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想结交这两位拥有强大魔兽,又自身实力不凡的人几乎失去了耐心,随后渐渐地也不将目光紧盯在他们身上了!

  有人原本想强闯,但是看到那条虽然缩小了数十倍,但依然威风凛凛地守护在船舱门口的青蛟,没人胆敢异动

  就这样,凤七邪两人闭关折间去了十天

  就在众人还以为对少男少女还不会出来时,凤七邪所在的舱房突然阵震动,随后股能量直冲云屑,随即天地规则降下,晋级星纹闪现,凤七邪终于成功晋级了!

  船上众人这才明白,原本她是在闭关修炼

  只是她的晋级方式未免有点奇怪,因为天地规则和晋级星纹竟然闪现了两次,这是不是说她这晋级竟然连续晋了两级呢?

  正当众人为这样的猜测而心惊不已时,她隔壁燕池的房间终于有了动境而且动境非常之大,气势来得可以凤七邪猛烈多了!

  这师徒俩究竟是什么人翱

  晋级就跟吃饭喝水样,看起来那么容易,她们都约好了故意来打击他们的吗?

  “那小子,是成功晋级成为宗宗级强者了吗?”

  听到这里的动境,刚走出船舱的云青城很是意外的道

  如果他得到的情报没有错误,那个散修联盟第五盟的燕池,天赋可不怎么样,没想到他竟然能够晋级成为宗级强者,这真是太公人意外了!

  不过意外也就持续了秒,随后想到他身边那名张扬狂妄的少女有可能的身份,随即也释然了!如果家族所传的情报没有错误,那么他已肯定了她的身份

  接下来,令人大失所望的是,两人成功晋级了之后并没有走出船舱门,她们的门依然紧闭

  直到又过了段时间之后,眼看船马上就要到达玄天帝都,两人才很有默契的走出来,看到彼此之后

  第145章什么叫瞎掰?

  强压下心头的激动,华丽的大船缓缓靠岸

  只是,这船才刚靠岸,凤七邪就被眼前的景向吓了跳原因无他,而是码头上人山人海的围满了人,众人围观,好像有什么大人物要来似的,竟引得众人如此劳师动众

  难道这船上,竟藏着什么大人物不成?

  凤七邪蹙眉,她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她从船上刚醒来时,感受到的那几股强者气息,她开始还以为是六大家云家云青城的人,可如今看来,有可能也不是啊

  如果不是,那么会是谁?

  正当凤七邪暗自疑惑之际,大船已然靠岸,同时道熟悉而隐显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属下古浪,拜见七小姐”

  哗!

  随着古浪单膝跪拜,周围围观的人群顿时犹如烧开的油窝般,立时了!

  “天!大虫,快掐我把,我是不是眼花了?身为六大家,排行第二古氏家族的少主,如今竟然向名小丫头下跪,而且还自称属下,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你不是眼花,古少主是真的下跪行礼了!”

  “我的天!那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来头,竟然让堂堂古氏家族的少主下跪行礼,难道会是宫,二宗的人不成?”

  “我看不像,虽然现在六大家大不如前,但就算是药宫的人来了!也不会以下属之礼拜见,我看这里面肯定另有玄机,不过这小姑娘的身份肯定不凡就对了!”

  “就是,就是,以后大家的眼睛可得放亮点,可千万别去招惹那小祖宗,不然可没有好果子吃了!”

  “”

  看到周围所有人的反应,凤七邪不由头痛的捂额,她向来喜欢低调做人,暗自发大财的,可如今被古浪这搞,她才来玄天帝都可能不出个时辰就出名了!再也低调不起来,真是无奈啊

  但是看到古浪望着她激动的眼神,凤七邪又生不起气来其实他也算是番好意,如今丹尊门刚刚成立,肯定会有些不长眼的找她麻烦,恐怕他现在的做法,是以他的方式在为她造声势吧?

  虽然这样的声势,她凤七邪不定需要,要是有人找她麻烦,直接宰了就是不过看在他片好心,不惜拉下家族颜面也要帮她的份上,她其实也很感动的

  前世身为凤氏集团的总裁,这样的场面根本就是小意思,所以凤七邪从容的走下华丽大船,亲自伸手将古浪扶了起来:“浪,不必如此多礼,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切都还顺利吧?”

