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剑出无回,依然直取黄仲鬼中盘。却见黄仲鬼弯臂斜掌,刀形气芒霍然斩出,竟然隔空将太乙剑来势硬生生荡开,偏离尺许!

  韩虚清手臂一麻,心中大吃一惊:“果然厉害!”顺势转身卸劲,转折之际,再出一剑,这一招却是气象雄伟,无数后着宛若重重堂庑,一进比一进开阔堂皇,已经用上了“南天门”境界。

  黄仲鬼凝视剑光,冷冷吐出一语:“我一定杀得了你!”太y刀如幽灵之飘昻,如星殒之崩落,手掌一抬一劈,刀芒又破一重剑气。一刀既出,又是一刀,黄仲鬼单凭一只右掌凝聚之刀芒,一刀、一刀、又一刀,“南天门”有多少重劲,便给他破了多少重去,竟是不能稍加摧挠刀势,刀锋直*太乙剑──陡见剑光一弹,太乙剑又被震偏,“南天门”赫然被破,黄仲鬼目中光芒大盛,太y刀芒已横过韩虚清咽喉。韩虚清大叫一声,猛然向一旁翻倒过去,“砰”地摔在大街上。

  黄仲鬼正要上前补上一刀,突然止步,凝目盯着韩虚清,反而后退一步,冷冷地道:“这是‘黄袍加身’。你练成了……‘皇玺掌’?”

  韩虚清虽然摔得狼狈,但是这时缓缓起身,一抬头,嘴角竟存笑意,目光十分深沉。他右手依然持剑,左手轻轻一摸脖子,并无半分血痕,反而似有光华浮动,气象威严,正是运起了皇玺掌护身秘诀“黄袍加身”的形象。

  黄仲鬼沉声道:“除了皇陵派掌门,世上竟还有懂得皇玺掌的人?”

  韩虚清微微一笑,缓缓地道:“自然是有。比如说……皇帝。”

  文渊掌按向扬左右“太阳x”,内力有若无数游丝,渗入他头脑血脉之中,遇阻即绕,已然穿越头骨之内,四散探索。两人对坐在地只不过片刻,却都全身汗水淋漓,如在大雨之中,神色凝重。

  如文渊先前所说,他正帮向扬“回复记忆”。他掌握了“一笔勾消”的奥妙,心知这是让向扬重拾记忆的唯一希望,只要向扬唤回“天雷无妄”的神功境界,这等连龙驭清都无可匹敌的威力,韩虚清无论如何不能小觑,已方的胜算全看这一着。

  只是这脑中抢救记忆之举才开始,两人宛若神游太虚,不觉外物,敌人便已大举攻入。

  韩虚清的同党杀入白府,华瑄急使“八方风索”替两个师兄护法,又得保护紫缘、任剑清安危,登时忙得娇喘吁吁,几乎不敌。韩凤已经穿好了衣裳,披上金翅刀,面无表情,大开杀戒。赶来助阵的柳涵碧、柳蕴青还不知道师姐发生了什么事,一边应敌,一边叫道:“呼延师姐,你……你下手怎么这么狠?啊,呀呀呀!你砍掉那个人的头了啦!”

  韩凤给韩熙制住之前,并未负伤,这时咬牙连出狠招,招招都是杀手,转瞬间把六、七个滇岭派的好手毙于金翅刀下,脸色满是痛恨悲愤之意,柳家姊妹面面相觑,不敢多问,只是忙着保护秦盼影,四下乱斗。

  穆言鼎年老气衰,虽然功力深厚,伤势总是复原较慢,这时只回复五、六成功力,虽然足堪自保,但是对方忌惮他是皇陵派守陵使,来围攻的好手格外的多,却也斗得颇为艰难。他一招“五音弹指”无声弹出,击得一名黑衣汉子吐血而退,口中喝道:“文公子、向公子尚未大功告成么?”

