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唔……宝宝,不要啦……嗯嗯……呵、哈哈……啊……啊……”尚未清醒的赵婉雁,犹自夹着一双美腿,梦呓般地低语着,可是字句之间,已经掺杂了许多轻微的喘息。她还想再小睡一下,忽然腰间一重,一根灼热的r棒c进了她的嫩x之中。

  “啊?嗯、啊……啊呀!”赵婉雁吓了一大跳,一下子睁开眼睛,清醒了过来,立刻清楚感觉到下t受到的连续冲击,惊慌地呻吟起来。只见向扬撑在自己身上,下身正用力挺进。他见到赵婉雁醒来,微笑了一下,说道:“婉雁,你醒啦。”

  赵婉雁喘着气,很勉强地呻吟着:“醒……醒了……啊、啊啊……向大哥,你……你怎么这样啦,才……才一大早的……就、就……”向扬持续着动作,微笑道:“你今天睡太久啰,太阳都照到p股上啦,我是叫你起床啊。”

  赵婉雁羞得不断挣扎,脸蛋红如苹果,叫道:“可是……唔、唔唔……讨厌,哪有这样……叫……人……啊啊、啊炳……”

  向扬低下头去,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就是叫不起来啊,你看,衣服都已经脱光啦。”

  赵婉雁这才发觉,自己全身都已经光溜溜地,一件衣服也没剩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向扬给脱去了,整整齐齐地叠在地上,睡在地上的小白虎却不知上哪儿去了。

  她喘了一下,说道:“衣服……跟叫我起床,有……有什么……关系?”

  向扬吻了她一下,笑道:“没太大关系,可是很漂亮哦,我很喜欢呢。”

  说着深深c入,身子缓缓前挺之际,赵婉雁不由自主地拖出一个长长的颤声,声调又娇又甜,神态满是羞涩。

  她接连呻吟几下,声音似乎飘来飘去,轻轻地娇嗔着:“什么……什么嘛!我……啊、哈……向大哥,你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叫我吧?”

  向扬闭了一下眼睛,很快又张开来,笑道:“婉雁,你知道我想要做,所以一开始就在装睡吧?”

  赵婉雁急道:“哪有,人家真的还没醒来啊……啊、啊啊……”

  她才说出一些话,紧跟着就被向扬的攻势所降服,在阳具的快速抽送下前后晃荡,胡乱地呻吟着。

  向扬挺起身来,接着抱起赵婉雁的腰,两人在相对而坐的姿势下继续交h。

  由于才刚睡醒没多久,赵婉雁似乎还觉得酥酥软软,使不上什么力气,只有搂着向扬的脖子,倚靠在他的身上,不住声地喘气,任他使劲抽c。柔软的茹房不断拍在向扬的胸膛,响着清亮的节奏。若说现下她身体哪儿特别有力,也只有双腿之间,s处的r壁阵阵紧缩,对向扬的进击频频回应。在这r体的结合处,不仅爱y肆流的景象十分绮艳,那噗滋噗滋的抽弄声,更是y靡到了极点。

  向扬一手搂住赵婉雁的腰,另一手在她的p股上捏了一捏,说道:“婉……婉雁,才刚刚睡醒,就可以这么厉害啊……”

  赵婉雁羞得连连摇头,急忙叫道:“我……我不知道……啊啊、唔……你讨厌……乱讲……”

  说话之际,向扬攻势连绵,很快又让赵婉雁兴奋得说不出话来。不过说不出话,和叫不出声音可完全是两回事,不知是否大清早精神较佳,赵婉雁的娇声萦绕不绝,到后来更是顾不得羞耻,极尽放荡之能事,身体的配合更是生动,娇美的胴体被摆佈得浪态毕露,活色生香。

  这一场晨间云雨,到了结尾,又弄得赵婉雁全身上下一片湿淋淋。向扬正面s出一次之后,似乎意犹未尽,将气喘吁吁的赵婉雁翻过身子,捧着她的丰臀,又从后面攻了进去。

  经过连续两次的缠绵后,已是日上三竿。赵婉雁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喘息着,轻轻摇着头,说道:“向大哥……”

  向扬抚摸着她的背脊,道:“怎么啦?”

  赵婉雁很委屈似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我快累死了啦……怎么可以接连两次,太过分了……”

  话虽这么说,但是看她手指轻轻抚过自己肌肤,以及那撩人的卧姿,还是明显流露出“满足”的感觉。

  向扬拿来一条布巾,替她擦拭着身体肌肤,笑道:“抱歉,抱歉。你那半睡半醒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了。”赵婉雁嗔道:“那……那也不用来两次啊!”向扬笑道:“可是第二次时,你看来比第一次还要尽兴啊。”

  这话一说,赵婉雁耳根登时红了起来,轻轻地道:“哪……哪有……”

  她接过布巾,也替向扬擦了擦汗,两人各自穿上衣服。赵婉雁忽道:“向大哥,你最近……是不是不太高兴?”

