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身子,妈妈羞得闭上了眼,却顺从地侧过脸让我亲了口。

  「小瑜,你好坏啊,这里这么多人。」

  「姐姐,我想了你个晚上,实在忍不住了。」我做无辜状,道:「姐姐,你难道昨晚没想我吗?」

  「嗤才个晚上,有什么好想的?」妈妈轻笑道。

  「哦,没想啊,我还想今晚去姐姐家的。」我故作失望道。

  「你可别,我还没跟小佳提起你的事呢。」

  「为什么不提?」

  「怎么提呀?难道说我出去旅游趟,就结识了个新男友?而且这个小男人年纪还比他大不了几岁?」

  什么大不了几岁?根本就是样大,我心里暗笑,道:「说得也是,那么你是不想跟小佳提在岛上发生的事了?」

  「嗯,目前暂不提吧,以后找机会你们慢慢熟悉了再看情况。」妈妈道。

  「姐姐,你以后晚上能不能出来到我家过夜?」我道。

  「过夜?」妈妈的呼吸有些急促,道:「姐姐也想啊,可是小佳要是发现我不在家可怎么办?」顿了顿,妈妈又小声道:「不过我晚饭后出来,迟些回去还是可以的。」

  「到我家练功吗?」我道。

  「小坏蛋,就张嘴!」妈妈笑道。

  我很想啊,可是小瑜的家还没落实呢。为了争取几天时间准备,我只好抛出事先想好的借口,唉声叹气道:「姐姐,但是这几天可能不行了。」

  「怎么了?」妈妈问道。

  「我爸妈前阵直联系不上我,很着急,出国来看我,昨天刚好到了,幸好我回到家,要不然他们肯定急死了。」临时也只好找这么个并不高明的借口了。

  「啊?」妈妈倒是吃了惊,道:「你父母亲都出国来了?」

  「姐姐,你应该叫伯父伯母的。」我戏道。

  「还耍贫嘴!」妈妈阵气急。

  「昨晚我爸妈直逼问我前阵的行踪,我好容易拖延过去,今天偷溜出来问你,姐姐你说要不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他们?」

  「」

  「姐姐,要不然索性向他们坦白了,然后我带你去见未来的公公婆婆?」我兵行险着。

  「哎呀,什么公公婆婆啊?真羞死人了!」妈妈抽回被我握住的手,双手捧着通红的脸颊,羞涩中又带点喜悦。

  「姐姐?你难道不想跟我拜堂成亲?」我步步紧逼。

  「不要小瑜胡说啦!」妈妈羞得将脸整个埋入手掌中。

  妈妈害羞的模样让我爱极了,我浑忘了挑逗妈妈的目的,起身坐到她的身旁,搂住她的腰,附在她耳边道:「姐姐,能将你明媒正娶过门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定要答应我,啊?」

  妈妈用手蒙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我大喜过望,挪开妈妈好嫩白的玉手,凑上去对着妈妈滚烫的脸颊便是阵乱亲,妈妈被亲得娇靥越发红的象要滴出水来,她浑身酥软,靠在我的怀里,红唇微张,双手无力地推拒着我道:「小瑜,别这样,街上人多啊」

  我暗恨自己怎么挑了个街边的位置,这位置从外面看览无余,妈妈的脸皮很薄,我不好过分强迫她,只好亲了几下妈妈的香唇,这才不舍地放了她,却仍然将她抱在怀里。

  「小瑜,你现在越来越大胆了,大庭广众之下都敢调戏姐姐。」妈妈咬着嘴唇儿道。

  「没办法,姐姐你实在太美了,在你面前我根本毫无自制力。」我道,「姐姐你今晚到底去不去我家嘛?」

  「嗯,这太突然了,你让姐姐好好想想。」妈妈停了下,接着道:「小瑜,你爸妈年纪多大了?」

  我编道:「我爸三十九,我妈三十八。」

  「哎呀,你爸妈这么年轻,只比我大两三岁,我现在去见你父母亲,他们肯定会不高兴的,以为你被我这个狐狸精给诱惑了。」妈妈道。

  「你本来就是只马蚤狐狸精,我就是被你迷住了。」我笑道。

  「讨厌,人家说正经的。」妈妈嗔道。

  「那你说怎么办,姐姐。」我将皮球踢回给妈妈。

  「这样吧,等再过两三年,你长大成|人之后,我们再去见你爸妈吧。」妈妈道。

  「好主意,过两三年我长大了,你却会越来越年轻,到时候我们就是很相配的对了。」我道。

  「嗯」妈妈在我的怀中扭了扭身子,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但是,姐姐,我爸妈会在这里呆上十天半月的,我这段时间晚上不是都见不到你了,多难受啊。」我哭丧着脸。

