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联系(1/2)

加入书签

  一个月早过去了,给了65两银子的四阿哥依旧没个踪影,他的朋友雅朗也没再光顾过肥肠店,九王爷和三爷处都没最新消息传来。当然了,九王爷家里正忙呢,好像说是他的长子和孙子要去爪哇岛,同行的还有废太子一家人。

  唐烨不大清楚爪哇岛的具体位置,但想来应该是在东南亚一带,唐烨琢磨了一会儿,否决了爪哇岛会成为这个时空中的新大陆的可能性,——一嘛是地盘小,二嘛,原住民多,三嘛,离大清近,——便不再关注此事,而是开始思考,期刊办不成的话,还有什么阳光大道能让自己顺利的从蓝领转变为白领,唐烨不是瞧不起蓝领,而是真的宁愿吃费脑子的苦,也不愿意受身体累的罪,自己好歹是女的不是?

  这边事业转型不顺利,那边家里也出了点小状况。

  四川会馆的方掌柜给唐高林介绍了一要去四川的商队,据说,该商队一年要往来四川北京许多趟,方掌柜可以担保,商队的信誉绝对是没问题的,倒霉催的是,该商队要经过唐高林老家所在的县城,于是,唐高林两口子就沸腾了,唐高林开始请人商队的吃饭喝酒,将关系拉得特好,唐王氏则开始满京城的采购,不是见什么买什么,而是精打细算货比三家。

  唐烨有些想不明白,自己老爹不是很生气爷爷和小奶奶嘛?自己老爹不是也还防着家里的亲戚闹事嘛?要知道兰州的地契上可都是写的是李真的名字啊,怎么现在却这么兴奋呢?要兴奋也该是自己的老娘啊,毕竟好像没听说外公外婆不待见老娘…

  但是,唐高林却特有干劲,而且还叫唐王氏别心疼银子,东西捡好的买!

  最后,唐王氏准备了一个大包裹,里面布匹居多,北京的特产小吃之类的只占了一丁点儿的位置,光是这个大包裹,唐烨肯定不会说什么,可让唐烨纳闷的是,唐王氏竟然还买了200斤的白面,说是北方的面好;而且也不知道从哪家店里淘来了几块去年剩下的腊肉,瞧那模样,反正如今的唐烨是没胃口的,看着都咸啊!

  这还不算,唐王氏还说了,如今和这个商队联系上了,今年冬天就买两头猪来做腊肉,到时给家里捎去。

  唐烨这才知道,原来唐王氏会做腊肉啊,在兰州,唐王氏可没做过,就算得了300两银子,因又新修了房间,唐家还是没敢奢侈,馋腊肉,等猪养肥了再说吧。

  可是,如今张罗着给人送两头猪的腊肉,这也太搞笑了吧。

  于是,唐烨就问了,为什么不直接送银子啊?200斤白面也值不了几个钱,人家商队也不好运不是?

  唐高林的答案是,商队一般都不喜欢带银子,怕路上掉了,或被人偷了,到时不好交代,货物嘛,就算掉,他总掉不完啊…一句话,安全起见。

  然后,唐烨便问了,为什么不能简单送点啊,比如就送点特产小吃,意思意思就行了,难道不怕老家的人知道自己家如今日子过得好了,跟着商队跑到京城来打秋风?

  唐高林对唐烨的话很不满意,亲戚打点秋风怎么了?怎么那么没心没肺的呢?于是,好几天不给唐烨好脸色。

  唐烨就纳了闷了,在兰州的时候你明明不是这种说法嘛!

  结果还是李真给她解了惑,“俺日后要是发达了,俺也会给俺爹送好多东西呢,好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俺也有出息了呢。”

  国人就这么喜欢衣锦还乡?

  可问题是,唐高林如今就算是成功人士了嘛?

  “两百多两银子从手中过,叔还不算有能耐?”李真觉得唐烨的要求也太高了,很是心有戚戚焉,看向唐烨的神色满是紧张。

  可唐烨真不觉得自己家如今的境况比起在兰州有了将近百亩的土地后有质的飞跃,都在奔小康的路上啊…

  不过,唐烨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后,好歹也想明白了,在兰州,因十四王爷和大将军都在京里,离得远,没准日后就再也想不起李真这个人来了,若家里的亲戚闹起来,唐高林压不住,可如今不一样了,李真被九王爷安排去了私塾,自己一家又住在九王爷给的宅子里,和九王爷的联系在没见过世面的亲戚眼中,那可是紧密得不得了,唐高林说话可就落地有声了,没人敢逼他过继个孩子来继承产业,没了这后顾之忧,唐高林自然也想显摆显摆了,人嘛,又有几个不虚荣的?

  当然,唐高林给家乡送东西也许是出自虚荣心或者想为自己出口气,但是,如今天天朝甘肃会馆跑则是出于真心的感激了。

  唐高林很早就将给宋子墨的信写好了,托了一兰州的学子给捎过去,顺便只捎带了一盒子蜜饯,不好让书生负担太重不是,如今发现可以通过商队送大件东西,于是,便急忙去和人甘肃会馆的掌柜的拉关系去了,瞧这架势,最迟两个月就能和商队搭上线。

  见李真若有所思的瞧着自己,唐烨这么一联想,便有些明白了,于是便问李真,是否也想给他的继父捎带些东西,以冲还在贫困线下挣扎的继父显摆一下李真如今好歹也脱贫了,虽然唐烨觉得这种显摆有些瓜,但是,既然李真喜欢,看在李真读书如此辛苦的份

  上,瓜就瓜吧。

  反正如今自己一家人远在京城,李真当上门女婿的文书又齐全,那爹又是后爹,而且还是想卖了李真的后爹,应该没脸找到京城来,还不如彰显一下李真胸怀广阔,不计前仇呢。

  唐烨此时才算明白了,以德报怨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俺书没读好,有些丢人。”李真没想到唐烨会提这事,楞了下后,旋即就默默的摇了摇头。

  “嗨,他哪还会嘲笑你书读不好啊,我觉得,还是给他捎些东西吧,让他逢年过节的时候在你娘坟前多烧些纸钱…”见李真低头不语,唐烨便继续轻声道:“在兰州的时候,一嘛因为隔得倒远不近的,害怕他来生事,二嘛,家里也才刚刚缓过气来,爹娘那时肯定舍不得,可如今不一样了,咱们远在京里不说,就算咱们什么都不干,每月还有十两银子呢,我给爹说一声,让他要么将东西一并捎给宋三叔,拖宋三叔找商队转交,要么就再去会馆看看…”

  李真还是没出声,但却一直将头低得低低的。

  唐烨轻声问道:“想你娘了?”

  “嗯。”李真重重的点点头,倒也没隐藏自己的情绪波动。

  唐烨叹了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