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木淳说完就在伊代的脸上吻下。

  伊代在他吻的刹那感到有如目眩的感觉,这是对也的温柔感到的惊讶。确实是表现出温柔的吻,这时侯伊代觉得自己心里的我的影于稍许澹薄。

  信子留下伊代,把伊代向前拉,然后为她涂脂抹粉搽口红,「伊代,你化妆后更漂亮了,难怪那麽多男生追你!」

  信子也为自己涂了点口红,坐好后脱下蓝色的卹,取下||乳|罩,暴露出r房,雪白的皮肤带点青色。r房很小,几乎是扁平的盘形r房。

  「很平吧!」

  信子突然露出赤裸的胸部,但口吻平静,好胜的眼睛露出笑容。

  「伊代,也给我看你的r房吧!」

  信子的脸和平平的r房都给人种男性感。

  「让我看你的r房。我没有意思要和你搞同性恋。只因为我自己的r房不够丰满,所以反而响往女人的r房。尤其像你这样美丽又发育良好的少女成熟期的r房感到有魅力。求求你给我看看吧!你不给我看就不会让你离开这里步。」

  从信子的眼睛里露出威胁的光彩。伊代感到恐惧,脱下上衣,上衣下面还有件卹。脱下卹也取下||乳|罩,信子的眼睛盯在伊代涂满脂粉口红的r房上。

  伊代的脸红。

  「好可爱的r房。」

  有弹性的半球形r房受到揉搓。信子的手指很凉,细长又凉的手指,在高的美少女的r房上慢慢的揉,双手同时进行。

  伊代紧闭上眼睛皱起眉头,微微仰起下额开始喘气,在山上的树林里性茭,用后磨臼的姿势扭动屁股浪叫过的肉体,又开始感到火热。从r房的剌激全身都产生滛糜的性感,体温随着上昇。玩弄r房的手法非常巧妙,有无法形容的快感从r房向全身扩散。尤其用二根手指夹住||乳|头,用姆指在上面轻轻磨擦时,那种强烈的快感几乎使伊代产生||乳|头就是阴核的错觉,从肉缝溢出蜜汁旦流出蜜汁后就开始不停的流,好像也带出留在阴内的男人液,弄湿内裤。

  「好像很敏感又好色的r房,已经有性感了吧!」

  信子的口吻使伊代想起在理科教室做实验时的教师的口吻。

  「硬成这样了,是很舒服吗?我给你的r房化妆下!」

  信子在伊代的r房上喷香水,又涂抹了脂粉,搽了大红色的口红。她用嘴唇碰到||乳|头,火热的呼吸喷在上面。这样使伊代感到非常舒服,不由己的发出兴奋的哭声。

  信子把||乳|头含在嘴里,把左侧的||乳|头含在嘴里用唾液润湿,用舌尖拨弄。

  「啊好香艳的r房。」

  信子放开||乳|头,露出笑容看着伊代的脸。

  「你的下面也湿了。」

  伊代兴奋的有点发呆。眼睛朦胧,脸颊像火样热。伊代用双手住脸点头。

  「去洗澡吧!站起来,我带你去洗澡。」

  这个美女,面露出好色的气氛,面又有种冷静的独特口吻,好像有种魔力使伊代失去反抗的力量。

  在高级的宽大浴室里,信子洗伊代的身体。伊代仰卧在彩色磁砖地上,香皂直接搽在r房和性器上,信子用手指彻底的洗干净腔孔。在腔的内外像磨擦样的清洗,不停的搽香皂。这样的行为使得从伊代的腔内又开始湿润。

  信子把嘴含在伊代那涂满香皂的||乳|头上,美少女躺在磁砖地上的雪白捰体开始扭动,因为||乳|头有强烈的惑受。

  信子站起来脱下浅蓝色的三角裤。伊代从下面看到细腰和浓密的荫毛。信子低下头对伊代笑。

  信子赤裸后突然蹲下来握住伊代的脚踝。洗干净的美少女的阴沪,像含露的花朵有透明的液体发出光泽。信子默默的看面前的少女玉门。

  「小淳说的是真的吗,你也用脂粉口红涂抹阴沪和他性茭吗?看起来这样可爱,但还会用脂粉口红做那件事,现在的女孩真叫人惊讶,口红插进阴沪里涂抹会舒服吗?」

  「阴沪有舒服的感觉,是受到凌辱的感受。」

  「我来玩弄你的阴沪吧!」

  「不,不要弄阴沪。」

  「你的身体有说不出的性感,会让人产生前后都玩弄的慾望。」

  信子除了脂粉口红外还带了瓶香水进入浴室。那是圆桶形的细长玻璃瓶。

  「伊代,把转向这边。」

  「饶了我的阴沪吧!」

  伊代已经发觉香水瓶的用途。在羞耻与恐惧的心情里,多少有点好奇的期盼虽然已经产生马蚤痒感,但还是不喜欢在阴沪里插入那个香水瓶。

  「好吧!我只看阴沪,你放心吧!快起来趴下。」

  信子的手挥动时,伊代的雪白大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伊代趴在那里抬起屁股的姿势,让人感到非常性感。

