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那凤三本名凤如凤,在整个凤院子弟中可说是个响当当的名人,聪明睿智不说,向来更是以风流潇洒而自得,曾几何时竟然被人说成是土包子了?并且说他的还是个小丫头,这叫他情何以堪,当然会记仇记到现在了!

  凤七邪有些兴奇的看着手中的空间戒指,她还是前世只在电视和书上见过,直以为是作者导演瞎编来着,原来真的有这东西存在翱

  看来以后,她得在这异世好好的陶陶宝才成,说不定还有更多的惊喜正等她呢?

  拿着空间戒指,凤七邪就要将那些血襄和食人藤末稍装入其中,这可是她的第笔财富啊如若稍稍加工下,嘿嘿!指不定她能发笔横财呢!哈哈哈

  咳咳!某邪的商本性又显露出来了!

  然,正当她神识扫,就要把那些血襄与食人藤末稍装入其中时,突然“咻”地声破空声响,接着面白色小旗就抽在了面前,同时个清脆而万分骄纵的声音响起:“这些东西,我们药家要了!要多少钱你们出个价”

  靠!在这世上竟然还有比她凤七邪更加张狂?更加不讲理的人?显然是不让她过好日子啊

  原本她还想当乖乖女来着?看来是不想让她如愿呵!

  凤目微寒,凤七邪抬眸望向声音的来处,只见行人骑着很是拉风的飞行兽正从半空降下,气势逼人

  “是药家的丹旗!”看着那面白色小旗,凤三表情有些凝重,在凤七邪耳旁轻道

  药家?

  五大世家排行第三,以炼丹而闻名的药家吗?

  凤七邪双眸微眯斜睨着来人,心中不由冷笑,药家又如何?药家就可以没有经过人家同意,就强行买卖的么?那未免也太强狂了些

  飞行兽落地,从其中那头最为漂亮的飞行兽上跃下来位身着粉红玫瑰香紧身裙装的小姑娘,看上去大约十四五岁涅,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个大大的蝴蝶结,勾勒除了玲珑凹凸的完美身材外披件白色的敞口纱衣,举动都那么引人注目,白嫩的玉颈上戴着块绝美的玉,玉上刻着个药字,手上戴了个|乳|白色玉镯头长的出奇的秀发被根银色丝带随意的扎在了身后,插上根宝蓝色簪子,真是漂亮极了!

  稍显凌乱的前刘禾翘的,增添了少女的活泼清丽白嫩的脸上表情有些稚嫩,脸上并没有添加任何不自然的装饰,但柳眉弯弯的依然迷人,双水蓝色的大眼睛就如月亮样皎洁,尽是天真,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轻轻抿便散发出淡淡的香味,令人着迷

  这就是药家家主最疼爱的小孙女儿——药香儿!

  众凤族子弟星眸中闪过惊艳

  而凤七邪看得也是不由眼睛亮,好个美少女啊前提是,她不蛮横的抢她的血襄的话,她会喜欢她的

  “你们是凤家的人吗?”药香儿从飞行兽上跃下,扫了眼眼前经过场大战而显得有些狼狈的众人,黛眉微蹙,眸中滑过丝几不可见的厌恶,开口问道

  出于家族现家族之间的礼貌,凤飞上前抱拳说道:“在下凤族凤飞,不知药姑娘有何指教?”

  凤飞?凤族那个素有天才之称的少年,盈盈目光不由在凤飞身多转了几圈,微冷的目光稍稍缓和了分,继而非常不客气的道:“这些东西我们药家要了!要多少金币或是丹药你们开个价吧!”

  凤飞眉宇间带了丝隐怒,不过身为大家子弟的风范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道:“这些东西我们有用,不外买”

  这是邪儿要的东西,谁抢他跟谁急

  “你们有用?”药香儿毫不客气的嗤笑出声:“我没有听错吧?这些东西落入你们手中不还得糟趟!所以还是聪明点换点金币或是丹药放着吧!免得到时候来场空,什么都没有”

  药香儿说话点也不客气,凤家虽然排名第二世家,但是每年的丹药还不是得从她们药家买,依靠她们药家,所以她丝毫不惧凤家

  她眉宇眼底全是深深的不屑,瞬时激怒了众凤族子弟,刚才眸中的惊艳此时全都消失不见,同时也相信了刚才凤七邪所说的话,这些血襄和食人藤末稍,看来还真是宝贝,不然药家的人也不会不惜拿出金币和丹药来换了!