  「嗯,你半夜出来方便吗?」妈妈羞道。

  「方便,当然方便,我爸妈很早睡觉的。」我喜道:「姐姐你不怕小佳发现了?」

  「你不是会功夫吗?从窗户翻进来啊。」妈妈抿嘴笑道。

  「好啊,你当潘金莲,我当西门庆!」

  「呸,坏人!不会想好些吗?」妈妈不依道。

  「我古文学不过关,不如姐姐你想个?」我道。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墙头花影动,疑是玉人来。」低声吟罢西厢记里的经典情诗,妈妈的脸红得跟块大红布似的,只差点又用手遮住了。

  哇,妈妈,你真是马蚤媚入骨的狐狸精啊,看见妈妈已十分害羞,我嘴上可不敢再调笑,在妈妈脸颊上亲了三下,道:「莺莺小姐,小生今晚三更,定与你在西厢解衣亲吻,共效于飞!」我不伦不类地模仿着戏文,惹得妈妈笑得花枝乱颤。

  在家中爸爸是木头疙瘩,过去和龙青山又是通,现在能和爱郎如西厢记般才子佳人浪漫相会,妈妈哪能不芳心窃喜?

  出了咖啡厅分手时,我俯在妈妈耳边道:「姐姐,今晚记得洗干净了,将脚跷在窗口『户半开』等着我。」说罢,大笑着躲开妈妈的『拧腰手』,留下妈妈站在那里气得直跺脚。

  想着今晚妈妈按捺不住春心,站在窗前翘首以盼的样子,我的心登时热了起来。

  第十六节儿子与情人

  晚上,我以小佳的身份和妈妈共进了晚餐,各自洗澡后又起看着电视,我知道妈妈肯定着急进屋去等「小瑜」,就故意撒娇躺在妈妈大腿上,妈妈的大腿柔软且富有弹性,枕得我好舒服。

  我恶作剧地想着,现在我要突然抄住妈妈湿热的阴沪,说:「妈妈,这里被小瑜弄熟了吧?」妈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目瞪口呆然后晕过去?

  正胡思乱想着,十点的钟声响了,妈妈终于忍不住道:「小瑜,十点了,你要早点休息了。」

  「不嘛,我都好久没这样陪妈妈看电视了,今晚就让我多陪会妈妈嘛。」我道。

  「可是,妈妈有点困了呀。」妈妈无可奈何地道。

  「妈妈,你嫌弃我,才十点就说困。」我嘟着嘴道,心里暗暗好笑。

  「小佳,都这么大了,别耍小孩子脾气。」妈妈笑道:「好吧,妈妈就再陪你会。」

  「耶!妈妈真好!」我高兴地道,「今晚我们看到十二点好吗?」

  「十二点?太迟了呀」妈妈道。

  「妈妈,你好象有什么事情?」我问道。

  「没没有啊,哪有什么事?只是妈妈实在有些困了。」妈妈的窘态让我看了直乐。

  知道妈妈心里的隐私,再以此逗弄她,我发觉自己实在是个小恶魔。放弃了继续捉弄妈妈的想法,我道:「妈妈,我很想和你起看电视,但是你真的困了要去睡呢,我就亲你三下当补偿好不好?」

  「妈妈你闭上眼睛。」

  「嗯。」妈妈闭上了眼睛微微笑着,仰着艳若桃花般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忽扇忽扇的,真美。

  头两下我亲在了妈妈的脸上,妈妈就没有防备了,第三下我猛地亲在了妈妈的嘴唇上,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时,朱唇就被我偷尝了,我跳起来跑开,嘻笑道:「我亲到妈妈啰,我亲到妈妈啰!」

  妈妈又好气又好笑,道:「小佳,你胆子不小啊,连妈妈的豆腐都敢吃!」

  我冲妈妈做了个鬼脸,道:「妈妈,别生气,生气容易老的哦,我回房睡觉去了,妈妈晚安!」

  「咯咯」妈妈被我逗乐了,柔声道:「好好睡,小佳。」

  到房里将门锁好,回味着刚才亲到的妈妈柔软的嘴唇,心里又甜又酸,甜的是妈妈对我的疼爱,酸的是这恐怕是妈妈对小佳亲热尺度的极限了。我叹了口气,从柜子里取出小瑜的行头,开始化装,只有变成小瑜,才能尽情享用妈妈的肉体。想到刚才近在咫尺却不敢触摸的妈妈鼓鼓的大r房,马上就要裸露在我面前任我蹂躏,我的血都热了。

