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这几下神奇玄异的招数,全出自于宋末毛敏仲的一曲“庄周梦蝶”,取材于庄子“齐物论”,功法如梦如幻,举手抬足之间,令人难分虚实,文渊却是栩栩然如飘蝶,别说葛元当对他招数意想不到,便是他自己也未曾设想,随意而为,无一而非出人意表。他精通乐律,又熟读经典,两者互相融会,施展于武功中,越加得其精髓,神妙无方。

  此时尸气已散去不少,其余百姓也早已惊惶逃散,葛元当受创不轻,神情却更加悍恶,左手成爪,疾扑小慕容。小慕容知他毒功厉害,自己内功不及,当下纤腰一摆,轻盈之极地让开一旁,手上短剑盘旋缭绕,施展霓裳羽衣剑护住全身。

  葛元当还待再攻,石娘子的飞石和杨小鹃的弹子连珠打到,*得他不得不避,厉声叫道:“贼婆娘,想暗算老夫么?”小慕容道:“你的毒烟可恶毒得多,现下难道还有你喊冤的余地么?”葛元当怒极,单掌连击,五指上渐现斑斓气芒,色彩纷杂,诡异多端。

  石娘子叫道:“慕容姑娘退开!这是滇岭派炼血手,不可逞强!”小慕容听得滇岭派之名,脸色微变,急忙抽身远退,叫道:“原来你是从滇岭派投入皇陵派的,难怪毒技如此险恶!”

  滇岭派地处云南深山,以习毒为武学基础,门下弟子人人擅毒,掌门人白超然更是毒技精深,当世无人能出其右,武林中威名赫赫。葛元当这“炼血手”,便是滇岭派最骇人的毒功之一,能使人血中产生异毒,虽不致当场毙命,却会使人衰弱异常,即使寻常伤风,亦会痛苦不堪,生不如死,滇岭派高手亦不敢轻易使用。石娘子识得此技,立即出言警告小慕容,便是此功太过y损之故。

  葛元当连声冷笑,道:“不错,老夫本是滇岭派之人,现下则是皇陵派守陵使。你们若是不怕死的,尽管来跟老夫过几招,瞧瞧能活上几日?”

  韩熙喝道:“葛元当,你莫要拖延时间,我等一涌而上,将你分尸,便往长陵去救任师叔,你皇陵派有何诡计,都是枉然!”葛元当斜睨韩熙,道:“你这小子是韩虚清的儿子么?嘿嘿,老夫倒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看来也算是个人杰,可惜转眼便是干尸枯骨。”身影一闪,左掌挟带绚烂色芒,悍然拍向韩熙左胁。

  韩熙拔剑出鞘,稳守指南剑架势,剑尖指向葛元当掌心。葛元当变招奇快,让过剑锋,转而抓向韩熙手腕。韩熙迅速收臂转剑,剑刃平刺,去势比前招更加凌厉。

  便在此时,向扬已纵身而至葛元当上空,喝道:“葛老贼,让我领教一招炼血手功夫如何?”随着身形下落,雷掌刚劲已然封住葛元当周身四尺之地,先声夺人,葛元当双目一瞪,沉声道:“小表,来送死罢!”左掌翻起,以炼血手硬接九通雷掌。

  就在双掌将要相击的一瞬间,向扬掌路陡变,由直劈而化回旋,双掌齐出,连转了数十个大小圆圈,仿佛一道旋风袭卷,葛元当一条手臂立时陷入重围,不能脱困。向扬恨他滥杀平民,掌下毫不留情,这“风雷绕石坛”的回旋力道巨大得可怕,但听几声断骨声响起,葛元当前臂骨接连震断,雷掌掌力直震入体,打得他脑中嗡嗡声响,掌上彩气崩解离散。

  雷掌逞威已毕,向扬稳稳落地,葛元当的手臂已变得曲折离奇,瘫倒在地。

  向扬骤出猛招,也觉真气翻腾,双掌虚持丹田,暗暗调息,吐了口气,道:“你这老贼恃毒害人,今日我将你一掌击毙,瞧你有何话说?”手掌一起,便要将葛元当毙于掌下,却听一个中年男声道:“我皇陵派的守陵使,岂容你小辈说杀便杀?”

  这声音自大路一方远远传来,竟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霸悍。众人望去,一个身穿淡黄锦袍的男子缓步踏来,约莫五十岁上下,神貌严厉,双目暗藏棱光,蓄着短须,步伐稳健,隐然透露一股霸气,身后十数人静静跟着,其中也有卫高辛在内。那黄袍男子眼光扫过四周,道:“这里躺在地上的,只有尸体,葛元当,你这是什么样子,给我站起来!”

  出手时极其凶狠的葛元当,此时竟也脸现惶惧神情,挣扎起身,不去管向扬是否要落掌将他打死,走上几步,颤声道:“献陵守陵使葛元当,参见掌门。属下……属下未能达成使命,请掌门降罪。”黄袍男子哼了一声,道:“若我没到这里来,你便这样让这些人顺顺利利到长陵去了?”葛元当不敢接口,宽大的黑衣不住抖动。

  向扬和文渊闻言,一齐凝视眼前这黄袍男子。此人便是皇陵派掌门,也是昔日的大师伯,武功最为深湛的龙驭清!