  “不辛苦,”丹尊门“建立得很顺利,如今已经完工,就等七小姐回来开业了!”古浪站起身,看到眼前依然赤衣张扬的绝色少女,感觉自己直担忧空荡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但是

  短短的时间之内,她竟然又连晋了两级,以这样的速度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算是表面实力,她也会超过自己了吧?

  如此天份,整片大陆少有,看来他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如今虽然她表面的实力看起来还是没有自己高,但给他的感觉却是她比以前更危险了!他有种无形的感觉,要是真与七小姐对上,他在她手中恐怕走不了招

  这样的想法虽然令他沮丧,但却刺激了他要更加努力的决心,千万不能与七小姐拉开太多,不然他跟不上她的脚步,被抛弃掉可就惨了!

  “浪儿”

  正当古浪暗自决定要努力古修之际,身后却传来令他意外的声音,古浪惊讶的回眸:“爹,你怎么来了?”

  人群散开,身气势强硬的古家主走了出来:“哼!我儿子新认了个主人到来,本家主怎么能不来看看呢?”

  这话表面说得平静,但却隐带着满腹的怨气

  想想也是,他堂堂古氏家族的少主,竟然莫明其妙的认了个主人,而且儿子还对她死心塌地,他倒是想看看这小丫头是不是像儿子口中所说的那么不凡

  在古家主说话的同时,股无形劲气立时向凤七邪迎面逼去,而且去势凌厉

  这是想试探她的实力吗?

  凤七邪轻笑,如同没有感受到古家主暗自向她袭来的劲气,从容的向他行了礼:“七邪见过古伯伯,古伯伯安好”

  自己拐了他儿子,而且还是古氏家族的少主,他有些怨气,她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凤七邪以晚辈礼问好

  无形的劲气袭到凤七邪身上,如石沉大海,竟然没有引起半分波澜

  古家主心中凛,当下看向凤七邪的目光也开始变得不样起来,这丫头果然如浪儿所说的那般,深藏不露

  而且还能屈能伸,面对自己的冷脸和暗自试探,她竟然还沉得住气的对他笑脸相迎,明明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可是对上她的笑脸,却让他有种面对千年老狐狸之感,让人心中莫名警惕

  “哼!”

  古家主傲骄的抬高了下巴,显然不会那么容易原谅这个轻易就拐走自己儿子,拐走他古氏家族少主的丫头

  不过在下刻,突然阵奇异的药香扑鼻,让他忍不住狠狠的抽了抽鼻子

  移眸间,只见那笑得如同狐狸般的丫头正笑嘻嘻的捧着瓶就算盖子也能令他闻到奇异药香的丹药玉瓶送到他面前,含笑正色的解说道:“古伯伯,其实当时情况特殊,我见浪就忍

  第146章横着走!

  古浪的太阳岤突突地跳得厉害

  泥玛什么时候说过你就是代丹神元尊脉的传人邪少了?当初她的言语误导,让人以为代丹神元尊脉的传人邪少是另有其人,可如今又怎么变成是她了?

  你说你好好个姑娘,干嘛自称邪少,这不是误导人吗这是

  低调?低调也不能误导人啊虽然他当初是有些怀疑,因为她的医术实在是太好了!可是也没有想过她就是拥有代邪帝的本命邪火,拥有丹尊神卷,拥有尊王鼎,是代元尊脉真正的传人啊

  虽然心中很冤,但古浪却不敢把刚才想的话朝她骂出来,不然他定是嫌自己的命长了!

  别看她现在副笑嘻嘻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见她另面的他,却知道她的厉害远远不是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如果古家主不愿接受七邪的歉意,那么”

  凤七邪脸惋惜的想将丹药收回来,不过她的手才刚动,手上捧着的丹药玉瓶就已消失不见,同时对上古家主气鼓鼓强摆出严肃面孔却难掩喜色的脸:“既然拿出来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真是个小气的丫头”

  凤七邪暗自觉得这别扭的古家主很是可爱,明明很想要装什么装?不过同时也让她觉得,古家主并不难相处,看来先与古家交好的决定是对的

  “以后,如果古家有需要,只要自行配好药材,我答应帮你们炼丹并且等以后我晋级成为八九品的炼药师也样,如何?”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自己的势力还不是很强大的时候,当然要许以重利,这可是她前世做生意那么久得来的经验

  开出这么好的条件,她有什么目的?