  向扬道:“不高兴?怎么会?”

  赵婉雁低下了头,轻声道:“这几天,你特别喜欢……跟我……这样……可是,我觉得,有几次你是…

  …心情不太好的,好像在发泄什么……”

  她抬起头来,看向扬脸色有点凝重,登时有点慌了,急忙说道:“向大哥,我不是怪你哦,不管哪一次,你都是对我很好的。可是……”她顿了一顿,才低声说道:“我……我觉得,你既然有心事,可以跟我说啊。我也想帮你分担一下……不要……不要都自己忍耐着……”

  向扬静静地听她说完,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婉雁,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么?”

  赵婉雁点点头,说道:“什么事我都会答应的。”

  向扬低头沉思一阵,终于又抬起头来,说道:“我有一件要紧事,必须离开这儿一阵子,这段时间,我会找师弟、师妹他们来陪你。你可以等我吗?”赵婉雁微笑道:“可以啊,你也不能总是陪着我。要多久啊?”向扬道:“一个月。”

  赵婉雁愣住了一下,道:“一……一个月,这么久吗?”言语之中,显得很是为难。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一阵叫声:“向师兄……向师兄!”

  向扬微笑道:“师妹来了,咱们先出去,一会儿再说。”

  赵婉雁怔怔地点了点头,和向扬走了出去。一开门,便见到文渊和华瑄,小白虎从两人脚边飞快窜进屋中。

  文渊道:“师兄,身子觉得如何?”

  向扬微笑道:“没问题,我好得很。”

  四人进了屋里,赵婉雁进去沏了一壶茶来,才刚就坐,小白虎便跳到了她的怀中。

  华瑄笑道:“赵姐姐,这只小老虎好像把你当妈妈一样。”赵婉雁嗯了一声,有点心不在焉。

  文渊见赵婉雁神情不太对劲,便望了望向扬。

  向扬拱手置于桌上,说道:“师弟,你们现在住在京城的客栈么?”

  文渊道:“是啊。”

  向扬道:“能不能先住到这里来?连同紫缘姑娘、慕容姑娘她们一起。”

  华瑄极是高兴,叫道:“好啊,我要!”

  文渊微笑道:“师兄,这样不会打扰到你和师……赵姑娘么?”

  向扬道:“不会,因为我要出去一阵子,一个月后才会回来。”

  文渊和华瑄听了,登时吃了一惊,华瑄叫道:“一个月!向师兄,你……你不是……你才跟赵姐姐重见没多少天吧?又要出去一个月?开玩笑的吧?”

  向扬道:“我也觉得这是件蠢事。”

  文渊心中也觉不解,说道:“师兄,什么要紧事要花上一个月?”

  向扬道:“练功。”

  文渊一怔,道:“练功?”

  向扬缓缓点头,说道:“一个月之内,我必须把寰宇神通练出一个成果来。跟婉雁在一起,我会分心的。”

  说着微微一笑,道:“不但分心,而且很花力气。”

  赵婉雁听了,脸上登时泛起羞红,轻声道:“向大哥!”

  文渊道:“师兄,修练这等高深内功,本就是急不来的,何必……”

  向扬一挥手,道:“我自有非急不可的理由。师弟,这一个月里面,你也要好好练功。等我回来,我会跟你好好切磋一次。”

  他说到这里时,语气十分凝重,文渊听了,心里登时感到一阵错愕,望着师兄的眼神,一时竟不知如何接口。

  【一百七十二】

  当天午后,文渊将紫缘、小慕容、小枫接过来后,向扬简单收拾了行囊,便独自一人离开。

  对于向扬急于练功的原因,赵婉雁没有多问,只是微笑着送他出门。

  华瑄看在眼里,忍不住问道:“赵姐姐,你就这样让向师兄走了啊?”

  赵婉雁眨了眨了眼睛,说道:“有什么不对吗?”

  华瑄微微皱眉,低声说道:“你们好不容易见面了,向师兄又跑出去,你……你不会舍不得吗?”

  赵婉雁轻轻垂首,说道:“当然会啊。”

  华瑄急道:“那你怎么什么都不问,就让向师兄走了?一个月耶,连他上那儿去都不知道……”

  赵婉雁微微一笑,轻声道:“如果不是当真有要紧事,向大哥不会这样留下我的。一个月后他就会回来,我不用担心啊。”

  华瑄摸了摸后脑杓,叹道:“要是文师兄也这样出去一个月,我一定受不了的。”

  赵婉雁仍是带着微笑,将地下的小白虎抱了起来,脸上却泛起了淡淡的寂寥。

  小慕容和紫缘在一旁看着,若有所思,一同望向文渊。文渊一怔,道:“怎么了?”