  【八十三】

  一时之间,四下气氛为之凝结。只听龙驭清说道:“你们想必都是来找我任师弟的。好得很!华师弟的弟子,便是你们两个?见到本门长辈,何以不跪?”

  说着眼光朝向扬、文渊这里s来。

  向扬凛然无惧,道:“龙驭清,你既然已离开本门,我也不叫你师伯了。”

  文渊说道:“正是如此。”龙驭清冷冷地道:“很好,那么我也不必对你们手下留情。”

  石娘子上前一步,道:“龙掌门,我巾帼庄的旧帐,可要一并算来?”

  龙驭清道:“攻打巾帼庄,原是迫不得已,倘若石庄主肯将十景缎换来,何来此战?石庄主,你可带了十景缎来?”石娘子伸手入怀,取出一枚尖石,道:“当真遗憾,今日来此,只有此物奉送。”龙驭清微微冷笑,道:“很好。”

  文渊心道:“龙驭清来此,皇陵派中能跟韩师伯相抗者,应只有黄仲鬼一人,若要往长陵救任兄,此乃最佳时机。然而要在这里摆脱龙驭清,只怕大大不易。”

  向扬心中也是这么一个念头,暗暗思索一阵,低声道:“师弟,你跟师妹、韩师兄、石姑娘她们先走,立刻赶去长陵。”文渊愕然,道:“师兄,那你呢?”

  向扬道:“我来拖住龙驭清,你们几人合力,若能会合韩师伯,该能及时救到任师叔。”

  此时紫缘已悠悠转醒,轻声道:“文公子!”文渊轻轻抱着她,道:“感觉怎么样?”紫缘低声道:“好多了,只是还有些冷。”文渊搭她脉息,已然平复不少,心知所中尸毒不深,自己以内功助她调理之后,已无大碍,当下道:“紫缘,你先跟我师妹她们走。”紫缘转头看了看皇陵派众人,道:“你要跟他们打吗?”文渊微笑道:“马上便会跟上来的。”

  向扬暗运玄功,道:“师弟,让我来就够了,你们先救任师叔要紧。”

  文渊俯身拾起长剑,道:“龙驭清该比黄仲鬼更难对付,师兄,你一个人绝对不行,一起上吧。”向扬正颜道:“师弟,你不听师兄的话了么?”文渊道:“不听。”向扬笑了笑,道:“那就算了,动手!”

  瞬息之间,两道身影飞纵而出,向扬单足一顿,疾冲之势陡然增快,夔龙劲功法流转全身,文渊剑蕴真力,使动庄周梦蝶序引“蝶梦游”,身影飘忽难测,抢先夹击龙驭清。龙驭清暗哼一声,双手一挥一格,架住向扬掌路,掌风震开文渊剑锋,内劲一吐,向文二人不由自主退开几步。

  向扬沉劲卸力,暗暗调息,叫道:“石姑娘,你们快往长陵去!”石娘子衡量情势,若是自己留下助阵,单以韩熙、华瑄、小慕容等人,未必能应付得来,更无人领导凌云霞等三女,趁着龙驭清并未亲自看守任剑清,需得当机立断,当下叫道:“向兄,文兄,多加小心!”身形一纵,当先往北冲去。小慕容抢入客栈马房,放出马匹,让众人乘马赶路。

  卫高辛飞身而出,右手单掌戳向小慕容,喝道:“想要逃走,哪有这等容易!”

  小慕容见他来得凌厉,不敢硬接,轻轻闪过,先避其锋,华瑄长鞭一圈,封住卫高辛来路,一边叫道:“文师兄,你可要快点跟过来!”韩熙奔了过来,道:“不必担心,华师妹,快快上马!”

  卫高辛还待追击,却听龙驭清道:“不必追了,让他们去!”卫高辛一听,当即停步,应道:“遵命。”身子一退,回到皇陵派诸人中。

  向扬望着韩熙和一众女子绝尘而去,道:“龙驭清,你可真放得下心。”龙驭清冷冷地道:“长陵地宫,连韩师弟也无法脱困,我何须担心这些人破了地宫?”

  文渊一振长剑,心道:“长陵地宫究竟有何古怪,龙驭清这等有恃无恐?卫高辛、葛元当武功都属上乘,他也将之调来,莫非另有高手看守任兄?”

