那朵小蘑菇很是眼熟,她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但是当她认了那朵小蘑菇后,顿时不敢置信的瞪大。

  这不就是那朵拦在溪流中的如小楼般高的巨大蘑菇吗?可是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还到他手上来了?

  魔音瞬间将眼睛瞪红了!刚才这小子果然是故意的,那朵大蘑菇竟然跟他是伙的,阻挡他们进来,为的恐怕只是从他身边带走小邪儿吧?

  可恶!

  “小邪儿,既然龙公子有这个自信,你就让他试试吧!说不定人家真有这个本事能够打开曾经代玄帝成帝前遗留下来的这座洞府呢!”魔音突然敛刚才的暴戾之气,似笑非笑的斜睨着龙玉葵玩味的笑道。

  虽然很讨厌这小子在小邪儿面前大献殷勤,可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话,那么小邪儿要是想进曾经代玄帝成帝前遗留下来的洞府,恐怕还真的只能靠他才成。

  所以魔音就算心中不爽,但是为了大局着想,他也不得不暂且忍耐自己的脾气,先将该办的事情办完再说,他有的是时间收拾这小子。

  可凤七邪闻言,却还是有些不信:“可是,要打开曾经代玄帝成帝前的洞府,不是必须得凑齐九颗九命天珠吗?你确定,他手中的这朵小蘑菇真的能打开那座洞府?”

  不是她太没见识,而是将朵蘑菇来当钥匙用,实在太匪夷所思了些。

  按照她的想像来说,第八颗九命天珠都那般厉害,与真人无疑。那么排名第的第九颗九命天珠,说什么都是个绝世人物。

  并且就算她想破脑袋,瞪瞎眼睛,她也万万没有想到和看不出他手中的那朵小蘑菇,会是第九颗九命天珠啊!

  难道真是她见识太少,眼界太窄吗?

  如果真是,这也太毁人三观了!

  “魔音公子说得没错,娘子要是不信的话,你召唤出其他八颗九命天珠,我们试试就好了!夫君我最喜欢用事实说话了!”见凤七邪不信,龙玉葵并没有生气,反而挑衅的斜睨了魔音眼,语音中难掩得意洋洋的道。

  凤七邪闻言,沉默了几秒后,就同意了!

  有魔音在身边,她并不担心别人能下子抢走她的八颗九命天珠,更何况她自己也不是好惹的,真要是有谁不长眼的敢打她九命天珠的主意,那么她就灭了谁,她凤七邪从来可就不是什么好人。

  挥手将八颗九命天珠召唤而出,然后打入洞府大门上那些颜色不排成龙形状的其中八个圆孔之中。

  几乎在凤七邪将八颗九命天珠打入的瞬间,龙玉葵手中的小蘑菇指轻弹,立时射入了那八颗圆孔中龙头的位置。

  说来也奇怪,就在龙玉葵弹出那朵小蘑菇的

  瞬间,在半途中它竟然在逐渐改变形状,最后化成如同其他九命天珠样的金色珠子,然后射入那洞府大门之上的圆孔之中。

  几乎霎时间,随着八颗九命天珠和朵小蘑菇的打入,九个圆孔瞬间亮了起来。同时股强烈的能量散发开来,瞬间绽发出刺目的光芒。

  那光芒汇集在起然后疯狂的涌入洞府门上,顺着那些暗银色的纹路游走,光线时明时暗,给人种低调的奢华之感,让观看的人痴迷不已。

  接下来,随着门上那些纹路上的光线越来越亮,洞府门也开始颤动起来,然后阵牙酸的咯吱声响起,那扇高大的洞府石门终于缓缓开启

  凤七邪顿时露出激动无比的笑容,同时目露绿光的望着那朵已化身成珠的小蘑菇想不到它真的会是她遍寻不见的第九颗九命天珠?

  如果她能得到,那不是说她晋级成帝已不是问题?

  “娘子想要吗?呵呵呵”龙玉葵突然羞涩笑,很是不好意思的偷瞟了凤七邪眼,然后搓着衣角道:“只要娘子同意与我入洞房,那么这第九颗九命天珠就是你的了!”

  凤七邪:“”

  她想要的东西,直接强抢就是了!管它是谁的,哪还会受他胁迫。

  与他入洞房,开什么玩笑?

  凤七邪心中鄙夷的冷哼了声,眼珠狡黠转,正想着如何才能将第九颗九命天珠从龙玉葵那里弄过来占为己有晋级成帝之时,可是身旁的魔音在听到龙玉葵那句让小邪儿与他入洞房的话,顿时瞬间炸毛。

