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逆血北周——独孤伽罗 2(1/2)

加入书签

  美妖传·千年洞天,第一百九十八章逆血北周——独孤伽罗2

  远出一段,三人停下脚步,“赢溪先祖”首先就自己心中挂挂的谜团发问:“独孤伽罗、普六茹坚,老身很好奇,你们是如何猜到老身便是赢溪?”

  “晚辈是根据书里的记载知晓的,不过刚才也不十分肯定,只是试问来着,不想却一语中的。舒悫鹉琻能与尊上相识,乃是晚辈三生有幸。”

  “书!什么书?”

  独孤伽罗游声一笑,“看来尊上尚且不知自己入了书,晚辈与夫君于前几日偶然获得一部未具名的野史,里面记载了尊上的许多事情。”

  孟赢溪以为野史做记载的内容是关于师父的,于是她激动道:“哦……道来听听。钶”

  普六茹坚兴奋地声若钏鼓道:“根据书中所记,尊上始现于先秦,尔后大闹江湖数百年,从无败绩。尊上不仅具有将人立时粉碎的手法,还有将人内力吸去,继而冻僵而死的手法。良人之所以判断尊上是赢溪先祖,那是知道尊上拥有仅用声音便能杀人的骇人技能。”

  “赢溪先祖”插言柔笑,“没错,句句属实。”

  她心下喜念:“师父果然扬名天下,这些功夫确实是她的,除了我和师父,没人能做到这一切。明”

  独孤伽罗满脸的畏惧和敬仰,她接过丈夫的话,“赢溪先祖的音杀之术叫晚辈们心存忌惮,还好尊上心有仁慈,否则这里又是继西燕慕容冲皇家别苑之后的第二个千人坟场。”

  “你说什么?西燕慕容冲皇家别苑!”

  孟赢溪身形微跌,她暗下忧虑,老天……怎么会是这样?难道野史中写得是我,历史因我生变,而非师父!

  独孤伽罗以为赢溪先祖的失态只是因为底细被披露而顿感意外,所以没上心,她频频点头道:“对,正因为尊上在那里音杀的蒙面人堆积如山,所以晚辈才无不记忆犹新。”

  “赢溪先祖”心情不佳,她换了个话题,“不谈这些,说说你们覆灭寺院的理由。”

  “嘶……这个……”普六茹坚生怕解释不清楚而得罪赢溪先祖,一时语塞。

  独孤伽罗略加沉思后,叹道:“赢溪先祖有所不知,我皇灭佛乃是顺应民-意。”

  孟赢溪一听就上火,以为她在强词诡辩,“什么?顺应民-意……庄严你恐怕说反了吧!”

  独孤伽罗苦笑,“尊上确实误会晚辈了,当下僧徒滥杂,寺庙多币,蛊害百姓社会。佛徒人数有二百万,寺院三万余所,占据了人口的十五份一,佛徒利用特权大肆侵占农田,不劳而获,又逃避租税-力役,他们不但惹得民众怨声载道,还威胁到了朝廷的根基,已是到了不可不除的地步。”

  “啊……原来是这样!”

  孟赢溪不承想一门净土的寺院也会祸害地方百姓,她无言以对。

  普六茹坚见赢溪先祖有所体谅,就补话道:“所以我皇辨释三教先后,以儒为先,道教为次,佛教为后。他号命军士:毁破前代关山西东数百年来官私所造一切佛塔,扫地悉尽。融刮圣容,焚烧经典。八州寺庙,出四十千,尽赐王公,充为第宅。三方释子,皆复军民,还归编户。”

  独孤伽罗接道:“皇帝尊儒是国之幸,融佛焚经,驱僧破塔,宝刹伽兰皆为俗宅,沙门释种悉作白衣是百姓之福,周国北有突厥***扰侵犯、东有北齐虎视眈眈、南有南朝趁火打劫,国之不振,后患无穷。晚辈命人焚烧此庙,乃是因为这里的乡民之愿,他们实在不愿见到恶僧淫辱过民女的地方留存青山。”

  “什么?这寺院中竟还有淫僧!”

  “赢溪先祖”回过头去恶狠狠地瞪了瞪远处的众僧,他们伪善的面目在此刻是那么的可憎。

  她复首惭愧赔礼道:“老身错怪了二位,还差一点就犯下冤孽。唉……这世间的许多事情不是用眼睛就能看明白的,草率之下即会误判。”

  夫妇二人慌忙欠身回她:“尊上不必歉言,折煞晚辈了。”

  愧疚之下,孟赢溪无意多加逗留,便别道:“老身要走了,你们继续行事吧。”

  “诶……赢溪先祖,尊上请留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