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原必有因(1/2)

加入书签

  我从不相信等待两个字。

  机会,未来,幸福,全都不是可以等来的。

  用尽全力的去付出,结果不一定就是自己想要的。

  但不付出,一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这是有机会与绝对无机会的区别。————转自苏子君**。

  苏亦旻坐在办公室,柯华站在他的面前念着一些数据。

  苏亦旻挥挥手,“我那所谓的舅舅来过几次电话了?”

  柯华毕恭毕敬的开口,“五次。”

  苏亦旻冷笑,“还真是坐不住了。内外一起施压,他这一招玩得还真行。”

  “蒋氏抢走了我们不少的客户,难道是···”

  “蒋氏当然不可能和天启合作。但问题是,天启和远辰在外界看来就是连体婴儿。天启多次抢走蒋氏的生意,并在暗地里对蒋氏下黑手。蒋氏不待见天启,当然也不会看到和天启有关系的远辰了。”苏亦旻叹气,“让远辰损失了不少。”

  柯华纳闷,“这天启和蒋氏会有什么深仇大恨?”

  苏亦旻这才笑起来,“说起来这还算是我的家事了。我那阿姨在嫁给我父亲之前有过一段两年的婚姻,而那段婚姻的维持者就是蒋志楠。从他们离婚后关系就一直不好。蒋志楠到没有做什么,但天启则暗地里针对蒋氏。然后这二十几年就延伸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所以说,女人嫉妒起来还真可怕。”

  “这还真没有听说过。”

  “当时也算是政治联姻,离婚的事闹得很大。资料上显示的是蒋志楠迷上了一个舞女,温如娇自然不堪忍受,提出了离婚。离婚后温如娇便大病了一场。而蒋志楠则娶了那一名舞女。温如娇也在同年嫁给了我的父亲。这事都过去了二十几年了,圈内的人都换了一圈,知道真相的人也大多都不在了。就算有人知道也不会在这个圈子里嚷嚷了。”

  “我原以为你阿姨还真是一个贤妻良母,苏董在公司的时候,她几乎天天来公司送汤。”

  苏亦旻摇摇头,“她不这样怎么能将我父亲的心抓得死死的?”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和温如雷谈谈。到时候会通知你的。”

  “好。”

  苏亦旻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他的视线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外面的房子都变得矮小。这样俯视的感觉,好像就可以真的挥斥方蛩。但他知道,这不是他的目标。

  他没有开口说完的是,温如娇在嫁给蒋志楠前和苏解封就是恋人的关系。而他们在婚后都应该有联系的,所以他的母亲才会看到那一份鉴定彻底的对生活感到失望。他应该去恨谁,是谁将他推到了如今的位置。为什么他们上一辈的事要让他来承担。他也会觉得累,也会觉得孤立无援,也想要一个普通的温暖的家。

  他无法忘记,华天燕是自杀这个事实。

  而他父亲则是逼死他母亲的凶手。

  他应该如何做,如何做才对大家都好?

  秘书打来电话,温如雷亲自上门来了,“让他进来。”

  温如雷眉眼中有一丝狠意,“亦旻还真够忙的,每次都联系不到你本人。”

  “舅舅说笑了。我再忙也不会不接你电话啊。电话掉在家里了。我也是才到公司,所以···”

  温如雷也不和他废话,“你阿姨给你提出的建议,你以为如何?”

  “舅舅,20%的股份,是不是太过狮子大开口了?”

  温如雷坐在转椅上转了转,“亦旻你应该知道远辰的状况吧。说得好听一点现在是因为工程的回收资金没有到位,但事实上似乎一直都在亏损。如果我撤出对临水山庄的投资,你觉得远辰会如何?”

  “舅舅也别太难为我了。远辰不姓苏,它姓华。我们苏家的人还没有资格到可以转让远辰股份的权利。”

  温如雷站起来冷笑一声,“我来找你不过也只是为了给你提个醒而已,你还真以为这件事轮到你做主。现在,远辰还不是你的。你给我记住了。”

  苏亦旻冷冷的看着他,“那恕不远送。”

  直接下送客令。温如雷瞪了他一眼,还是离开了。

  苏亦旻将桌子上的文件全都扔到地上,“苏解封,你非要我恨你才甘心是不是?”

  他这一天回家挺早,而奇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