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背影离歌(1/2)

加入书签

  在没有离开之前,永远都不知道

  离开了。自己也可以活下去

  离开了。还是可以好好活

  只是,我的世界里,终于不再有你。————转自苏子君**。

  晚上又下起了绵绵的小雨,风并不大,却显得刺骨。整个世界似乎都只是雨的声音,绵绵的,像在诉说着不为人知的心事,无限的绵长,无限的悲凉。

  苏子君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显得格外的昏暗。雨声和心跳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交织成无数的情绪。

  在这一刻,终于承认,他们,再无关系了。

  在没有爱上的时候,永远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的爱一个人;在没有离开的时候,永远不知道这么爱一个人怎么会舍得离开他。但,她还是选择了离开,以一种似乎决绝的姿态。

  这个冬天终于下雪了。

  第二天,苏子君第一件事就是看着自己阳台上的那两条金鱼。因为天气越发的冷,连鱼呆在水中也不肯动了。苏子君向鱼缸里丢饲料,然后看着它们划动着去吃。她嘴角笑笑,最后一次看它们吃东西了。

  她将鱼缸抱起,坐着出租车,来到本市最大的湖边。她将金鱼捉出来,不带任何不舍的将鱼放进水中。她看着金鱼向远处游走,脸上的笑越发的扩大,“你终于自由了。”

  天边的夕阳似乎才升起,无论春天还是冬天,太阳永远都会始终如一的升起,永恒不变的在空中悬挂。无论你遭遇了什么不幸,也不会打乱它的脚步。没有一个人会成为另一个人的束缚,他总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将你舍弃。

  爱情固然重要,但也不过是人生最华丽的装饰,有了更加美好,没有也不应该影响生活。

  苏子君摇摇头,给自己一个微笑,然后好好生活好好过。

  深夏市,不是她的深夏市。

  只是苏子君没有想到,会迎来这样一位陌生的客人。

  “你好,请问你找谁?”苏子君看着眼前的妇人,光是从穿衣打扮上也明白是非富即贵的。

  “我找你。”

  苏子君皱皱眉,然后让对方进屋子。妇人将房子扫视了一遍,这才又将视线放在了苏子君的身上。

  “请问有什么事吗?”苏子君心里伴随着强烈的不安,但表面上仍旧波澜不惊。

  白紫因这个时候,灿烂一笑,“我只是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苏子君心下疑惑,但却并不表现,只是看着白紫因。

  白紫因浅浅的笑着,浑然自成娇美,“我是蒋氏集团的蒋总经理的夫人,我叫白紫因。”

  苏子君虽然诧异,但并不好奇,“不知蒋夫人是想为我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白紫因还是淡淡的笑着,岁月似乎并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举手投足尽是风情。她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很远,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里。

  白紫因与温如娇是初中兼高中同学,两人的容貌在学校都是数一数二的。都说美女之间很少能成为朋友,但她们却成为了一对关系很铁的姐妹。她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厕所,一起去办公室帮老师改试卷,一起回家,一起诉说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和任何一对好朋友一般,她们许下一辈子友谊的誓言,对彼此不离不弃。

  温如娇的家世很好,但从不嫌弃白紫因家境的贫穷,甚至还在金钱上帮助白紫因的家庭。她们都以为,她们会走到最后,并坚定着这样的想法。

  高三那一年,温如娇初恋了,那是个山花烂漫的季节,温如娇和苏解封在一起了。只是苏解封的家境普通,虽然才貌双绝,却无法弥补他在金钱上的位置。他们在一起三年,直到温如娇被逼无奈的嫁给蒋志楠。

  温如娇不肯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也不肯为家族赔上自己的人生,在结婚前,她和苏解封打算私奔,却被温家的人发现,苏解封的腿被打断了,任温如娇哭泣不停,也只得嫁给那个陌生的蒋志楠。

  温如娇结婚后,苏解封心灰意冷,也娶了同等地位的华天燕。

  但命运之所以让人无法释然,是它永远都给你安排出你意想不到的路。

  温如娇虽然心中放着苏解封,但很快就被蒋志楠的意气风发以及在商场上的魄力所征服。于是,温如娇慢慢移情于蒋志楠。如果故事只在这里结束,也算是一桩比较好的姻缘,但人生却是没有尽头的河流,永远都不存在结束二字。

  白紫因在高中之后并没有上大学,因为家庭条件拮据,而且她的父亲得了癌症在家养病需要一大笔钱,但她却连让父亲进去医院的钱都没有。在生活的压迫之下,白紫因选择了去舞厅工作,成为了一个舞女。她容颜俏丽,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