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们也让客人挑,挑中谁就是谁,只要客人挑中了,其她人便再不会去纠缠但她们唯发愁的就是钱,先来的告诉她,以前人少竞争也鞋现在来这里的越南女孩越来越多,有时候干坐天也等不到个生意而做次,赚的那点钱还不够吃饭,就更别提买胭脂水粉了

  兰兰很难忍受这里的环境,她觉得她们就是群畜生,甚至连畜生都不如只要看到有男人上到二楼张望,大群女孩就会拥上去拉扯,任对方怎么挣扎也没用她们人多,推的推,拉的拉,抬脚的抬脚把鞋子拉掉了,把衣服裤子扯烂了,她们就是不放,拖进屋里,这些女孩们都拥而上,上面下面,前面后面,管它是嘴还是,直到男人泄了翻白眼了方才罢手而他们包里的钱也被女孩们掏空了有个男人竟然在离开时不服气地说:总得给我留下几块打的的钱吧

  这些男人是怪造孽的,他们可能并不富裕,家庭也不和睦,他们是时把持不住任自己放纵回,没想到女人如老虎,原本兴冲冲的事情却成了噩梦,经此回,他们会从此惧怕这些女孩们,再也不敢走进这个地方

  兰兰亲眼见过个魁梧的男人被大群女孩抬进屋里,他当时拼命挣扎,鞋子掉了,连袜子也扯掉了,在进门的瞬间,他死死抓住门框,女孩们怎么用力他也不放,以致门框都被拉变了形她们痒他,咬他,他终于受不了绝望地松开了手接下来女孩们饥渴恶心的举动让兰兰实在忍不住了,她钻进厕所呕吐起来,空气中弥漫着尿马蚤味和液的味道,还散发出阵阵屎臭味

  男人离开时,兰兰看到他脸色苍白,身体好像被掏空了般轻飘飘的,似乎站立不住了女孩们都在欢快地笑着,她们从男人的衣包里掏出了叠钱,这成了她们的战利品

  兰兰并不觉得有趣嫖娼,永远是有钱人的游戏如果说她之前的环境称得上男人的天堂,但这里,就是男人的地狱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公平,有天堂便有地狱,有高贵便有卑贱,两者只是墙之隔,紧紧只是层薄纸,捅就破而决定这种公平的,就是钱钱真是个罪恶的东西,它让男人之间变得不平等,让女人之间变得不平等,但钱也显出了它的力量,它同时让男女之间又变得平等

  她在这里实在不合群,她学不来她们的野蛮和,姐妹们已经在怪她不劳而获了王姐骂过她,甚至拿着皮鞭当众威胁她羞辱她,但她就是学不会

  有天个年轻小伙子上到二楼来,他可能是因为好奇吧,间间房屋向里张望女孩们可不放过他,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被拖进了屋里小伙子是够机灵的,他知道自己抗拒不了,知道群攻的惨状,当他的衣服被扯掉时,她指向了兰兰当时兰兰正坐在墙角发呆,她也不明白小伙子为什么挑中了她,但既然被挑中了,她只有为他服务其她女孩泄气地退开了,她们不服气,但不服气也只有忍着

  小伙子叫她先为他按摩他躺在沙发上,双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兰兰是不懂按摩的,这里的姐妹都不懂按摩,她们只会抚摸,只会兰兰学着她们的样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从下到上,摸遍了他全身

  个女孩子在旁边叫起来:哎呀,哥哥,把裤子脱了嘛

  小伙子却从裤包里掏出了张钱,趁机塞在了兰兰手里,并给兰兰使着眼色兰兰怔了怔,她还没反应过来,小伙子个鲤鱼打挺,抓起件外衣风般冲出去了,背后传来女孩们的惊呼声个女孩在骂:狗日的,滑得像泥鳅

  十七

  跟她同来的几个姐妹中,小凤是最后进入边贸城的

  她比她们年轻,也已经发育得浑圆结实,她娇小玲珑的身材很受男人欢迎跟她起的几个女孩感到了威胁,她们排斥她,甚至欺负她她不时哭着鼻子向姐妹们倾诉,但她们都被分散在不同的房间里,都有各自的难题,只能互相安慰

  自从几个姐妹都沦落到了边贸城里,她们见面的机会更多了白天没事,她们会起逛街,起吃卷粉,聊些开心的事她们都有梦想,都消找到个中国男人,即使日子过得苦些,她们也愿意她们听说中国的男人比女人多,很多男人都打着光棍,有些地方甚至花钱买越南女孩当新娘如果遇到这样的男人,她们什么也不要,心甘情愿跟他走

  她们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男人,这些男人曾是她们的客人,也对她们好过,但他们不会再来了,他们不会自降身份再对她们好

  兰兰直惦记着文达,虽然她的消同样渺茫,但她从未失去信心,她觉得文达定还会来找她,只要他愿意带她走,她即使为他当碰马也愿意如果这次见到他,她定要死死缠着他,哀求他带她走,带她离开这个令她窒息的环境

  她的懒惰和不长进引起了同行姐妹们的强烈不满,老板娘也恼怒了,看到她就骂她,见她无动于衷就动手抽她耳刮子,她经常被巴掌扇得头晕眼花,但她不哭就是死我也不哭,我不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