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来跟他们费话

  呃?

  众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闯营伤伤人,难道就只是为了来抢酒的?

  但是,既然伤了他们的人,又怎么可能把酒给他,当下两方对持,那名少年死抱着酒坛就是不给

  火醉怒了!

  此时他没有多余的时候来跟他浪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脚步动,诡异的红光闪,竟然在折间到了少年身前,同时抬手[,]

  就是掌,少年吐血倒飞,怀抱着的酒坛落入火醉手中,而在第时间,他就抱着酒坛,坐倒在地,仰头猛灌起来

  那群人顿时大惊,纷纷拨出长剑带着浓浓的愤怒与杀气就向火醉砍来

  而那厮竟然不管不顾,只顾着喝酒连小命也不顾,差点被摔死正直直躺在于地上的凤七邪见,当下顾不得自己酸痛的身体,就在几把发着森寒杀气的长浆时向火醉当头劈来的瞬间,她纤腕翻,冰蓝所幻的长剑应势而现,式横扫千军无敌挥出

  狂风起,森寒的杀气瞬间把整个空间笼罩,直卷得众人衣袂飘飘

  而这突来的杀气把众人吓了跳,而凤七邪趁机建开他们的攻势就横身挡在火醉身前,自从这小子舍命救她开始,她就决定要护着他同时为怕这群人纠缠不清,她早已在发起攻势之时眼明手快的扯过名少年,纤手挽,长剑已然横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同时清冷的声音绝美的响起:“全都给我住手,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

  众人大惊,连忙住手,抬眸望去间,只见名眉眼含霜,相貌绝美的紫衣少女正横剑架住他们的人,全身更是片萧杀,让人不敢冒然上前,听她的语气就知道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主,他们可不敢拿自家子弟冒险

  然,这名突然凭空出现的少女是谁?

  还有那名赤着上身,抢了他们的酒就席地而坐猛灌着酒的少年又是谁?出手就连伤他们玄师级的两名高手,怎么会那么厉害?

  还有他们突然闯进他们的营地伤人抢酒后又要干什么?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抢酒喝那么简单吗?

  他们可不敢这么想

  “姑娘,你们夜闯营地,伤人,抢酒又挟持我们家族子弟做人质,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敢如此放肆”突然,从人群中走出名十七八岁,身着金红色衣服的少年,瞪着凤七邪,隐带怒意的问道

  凤七焰淡淡的瞟了他眼,顿时张狂的道:“我管你们是谁,敢伤我要护的人,都该死”

  是的,她凤七邪向来护短,只要是她认定要护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给他灭了!

  “你”那少年顿时被他气得额角青筋暴跳,挥剑就想冲上来把她近死,可如今自己的人在人家手上,又不得不投鼠忌器

  而其他弟子更是脸色铁青,副要跟凤七邪拼命的样子

  “你要杀就杀,三哥,你不用管我,杀了这两个混蛋给六哥和八哥报仇”那被凤七邪抓在手中的少年显然也被她刺激到了!当下抬头对凤七邪吼,并且满目的恨意,愤声大骂道:“死女人,你要杀就杀,等我飞哥回来,定让你死得很难看”

  小小年纪,倒有有些骨气嘛!

  可是骂她死女人就不行了!凤七邪当下眉眼寒,手中的长剑动,对着那死小子的耳朵就冷声喝道:“小小年纪还敢骂人,信不信本小姐把你嘴给割下来”

  这名少年也不过大约十四五岁年纪,张小脸长得眉清目秀,可骂出的话就难听了!

  先前被火醉那厮直骂着,可人家实力惊人,她打不过人家也就算了!可如今,这小少年小命都还握在她手中,竟然还敢对她放肆,真当她凤七邪好惹不成?凤七邪全身无形的杀气外放,直逼向众人,让他们全体不由激动灵灵的打了个寒颤,直觉这名少女冷得惊人!

  这个女人好可怕!

  那少年被她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和眸中的煞气吓了跳,可是想着自己的六哥和八都伤在她们手中,又不由怒从中来,刚升起的那分惧意也全都烟消云散,对着凤七邪恨恨的吼道:“要杀就杀,难道我还怕了你这个恶女人不成?”

  “你”真是不知死活,竟然还敢骂她,真是胆子不鞋凤七邪纤手抬,就要割他剑以示惩罚

  “不要”众人惊呼出声

  那少年却是脸绝然,眸中满是恨意,却没有丝害怕

  凤七邪眸中滑过丝欣赏,可是教训还是要有滴,然,正当她挥郊备割这小子刀算是惩戒之际,却突我瞟到他胸前的枚凤凰勋章时,不由椭皱眉道:“你们是凤族的人?”