  既然如此,他们拼命得来的东西,当然不能轻易的换给别人了!

  如若是以前,面对丹药的吸引他们或许还会心动,毕竟这些血襄对于不会炼丹的他们来说,留之无用他们凤族不缺钱,但是用来换取丹药还是好的

  但是现在就不样了!

  他们凤族已然出了个炼药天才,在还没有正式炼丹之前,她用个“破铁锅”都能熬制出能提高玄[,]

  气二个等级的药液,更别提大家在昨夜见识到她炼丹时神奇的幕了!

  连噬心散都能炼制出能够压制的药,加以时日,难道就不能炼出更高等级的丹药吗?

  所以,以往因为丹药需求而有些惧于药家的他们,此时是完会的不在乎了!

  “那是我们的事,不劳姑娘费心”凤飞冷下了俊颜,敢轻视他们凤族,他对这药香儿很没好感

  “你”很显然,身为天之骄女的她,从未受到此等冷遇

  先别提她身为药家家主最为疼爱的小女儿,就单凭她的美貌,哪个世家子弟见了她不是笑脸相迎,赶着来巴结她敢跟她说话如此不客气的人可说是绝无仅有,真是真是气死她了!

  “我怎么了?”凤飞表情很无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姑娘请便,邪儿,还不把东西收好”

  凤七邪原本正微带戏谑的看着眼前的幕,猛然听到凤飞的话,当下“哦”了声,接着纤手挥,就把那些个血襄和食人藤末稍全都卷进了空间戒指里,同时暗自里不由得摇了摇头,暗叹自己的哥哥不会怜香惜玉,要是她的话,如此美色当前,别说还拿金币和丹药来换了!就是什么也不给,只要美人开口,她什么也给送了!

  呵呵!

  当然,前提是这些东西不是她的或是她不需要的才成

  见他们竟然真的毫不给面子的把东西收了起来,药香儿大火:“我药香儿想要的东西,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得不到的,识相的就把那些东西交出来,不然以后你们凤家的丹药我们药家可就不提供了!这样的后果,你们这些凤族的小小子弟能够承担得起吗?”

  凤飞噎,当即抿紧了唇,她说得没错,要是药家断了向凤家提供丹药,那凤家那些长老们还不得翻天了?如果事情真变成这样,那还真不是他们这些凤族后辈能够承担得起的

  众凤家子弟听这话,顿时整个人都沮丧了下来,是啊他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们的行为可也是代表着凤家的

  “哈哈”

  然,正当众人沮丧暗自气愤之际,久不出声的凤七邪突然大笑起来,那张狂的笑声下子就冲散了众人的沮丧,所有的目光不由齐齐向她望来,齐齐心中紧,不知道这小魔星又要干什么了?

  虽然她会炼丹是不假,可如今毕竟还未成大器不是?谁会相信她个小女孩的能力,所以如若他们此时得罪了药家,继而药家不向凤家提供丹药,那凤家那些长辈和长老们知道了还不把她给拆了?

  所以,这个险冒不得

  凤飞心中凛,连忙向凤七邪使眼色,示意她千万不要胡来可是凤七邪的笑声依然不减,望着药香儿的目光深幽了起来

  突地听闻那张狂无比却又隐带嘲讽的笑声,药香儿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飘向了那个被她直忽略的玄色紫衣少女身上,但是却被她嚣张的态度给刺激到了!

  “你笑什么?”药香儿,怒!

  凤七邪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滴,喘了口气,这才神情懒惰道:“觉得好笑就笑了!怎么?难道就连我笑,药姑娘也要管吗?”

  “你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在我家小姐面前如此放肆?”这时候,也是时候该让跟药香儿同前来的人露露脸了!

  凤七邪转眸,见药香儿身旁的名青衣少年,指着她的鼻子怒声喝道

  “我是谁?”凤七邪笑

  看来以前的凤七邪很少在人前露面啊凤家弟子大都不认识她,所以更别说她们这趔群外人了!

  “不会是连名字都不敢报的胆小鬼吧?哈哈”见凤七邪沉默不语,对方认为她是在“害怕”,为了力救在药香儿面前表现,他回身怂恿着药氏家族的众旁系子弟,嘲讽的大笑起来

  在那些刺耳的嘲讽声音下,药香儿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不善的目光望着凤七邪,此时她倒安静了!