  十点时,估摸妈妈已经在床上等得有些心焦了,我深吸口气,心中低呼:「妈妈,我来也!」开始了现实生活中对妈妈的第次偷香之旅。

  妈妈的房间也在二层,还亮着灯,估计是怕小瑜找错了房间吧。

  老外盖的房子虽然安全措施考虑的比较少,但是攀爬也不是很容易,亏得我现在身手敏捷,不费什么气力就爬上了窗台。

  往房间里看,嘿,妈妈正若无其事地靠在床背上看本杂志,身上穿的水蓝色睡袍刚刚遮过大腿,露着浑圆的膝盖和洁白玉嫩的小腿玉足。灯光下妈妈的脸悄悄地红了,显然已经看到我来了。

  我蹲在窗台上,压低了嗓子道:「姐姐,我穿着运动鞋,怎么下去啊?」

  妈妈脸红红地没吭声。

  我正纳闷,往窗台下看,哟,下面端端正正摆了双男式拖鞋,妈妈可真是细心啊。当下将运动鞋脱了在窗台上放好,往下跃,穿了拖鞋,来到妈妈床前,唱了个大诺道:「莺莺小姐,小生不负三更之约,特来与你相会。」

  妈妈终于忍俊不禁,「噗哧」笑出声来,道:「小滛贼,先去洗个脚,换上睡衣再说。」

  晕,妈妈有些小洁癖,明明已经心痒难搔了,却还要讲究这些。

  无奈之下,只好去卫生间洗了脚出来,睡衣就摆在床沿,这套睡衣分明是我的嘛,妈妈竟然拿过来给他的小情夫穿,真是岂有此理啊。

  边自己吃着自己的醋,边换上了睡衣。

  只见妈妈愣愣地看着我,喃喃道:「象,真象。」

  我心里打了个突,知道妈妈说的是象小佳,我个虎扑,跳上床去,道:「像谁?是像小佳吗?」

  「嗯」妈妈仍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点了点头。

  我硬着头皮笑道:「真的很象?姐姐,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小佳?」

  「不行啊,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妈妈被个小毛孩给骗上床了,肯定会很生气的。」妈妈道。

  「嘻嘻,好,好,我是小毛孩,小毛孩就喜欢你的大咪咪。」我嘻笑着凑到妈妈身边,十指戟张伸向妈妈鼓鼓的胸脯,刚才看电视的时候就想摸啦,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按了。柔软的真丝睡衣,柔软的大r房,将我的手掌心塞得满满的。

  「不老实!」妈妈拍掉我的手,道:「今晚你爸妈怎么肯放你出来?」

  我心里暗笑,看来妈妈对小瑜的「爸爸妈妈」还是挺关心的,答道:「他们今晚,呵呵,好象也要干我们正在干的事,早早就回房歇息去了。」

  「嗤」妈妈轻笑声道:「人家可没想跟你干什么事。」

  「好啊,那小生今晚就陪莺莺小姐聊天睡觉。」我笑着躺入妈妈怀里。

  「我当初要是没鬼迷心窍,不跟小佳他爸离婚,现在也是家三口在起其乐融融,该有多好。」妈妈轻摸着我的头发,轻叹道。

  我心中苦笑,这对我而言,还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知道妈妈心中不好受,忙抱住了她,安慰道:「姐姐,别这样,现在我和小佳不都在你身边吗?」

  「嗯,还好有你们俩陪着我,小佳要是能接受你就好了。」妈妈道。

  「就象我爸妈接受你样,小佳接受我也需要个过程,让我们慢慢来。」我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勤练功,让你更加年轻,我更加成熟,这就水到渠成了。」妈妈肉体的诱惑让我无法再等待,我将手伸入妈妈睡袍下,抚摸着她光滑如绸缎般的大腿,慢慢往妈妈核心地带挪动。

  妈妈用结实的大腿轻夹着我的手,道:「小瑜,答应我,今后你定要对小佳好点。」

  当初龙青山和小佳合不来,所以妈妈直有这个心结,我真替「小佳」高兴,妈妈还是很疼我的,时我的心理又有些错位,眼红红地道:「姐姐,我发誓,我定会很爱你,也会很爱小佳的。」

