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拍,竟然轰地下震开了凤七邪劈向他的长剑,身形飘开几米之外,朝着凤七邪瞪眸怒骂:“死丫头,你好狠毒。”

  “要说狠毒?本小姐比得上你吗?”不管这里是不是个大型嗜血幻阵,这货动不动就要屠城,然后用所有人的鲜血破城的方法都血腥残忍无比。所以说起狠毒,她哪里比得上他。

  小商贩顿时被她气得脸色铁青,原本的嗜血本色再也强忍不住,眸中的血光连闪:“你要知道,上个敢挑衅本尊的人,如今他的骨头都长毛了!识相的就去将这全城的人杀掉,不然可别怪本尊不客气。”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吗?”凤七邪玩味轻笑,但是眸中因为他的刻意欺骗而变得狂风怒卷:“用满城的鲜血破阵的说法是假,恐怕利用我们,最后得利的是你自己吧!不然你永远都会被困在这里,永远都不能离开是吗?”

  被凤七邪猜中真相,小商贩虽然神情不悦,但也不打算再行掩藏:“是又如何,如今要是你们不按照本尊的意思办,那么本尊就要你们的命。”

  凤七邪完全没有被他脸色狰狞的狠话吓倒,倒是脸疑惑的问道:“其实有点我还是不明白,按理说近千年来也有不少人进入这里。可你为什么没有叫那些人屠城,然后助你离开这里,反而被困这么久呢?”

  凤七邪是真的很不解,所以才这么问的。

  要知道能够冒险进来风族死地寻宝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大善人,所以在得知自己被困这大型嗜血幻阵之后,肯定会想方设法的离开这里。所以就算他提出屠城这样的建议,肯定也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去办,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还被困在这里呢?

  “哼!”提起这,那小商贩脸色相当不好,很是恨铁不成钢的恨道:“那些废物入城就被城中幸福快乐祥和的气氛迷去本性,然后渐渐地被其同化,又哪还想得着破阵离开。直到变成这城里的员,渐渐被其抽干他们属于人类的负面情绪,只余下幸福快乐,乐观积极向上的情绪来变成维持这大型嗜血幻阵来困住本尊的能源后就最终变成你们所看到的城中的那些”行尸走肉“样,天天做着同样的件事,沉迷于美好幸福快乐的幻境中无法自拔。算起来,你们两人倒是千年来的第人,入了这大型嗜血幻阵之后,没有受其影响不说,竟然还能冷静的寻找破阵之法。所以本尊现在命令你们,去杀光这城中的所有”行尸走肉“,然后本尊就带你们离开这风族死地如何?不然你们也会被同样困死在这里,再也无法离开。”

  他本性残暴,天生看那些幸福快乐的人不顺眼,看到就想毁去,撕裂。

  他喜欢的是血腥,是残暴,是杀戮。特别是撕裂具具鲜活尸体时那销魂的触感和鲜血的味道,所以为了克制他风族祖上才会用这大型嗜血幻阵来抽去人的负面情绪,只剩下幸福快乐的的情绪来克制恶心他,所以他讨厌风族,恨不得他们灭族个不剩,啊啊啊!

  他能够带她们离开风族死地?

  不得不说,这个提议凤七邪很心动。

  风族死地相传都是有进无出,没有出路,但那也是传说而已。这货既然曾是风族的镇族之宝风灵精,那么肯定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秘闻,所以他就算知道出路,也不奇怪。

  不过凭他那智商,也配跟她玩文智游戏吗?

  他说要杀光这城里的所有人才能破阵,可是却抛出诱饵说要带她们离开,不得不说这个诱饵很诱人。但是从她们入城的那刻开始,那么她们已经是这城里的员,所以他要是想要破阵离开,那么她们俩人就必死无疑,不然这阵绝对破不了!

  这货真当她们是小菜鸟,连这点话中真假都分辩不出来吗?

  而且据她分析看来,这阵之所以存在,恐怕就是因为压制他专门而设的吧!而且出于某种原因或是限制,他自己还不能主动动手杀掉那些人,不然以他的嗜血本性与狠毒,哪里还会忍到现在。

  更何况是现在不停的抛出诱饵,引她们上勾想让她们帮他干掉全城的人。

  “你知道本小姐为什么来风族死地吗?”凤七邪答非所问的反而提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当然,那老妖婆害她的事实则被她给自动忽略了!

