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不是他的,他也不会怪你,也会默认这件事的。”妈层层分析,循循善诱。妈这样费尽苦心,全是为了我,等事成之后,我定要好好“谢谢”她。

  “你说的倒也有理,可你让我去哪里找相好的?既偷人,要坏回名节,就要偷个好的,别名节也毁了,却遇上个和他差不多的,那不是腥没偷到反落身臊?”三姨倒也明白事理,抓住了要害。

  “那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只要你说出来,二姐定能帮你找到!”

  “你就那么肯定?你要能找到,怎么不先替自己找个好的?”

  “你别管那么多,先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

  “我想要个像姐夫那样的男人,你能找到吗?听你说姐夫的东西那么大,又那么厉害那么能弄,我真想让他弄回,尝尝大的是什么滋味,尝尝被弄上个钟头是什么滋味。怎么样,你能找到吗?”

  “像你姐夫那样的男人嘛”妈说到这儿,故意停了下来。

  “怎么样,有没有?”三姨追问着,听起来很急切的样子。

  “这倒没有!”妈妈故意逗她。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三姨失望地说,看样子她已被妈妈挑起了欲火,急不可待了。

  “模样的没有,可是有比他更厉害的!”妈妈亮出了底牌。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三姨不相信。

  “真的,有个人的东西比他的还要大,有八寸出头,比他的还粗,比他还能弄呢!”

  “我才不听你骗我呢,再不上你的当了!”

  “你别不相信,现在我就能把他叫来,你可作好思想准备,别到时被大傢伙儿吓跳。”妈妈认真地说。

  “真的吗?他是谁呀?”三姨看妈的样子不像骗她,有点相信了。

  “你先别管,我先问你,是不是不管他是谁,只要我没有骗你,他真的有那么大的大鸡芭又那么厉害那么能弄,你就让他弄?不管是谁?”妈妈反问她,特别强调不管是谁,妈是怕她听是我,不好意思。

  “当然了,不管是谁我都让他弄!行了,二姐,你就别吊我的胃口了,说实话,你说他那么厉害,听得我都欲火高涨,都有点等不及了,我已经”说到这里,她压低了声音,红着脸伏在妈妈的耳朵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因声音太低,我没有听到。

  正着急时,我的好妈妈明白我的心意,瞟了我眼,主动帮我解开了谜团:“真的?你真的流水了?让我摸摸看!”说着,她的只手已经伸进了三姨妈的裙子里,在三姨妈的裆部摸了把,然后缩回手,故意举起来让我也能看到她手上的三姨妈的水的湿迹,兴奋地说:“小妹,你这么快就流水了,说明你的高嘲并不难达到,看来你们夫妻俩的问题真的是出在妹夫身上,你真的该找个人帮你解决问题!”

  “好姐姐,你就别说那么多了,快告诉我你说的那个人是谁!”看来经过她们姐妹俩这阵子对性茭作爱的交流以及对男人的鸡芭的探讨,三姨妈的欲已经被勾起来了,已经急不可耐了。

  “我说出来你可别吃惊,就是宝贝儿!”

  “真的?你不是开玩笑吧?你怎么知道他的东西有多大?”三姨吃惊地问。

  “我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们,实话告诉你,我和大姐都已和宝贝儿弄过那事了。你不知道,他人虽不大,东西可真不小,比他爸爸的还要大,有八寸多长,像鸡蛋般粗,硬梆梆的这么大条,吓死人了,弄进去舒服死了。而且他还是个纯阳体,能泄而不倒,弄上夜都没问题!那滋味,比你姐夫弄得还要美得多!每次都把我们弄得美上了天。怎么样,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他叫来,你们玩玩?”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极力劝我找相好的,又向我极力推荐,原来是为自己儿子拉皮条呀!天下哪有这样的妈妈?不过,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当然了,不信你去问问大姐,这种事我骗你干什么?他要没有那么厉害,我敢向你推荐吗?他要没有那么厉害,能把他亲妈大姨妈亲姑姑三个亲舅妈两个亲姐姐个亲妹妹打发得舒舒服服服服贴贴吗?”妈妈替我炫耀着我的本事。

  “真的吗?这么说不光你和大姐,他姑姑三个舅妈,还有彩云她们姐妹三个都和他弄过了?这么说他是真的好厉害呀!我真的好想”三姨说到这儿,欲言又止。

  “想怎样?是不是想尝尝他的大鸡芭的滋味?你不怕他是你的亲外甥?”