  不小心进入「小佳」的角色,我的声音有些哽咽,妈妈见我这样,大发柔情,将我搂入怀中,安慰道:「小瑜,别哭,是姐姐不好,不该提这些的。」

  「不是的,姐姐,是我想以后可以辈子跟你在起,太高兴了。」我抹了抹眼睛。

  「辈子小瑜,我们真能辈子在起吗?」妈妈痴痴地道。

  「姐姐!」我不依地抬起头道:「今晚是我们在正常生活中相会的第个晚上,我们应该高兴才对,你不要老是这么伤感好吗?这让我也很不好受啊」

  「对不起,小瑜」妈妈道:「在岛上那样的困境中,我们相依为命,你就是姐姐在黑暗中的那点希望之火;可是到了现实生活中,我难免想到很多事。」

  「什么事?姐姐你说出来,别憋在心里让你我都难受!」我翻身起来,盘腿坐在妈妈身侧看着她道。

  「姐姐先是和小佳他爸在起,后来和龙青山睡过,在岛上又被那些男孩玷污了,在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中,姐姐就是个不贞的妇人了。而你却是这么纯洁的个少年,姐姐真的觉得很配不上你,觉得十分愧对培养你长大的父母亲。我们我们要不要好好再想想」妈妈说着说着,看到我越来越痛苦的目光,她慢慢低下头去,不敢看我。

  「姐姐」我的声音颤抖着道:「你是不是想在我的心上扎上几刀你才高兴?你摸摸看,你摸摸看,我的心已经碎了!」我激动起来,拉着妈妈的手直往我心口上按。

  「小瑜小瑜,你别这样」妈妈往回挣着她的手。

  我阵无力,放开了妈妈的手,木然地下了床,道:「姐姐,你如果想赶我走,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的心伤透了」我捂着胸口,朝窗口走去。

  走到窗前,忍不住回头看,只见妈妈正泪眼模糊地望着我,都哭不出声了。我心中痛,赶紧将窗台上的鞋子取下来,关上窗户,转身爬上床,伸臂去抱妈妈,陪笑道:「姐姐,我怎么舍得走呢?我是去关窗户的」

  「走,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妈妈嘶声道,双臂死死撑住,不让我抱住她。

  妈妈的气力不小,我不敢硬扳,抓住妈妈手腕往上轻抬,身子使巧劲往下缩,如游鱼似的滑入妈妈怀中,嬉皮笑脸地道:「姐姐,我不走了,我要赖定你辈子。」说罢,俯头就去亲妈妈的香唇。

  妈妈紧闭着唇左右摆着脸不让我亲到,我亲了几下,只碰到妈妈梨花带雨的脸庞,我知道妈妈正在气头上,只好柔声安慰道:「姐姐,你知道我的心意的,我们都不要互相伤害对方了好吗?」边安慰,边腾出支手轻轻抚摸着妈妈的胸膛。

  好会儿,妈妈急促的呼吸才慢慢趋缓。我也冷静下来,想着妈妈今晚为什么情绪这么波动,良久沉重地道:「姐姐,这次从岛上回来,你呆在这么个空荡荡的房子里,感觉和小佳起被龙青山抛弃了,我们的关系又不好向小佳公开,而且我现在又还小,心里没着没落的,我很能理解。」

  「小瑜」妈妈听我这么说,反倒不安起来。

  「姐姐,你听我说完。」我道:「首先,我们之间的爱是共患难迸发出的情感,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点,我们都应该抱有坚定的信心。」

  「嗯」妈妈很有些感动,伸出双手搭在我肩上。

  「其次,我虽然年纪还小,但我定会有坚强的胸膛供你依靠!」我道:「我想好了,等我爸妈回国后,你和小佳搬到我家,或者我们起离开这个小镇,总之我们三个要在起,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你你是说我们三个马上就在起生活?」妈妈盯着我道。

  「是的。」

  「那万小佳不能接受你怎么办?」妈妈问道。

  「开始他肯定有抵触情绪的,但是我有信心用我对你们的爱来打动他,相信我,姐姐!」我道。

  「小瑜」妈妈被我打动了,温顺地靠在我的怀中。

  此刻我好象完全摆脱了「小佳」的身份,完全把自己当作个男子汉。在妈妈心目中,我也不再是个小男孩了,而是个值得依托终生的大男人。

  我正为自己的新形象而心潮澎湃,突然胸肌被妈妈狠狠地拧了下,疼得我痛呼出声,只听妈妈道:「哼,都知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方才为什么还故意气我?」

  「姐姐你那时的话很伤人,我是时冲动,哪舍得气你啊,姐姐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的。」

  「哼,谁知道真的假的」

  「你看你看,你还在伤我,瞧我不好好惩罚你!」我恶狠狠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