  见她住手,那被称做三哥的少年连忙抱拳说道:“姑娘,我们是凤族凤院弟子,此番进入黑木古林来历练,如有什么误会还请姑娘海涵”

  果然是凤族的人,那就不能伤了!真是大水冲到龙王庙,家人不识得家人了!

  环目扫,见此处就五六名身着统凤族金红色衣服的少年,虽然个个都在玄师级别以上,但是这黑木古林是什么地方?从先前碰到那条九头冰王蛇就差点要了她和火醉的命来看,这黑木古林果然如传言的那般,处处都透着危险,所以他们就算要历练,也不能到这黑木古林的中围来吧?真是不知死活

  “就你们六个人?”既然习了凤血残卷,并且看那凤绝天也不是很讨厌的份上,她已决定尊崇凤血残卷里所定的条件,守护凤族,所以看到这群小少年竟然不知死活的闯到这里来,她心里升起股莫名的愤怒

  而她的怒气来得莫明其妙,且带着分莫名的的,让众人不由奇怪

  “恶女人,你别得意,我飞哥和二哥,五哥就快回来了!到时候你就等着受死吧!”竟然敢伤他们凤族的人与凤族作对,到时候他定让她死得很难看

  飞哥?谁来着?凤七邪不解

  见凤七邪副“我很无知”的样子,那小少年笑得可得意了:“我凤飞哥哥可是凤族的弟天才,现在只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就已是九星玄师,并且马上就要突破成为大玄师了!你竟然敢与我们凤族做对,到时候有你哭的,哼!”

  凤飞?凤七邪心中凛

  “你是说我凤飞也在这里?”乖乖,那个被凤族称为的小天才,以十三岁的年龄就进入凤院,她所谓的哥哥凤飞吗?

  从凤七邪以前的记忆里得知,那小孩貌似对她还不错,只是从他时入凤院开始,她们也有几年没见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跟这身体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她倒是想见见:“他人呢?去哪儿了?”

  见她眼睛发亮,那小少年顿时被吓了跳,暗自怀疑她不会是要对飞哥不利吧?

  “你问这做什么?”他满眼的防备,并且还死咬着牙关,副打死也不说的架式

  见他如此,凤七邪轻笑,既然他不说她也就不问了!反正他刚才不是说凤飞很快就会回来了吗?那她就留下来等好了!反正自己正没处可去,如今遇上凤家的人,无疑是找到了组织,那到时候跟他们起回去就行了!正好也可以避开凤默言的正面追杀,举数得,她何乐而不为

  当下,她纤手动,把把那小少年推了出去,众人根本没有看清,她手中的长剑早已消失不见

  由此可见,这名少女更加不凡,但是心中对她的防备心却更浓了!

  而凤七邪恍若未觉,拍拍手[,]

  轻快的笑道:“刚才的事是场误会,我这位朋友因为急需要酒,所以打伤了你们的人,我代我这位朋友向你们道歉,真是对不起”

  对凤七邪突然的变脸,让众人有些措手不及,不过望着被打伤,脸色片惨白,唇角挂着血迹的凤六和凤八,众人脸色都不好看

  而被凤七邪放开的那名少年,更是愤愤不平,得自由,他拨剑又要向凤七邪冲来:“你这个该死的恶女人,以为句对不起就可以换回我六哥和八哥的命吗?这下我凤九跟你拼了!”

  “凤九,住手”见凤九冲动,凤三连忙拦住了他,这少女浑身带着邪气,并且先前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更是惊人,并且先前与他们交手并没有使用任何玄气,让人看不出她的玄气等级,但直觉得,身为星玄师的凤九,并不定是她的对手,所以他不能让凤九去冒险

  “三哥”凤九很不服气,那恶女人打伤了他们的人,难道就这样算了?