  华瑄急道:“这……这……应该快了罢?我、我哪会知道!”啪的一鞭,打倒了一个刚伸出毒掌的滇岭门人,只听一旁哇哇虎吼,苗琼音护着赵婉雁也来到这处厢房,小白虎随之断后,居然有模有样。

  原本这里是囚禁韩熙之处,此时众人反而被围困在此,难以脱身。华瑄打得急了,叫道:“那个黄仲鬼干嘛那么快就追出去!现在……现在可好了!”此言果然不错,若是黄仲鬼在此,这许多敌人只怕皆如纸糊草紮,不堪一击。只是黄仲鬼是敌是友,华瑄实在不甚了了,只是刚才听向扬说黄仲鬼来看赵婉雁,并无敌意,而又急追韩虚清而去,总觉得这个冷冰冰的异人似乎该伸出援手,一清群敌才对。

  赵婉雁听得华瑄呼喊,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但愿黄先生报了仇,千万……千万不要死……死……”手中紧紧拿住一物,却是一本灰黑封皮的破书。

  【二百零七】

  白府内外激战,向扬、文渊身处其中,却都置身事外,对身外一切置若罔闻。两人精神之所关注,只在找回失落的记忆。

  在文渊的引领之下,向扬的脑中涌出无数回忆,犹如天光云影,变幻无定,自童年至今,各种大大小小的经历接踵浮现。一切的情境,全都重现得巨细靡遗,甚至连飘过眼前的几缕发丝都历历在目。

  许多被向扬埋藏在记忆深处、无关痛痒的小事,也一并倾了出来。在无穷无尽的回顾中,突然出现一团朦胧扭曲的异象,无从辨认……

  一瞬间,向扬陡然重获意识,

  心中似有个声音狂呼:“就是这个!这正是我所遗忘的一切!”他急欲将之取回,但它却迅速在记忆的洪流中飘离而去。文渊送入向扬脑中的内力,就在此时发挥奇效,似在这虚无之境伸出了无形的双手,要将那记忆拾取回来……终于到了最后关头。

  向扬,缓缓睁开眼睛……“轰”的一声,太y刀芒、指南剑气再次交锋,两股惊人威力震荡之下,一旁的白超然亦不禁退开数步,以免遭余劲波及。一运起“黄袍加身”,韩虚清再度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连接黄仲鬼三刀,势均力敌,不复落于下风。

  黄仲鬼收势沉思,不再妄攻。“皇玺掌”乃皇陵派镇派绝学,向来只有掌门能够获传,韩虚清如何得练,委实难以理解。倘若韩虚清习得了整套皇玺掌,那么他的功力绝不逊于龙驭清,更可能超乎其上……

  灿黄真气突然一晃,韩虚清身形倏起,一招“指南剑”出手,剑光迸s,奇快奇猛。黄仲鬼眼中寒光一闪,掌上刀芒一落,正要迎上剑锋,忽听一声厉喝:“不能接!”

  白光一闪,黄仲鬼同时看出危险,手腕一翻,没有硬接太乙剑,侧身退开一步。但见太乙剑上光芒大亮,凝聚着的真力激荡剑脊,嘤嗡响动,这一击恐怕已非太y刀芒所能凭空拦截。黄仲鬼要是与之硬撼,只怕要当场赔上一条手臂。

  韩虚清微微一笑,望向声音出处,只见穆言鼎自白府之中走出,白髯飘飘,目光严厉。他与黄仲鬼目光一交,说道:“黄尊使,你不在的这段时日,本派变故迭生。你若感念掌门恩情,须得保全有用之身,不可为此小人而平添伤残。”

  黄仲鬼冷冷地道:“不劳费心,我早已不算活人。”眼望韩虚清,道:“这里也只有我能制他。”

  韩虚清面怀笑意,似是不以为意,心中却颇存疑:“白府里应当已凶险无比,这穆言鼎何以迳自出府,竟不助他们?一群伤残,如何能敌我手下精锐?”

