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逆血唐朝——《西域记》48(1/2)

加入书签

  就在众人失意而散时,一直纠结于心的玄奘乍然想起什么,他突地转身,定身惊道:“等一下!”

  唐僧的声音很大,震动了每一个人,悟智小心地问:“师父,怎么了?”

  “你们四人的印记怕是要合起来解释!旆”

  悟能瞪出大眼,“合起来?!”

  “也对呀,我们四人情同手足,既出自于同一个地方,又做着同样的事情,前前后后都可视为一体。”悟净激声过后却喉音了了,显然是不甚了解,“可……合起来,那会是什么?窠”

  得此启发,孟赢溪的脑海中迅速组合字符,这个字的意义非比寻常,令她不由得一怔,脊背微微发凉,四名师弟的横折符号印记合起来便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字——回!

  “回!”玄奘脱口而出,“你们四人的印记合起来是个‘回’字。”

  “回?!”悟真、悟智、悟净、悟能先是恍然圆目,然后又沮丧道,“哦,真是。莫不成我们要就此结束西行么?”

  唐僧向专司解释印记的僧人解释了这个“回”字在汉语中的意思,随后把四名弟子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那揭罗曷国的高僧听罢豁然开朗,他兴奋道:“原来如此,玄奘法师慧明无比,为佛说的暗语提供了一种新的解释途径,那就是用求印者故里的文字或者符语来阐明佛主的指示。”

  未等唐僧请教,该僧已是说解:“既然是‘回’字,那么法师的四名弟子就理当遵从如来佛主的指示,立刻动身回到高昌国去,不可再向西行。”

  长久相伴的弟子突然间就要离开,唐僧顿时寒意四起,脸色很是难看,但这是佛主的暗示,自己丝毫不能去违抗。

  “这位法师讲:你们必须回高昌去。“

  听了师父的转述,四人大惊失色,“护送师父到婆罗门国取经的任务尚未完成,我等怎可回去?!师父,这位法师是否解释了其中的缘由?”

  释印僧人见他们在交谈中声色很慌张,猜知是万般不愿意,于是他再道:“如来佛主在明知玄奘法师要去婆罗门国的情况下还要求弟子离开,这当中定有重大的隐情,或许……或许高昌王即将有难。”

  高昌王麹文泰对于唐僧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几乎等同于西行取经,如果其有难,叫人如何去忍受?

  玄奘的决心砰然而下,他定了定神,向弟子们重重地行出僧礼,然后痛痛地道:“悟真、悟智、悟净、悟能,我们虽然名为师徒,实际上形同手足。你们从高昌一路陪伴贫道,途中遭受了众多的苦难,我们几次死里逃生,能到达此地已是相当不易,这份博大的恩情玄奘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能没齿难忘。”

  “师父万万不可!”弟子们懂得这是诀别之词,铮铮汉子全都声泪俱下,“师父,师父您千万别赶我们走……”

  “听为师把话讲完。”玄奘泪眼哽咽道:“现如今佛主指示要你们回去,必然是高昌王有难,需要你们去化解,去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