  小慕容凑到文渊耳边,悄声说道:“你师兄到底为什么要急着练功?把赵姑娘都留下了,这可非比寻常啊。”

  文渊道:“这我也不知道。”

  小慕容道:“不知道,也不问?”

  文渊说道:“师兄既然不肯明言,多问也是枉然。”

  小慕容耸了耸肩,叹道:“好罢,反正我们还不都过来了。”

  这小屋本来称不上宽敞,只有一张床铺,一下住进这许多人,

  登时显得颇为狭小。到了夜里,文渊等人只有在堂前打地铺,赵婉雁依然和小白虎睡在房里。

  几天过去了,太平无事。一日清晨,小慕容和华瑄到京城去打听皇陵派动静。

  午后,文渊在屋外练了一回指南剑法,坐在一块青岩上休息。

  他回顾向扬临走前说的话,暗想:“师兄说要我在这一个月里好好练功,那时候表情严肃,不像是平日的叮咛而已。”

  转念之间,突然想到:“莫非师兄知道将有什么大事,必须诉诸武力不可,是以自己潜心修练,也要我加紧努力?可是若然如此,应当会跟我明说才是,怎么会这样语焉不详?”

  想着想着,忽闻一阵清韵飘来,是紫缘的琵琶声,节奏起落有致,颇为轻快。

  文渊听了一阵,站起身来,走进了屋内,只见紫缘席地而坐,弹着琵琶,小枫和赵婉雁坐在一边,小白虎在三人之间走来走去,随着曲调摇头晃脑,尾巴东摆西摆。

  文渊看得有趣,道:“紫缘,你是弹给牠听的么?”

  紫缘向着他微笑,手上抚絣不停,轻声道:“我看牠听得满高兴的,就不知道牠懂不懂。”

  话才说完,小白虎立刻叫了一声,似乎意在附和。

  文渊笑道:“‘昔者瓠巴鼓瑟,而沉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古人这么说,毕竟没有亲眼目睹,今天我倒是见识到了小老虎跳舞。”赵婉雁抿嘴微笑,轻声道:“那也要有像紫缘姑娘这般,琵琶弹得这样好的人才行啊。”这些日子来,文渊口中不说,心里毕竟还是对向扬这次举动十分不解。

  只是眼见赵婉雁每天面带微笑,和紫缘、华瑄等处得很是融洽,也就安心下来。他望了望赵婉雁,见她神情开朗,心道:“我只怕赵姑娘思念师兄,这一个月不易耐得过去,现下看来,倒是我多心了。”

  正自想着,忽听门板呀地打开,小慕容和华瑄先后从门外进来。

  华瑄往一旁板凳一坐,懒洋洋地伸了伸腰,百般聊赖地道:“好无聊,都这么多天了,皇陵派什么也没有做嘛!”

  文渊道:“今天也是一无所获?”

  小慕容道:“是啊。”

  接着眉头一皱,说道:“不过,回来的路上,感觉有点奇怪,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紫缘一听,放下了琵琶,道:“有人跟踪你们?”

  华瑄微蹙眉头,说道:“不知道,似乎是有,可是我跟慕容姐姐几次转身,谁也没有见着。那是在一片草原上,要躲也躲不了的啊。”

  小慕容说道:“其实未必躲不了,但是我回头去找,的确没有人跟来,可我就是觉得不对劲。”

  文渊笑道:“没有人,难道会是……”

  华瑄脸色一变,神情有点不安,道:“文师兄,你别吓人,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那个……”

  文渊道:“哪个?”

  华瑄才开口要说,又急忙捂住了嘴。

  小慕容笑道:“哎呀,妹子,想不到你还会怕鬼?”

  华瑄噘起小嘴,说道:“谁……谁怕啦?只是不喜欢!”

  就在这时,门外忽传啁啾鸟声,两只绿色小鸟从半掩着的门口飞了进来,扑扑振翅,停在小白虎的背上。小白虎圆圆的眼睛转了转,好像没有什么感觉。这两只小鸟大不过手掌,玲珑可爱,绿色的羽毛色泽柔润,在小白虎背上轻跳几下,好似一对翠玉跃动雪中。

  赵婉雁微发惊叹,轻声道:“好可爱的鸟儿……”

  文渊望着两只绿色小鸟,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到门边。他才刚往外头望去,便见到两片青影远远飘来。那两个身影来得奇快,才看得出是两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已然奔到近处。离文渊十多步远时,两个绿衣少女忽然同时停步,朝文渊仔细凝望,跟着齐声欢呼,一同冲上来抱住文渊手臂,欢声叫道:“是文公子,找到了!”