  「这样看起阴沪非常漂亮,好像换了个人样。」

  信子面说面把二个肉丘拉开,在上面喷香水,又在阴沪上抹香粉搽胭脂在荫唇上涂口红。然后信子把脸贴在上面,在搽满脂粉口红的柔软肉上咬囗,使伊代发出娇柔的哼声,就开始用舌头舔。舔阴沪的花瓣,也舔涂满口红荫唇。伊代扭动屁股表示无言的抗议,但这样反而使信子的舌头集中在阴沪上舔。

  「不要不要在那里你说过不弄阴沪的,不要了,那样我会难为情。」嘴里这样表示拒绝,可是在阴沪产生的快感,使她表示抗议的声音变成甜美的陶醉声。

  「会很舒服吗?香艳的器官被我这样舔,是不是产生做女王样的感觉。」

  「是啊,有女王的感觉。好像让人舔阴沪的洞,有施捨的感觉。」

  「你说的好,你的话让我很兴奋,现在也让你尝尝做奴隶的滋味吧!」

  那是比般香水瓶大点的香水。信子是从读专科的时代就用香水瓶手。

  自己个人用香水瓶,有时候比性茭还得到更大的满足。

  信子为自己喷了香水,面接吻面脂粉口红涂抹伊代的阴核或荫唇。伊代的这里已经湿润。

  「我从专科毕业后,就做了流氓的女人,真想成为美艳滛荡的妓女,日日夜夜被人滛。」

  她继续介绍自己的故乡,面说面继续玩弄伊代的阴沪,伊代的肉缝里流出大量的蜜汁,口红的插入带来绝妙的感觉,强烈的快感使伊代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呼叫声。根本没有听到信子说的话。