  “不错,说实话,我是想尝尝,虽说他是我的亲外甥,但连你这亲妈都尝过了,我这个姨妈又有什么好怕的?!还有大姐,不是也尝过了吗?!她不也是宝贝儿的姨妈吗?还有他的亲姐姐亲妹妹都尝过了,我怕什么?有你们这两个好姐姐带头,我也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想开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嘛!我真的好想尝尝大鸡芭的滋味尝尝被弄上夜的滋味。正好这几天是我的怀孕高峰期,如果能让他给我蓝田种玉,那也算了却了我们夫妻的桩心事。”三姨说出了心里话。

  “那好,你等着,我保证宝贝儿马上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我先提醒你,可别被他的大鸡芭给吓倒呀!尽情享受吧,我的好妹妹!会把你美死的,到时候可别忘了姐姐我呀,要知道,我也已经”说着,妈妈红着脸拉着三姨妈的手伸到自己的裆部摸了下,又给我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掩上门出去了。

  看来她也已经流水了,等会儿弄完三姨妈后我定要好好地弄弄妈,补偿补偿她,来表达我对她帮我得到三姨妈的谢意,二来免得让她辛苦半天为我和三姨妈牵上线,让我们欲仙欲死,而她自己却要忍受欲火的煎熬。

  三姨妈因为没经过这种事,六神无主地侧坐在床上等待着。我悄悄地从浴室中走出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身后,双手伸过去掩住了她眼睛,她吓了跳,惊问:“是谁?快放手!”说着,伸手去拉我的手,我用力捂着她的眼,同时挺着下身那坚硬的东西在她屁股上顶着,她不知是什么东西,伸手去摸,摸之下,大吃惊。

  我也放开了捂着她眼的手,抱着她的头说:“好三姨,是我,是宝贝儿来陪你了,你喜欢宝贝儿吗?”

  “宝贝儿,你怎么进来的?姨妈怎么没有看到?”她大惑不解。

  “我本来就在房中,刚才你进来时不是还问妈妈是不是房中藏有人吗?我就藏在浴室中!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可怜的三姨妈,你真不幸,今天让宝贝儿好好陪陪你,让你好好过过瘾。你看,我的鸡芭还合你的心意吧?”

  说着,我拉着她的手去摸我的大鸡芭,她倒也毫不客气地把抓住了,鉴赏着赞叹着:“真的这么大,没想到真的有这么大的鸡芭,真吓人!宝贝儿,你怎么长了个这么大的大鸡芭?三姨的|岤小小的,怎么能容得下这么粗的大鸡芭?这要弄进去,还不把姨妈的小b弄得稀巴烂?还这么长,这不要把三姨的肚子弄透?真不知道你妈和你大姨妈还有彩云她们姐妹三个是怎么让你弄的!”

  “我的鸡芭大吗?你没见过这么大的鸡芭吗?”我故意逗她。

  “大,实在是太大了,三姨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大鸡芭?说实话,比你姨父的大多了,比他的两倍还要粗得多还要长得多。好宝贝儿,你就别逗三姨了,难道刚才三姨对你妈说的话你没听到吗?三姨也不怕你笑话,除了你姨夫的那东西外,我哪里见过别人的鸡芭?更不要说这么大的了!你是三姨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你这根鸡芭是三姨生中所见到的第二根鸡芭,而那第根,和你这根比,简直就不能算是男人的鸡芭,只能算是小孩子的玩意儿罢了!所以应该说你这根鸡芭才是三姨生中所见到的第根也是唯的根真正意义上的男人的鸡芭!所以你也才是三姨生命中的第个也是唯的男人!”三姨风情万种地说。

  “姨妈,今天它是你的了,你就尽情享受吧!你不知道,它不但大,而且还很能干呢!它的能力比它的外表还要厉害!如果你刚才说姨夫的话都是真的,那么我的鸡芭的外表只比姨夫的大两倍多,而能力却是他的十几倍乃至二十几倍,甚至无限多倍!因为你外甥我能泄而不倒,次接次地弄,弄上整夜都没问题!”我眩耀着我的性能力,同时抱住了三姨妈,温柔地吻起她来。

  三姨妈也温柔地回吻着我,她此时热情如火,双手紧抱着我的脖颈,将柔舌伸进我的口中纠缠着我的舌头,我们热烈地接起吻来。

  经过阵热烈的长吻后,我轻柔地低声道:“三姨妈,你不热吗?我都没穿衣服,让我把你的衣服也脱了,凉爽下,好不好?”