  一声威猛之极的长啸陡然自府中深处传出,直欲冲霄,赫然回答了韩虚清。

  白超然脸色一变,道:“白府里还有这等高手?这,这人却是……”

  院子里突然s动起来,无数韩党杀手发喊,却又在转眼之间,悉数灭绝。只见向扬大步迈出,气流滚动浑身衣衫,脸上虽无怒容,目光却像是灼人烈焰,直*韩虚清。

  “我全想起来了。”向扬缓缓开口,沉声道:“若不是我失忆,那一晚你们早该原形毕露。现在一想,当夜陆道长必是受你所害,才会死在萧承月刀下……”言语至此,想到了赵婉雁伤痛欲绝的神情,向扬怒意更炽,一字一句狠狠吐出:“韩虚清,我饶不了你!”

  刹那之间,向扬提起右掌,神态稳敛沉着,绝无狂怒暴躁之象,但却深不可测,气势广无边际,有如万里云空。精纯无比的玄功内力畅流全身,宛若新生──这正是“天雷无妄”。

  韩虚清不禁为之耸然,手心竟捏了一把冷汗。他见到裴含英的“一笔勾消”对文渊无效时,便已想到向扬重获记忆的可能,不过反正自己的企图已被文渊揭破,向扬是否恢复记忆已无关紧要。但是,他却十分忌惮那大败龙驭清的“天雷无妄”。当夜他以“南天门”接了向扬一招,还是佔了向扬不知他有此修为之利。如今的向扬,却必定将他视为比龙驭清更甚的强敌,一出手,必然全力以赴,“天雷无妄”将发挥多大的威力,着实难以估量。

  向扬踏步上前,赫然出掌。韩虚清左掌拍出,“皇玺掌”劲力出手的同时,右手太乙剑隐蕴功力,双掌相交的同时,一剑急掠向扬颈侧。

  向扬大喝一声,左臂疾振,瞬间轰出“雷车奔轨”猛招。这一招本需凝劲良久,方能发挥巨大威力,但在“天雷无妄”境界催动之下,却是应手而发,而威力绝无稍逊,犹有过之。雷掌猛劲隔空重击太乙剑,韩虚清骤觉掌心剧烈撼动,急催神功握稳剑柄,转腕卸去向扬后劲,抽掌退开,心中暗惊:“天雷无妄果真厉害,这小子也将‘天字诀’修得十分透彻!”

  韩虚清所学的“寰宇神通”天字诀,乃是从太乙剑中自行参悟而来,虽以此得窥指南剑的“南天门”境界,精微之处,更胜龙驭清所学之心法,但说到应用变化,却也只在指南剑一项,用于指掌招数之上,竟是难有大成。

  向扬修练的是师传正宗的心法,又参透了“天雷无妄”,天字诀境界远胜龙驭清。

  韩虚清知道自己的“南天门”未臻完美,这才辅以“皇玺掌”出招,初次交手,不分高下。向扬却甚是诧异,心道:“韩虚清居然也会使‘皇玺掌’,这却是何道理?”一招“雷鼓动山川”击出,掌影铺天盖地而至,韩虚清剑掌并施,一一破去。

  就在此时,文渊、华瑄等亦走到门口,静观此战。文渊为了挽救向扬记忆,大耗心神,此刻犹如虚脱,光是走几步路便有力不从心之感,华瑄、紫缘在旁搀扶,才不致腿软跌倒。他听见两人激斗的风声,只觉力不从心,难以辨明局势孰优孰劣,当下低声朝华瑄问道:“你看师兄……他现在如何?”

  华瑄用力点头,道:“好,好得很,一点也没弱了!”

  文渊有气无力地一笑,轻声道:“还好!”

  白超然见文渊等人出来,知道府中的杀手必然已被重展功力的向扬牛刀小试,尽遭歼灭。府外同党中高手虽然不少,但实力顶多与自己相去不远,同样不是向扬对手,却已足以对付韩凤、华瑄等人。此刻向扬与韩虚清交手,白超然心觉机不可失,悄悄打了个暗号,伴随几个人影一齐冲上前去,毒掌挟腥风扑出,极其凌厉。

  林秀棠、林秀棣兄弟跃上院中树木高枝,各挽硬弓,抽箭连s。韩凤舞开金翅刀,拦住了一边箭丛,另一边也给华瑄挥鞭挡住,穆言鼎出指弹向白超然,指劲如剑,正敌住白超然的毒掌。

  赵婉雁心系向扬安危,也已来到门口,眼见混战一片,惟独黄仲鬼冷观韩、向交手,无人敢招惹于他,微一踌躇,轻声叫道:“黄……”稍微提了提声音,道:“黄先生,你没事罢?”