  凤三顿时双目瞪,不怒自威,凤九无奈,只得退下,可双漂亮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凤七邪,恨不得把她刺出两个洞来

  凤三望着奄奄息的凤六和凤八,眸中滑过伤痛,随即直对上凤七邪,声音冰冷:“姑娘那位朋友伤了我凤家的人,难道句对不起就想揭过吗?未免也太不把我凤家看在眼里,姑娘如果就此离开,我凤三不会为难,但请你把你那位朋友交出来,但凡是伤了我凤族子弟的人,我凤三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讨回公道”

  他声音里透着坚定与绝然,凤七邪暗赞,看来凤族的人除了凤明城那些混蛋外,倒还有些骨气讨喜的

  可是?事情发展到如此她该怎么办呢?表明自己就是凤族那个有名的废物,那他们要是知道自己胳膊肘儿往外拐伤了自家人,那自己还不得给他们鄙视死,就算他们不能拿自己怎么样?那回去要是让凤绝天知道了!那自己这张脸还往哪儿放?

  并且,此番确实是火醉伤人抢酒不对,可他如今毕竟是自己的护的朋友,又怎么能把他交出来呢?

  然,正当凤七邪暗自为难,寻思解决之道之际,衣服下摆突地被人扯,回眸间,只见火醉睁着双美得让人迷幻但是却满带醉意的双眼,不停的说道:“酒,酒”

  还要喝翱都喝了大坛了!并且伤了她凤族的人不说还有心思喝酒,给她惹来这么多麻烦,真是可恶

  并且先前像拖着只狗样拖着她疯跑,差点没有折腾死她,真是欠抽,此时见他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脸上的魔纹也全部消去回想起在湖边他压着自己强吻她要强上她的幕,小脸不由红,随即恼羞成怒,凤七邪心火直冒,顿时怒从中来,当下抬脚就狠狠的踢了他几脚,扑上去就是阵拳打脚踢,嘴里怒声骂道:“喝酒?我让你喝个屁,竟然敢冒犯本小姐不说,还敢出手伤害凤家人,给我惹来这么多麻烦,你竟然还只顾着喝酒,我让你去死”

  话落,凤七邪带着愤怒,猛地拳挥出,刚好砸在某醉的右眼上,立马黑了变成只熊猫眼

  敢强上她凤七邪,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不可饶爽要不是看着他先前舍命救他的份上,她现在就想要他的命,打顿倒是轻的了!不然少不得让他缺胳膊少腿的

  隐带醉意的火醉被她突然顿打,特别是右眼这拳,直打得他眼前金星直冒,片晕眩,顿时也火了!当下把抓住她的手,怒声吼道:“死女人,你发什么疯?”

  他才清醒过来被她打,什么道理?

  见他眉眼间片清明,知道他是完全清醒了!只要他不是走火入魔的状态,切都好办,当下冷冷笑,隐忍着冲天的怒火,沉声冷道:“我发什么疯?难道你做过的事情点也不记得了吗?少给我装傻,真当本小姐好欺负不成?”

  他做什么了?引来她这么大怒火?

  火醉双眉紧蹙,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丝迷茫,随即在湖边与她死命纠缠那无比疯狂的幕无敌的闪现在脑海,心儿阵乱跳,俊脸通红,连忙错开了目光,不敢与她愤怒的目光对视

  “想起来了!”凤七邪冷笑:“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不记得,因为我打死也不会信”

  火醉眸中滑过慌乱,隐带羞涩,不过转眼即逝,眼见逃不过,他也就坦然面对了!当下抬眸瞅着全身张寒意的凤七邪,有些不屑的冷哼:“那不是你这个色女人直盼望的么?现在装什么清高”摸摸自己的唇,他有些委屈的道:“真是便宜你了!可惜”

  他的初吻,难道就这样没了么?不过,想着当时她小嘴的甜美和被他强压在身下的柔软,他的心里顿时阵激荡,难以自己

  呃?什么?

  凤七邪的双眼立马瞪得溜圆,头顶上顿时燃烧起地狱之火且冒着青烟,把揪过火醉的衣咳!她忘了这小子上身现在什么都没穿,不过也不影响她的形动,当下记擒拿立马把他反扭在地,对准他的屁股就是阵猛踢:“臭小子,占了便宜还卖乖,我看你是欠教训,不长记心!说,你究竟便宜我什么了?”

  话落,她下脚毫不留情,心中阵火大该死的,她到异世来的第个初吻没了不说,他还在她全身又摸又吻的,现在脖颈处还留了好多痕迹,可他如今竟然还要倒打耙,说便宜她靠!到底什么便宜她了?直都是他对她用强的好不好,简直是太过份了!不可饶恕

  而火醉被她这顿拳打脚踢顿时打得有点蒙了!随即怒声咆哮:“你这个该死的疯女人!再不住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踢的虽然不是很痛,可是他这是被她第二次打屁股了!你说他个大男人,这么没面子的事还发生两次,叫他情何以堪?