  古家主双目微眯,对于这个狐狸般的少女,他可不能掉以轻心

  “哼!你以为八九品的炼药师是那么好晋级的吗?”不是他看不起她,而是八九品的炼药师,哪个不是七老八十,甚至上百两几百岁,而且都还少之又少相传只有传承上千年的药宫里有那么两位

  眼前这丫头虽然有些天份,小小年纪已是七品炼药师,但并不代表着她能晋级成为八九品的炼药师啊要知道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就算她终有天能够晋级成为八品炼药师,恐怕那也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吧?

  对上古家主完全不信人的眼神,凤七邪无辜的摸了摸鼻子,打击死人不尝命的道:“从毫无品药到如今的七品炼药师,我也只用了近两年的时间而已,怎么?炼药师晋级真的很难吗?”

  古家主脚下个踉跄,险些没有摔倒随即看向凤七邪的目光就像在看只绝世妖孽

  咕噜!

  古家主重重的咽了个唾沫,如果她此言属实的话,那不是说他古家从此之后攀上棵大树吗?而且这棵树还是代丹神脉真正的传人,那不是说这棵树还有可能长成参天大树,他们依靠的将更加牢靠?

  当然,面对这天大的诱惑,古家主并不认为是天掉馅饼的好事,这如狐狸般的少女既然提出来,那么应该另有所图才是

  只是她的所图是什么呢?

  能够做为大世家家主的人,脑子都不会差,根据他所知道关于眼前丫头的消息,他在脑中快速的分析起来

  不过正在这时

  “七小姐,我们凤家主有请,还请七小姐去我们凤族做客好吗?”

  正当凤七邪笑咪咪的准备利诱古家主时,身后突然传来个清俊的声音回眸间,刚好对上曾有过面之缘的凤言弃清亮的双眼

  面对凤言弃的邀请,凤七邪并没有回答去或是不去,装起了深沉

  凤族本家,她是要去的,但是怎么去,何时去,她还没有想好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请上门来,那么她现在该如何决择呢?

  或许是看出凤七邪的迟疑和还有的顾虑,古浪很体贴的向凤七邪道:“七小姐,”丹尊门“已落成,我们要不要先?”

  总觉得凤族本家的家主要见自己,派人来说声自己就屁癫屁癫的送上门太掉价,所以凤七邪先打算晾晾他们先

  “好啊先”丹尊门“”

  比起去凤族本家,凤七邪现在最想见到的还是刚落成的“丹尊门”,要知道那才是属于自己新建的势力,当然要先先

  听到凤七邪的决定,凤言弃顿时白了古浪眼,果然是认了“主人”就不顾世家之间的情义了吗?亏他们还是二十年的兄弟呢!竟然在这时候拆他的桥,真是太伤他心了!

  来的时候,他已接到家主大人下的死命令,务必要将凤七邪请到凤族才行,如果就这样让她走了!那么他回去如何交待?还不得给家主大人的眼刀给“杀”死翱

  虽然与凤七邪接触不多,但多少对她的冷情个性很是了解,如果她不愿意去,那么自己根本就强迫不得

  自己虽然是六大家排名第凤氏家族的人,但在她眼里,恐怕还不如古浪这个在她眼中的“自己人”来得重要吧?

  所以当下他拼命的朝古浪打眼色,消古浪劝劝这丫头能够先到他凤族去坐坐

  不过很显然,他的眼色都打到狗身上去了!

  古浪才不理会凤言弃的拼命朝他打眼色的暗视,向凤七邪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恭敬的地请她上他早已为她准

  第147章你不要死!

  该死!

  燕池再也强忍不住心中澎湃的怒火,双目充血,恨不得现在就冲上门去,杀光第盟的所有人

  “小师傅,请恕弟子不孝,现在必须回第五盟”

  恭敬的向凤七邪行了礼,然后燕池就怒气冲冲的朝第五盟赶去

  而如今的第五盟,早已不是往日涅门庭残败,凄凄惨惨,早日没了往日的风光与生气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回来的上官朗等人,自从回到第五盟之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好好疗伤,可是李乾那个混蛋带着欧阳敌就已杀上门来

  几日的逼迫,早已让他们第五盟的人疲惫不堪,死伤无数这次第盟的人下了狠手,难道他们第五盟只余归顺这条路,再无他法了吗?