  并且如果可以,她还应该对那老妖婆说声谢谢,不然如果不是她冒着自损自身的风险强行使用风族禁术将她“送”进风族禁地来,她想要找到风灵精炼器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所以说声谢谢还真的应该。

  “什么?”他正发号施令呢!结果这死丫头突然说起她的来意,这镜头转换得也太快了吧!他正等着她们接受他提出的诱惑条件去杀人破阵呢!她倒反问起他,她的来意来,小商贩不由呆了呆。

  如果是几百年前,所有进来的人无非就个目的,那就是为了他风灵精而来。

  可是进来的人全都无疑例外不是死在城外,就是入城之后永远的留在了风族禁地之中。所以久而久之,近百年来根本就无人再敢进入风族死地,其中就算有,听说也是被人暗算送进来等死的。当他看到凤七邪她们入城的时候倒是意外了把,以为也是有人暗算她们送她们进来等死而已,其实事实上也是如此,不过凤七邪此时是打死都不会承认。可是听这死丫头的语气难道不是,还是她们进来风族死地还另有目的不成?

  小商贩心神颤,难道她跟几百年前的那些人样,都是为他风灵精而来吗?

  想到这个可能,饶是以小商贩嗜血狠毒的心性,此时竟然也感觉到丝不安。

  因为他始终有种感觉,这两个人并非常人,很不好对付。

  特别是那死丫头身旁站着的绝世男子,虽然他看不穿他的修为,但是从第眼见到他开去路,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所以这些是从他们入城的那刻他送上前主动打“招呼”,之后三天他都不敢在他们眼前晃荡的原因。

  之后见她们毫不受大型嗜血幻阵的影响,还能四处查看想着如何破阵,就知道他的本能反应是正确的,这两个人确实不好惹。

  但同时他也看到了希望,她们不受大型嗜血幻阵的影响好啊!这样他就可以利用她们来破阵。虽然在这阵中他受到压制实力可能不如人,但是只要她们上当杀掉这城中的所有人,那么嗜血幻阵就算已被破坏,他就能马上恢复七成实力。到时候再成功干掉这两个人,那么这大型嗜血幻阵完全破除,从此后他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逍遥世间,又有新鲜的活人给他撕给他吞,试问这世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

  哈哈哈!

  想到未来的美好生活,小商贩望着凤七邪两人鲜活的身体就忍不住贪婪的大舔唇

  瓣。

  自从被困这大型嗜血幻阵以来,他都多久没有尝到活人的味道了!现在真想扑上去啃口。可是如今他身陷阵中,根本就不能吃活生生的人肉,真是可惜了!

  看到小商贩的那贪婪嗜血恨不得将她活吞下去的神情,凤七邪不由心中沉,怪不得风族论落到如今这步田地,连自己的族地都保不住,恐怕跟这厮有很大关系吧!

  原本炼器需要用个活物来炼她多少心里还有点抵触,但是在见到这货那完全不掩饰自己对鲜活人肉的渴望,她顿时恶心愤怒了!说千年前风族起的大灾难,恐怕就是这货将风族的人吃掉的吧?当真是恶心得令人想吐,所以接下来用他来炼器她不再抵触,哪怕他真正是个人,她也决定将他炼了!

  因为他不但不是个人,恐怕连个好兽都算不上。不过风灵精真正的本体是什么,她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她已确定定,不管他是什么都不是个好东西。

  所以既然如此,她何必再顾虑那点人性,不用活物炼器。

  “本小姐要炼制把圣器”灭天“,但是却需要十大主材料才能够炼制成功。而这十大主材料中就有”风灵精“这样,所以你就为了本小姐的圣器而添砖加瓦吧!”话落声的同时,凤七邪已起杀心,不再多说句费话,凤族的镇族绝学凰之剑啼剑法疯狂使出,不给那货点退路。

  还保持着小商贩形像的风灵精压力大增,特别是在这专门为压制他而设的大型嗜血幻阵里

  第131章以嘴渡气

  风灵精真正的实力得不到完全的发挥,所以当然不会是凤七邪的对手。

  所以在凤七邪的通狂攻乱砍中,风灵精再也抵挡不住,在凤七邪又剑强势的杀招中,当即被重重的劈落在地。可是凤七邪并没有打算放过他,这个残暴嗜血的混蛋,她得趁他病,要他命,不然等他恢复过来肯定很难对付。

  被风族祖上布下这么大的大型嗜血幻阵压制的人,又怎么会是般人,所以对付他凤七邪没有半分大意。

  见凤七邪下手无情,出手就是骇人杀招,原本威风无比的风灵精好不容易个懒驴打滚狼狈万分的险险避开凤七邪的骇人杀招,心中已是阵拔凉,这死丫头竟然来真的?