  “好,这还用问吗?三姨妈早就想让你脱了!”

  我听到三姨妈这么说,知道她已经控制不住了,所以才会这么说,我如奉玉旨,温柔地帮她脱去了外面的衣裙,三姨妈倒也自觉,自动地将奶罩解开,我将她的奶罩褪掉,又脱去她的小裤头,三姨妈这下已经全身赤裸了:她的身材丰满,肉感十足,圆圆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又点缀了两排白玉般的小牙,显示贵族人家的高贵雅丽,风姿万千;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r房高耸丰美,和她的两位姐姐我的两位妈妈的那两对玉||乳|样丰满样挺立样娇嫩样美丽。

  后记

  天遂人愿,经过我这几天的「辛勤耕种」,舅妈和二舅妈真的被我弄大了肚子,十月怀胎,在同天都生了个儿子,很可能就是这个晚上同时怀上的,要不怎么会同天分娩?

  不光她们,小杏和三舅妈的丫头春玲也都在这十天里怀上我的孩子,不过她俩生的都是女儿,至於马蚤俊环,不知怎么这么巧,每次和我弄都赶不上趟,每次都是把她弄得大泄特泄时我还不到精的地步,所以从来没有在她的马蚤b中射过精。而三舅妈因为当妓女时被老鸨用药弄坏了身子,所以不能生育。

  她们几个在生育时,已经因时势的变化而迁到了台湾。知道底细的佣人都留在了大陆,只有被我过的主仆六人,才去了台湾。

  到了那里,没人认识她们,对外只说她们怀的孩子是丈夫的遗腹子,没有引起什么风波。

  后来,马蚤俊环因受不了欲火的煎熬,沦落风尘,而剩下的五个女人就带着我的四个孩子,相依为命的生活在起。因我家和她们都隐姓埋名,所以到台湾后就失去了联络。

  不知是上天注定,还是我们父女的缘份,我和小杏给我生的女儿雪莉小名宝宝春玲给我生的女儿雪芬小名贝贝,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都发生了性关系。

  正因为和这对姊妹花的性关系,我才会和她们的母亲及我的两个儿子相遇,而我的两个儿子思平和念平因为他们的母亲思念我,所以才会给他们起这两个名字,而两个女儿的小名联起来就是我的小名:宝贝真是我的好儿子,不但遗传了我的长相气质,还遗传了我的傲视天下的大鸡芭;虽没我的大,也已经与众不同了。

  更要命的是遗传了我的思想我的灵魂,他们都已经步我的后尘,接了我的班,和我样,也替父亲尽起了做丈夫的责任,和他们的五个母亲成了性伴侣,他们「失身」比我更早,十五岁就开始了。

  后来他们继接收母亲们之后,他们的那两个妹妹,也让他们从我手中接收了。他们和我家样,每天晚上都上演着母子爱兄妹恋。

  我也时不时的去和他们合作,上演三男七女的大联欢:父子同个女人,这个女人可能是父亲的妻子儿子的母亲;也可能是父亲的女儿儿子的妹妹;兄弟同个女人,这个女人可能是他们共同的妹妹,也可能是他们其中个的母亲。

  母女同让个人,这个人可能是母亲的儿子女儿的哥哥;也可能是母亲的丈夫女儿的父亲。而所谓的丈夫妻子也不是名媒正娶的,丈夫是外甥,妻子是舅妈,真是既滛乱又甜蜜。

  思平和念平兄弟两人,我也没有让他们认祖归宗,知道自己有儿子,能替我们张家传宗接代也就是了。何况我的儿子也不止他们两个,而我的家中只能有我这独无二的男人,我的母亲姐妹女儿们都不希望也不能容忍有第二个男人闯进她们的世界。所以我的儿子们只好都随他们的母亲们生活了。

  至於我家中嫡亲的三个女儿,每人都替我生下的共三个不知该算是儿子还是该算是孙子的「孙儿」,则另当别论。因为是从她们自己的荫道中生出来的亲骨肉,而且刚好能在我老年之后长大成|人,接过我的班,继继「照顾」我的那三个不知该算是他们的妈妈还是该算是她们的姐姐的好女儿,以免让她们「守寡」,才能容忍他们在我家中生活。

  而且他们长大成|人可以和他们的母亲或姐姐们爱时,我还不到六十岁,性能力仍然厉害异常,就每天和他们起与我的三个妻子我的姐妹他们的外祖母三个情人我的女儿他们的母亲或姐姐起爱,传授他们性经验,以便将来更能满足他们的三个姐姐或妈妈。这些都是后话,有缘再见吧。