  黄仲鬼斜眼回瞥,突然身形晃动,只一闪便到了赵婉雁身前。赵婉雁吓了一跳,张口欲呼,忽听旁边“刹”地一响,一枝羽箭给黄仲鬼抓在手中,反手一掷,树上林秀棠一声惊叫,手中弓弩已被来箭掷毁,折了个对半,自己幸得及时一个翻身,没给d穿胸膛,却已惊出一身冷汗。

  赵婉雁看的心惊胆战,口中嚥了一嚥,悄望黄仲鬼,低声道:“多谢。这、这书……”将那本灰皮破书递了出去,道:“我想,我还是别收的好。这是你练武的凭藉……”

  黄仲鬼道:“我练完了。你用不着,向扬也不会练它。你不喜欢这自损性命的‘太y真气’,自可以将它毁了,好让我死后再无新鬼。”赵婉雁面有不忍之色,轻声道:“你……你不练的话,就不会死……”

  文渊在一旁听着,也听出了一些端倪,心中大奇:“难道黄仲鬼这一来,竟是为了要把武功秘笈交给赵姑娘?”他之前听向扬说过黄仲鬼救了赵婉雁,又对她自述修练“太y刀”的经过,此时又以毕生所学相赠,听其言语,竟似自知来日无多,交代后事一般,不觉开口问道:“黄先生,你这是为什么?”

  黄仲鬼转头一望,冷然不语。

  他自从在巾帼庄一败,伤発之后,便潜心练功,将自身武功中种种不足之处一一弥补,终于在日前将“太y刀”修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练就刀芒之境。

  太y象月亮之意,月亮光华最盛之际,在于满月,但此后便将逐渐消减清辉,太y真气亦是如此。黄仲鬼修练此功,大伤其身,功力大成之后,虽身负绝世神功,但是亦可预见死期。他自知离死不远,于是前来将“太y密籾”交给赵婉雁,以为遗物。赵婉雁若留下它,日后向扬武学见识渐高,或能另辟蹊径,将密录中的武功创出不伤人和的路子来。若是赵婉雁不留,将之毁去,亦自无妨。

  说到底,他只想在手刃仇人、静待身死之前,找个再见赵婉雁一面的理由。

  这个在他当“鬼”之后,唯一触动过他心灵的姑娘,对黄仲鬼而言,只想断绝她走上他这人中之鬼覆辙的一切可能──其他人都无所谓,唯有赵婉雁不能像他一样,变成一个鬼。尤其在靖威王府上下惨死、向扬遽失记忆的这关头。

  现在赵婉雁似乎已好得多,黄仲鬼看在眼里,向来不起波澜的心似乎更安稳了些。他一看向扬,重拾“天雷无妄”之后,功力之强,比起上回败在他手下的时候,简直不可同日而语。黄仲鬼一瞥赵婉雁,淡淡地道:“我该走了。”

  他举步走过穆言鼎身旁,太y刀芒挥出,一招便将白超然的左手臂劈断,刀芒之锋锐竟无异于钢刀。白超然骇然惨呼,暗着血流如注的断臂,痛得几乎当场昏晕,穆言鼎弹指连环,登时将他胸腹重创,委顿倒地。

  黄仲鬼脚下不停,继续朝韩虚清走去,挥掌劈出。韩虚清大吃一惊,挺剑相抗,喝道:“好,你们倚多为胜!”向扬厉声道:“用不着人帮,我一人便足以对付你!”掌心“夔龙劲”吐出,九重内劲层层叠叠,猛地将太乙剑震飞脱手。

  黄仲鬼一攻即退,不再上前。却听远方一人喝采:“打得好!”