  “你疯了!本尊可是风灵精啊!风灵精,曾经风族的镇族之宝,你竟然想要杀我?还要用本尊炼器,你疯了不成?”

  “镇族之宝?我呸!”不提什么他是镇族之宝还好,提凤七邪心火怒生,眸中全是不屑鄙夷:“连累风族没落,连自己的族地都肯让出只为布下大型幻阵来压制的镇族之宝要来何用?原本繁荣昌盛的风族之所以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恐怕跟你脱不了关系吧!所以你这样的镇族之宝还真没有谁能够要得起,所以还不如乖乖让本小姐将你炼成圣器,也算是为你曾经做下的罪孽赎罪。”

  赎罪?

  凤七邪的这番话无疑是踩了他的痛脚,赎罪?赎毛罪?他能有什么罪?身为风族曾经的镇族之宝,那么他活吞几个人有什么不对?可是那些老家伙不乖乖的将族中天赋高味道好的弟子供奉给他,竟然还说他太过血腥残暴,不配当他们风族的镇族之宝。

  想他风灵精天生天养,几千几成年才得已形成,是天地的宠儿,是风所化的精灵,如此绝世重宝竟然不配当他们风族的镇族之宝,所以风族那些人全都该死,该死,竟然如此没眼光。

  而更可恶的是,他们因为自己是风之精灵永远都杀不死,竟然设下这个大型嗜血幻阵来刻意压制他。而且这压就是上千年,他早就呆够了!所以这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定要出去,然后吞食光所有风族的弟子,不然能消他心头之恨。

  而他眼前的这个死丫头,虽然血脉中所带着的风族血脉气息溥弱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证明她肯定也是风族子弟无疑,所以她也该死。

  “敖”

  风灵精突然仰天声嘶吼,霎时狂风怒起,风云巨变,随后维持的小商贩人形缓缓退去,身体逐渐开始变得透明。

  “不好!”

  凤七邪本能的感觉到不妙,当即挥剑就是剑劈去。

  可还是晚了步,因为就在她剑劈到的那瞬间,风灵精的身体开始变得完全透明,随后消失在空气之中,让凤七邪劈了个空。

  凤七邪当即脸色变,抬眸环扫着四周,可却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形。

  风,无形无色。

  当他完全恢复本体融入周围的空气之中,很难再捕捉。

  “死丫头,既然你们不为本尊破阵,那么你们就去死”

  正当凤七邪遍寻不到风灵精所在之处时,耳边却传来风灵精嗜血至极的声音,满带着浓浓的杀气。

  凤七邪心中凛,手中的长剑紧握,警惕的望着四周,想从声音来原来的方向找出风灵精的藏身之处。

  可是风灵精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令人根本就捕捉不到他身在何处?但是也就在他话落的瞬间,周围的空气阵扭曲,他已瞬间抽空了凤七邪两人周围的所有空气,令两人呼吸窒。

  该死!

  不过几个呼吸间,凤七邪已觉难受。

  还好如今的修为不浅,不然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风灵精那货活活憋死,不得不说他这招当真狠毒,直接抽干她们周围的空气,不用与她们硬拼,就可以要她们的命。

  这招当真是杀人于无形。

  可是现在怎么办?自从风灵精完全融入周围空气中后,就变得无形无色,短时间内她根本就找不到他的形踪。可是在没有空气呼吸的情况下,她就算有修为免强支撑也坚持不了多久,此时的处境对于她们来说无疑是很不利。

  果不然,没有多久,凤七邪已感觉到呼吸困难。

  可是那风灵精在说完刚才的话之后,竟然再也不出声,就算凤七邪故意出言挑衅也样,这让原本想分析他声音来源的方向,继而寻找他形踪的凤七邪不由大失所望。

  该死的风灵精,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了!可恶!

  可是,不管凤七邪心中如何暗恨,但是在没有空气呼吸的情况之下,她的张俏脸已憋得通红,已不能全心全意寻找风灵精的形踪。

  这样下去,她们非完了不可。时间,凤七邪不免开始着急起来,早知道风灵精那么难对付,刚才就应该鼓作气将他劈死的,根本就不该与他说费话的时间。

  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给他完全融入空气之后,就算她现在的实力强过他,但没有空气呼气呼吸的情况下,她还真没那个力气去将他逮住来。

  可要是逮不出他,那么自己就只有死路条,凤七邪顿时觉得郁闷无比。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凤七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大脑因缺氧已开始产生晕眩之感,这样下去,她非被活活的憋死不可吧?