  对付这样的野丫头,不用她出手,就她家族的旁系子弟就足够了!所以立时间,她就从当局者变成个看戏的人来

  “不是?”面对众人挑畔似的嘲笑,凤七邪恍若未闻,反而脸慎重道:“不是我不敢说,而是我怕把我的名字说出来,你们会惊得站不稳”

  吓?

  她什么来头?众药氏家族的旁系子弟的目光齐齐在那小丫头身上不停的来回巡视打量,可看来看去只不过还是是个黄毛丫头啊虽然长得蛮漂亮,可他们还是看不出她有什么过人之处翱

  那青少年顿时嗤笑出声:“你的名字会惊得我们站不稳?哈哈!真是笑话,难道你的名气还能高过最近风靡时的凤家废物凤七邪不成?”

  语音里,带着深深的嘲弄,摆明了是把她拿来跟个废物七小姐比,故意损她让她难堪

  众凤家子弟的脸黑了下来,他们凤家的人怎么可以被人随便拿来嘲笑?不过,关心的目光立马投向了他们的十妹,这下她应该会气疯吧?

  然,凤七邪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美丽的小脸上,竟然浮现出副很意外,外加惊喜的自得道:“呵呵!好说了!我就是凤七邪”

  众人药家子弟脚下滑,惊得差点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第006章

  同时惊讶,意外,难以置信,研盼的目光齐齐望着凤七邪,寂静了几秒之后,顿时犹如炸开的没锅般,立马就喧哗了起来:

  “什么?你就是凤七邪?”其中名子弟立马就尖声的叫了起来

  另名更加不信的叫道:“不会吧!你就是那个以二星玄士实力越级挑战打败夜家五星玄士实力夜凡的凤七邪?”

  看着众药家弟子吃惊的样子,凤族子弟这边不屑的哼哼?五星玄士算什么?连他们玄师级的都不是对手,更何况是玄士?

  不过,他们也太没出息了!十妹打败五星玄士就吃惊,那要是给他们知道十妹连身为玄师的凤九都打败了的话,还指不定会把下巴给惊掉来呢!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随着他们接下来的话,被吓着的反而是他们

  “难道就是你,以介废物之名竟然扬言要与第世家龙家解除婚约,龙家主不愿意,你竟然不惜要杀了自己未婚夫龙三少的恶毒女人凤七邪?”就在那青衣少年话落声的同时,四周响起了抽气声

  众凤家子弟更是骇然,凤飞脸的紧张

  “可是?怎么可能呢!相传凤七邪因为要杀龙三少,继而被身为玄王强者的龙家主打伤了吗?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另名药家弟子不信的惊呼出声

  什么?玄王强者?打伤?

  凤飞俊脸变色了!想不到他不在的这段期间,邪儿在凤族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龙家主竟然已经修到了玄王,并且邪儿还被他打伤了!这还好邪儿现在没事,不然他

  凤七邪所不知道的是,那日的入院仪式之后,在莫塞尔雅城来说,她可是说声名大振,早已盖过了几大世家里任何名少年子弟,并且单说她此人其行事做风不可谓不惊人

  并且,自从她那日被玄王级强者龙家主打伤失踪以后,龙凤两家的人跟疯了似的在四处寻找她,就算在莫塞尔雅城还有不知道她凤七邪事迹的人,经过这闹腾,想不知道都很困难了!

  此时,凤七邪惊闻此言,不由嘴角狠抽,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如今的名声竟然如此之响,原本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是想用自己以往的废物之名耍耍他们,没想到竟然会引来这样的后果,真是

  此时,就连药香儿也是脸意外的望着凤七邪:“想不到你竟然还没死?被个玄王极强者全力击竟然还没死,你可说简直就是个奇迹”

  “谢谢夸奖!”凤七邪没什么表情,淡淡的道

  此时,她突然没了玩的心情这所有的事经别人这说出来,凤七邪可没感到光荣,反而是深深的耻辱,龙少玄,她恨恨的咀嚼着这三个字立时间,她对他的恨意又浓烈了几分

  “没想到,身为废物的你竟然那么会使手段,你这使苦肉计很妙啊故意让龙家主打伤你,继而因为愧疚许下龙三少正妻之位非你莫属的承诺,凤七邪,看来这次真是得尝所愿啊”浓浓的讥讽,从药香儿嘴里吐出,药家的子弟全都不屑的看着凤七邪,而众凤族子弟则是怒红了双眼

  “药香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凤飞立时就怒了!他可不许别人这么说他妹妹,邪儿的心性如何,他比谁都清楚,万不会会利益而使出那些手段

  并且,那龙玉葵又不是什么好人,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人渣,就以邪儿如今的实力,他哪来的资格能让邪儿费那心机?