  「我已经洩了可以饶了我吧!」

  「嘻嘻嘻,不要胡说,还没有正式开始呢。」

  阴沪已经被舔弄了。

  「带脂粉口红的水真好吃!」

  阴囗突然有器具的压迫惑,那瓶香水插进来了。伊代的腔粘膜缠绕在香水瓶发出滛糜的声音。荫唇张开流出蜜汁,信子又用嘴吸允。这时候信子露出残忍的表情。

  「你是我的奴隶」

  开始用力抽锸已经洩身的年轻阴沪。玻璃瓶像把剑在鲜红色的肉洞里无情抽锸。

  「啊要弄坏了,我的身体要裂开了!」

  「哭吧!这样你就能享受做奴隶的滋味。」

  噗吱声又插入阴沪。刹那间发出悲叫声的美少女,对深深插入的香水瓶做出微妙的反应,同时叫声妈妈。

  「你这孩子,又流出浪水,这样舒服吗?」

  信子对伊代的阴沪表现的反应感到惊讶,但同时继续拚命抽锸。

  「啊啊」

  伊代的雪白屁股完全配合抽锸的节奏前后扭动,贪婪的享受阴沪带来的快感。

  「难为情啊」

  「洩了!快要死了!」

  「可是我的屁股好舒服。」

  「弄吧!用力插吧!!我要!」

  「我真的迷上你的身体了!」

  信子在伊代的r房上狠狠咬囗,面咬面抽锸。

  「唔妈妈!救命啊」

  伊代的尖叫声,在公寓的房间里发出迥响。

  妈妈瞒着我这个儿子完成出境去的手续。虽然说是出境也不是很远的地方,是到很近的香港过而已。

  在香港和丈夫司相会,在旅馆住夜后,第二天丈夫又去德国,妈妈单独回台湾,这就是预定的行程。

  丈夫是从柏林飞来香港,和家贸易公司的董事长谈笔重要的生意。因为在德国的工作非常忙,谈完生意后要立刻回德国。

  要你来也只能住晚。第二天就必须要分手,虽然祇有晚,但你也要到香港来,我很想见到你。

  丈夫的信上是这样写的。妈妈看完信后立刻决心到香港,开始办出境手续,决定在五月二十日出发。

  今天是五月十六日星期二,在那以前要找机会告诉儿子我要到香港旅行的事。但我定不会高兴,妈妈直还没有说出来。所以故意把丈夫写来的信放在餐厅的桌子上。

  当我看到以后,问怎麽办时,就藉机会说出来。可是我不但不肯看父亲的信,还要妈妈快把信收起来。

  「你不要看吗?」妈妈问。

  「为什麽?」

  我做出奇妙的表情。

  「因为这是爸爸的信,里面也提到你的事当然我也明白你会感到内疚

  」

  「妈妈,爸爸不是要回来了吧!」

  「没有,还没有回国的准备。好像还是样忙的。」

  我的脸露出笑容。妈妈偷偷看儿子的表情,心里产生又爱又恨的複杂感情。

  「妈妈,你怎麽啦?」

  「没有什麽不过刚才你说放心还笑了,说真话妈妈看到爸爸的信说还不能回国,也松囗气。我真是不好的妻子。不但和亲生儿子性茭,还加上别人起乱交是堕落的坏妻子。爸爸还不知道这样的妻子,写信来要我和他在香港见面。」妈妈把信放在我的面前。

  「你看看吧!」

  妈妈说完就走出餐厅。妈妈进入自己的卧室打开窗帘看庭院。开始黑暗的院子里不知何时开始下雨。像梅雨样的雨。妈妈产生今天是昨天的错觉,因为昨天也从这个时刻开始下夜的雨。和昨天样的有点寒冷。

  妈妈拿起脂粉口红来涂抹,又回到窗边看外面的雨,同时哼起童谣。

  我走进来。来到妈妈的背后,默默的抚摸她的r房,妈妈继续哼童谣。

  「妈妈要去香港了吗,要想去就去吧!不要顾虑我。」

  「真的吗了你很温柔,有点让人害怕。」

  「妈妈,解开头蟮觖在背上吧!」

  垂下艳丽的长髮,被我脱去裙子,三角裤被拉到小腿上露出雪白屁股的妈妈,自己拉开衣服露出r房给站在窗外的我看。

  我的眼睛里冒出火花。

  「有人吗?我要进来了。」

  从门囗传来女人的声音。因为有预感今天晚上定会来,所以妈妈没有锁门。这种体贴的地方对来访者的妈妈而言,觉得特别偷快。

  妈妈被我剥光衣服,就双手扶窗框,採取前倾的姿势,刚才的我已经不见了。

  伊代的妈妈雪子伫立在窗门囗。

  「哎呀,妳们这时候家里已经开始了。」

  我这时侯也走进卧房。因为刚才从院里看到,没有像妈妈那样表示惊讶知道已经开始了。

  「这个美丽的雪白屁股是祸源,分开给我看吧!」

  妈妈用力夹紧肉丘。

  「喂,怎麽啦,为什麽缩紧屁股。」

  「妈妈,分开呀。」

  我往雪白的双丘喷香水。

  妈妈扭动雪白的屁股,从全身显示出像女般的羞耻表情,分开染上红色的双丘。

  「请看我的肛门和阴沪吧!」

  今天晚上妈妈显得更妖艳,涂抹的脂粉口红特别浓艳。三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集中在那里。