  小邪儿都还未同意与他入洞房呢!他小子倒是敢想,简直就是找死。

  魔音当场脸色变,眸中喷火,忍无可忍的正要朝龙玉葵发难之际,凤七邪却扯着他的手飞身跃,将他拉入了紫华府的洞门之中。

  现在办正事要紧,哪有时间给他去解决什么私人恩怨?她现在是看出来了!龙玉葵那小子就是占占口头上的便宜,根本就不能拿她怎么样,她也就随他好了!暂时不与他计较。

  其他人见状,立时声低吼,赶紧跟上。生怕去得晚了!他们什么都捞不上。

  只是,就在凤七邪拉着魔音同跃入紫华府的洞门之后,落地的瞬间却突然个踉跄,脸色白,险些站立不稳。

  魔音顿时急,赶紧把扶住她:“小邪儿,你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龙玉葵那小子,当真诈得很,可恶!”凤七邪长吸了口气,运功压下喉头翻涌上来的腥甜,恨恨的道。

  原来,就在她刚才闪身进入紫华府的那瞬间,她挥手召唤回自己八颗九命天珠的同时,连同龙玉葵那颗也想夺过来占为己有。

  什么颜面,什么无耻,她则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强抢别人这事她完全做得出来。只要能够集齐九颗九命天珠,她根本就不用再去紫华府里寻找什么代玄帝成帝的秘密,直接就可以找地方晋级成帝。

  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任何修炼成帝的方法,因为她要修炼成帝非九命天珠不可。所以在龙玉葵拿出第九颗九命天珠的时候,她当时心中就已有了谋算。

  只是没有想到,她失败了!

  而且还受到了反噬,如果不是她发现不对就立时果断放弃,她非受到重创不可。

  龙玉葵那小子嘴里说得好听,可是却对她处处防备,着实可恨。

  原本担忧无比的魔音听到凤七邪恨恨的话语,立时眼睛亮,此时不尽全力抹黑情敌,更待何时?

  “是吧!我就觉得那小子诈得很,而且嘴里没有句真话,不管他说什么你可句都不要相信。小邪儿,你以后定要是再遇上他,定要对他处处防备,小心行事,免得再受他暗算,知道吗?”

  哈哈哈!龙玉葵,你让小邪儿恨成这副模样,就算以后她发现你竟然是也不会喜欢你半分,竟然还想靠九命天珠来骗小邪儿与你入洞房,做梦呢!

  凤七邪深以为然,当即想也不想的点头同意。

  龙玉葵如今的实力连她也看不穿,而且身份来历也越来越神秘莫测,让她摸不到底,想不防备都不成。

  不过恐怕事情没有那般简单,她隐隐的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出来,只是莫名的焦躁不安。

  此时,她已完全失去对紫华府探索的兴趣,反而找到龙玉葵从他手上夺得他手中的第九颗九命天珠才是真理。

  凤七邪心中有决断,立时就想回去找龙玉葵,不管是否能够从他手中马上拿到第九颗九命天珠,她都得待在他附近,侍机而动才成。

  如今她的修为已到五品玄圣的修为,如果拿到第九颗九命天珠,马上就可以契约晋级成帝,如此大的诱惑,饶是以凤七邪的心性,也再也淡定不在,按耐不住。

  只是,就在她待要去找龙玉葵侍机而却抢夺他手中的第九颗九命天珠之时,却突然发现她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早已大变,根本就没有来时的路出去。

  这

  四周的空间片死寂,而且还是片黑暗,如果不是探出神识,她们根本就看不清她们所身处的位置这是条十分悠长的通道回廊,眼根本就望不到尽头,长宽高皆四米,看起来就像是处无止尽的模方形状的回廊。

  而且回廊中没有任何生气,也没有风,想来是处封闭的空间,能否找到出路都是个问题,这样的认知让人的心莫名的闭塞紧张起来。

  还好凤七邪与魔音都不是常人,不过震惊了秒,很快就镇定下来,开始朝前走去。

  这样的情况,她们遇到的并不是第次了!

  没有退路,她们就只能前行,因为只有这样她们才能够找到出路。

  魔音自然而然的抢前步恰凤七邪的小手,凤七邪本能的挣扎了下,见他还是抓着她的小手死死不放,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也就随着他了!

  有时候,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从凤七邪最初对魔音的愤恨排斥,再到慢慢对他的习惯纵容,再到如今的无奈妥协,不得不说这是个漫长而又潜移默化的过程,让人无知无觉。

  见凤七邪不再挣扎,任由他桥小手,魔音顿时偷笑,好似捡到了宝般。

  两人小心的前行,在这样无尽黑暗的回廊中不知道行了多久,也许是天,也许是十天,也许是个月但总之,她们都没有找到出路。

  就算凤七邪现在的心性远非以前可比,但也忍不住开始焦急起来,因为她没有多余的时间直这样无休止的走下去,她急着要去找第九颗九命天珠。

  但是相对于凤七邪的焦急担忧,魔音可是点儿也不在乎,他桥凤七邪的小手默默前行,唇角几不可见勾起的笑容,从牵上凤七邪小手的那瞬间,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能够找到出路,他真是点儿都不在乎。

  反而如果能继续这样无休止的走下去,如果能够走辈子,

  哪怕永远都找不到出路,对于他来说是件生平最为幸福的事。

  还好凤七邪不知他心中所想,不然非喷他脸不可。

  这丫滴是轮回太久,脑子锈逗了吧!还是灵魂久久没有归而脑残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想法?

  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