  药香儿顿时不屑的挑高了眉,满眼的鄙夷:“什么意思?你问你妹妹不是更清楚吗?难道她使了下作的手段还不让人说吗?真是笑话”

  “药香儿,注意你的言辞,别以为是药家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惹毛了老子,你信不信老子把你给灭了?”

  悍!凤七邪笑,原来真把她哥哥惹火了!也是满粗暴满强悍滴翱呵呵!她喜欢

  他的野蛮态度,顿时把药香儿给气着了!当下眉眼横:“凤飞,别以为你是凤族第天才我药香儿就怕了你,真惹火了我药香了!我依然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凤飞额角青筋暴跳,刚想收拾这丫洋,结果就被双温柔的手给拉赚回眸间,刚好对上她的水润双眸,颗狂燥的心,在瞬间平复了下来

  “哥哥!由她说去吧!只要无愧于天,何惧他人流言,我们走吧!回家要紧”能有这样位哥哥为自己强出头,她突然发觉冰冷的心感受到了丝温暧,很多事不想去计较了!

  前世,虽然遭到了亲生妹妹的背判,让她的心片冰冷但是她这转世借体重生老天却又配给了她位为何不惜切的哥哥,她突然发觉够了!

  这或许就是老天垂怜她可怜,补尝她的吧?

  所以此时,她真不想看到外人,只想跟自己人在起

  好句,只要无愧于天,何惧他人流言,那瞬间,众人不由为她的胸怀而惊呆了!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她吧?

  狂放不羁,不惧世俗,惬意洒脱,潇洒来去恐怕才是她最真实的个性吧?

  时间,她那洒脱的胸怀不由把很多在场的男子都比下去了!而众凤族子弟,投向她的目光中多了分敬畏

  是的!不愧是他们凤族最为纯正的凤凰血脉,这行事做风果然不同,值得钦佩

  凤飞欣赏的望着自家妹妹,点了点头,突然之间,他突然觉得刚才自己冲动了!失态了!悠悠之口,随别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只要自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就可以了!

  当下,他拉住凤七邪的手,带着众凤家子弟就要离去

  然——

  他们不想与人计较,可并不代表别人就会就此放过他

  “站赚谁准你们走了!把血襄交出来,不然以后你们凤家的丹药,我们药家就不供应了!”药香儿在身后怒喊,就不信这些人会不紧张这样的结果

  凤飞想要回头,可却被凤七邪拉赚并且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不可这些事,还是交由她来办好了!

  对于她来说,刚才他能为自己出头,不惜与药香儿大骂,这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只要是她凤七邪认定的人,以后就换成她来护他

  当下幽幽的转回眸,凤七邪原本水润的眸子早已冰寒片,且不带丝感情的对药香儿冷声说道:“想要血襄,自己去找食人藤,砍死了他们,血襄就是你的了!而我手中的这些全是我凤族子弟用性命拼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交出来?”

  见药香儿还是目露凶光,凤七邪不由冷声笑:“不要动不动就拿不供应凤家丹药的事来做威胁,用你那锈逗的脑子想想,我凤家既然能坐稳五大世家的第二把交椅,就自然有我们所倚的屏障,并且就如你所说,既然我凤七邪”处心积虑“的攀上龙家这棵”高“枝,又怎么会不好好的利用番,就算你药家的势力再强大,难道能同时与排名第二的龙凤两大世家为敌不[,]

  成?”

  并且,就算药家真的不再供应凤家的丹药又如何?关她凤七邪屁事,就让凤绝天自己去解决吧!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的话,那他那家主之位也不用做了!

  更何况,如果药家真的不顾世家之间的情谊要撕破脸的话,难道她凤七邪还怕了不成?

  并且,现在她不是还有龙家这张牌可用吗?怕她药家做甚?

  “你凤七邪,你好无耻”药香儿被她的席话,说得那是哑口无言,顿时大怒

  “哈哈!我无耻?”凤七邪突然仰天长笑,满身的张狂:“药香儿,我不怕告诉你,我凤七邪的行为做事,向来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算卑鄙无耻那又如何?我凤七邪做事向来只注重结果,从不介意过程我想你们应该也听说过,我在凤族时就为了进凤院的个名额,凤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