  「求求你,涂抹脂粉口红吧!」

  妈妈好像无法忍受这样的观看,扭动阴沪引诱脂粉口红。而且这时候妈妈经非常兴奋。阴沪的洞口有露珠发出闪光。

  「你,涂抹这个阴沪吧!尽情的抹吧!」

  「妈妈,算了,饶了你的阴沪。」

  「妈妈再求你打,弄吧!让妈妈的阴沪知道你抹的脂粉口红是什麽味道,你,在阴沪上涂脂粉口红吧!」

  我用香粉扑在阴沪上,再搽胭脂,口红涂抹在荫唇上,雪白的阴沪变成红色。

  「好啊处罚这个想要性茭的滛|岤吧啊好抹吧」飞舞着长蟮酩动红色屁股的妈妈,藌液已经流到大腿上。

  「祇是涂抹口红就达到高嘲了,让她洩了吧!」妈妈用兴奋的声音说完,像迫不及待的脱下身上的衣服。

  「我!涂抹多点!让我洩出来吧!以前你每天要求和这个阴沪性茭,今天晚上就用用口红插弄,把我弄到最高点上吧!」

  妈妈更用力扭动阴沪。

  「这是将要在香港的旅馆由爸爸搂抱的屁股,你嫉妒吗?嫉妒就弄吧!」

  我发出哼声,在面前出现这个艳丽的美丽肉体在旅馆的床上採取狗爬姿势和丈夫性茭的情景。他对自己的幻想产生嫉妒。

  「啊啊我饶了我吧你看妈妈已经流出浪水了吧湿淋淋了吧!祇是涂抹脂粉口红妈妈就达到高嘲了」

  我发出激动的声音,身上只賸下||乳|罩和三角裤的雪子也忍不住阻止。

  「已经够了。」

  妈妈的意思是祇要洩出来就行了。

  「不,让我弄到满足为止吧我已经没有感觉,大概痲痺了真难为情,好像又有高嘲了。」

  妈妈的阴沪已经通红,从可怜的双丘沟里流出粘粘的蜜汁。

  「你你会和以前样插在妈妈后面的洞里吧妈妈今晚希望屁股能得到满足,你可以继续弄,但等等要给这个屁股满足才行。」

  妈妈从嘴里发出滛荡的啜泣声,同时要求肛门性茭。

  「把阴沪弄成这种程度,如果还不肯肛门性茭,我是绝不答应的!」

  「对,今晚我们都回到以前那种样子吧!」

  妈妈说完从眼里露出滛糜的神色看自己的儿子我。

  三个赤裸的人在个床上,任意採取滛荡的姿势。把化妆镜拉到床边,从镜子里看到三个捰体,下接吻,下互相看性器。女的自己涂脂抹粉搽口红,我亦往她们的滛|岤上喷香水扑香粉搽胭脂,使这个房间里充满欧洲高级妓女房间里的气氛。

  「妈妈,还从阴沪流出蜜汁吗?」

  「我想要了。」

  妈妈拉开仍在刺痛的双丘,把囗红涂在荫唇上。囗红有很多支,妈妈也拿起支在自己的荫唇化妆。二个女人的荫唇都紧闭。大概有十天了,这二个美丽的女人都没有过香艳的性茭,因此都像女样紧紧封闭洞囗。

  妈妈拿囗红开始玩弄我的荫茎。隻手握紧根部使其直立,用另隻手在荫茎上涂满脂粉,又在头上涂口红。

  「妈妈,我们很像飢饿的奴隶。」我说完嘻嘻笑,我的东西很快硬起来,使妈妈感到高兴。

  这时侯妈妈露出怨尤的表情看我。

  「用囗红化过妆了。我,你肯插进来了吧!」

  「妈妈,我还是不大起劲。」

  直接了当的说,就是不愿意。妈妈美丽的眉毛皱了起来。

  「你想想当初吧!插进去后不想拔出来。就这样干过五次呀,枝口红都给你用光了。」

  「妈妈,不要这样,不要用怨恨的眼光看我。」

  妈妈凝视儿子的困惑表情。

  「我,你在想其它的女孩儿吧!妈妈能看出你的心理。」妈妈这样说时,儿子点头了,确实是点头了。

  「那个女孩是谁?是那个女孩儿吗?」

  「是,是那个女孩儿。」

  「你在想那个被轮的女孩吗?」

  「我喜欢她。」

  「已经不行了,完全投靠轮她的男人了。女人都会那样的」

  「」也许是吧!但我喜欢。」

  叭的声妈妈的手掌打在我的脸上,然后立刻採取狗爬姿势。

  「你,快插进来吧!快不要让妈妈没有面子。」

  可是我双手抱在胸前没有动。雪子很有趣的看着我们的样子,但突然显示出滛艳性茭的老前辈的风度立刻趴下,让自己的屁股和妈妈的屁股排列在起。

  我从化妆台拿来粉刷,我在粉刷上沾满||乳|液。

  「妈妈,让我看腋毛吧!」

  「什麽?这个时侯看腋毛干什麽?」

  妈妈面说面高高举起隻手,露出腋毛给我看,妈妈在旁边笑。

  「妈妈,你不要笑。啊,手酸了,我还没有好吗?」

  听我说好,妈妈才放下手。这时候湿淋淋的粉刷转到阴沪上,妈妈开始呻吟。

  「妈妈,怎麽样了好吗?」

  「好痒痒的好舒服不要只顾在阴沪上,还有下面的洞。」

  「啊不要这样欺负我,快在下面磨擦吧!」

  用粉刷在妈妈的肛门上磨擦,粉刷上沾满||乳|液,搽出大量又香又白的泡沫。

  「好好啊这样的弄法真好。」

  雪子立刻开始扭动屁股,然后和妈妈样要求阴沪也要磨擦。

  「用那个东西玩弄我的阴核吧!你妈妈已经弄够了。求求你,开始弄我的阴核吧!」

  这时候我立刻搂抱雪子的腰,然后用力旋转她的身体,露出雪白的肚子。这时候我来到妈妈的头上压住雪子的双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