  此时,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燕池,拥有契约青色巨蛟的他如果在的话,他们第盟应该能逃过劫吧?只是三无境突然爆炸,他们人人受到了冲击,当醒来的时候已经飘离了月河古岛无近,而燕池下落不明,他们直很的他,同时也想到,要是他能活着回来的话,他们第五盟应该不会像如今这般惨吧?

  “怎么样,上官朗,想清楚了没有,如果你再不选择归顺我们第盟的话,恐怕你们这第五盟就再不复存在了!”

  耳畔,传来欧阳敌异常嚣张的声音,上官朗刚回眸顿时只闻“砰”的声巨响,只见他们守在门口的弟子被人踢了进来,趴在地上不停的吐血,但却挣扎着起来挡在他面前,让他忍不住心中痛,同时第五盟的大门也塌了!欧阳敌等人从门外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

  其属下给他搬了张椅子,欧阳敌掀袍四平八稳的坐下,然后如同王者般倨傲的望着他,其眸中的威胁不言而喻

  上管朗顿时脸色沉,扶着自己不吐血的兄弟,星眸中恨意密布:“欧阳敌,你不要太过份,不然其他几盟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这就不劳上官盟主费心了!从你们这里开始,其他盟都会归顺我第盟的,哈哈哈!”既然如今他敢公然动手,那么就不怕其他盟反扑,这个上官朗真是太小看他了!既然他已动手,这些问题难道他没有想过吗?真是笑话

  归顺?

  想到死去的兄弟,上官朗瞪着欧阳敌满目的恨意,他又怎么会同意归顺第盟

  “欧阳敌,你别做梦了!你杀害我第五盟那么多兄弟,就算今日我上官朗死,也要与你第盟血战到底,为我第五盟死去的兄弟报仇雪恨”

  “对,死战到底!”

  “死战到底!”

  “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

  “”

  第五盟的人全体与第盟的人对上,个个目光充血,愤怒咆哮,誓死血战到底

  不过就算如此,第盟的人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上官朗,我劝你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就算你想死,也不能拖着你的宝贝妹妹和所有第五盟的兄弟起死,你说是吧?”正在两方人马对持之时,突然个令人抓狂的声音插了进来

  “李乾”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直护在上官朗身边的上官露立时恨红了眼

  这个判徒,这个骗子,这个小人他怎么还没死?还没死?

  如果不是他的背叛与暗算,在三无境他们第五盟不会死那么多兄弟,如果不是因为他,哥哥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不然欧阳敌那个混蛋杀上门来,她们也不置于这么无还手之力

  可是那个天杀的李乾,他竟然还有那个脸踩上门来,他这是欺辱她第五盟没人吗?上官露怒红了眼,提着剑就要冲去上砍死那个畜生

  不过她才刚动,就被上官朗拉住了!

  妹妹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是李乾的对手,冲上去无疑是送死而已,他不能让唯的妹妹在他眼前受辱送命

  “呵呵呵!露儿妹妹,见到我就那么激动吗?看来你对我旧恨难忘,来来来,到哥哥怀里来,只要你现在跟我回去,我还娶当我的第三房小妾如何?”可是,相对于上官朗的暂时忍让,李乾却故意要惹火他们,说出来的话直气得人头顶冒烟

  上官露终于怒不可遏:“哥,你让我去杀了他”

  上官朗对他摇了摇头,反而拉着她往身后扯去:“露儿,你听我说,今日我第五盟难逃大劫,等会儿打起来趁乱你从暗道逃走,然后去找池儿,他定还活着,他有七邪姑娘做师傅,修为肯定进步神速,到时炼好武功之后,定要为我第五盟报仇雪恨”

  “不,哥,我不走,要死我陪你起死,我要与第五盟共存亡”上官露双目含泪,死命摇头,在这种情况下,她不能丢下哥哥和第五盟的兄弟,自己个人逃走

  上官朗闻言顿时脸色沉:“露儿,听哥哥的话,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咳咳咳快走”

  在三无境里护着她们逃出来,他受了重创伤还未好,上官朗急,顿时剧烈咳嗽起来,唇角隐见血丝

  “哥”

  上官露见状大急,但上官朗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将她推到身后,同时吩咐他的亲信等会大战开始,让他们强行带着上官露

  与此同时,欧阳敌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