  正文

  自从父亲死后,妈咪就独自抚养她的我长大,虽然附近的邻居直劝妈咪改嫁,但妈咪却怎么也不肯,所以妈咪直过着相当的苦的日子,直到她我我渐渐的长大,妈咪才渐渐的减轻负担。

  或许是我们母子相依为命的关系吧!长大后的我还是相当的黏着妈咪,就算已经十六岁了的我,每天晚上还是喜欢跑去跟妈咪同挤在张床上睡,而妈咪直以为我是因为没有的父亲所以才特别喜欢黏她这个做妈咪的,所以也不以为意的答应了。

  刚开始我还只是静静躺在妈妈的怀里睡,但渐渐的我开始对妈咪的丰满的肉体起了兴趣,开始我只是将手伸进妈咪的衣服里抚摸着妈咪的双||乳|,不久我就要求妈咪脱掉身上的衣服,让我吸吮玩弄r房。

  而妈咪也因为我没有了爹,所以相当的疼我,对于我的要求她也会尽量的来满足我,因为对妈咪来说,这只是男人的通病,不管是多大的岁数了还是总像小孩样喜欢吸吮女人的r房,就像我的爹样,还没死时也是天天吸吮着她的r房才睡着。慢慢的我又不满于吸吮妈咪的r房而以,我对妈咪的阴沪也起了兴趣,于是开始要求妈咪脱光衣服,好让我看个玩个够,起初妈咪不肯,但后来经不起我苦苦的哀求之下,妈咪只好答应我,但妈咪却不肯脱掉裤子,只肯让我的手伸进她的裤子里玩着她的阴沪,而我也不时的拉着妈咪的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让妈咪的手玩着自己的鸡芭。

  当妈咪第次握着我坚硬粗壮的鸡芭时,妈咪才知道原来我已经长大了,慢慢的在我灵巧的手指玩弄之下妈咪也达到了快感,所以不知不觉的妈咪也喜欢让我玩着她的阴沪,最后我们母子俩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更不知是谁先动手脱光对方的衣物,母子俩每天晚上总是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在床玩着对方的性器直到累了才睡觉。

  当然我也曾经要求过妈咪要和她乾|岤,但妈咪却死也不肯答应,最后我只好偷偷的趁着妈咪不注意时,握着自己的鸡芭在妈咪阴沪上的|岤口上磨,但每当我准备将自己粗大的鸡芭插入时,总让妈咪给阻止了!

  虽然妈咪也知道再这样继续和我玩下去时,总有天会出问题,但她也没办法阻止了,更舍不得阻止,因为她也喜欢让我玩弄而达到高嘲的快感。

  今天我们母子俩像往常样的躺在床上玩着对方的性器,唯不同的是我早已脱光了衣服,而妈咪则光着下半身,但她的衣服还穿在身上,只不过是被拉开吧!我像往常样趴在妈咪的身上,我张口含着妈咪的r房不停的吸吮着,手则在妈咪的阴沪上搓揉着,慢慢的我趁妈咪迷网时整个人都爬上妈咪的身上,当我的手握着鸡芭在妈咪的阴沪上不停的磨着时,仅存的丝道德观念,使妈咪手紧着湿答答的阴沪,手紧紧的抓住我蠢蠢欲动的鸡芭,说道:「不可以,我,妈咪的身体,可以让你玩让你舔,妈咪也喜欢你那样做,但你绝不可以将这个放进妈咪那里面去,万,把妈咪的肚子搞大的!你叫妈咪怎么出去见人?」

  「好亲妈咪,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老早就爱上你了!你知道我盼望这天有多久了?你就成全我对你的爱吧。早在你让我吻你的那刻起,你就该知道这种事只是迟早的事,不是吗?你难道不愿让你的情人疼爱你的身体?让所爱的男人从自己的身上得到最大的满足,不是每个女人所喜欢的吗?亲亲,你就行行好,让你的我彻底的征服你吧。迎接我,你将会发现我对你的爱是多么的热切,多么的激烈。」

  面对我火辣辣的求爱,妈咪既惊又喜,她原来以为这切只是我的欲作祟,万万没想到我早已将自己当成我的情人,而且正要求着自己的身体。拒绝吗?不!自从丈夫死后的每个冷清的夜晚已经让她怕透了,而她更只是个四十二岁的女人,是个正常的女人,她绝对需要男人的滋润怜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