  华瑄紧跟着出来,见到这个情景,急忙叫道:“喂,你们干什么……”

  又一瞬间,她看清楚两女面貌,不禁一呆,道:“是柳姐姐跟柳姐姐?”

  小慕容按了按额头,低声道:“什么柳姐姐跟柳姐姐?说是两个就好了嘛。”

  紫缘见是两个不认识的女孩,登时一阵茫然,说道:“文公子,这两位是?”

  文渊见紫缘诸女都在看着,急忙把两女稍微推开,说道:“这……这两位是柳姑娘,是云霄派西宗的弟子,也是呼延姑娘的师妹。”

  两个少女同时望向紫缘,投以一双灿烂的笑容,左边一个说道:“我叫柳涵碧,她是柳蕴青,我们是双胞姐妹。”

  说着往右边的少女指了一指。右边柳蕴青说道:“虽然是姐妹,但是妈妈说我们是同时生下来的,所以没有分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文渊低声道:“这我已经跟她们说过了。”

  柳蕴青一怔,道:“姐姐,你听过啦?”

  紫缘微微一笑,道:“我……我是听文公子说过,你们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呢。”

  柳氏姐妹突然出现,众人一时都不知所措。华瑄说道:“柳姐姐,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柳涵碧笑道:“我们来找文公子啊。”

  柳蕴青道:“不过不是我们要找的喔,你猜是谁?”

  柳涵碧道:“不是苗师姐也不是秦师姐,是呼延师姐喔。”

  柳蕴青道:“我们在城里找了十几天啦,可好辛苦呢!文公子,呼延师姐说你说会来京城的,怎么会在这里嘛?”

  华瑄啊了一声,叫道:“原来是你们跟踪我和慕容姐姐?”

  柳氏姐妹同时露出笑容,叫道:“是啊!”

  接着拍拍手,小白虎背上的一对小鸟一齐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

  文渊说道:“前一阵子,我们确实是在京城落脚的,然后才过来这里。”

  柳涵碧道:“可是我们就是找不到啊。”

  柳蕴青道:“为了找你,我们还在城里大闹好几回,想让你注意到,哪知道你会在这里?”

  小慕容说道:“怎么个大闹法?”

  柳涵碧双手一合,搓了一搓,微微思索,道:“这个……昨天的话,我们把一个当官的连人带轿子丢到护城河里……”

  柳蕴青道:“再前一天,我们在一间酒楼里打破了三十多个碗……”

  柳涵碧接着道:“还有还有,再前一天我们在大街上放了一百多串鞭炮……”

  柳蕴青道:“再前一天,我们放火烧了一间大房子……”

  紫缘吃了一惊,道:“烧……烧房子,这怎么可以?”

  柳涵碧歪着头,认真地想了一下,说道:“应该可以吧,反正里面没有住人啊。”

  柳蕴青道:“真的是很漂亮的房子喔,不过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那家的主人好像叫王振……还是王山,还是叫什么来着?”

  文渊和紫缘对望一眼,心道:“原来是王振的府第,大概早就被抄得干干净净了。”

  小慕容笑道:“这还真是千回百转啊。”

  柳氏姐妹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稍微静了一下,柳蕴青忽然指着紫缘说道:“对不起,你……你是谁啊?虽然你跟我们说话,可是我们不知道你是谁?

  柳涵碧又指向赵婉雁,说道:“还有,我们也不认识你。”

  赵婉雁愣了一下,说道:“我……我?”

  柳蕴青又指向小枫,说道:“你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是叫什么啊?”

  柳涵碧的手指旋即转向小白虎,说道:“还有这只小白猫,又是……啊,不要乱碰小碧啦!”

  说着急忙冲了过去,把正被小白虎前掌压住的一只小鸟捧了起来。另一只鸟儿也拍拍翅膀,飞到柳蕴青肩膀上。

  华瑄往紫缘一指,说道:“柳姐姐,你们不知道?她就是紫缘姐姐啊。”

  柳蕴青一呆,说道:“啊,就是文公子急着去救的那个紫缘?”

  柳涵碧道:“应当只有一个紫缘嘛,所以这一个就是那一个……”

  两姐妹一同跳到紫缘身旁,绕着她转来转去,上下打量。紫缘被看得不好意思,登时有些不知所措。

  柳氏姐妹在她身旁绕了几圈,忽然停步,望着紫缘,脸上露出景仰的神情,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