  韩虚清脸色大变,双掌齐推,皇玺掌劲力暂阻向扬猛攻,眼角余光一扫,却见小慕容远远飞奔而来,慕容修、萧承月和巾帼庄四名庄主均随后而来。文渊听出她的声音,叫道:“小茵,你回来了?”小慕容笑道:“回来啦,人也救到了,事情也说清楚了!”一看韩虚清,颇为幸灾乐祸地笑道:“韩前辈,您也该倒楣了!”

  韩虚清脸色更是难看,眼见凌云霞随众人回来,萧承月怒目望向自己,慕容修冷笑一声,手中抛出一物,在地上滚了一滚,一停下来,赫然是吴公公的人头。

  只听他狂笑道:“韩虚清,你让这等货色来算计咱们?算了罢!好歹来几个手底硬点儿的,杀起来还痛快些!”

  那日小慕容追上巾帼庄众人,说明原委,把韩虚清的图谋一一告知,其中萧承月本来不信,后来寻得吴公公所率领的皇陵派门人,慕容修捉来一一盘问,吴公公吐露实情,萧承月方知自己上了韩虚清的大当,愧怒之余,随众火速赶回京城,一见白超然倒地,韩虚清与向扬交战

  方炽,登时忍不住怒喝:“韩虚清,你当真……呸,我竟然被你骗得杀……杀……”一见赵婉雁站在远处,更是难以成言。

  到了这个地步,韩虚清心中已是焦虑异常,好不容易觅全十景缎,只待破解其中奥妙,多年苦心便可大功告成,岂知转眼之间变故横生,环望四周,自己竟将近孤立无援。此时向扬固然缠斗不休,黄仲鬼、慕容修分佔前后,萧承月已不可能再相助于己,莫非自己真要功败垂成,一切图想化作镜花水月?

  已到成败关头,韩虚清再也无法从容伪装自己,霎时目露凶光,厉声大喝:“谁也阻我不得!”拍出一记皇玺掌中的猛招,将向扬稍阻一阻,欲窜身冲出重围。黄仲鬼横出一刀,韩虚清随手招架,只化解三成威力,刀芒余势已扫过他的左肩,登时皮开r绽,鲜血迸散。

  韩虚清忍痛吃了一招,但也争取到一丝逃出生天的余暇,飞奔而去。向扬拔足欲追,却听身后风声大响,林家兄弟袖箭自半空打来,分封他前后各路。向扬雷掌吐劲,随手尽摧来箭,但只这稍许耽搁,韩虚清已凭绝顶轻功遁逃入巷弄之间,不见踪影。

  【二百零八】

  既已重得“天雷无妄”功力,向扬又岂容韩虚清如此遁走?陡然一声怒喝,正要循韩虚清去路猛追,忽闻一人大叫:“向公子,往南边!韩虚清那弍绕过去了!”

  众人循声望去,但见石娘子早已高立白府屋宇簷角,遥指南方,引出韩虚清去路。向扬叫道:“多谢!”身法迅如雷霆,疾奔而去。萧承月以韩虚清蓄意相欺,愧恨难当,也跟着追了过去。第三个追过去的,却是一片灿烂金光,眨眼间越过向、萧两人,金芒犹如一道水蛇般倏然窜去,那是韩凤。

  文渊听出那风声如鸟振翼,知道除了韩凤之外,再无其他人的云霄轻功有此造诣,心中一惊:“韩姑娘身遭不幸,必是要找韩虚清拼命,但她若抢先落单,怎是韩虚清的对手?”开口欲喊,却已不及。

  这时四方s动隐隐,白府这一场恶战早已惊动官面,韩虚清设在四周的同党均已逃散,无人阻挡官兵来探。林秀棠、林秀棣兄弟助得韩虚清逃离,此时也跟着要打退堂鼓,急急踏簷欲走。石娘子喝道:“呔,两位留步!”

  刷刷数声,一阵飞石分两路打出。林家兄弟头也不回,反手连发袖箭,但见矢锋石稜满天互碰,一一落下。

  杨小鹃纵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