  见凤七邪还没有松手的准备,火醉顿时火,手上的红芒闪,就要反抗

  凤七邪见,顿时心中凛,连忙死压着他,双目瞪,厉声喝道:“火醉,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还手,本小姐跟就你没完,不跟你拼命老子就跟着你姓”

  拼命?

  看来这丫头此番是真的火了!想着这事也是自己有愧于她,如果换成其他女子,恐怕早就咬舌自尽或是早就拿刀砍了他吧?如今她只不过是爆打自己顿,并且本能的回想起当时吻着她时那甜美的滋味和他腹上她胸前时那掌中的柔软不由自主的吞了个唾沫,其实算起来还是他赚了!

  这样想,他原本满腔怒火霎时消散于无形,掌中的血光散去,他干脆趴在地上任由她打,反正以她目前的实力也伤不了他,最多是些皮外伤而已,不要紧!

  而火醉的这反应,让凤七邪满腔的怒火散去几分,但是下手却是毫不留情,不打白不打,自从碰到这小子以来,她就没天好受过,这下回,她是要把所有的债都讨回来了!

  吓!

  而众凤家弟子则被眼前的幕给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说他们是朋友吗?可是朋友会像仇人样互相漫骂,下手毫不留情的[,]

  吗?

  看着凤七邪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原本因为那少年伤了自己六哥和八哥而愤恨不已的凤九,不由开始同情起他来,同时微来惊惧的目光望着那犹如复仇使者的凤七邪,困难的吞着口水

  好可怕的女人!对自己的朋友都那么狠,那如若是对敌人天!他甩了甩头不敢再想下去,同时后心有些发凉,先前自己那么骂她,不知道他心尖有些发渗的闪到凤三的身后,心下暗道,那样的女人,他以后还是少去惹她为妙,不然被她狠踢着屁股,看到那被她狠踢踩着的少年,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屁股也痛了起来,如果自己被她那他这辈恐也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终于

  凤七邪大呸了声,恨恨的骂道:“你小子最好给我记得,以后不管在什么时候,再敢冒犯我,本小姐定找人爆你菊花”

  终于打累了!直到出了心中的恶气凤七邪这才退下来,眼眸微转间,不由怔,直到这时她才发现旁有人,她这无比暴力的幕正好落入众凤家子弟中,那她以后

  咳咳!她也进了凤院,以后少不得要与他们相处,可如今见众凤族子弟那副被雷劈了表情,她不由大窖,天!原本想在她便宜哥哥的面前塑造个好形像的她,这下计划全毁了!

  不过,素有个成语叫亡羊补牢不是?消还来得及,当下连忙顺了顺满头长发,整理了下自己的形像,对他们干干的笑道:“那个?呵呵!他虽然是我朋友,但是比较欠揍,所以呵呵!你们不要在意,关于他伤了你们的人,我可以把负责把他们治好,你们看这件事情能不能就这样揭过了?不与他计较?”

  凤三眼角直抽,眼前的少女确实让他惊呆了!说实话,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如此暴力的女子,真是让他

  咳咳!不过原本要找那少年拼命的他,在经过她那无比暴力的幕之后,莫名的淡了!现在听到她可以治好凤六和凤八的伤,顿时欣喜的道:“真的吗?难道姑娘你是炼药师?”

  随之上下把凤七邪番打量,怎么看都不像啊她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就算是炼药师恐怕也只刚入门吧?就她这能力能救回自己的兄弟吗?

  见他怀疑的眼神,凤七邪也不在意,对于凤家的这些子弟,她比较喜欢,看得出来,他们个个都很重情重义,这点让她欣赏,所以面对凤三的怀疑,她并没有生气,只是轻道:“我只是会些药理而已,我不知道你嘴里的炼药师有何厉害,但是你现在没有选择,你必须相信我”

  在这黑木古林,哪里能寻得其他人来医治,就算出去了!到时候就算有人肯医,恐怕也晚了!所以目前他只有她个选择

  望着她坚定无比的眼神,凤三不安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安定了下来,当下豁出去般了的点头道:“那请姑娘快帮他们看看吧!他们快不行了!”

  此时的凤六和凤八脸色片血红,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凤七邪心中紧了紧,眸中闪过丝歉意,可她刚准备抬步凤六和凤八的情况,却被人扯住

  回眸间,只见火醉扯着她小心翼翼的道:“我还要喝酒”

  直到这时,他也明白自己错手伤了凤家的人,难怪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