  凤七邪不由苦笑,她果然就是个衰星,简直就是步步凶险。

  但现在,时之间她也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凤七邪顿时郁闷得直想发狂。同时因为没有新鲜空气吸入,她的身体已开始发软,就连眼神也开始幻散起来。

  当下,正当她以为此番会被活活憋死之际,她的身体却突然被人转,然后张温软的唇瓣就紧贴在了她的红唇之上,同时口新鲜的空气就从对方的唇瓣中渡了过来。

  凤七邪顿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对上的却是魔音那双好似带着魔性的狭长双眸。

  “唔唔”你干什么?

  见魔音突然吻上她的唇,凤七邪顿时惊,立时在他怀中挣扎起来。

  虽然她现在是很需要新鲜空气吸入,不然会被活活憋死,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能从对方嘴里吸啊!

  这种吸气方式,太过暧昧,太过亲密,让凤七邪时间不由红了脸颊,而且就连心跳也加快凌乱了!

  魔音却脸正直无辜的给她以嘴渡气,长长的睫羽微闪,那狭长的凤眸中好似在无声的表达着:‘这不是在给你渡气救你命吗?本帝可没有其他意思,你可不要多想。’

  当然,他在以小眼神表达这些意思的时候,要是没有那脸陶醉销魂得要死的神情的话,她恐怕多少还会有些相信。

  这厮给她渡气是假,恐怕想要占她便宜是真吧!

  凤七邪心中万分鄙夷魔音的腹黑无耻,逮住机会就大占她便宜的无耻做风。但是嘴唇紧贴着他却舍不得放开,贪婪的从他性感的红唇中吸取空气,她这才感觉自

  己缓缓的活了过来。

  罢了!反正这个身体是火醉的,又不是没与醉亲亲过,所以她就当此时的渡气是在亲亲醉的嘴唇好了!而不是魔音这个大魔头。

  ‘记住,现在以嘴给你渡气救你的是我魔音,而不是火醉那小子。这时候你要是再敢想他,本帝会重重的惩罚你,不信你试试。’

  正当凤七邪自我欺骗想要将魔音当成火醉来吸气时,魔音那个大魔头好似看穿了她心中所想,顿时浑身的冒气冒,用神识对她厉声警告道。

  凤七邪顿时身子颤,本能的颤抖了下。

  魔音虽然最近对她迁就了许多,但是不管如何迁就都改变不了他说不二霸道的帝王本性,所以在这时候她还得依靠他来渡气维持生存的情况下,她还是不要惹火他的好。

  不然天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出格过份的“惩罚”来。

  感觉到凤七邪难得的乖顺,魔音顿时散去浑身的寒气,眉眼弯弯,满意的笑了!

  做为他心爱的女子,就是要这样乖顺才可爱嘛!

  不过小邪儿要是直这样乖顺下去就好了!任由他亲,任由他吻,任由他抱着渡气而不反抗,再同意做他的女人的话,他定会幸福死的。

  这样算起来,他突然觉得那残暴嗜血的风灵精也没那么讨厌了!至少他多少还做了件好事,抽干了周围的空气,让小邪儿不得不接受他的渡气才能存活。

  哈哈哈!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介意小邪儿辈子都只能接受他的渡气才能存活,他真的愿意就这样给她渡气辈子。

  只是

  小邪儿的唇瓣好香,好软啊!只是这样轻轻的贴着她的红唇给她渡气,他就有种快被她融化了的感觉,全身所有的神经都开始变得兴奋起来。

  渐渐地,他不再满足这种轻轻的触碰,他感觉自己想要的更多,更多当下忍不住舌头轻滑

  第132章切,雕虫小技!

  魔音舌尖轻滑,如同灵蛇般灵巧的探入她的嘴里。

  凤七邪顿时心神震,她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得寸进尺,越做越过份了!话说你渡气就渡气,将舌头渡进来干什么?这不是摆明了占她便宜吗?

  虽然很感谢她在快憋死的时候渡气给她救了她命,但是在这厮越来越得寸进尺的时候,她对他的感激瞬间荡然无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