  然而此时做何臆度,都属无用,两人面对的,乃是更胜于黄仲鬼的强敌,方才被龙驭清化开攻势之时,向扬、文渊均已领会其武功圆熟精纯,实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要说取胜,几乎绝不可能。此战但求争取时间,寻隙脱身,便算功成。

  但听龙驭清道:“十多年来,未曾再见华玄清师弟一面,想不到现在只能见其徒弟。你们两个,功夫学到了几成?”向扬双眉一挑,道:“师父所学博大精深,我们至今仍远有不及,但要铲j除恶,倒还应付得来。”龙驭清陡然目露凶光,道:“小表,莫要胡言乱语!”身形一腾,已抢至向扬上位,单掌下击,一股刚强巨力飒然而至,如漫天乌云中惊雷忽现,正是九通雷掌掌力。

  向扬自知功力不及,真气迅速流转三周天,虚掌上迎,双掌将触未触之时,藉着龙驭清掌下威力滑开步伐,甫一抽身,龙驭清掌力已凭空轰在地面,震天价一声大响,砂石乱飞,劲气四溢,向扬只觉气息窒碍不顺,大为心惊,受其余波震荡,居然连退十余步。文渊闪身至他背后,叫道:“师兄!”左掌按住他肩后,拍出数道柔力,方才勉力化解余劲。皇陵派众人登时大声喝彩,给龙驭清助威。

  龙驭清喝道:“小子,九通雷掌该是这样使的!”不待向扬回气,又已冲上前去,双掌霎时间蕴含了深厚无匹的内家真力,连环拍出,迅猛骇人,无数掌影接踵而来,铺天盖地,如同千军万马的大战阵,正是九通雷掌绝招“雷鼓动山川”。

  向扬对这一招早已烂熟于胸,但是由修为深不可

  测的龙驭清使将出来,威力竟是大得难以想像,震惊之下,已无闪避余地,运气站定脚步,纵声长啸,将丹田真气尽数提起,同样使出“雷鼓动山川”,以快打快,以繁制繁,只一瞬间,两人已接连硬拼数十掌,剧震之声接连爆响。

  一经交锋,高下立时显现,向扬功力确然不及龙驭清,每一掌拍出,都受到极大的震撼,龙驭清却着着进*,掌法越打越快。正要一举攻溃向扬掌路,忽见青光闪动,文渊自向扬身后横身闪出,“蝶梦游”剑法轻灵之极地施展出来,剑尖连点龙驭清上身各大重x。

  龙驭清大喝一声,双掌陡然一并,内劲犹如化做排空巨浪,广及身周七尺,硬生生把向扬、文渊震飞丈余,长剑也嗡嗡作响,若非文渊使足柔劲,这一招便要令他剑刃断碎。向扬虽然身上未中一掌,但是连拼数十掌,已把他震得气血翻腾,经脉真气乱成一团,咬紧牙关,勉强站稳,心下不禁骇然:“这龙驭清好厉害!能把九通雷掌使到这等程度,非有极其精深的内功做底子不可,我尚且抵挡不了,师弟岂非更加危险?”

  文渊受了龙驭清隔空所发雷掌功力,比向扬好不到哪里去,浑身剧震,一时之间,险些难以动弹。但他知道一但被震倒在地,雷掌威力尽数入体,他绝对承受不起,在这凶险无比的关头,全力运使“御风行”,身子飘然而起,如入缥缈虚空,不受外力羁绊,风吹落叶一般掠地而过,总算消解大半雷掌巨力,方才轻轻落地,未在一击之下便受重伤。然而龙驭清掌力太强,文渊奇经八脉皆受剧烈震荡,虽然站定,却没能立时重新提气,全身酸软无力,连忙以剑柱地,方才稳下。

  龙驭清冷笑一声,道:“怎么了?只是这么一招,就受不了了吗?”丝毫不让两人调息,左脚微举,双掌一分,掌心忽然平白响起隆隆之声,有如闷雷。向扬一见,立知他要施展“夔龙劲”,叫道:“师弟,小心了!”文渊也知此招厉害,当下全神提防。

  但听龙驭清一声狂啸,左掌接连几个小回旋,夔龙劲全数运至右掌,身影一晃,一掌直劈文渊胸口,来得快如闪电,倏忽即至。文渊知道这一招最厉害处,便是后劲极其惊人,想要避开,非有极其高妙的轻功身法不可,心中忽地闪过一丝灵光,将长剑直抛上空,脚步一错,似乎身形不稳,虚浮之中,竟将这一掌险之又险的让了开去。

  这一下步法乃是由“岳阳三醉”琴曲化出,又名“羽化登仙”,但见文渊身如飘羽,去向无定,似快似慢,步伐模糊,大有吕d宾三醉岳阳、飞渡d庭之势。

  夔龙劲灵动多端,乃九通雷掌的精奥功法,龙驭清一掌不中,旋即回掌追击,毫无滞涩。

  但是文渊内功虽然远远不如龙驭清,却身负当世无人可解的神妙秘诀,若把他在琴艺上的造诣跟龙驭清的武学境界相较,可说同为举世难逢对手。就凭着对琴曲的透彻了解,文渊将武功不及之处弥补提升,这“岳阳三醉”步法,就算龙驭清见闻如何广博,也瞧不出半点端倪,夔龙劲后劲连发三重,都被他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开。龙驭清衔尾猛追,竟然未能击中文渊,而文渊明明接不住龙驭清这一掌,却反而像是游刃有余,身法潇洒流畅,真如苏轼赤壁赋曰:“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转眼之间,文渊抛出的长剑自空落地,龙驭清已连发九道后劲,全被文渊避开,心中不禁讶异,暗道:“这小子所使轻功,并非本门所传,先前施展的剑法,也未曾见韩虚清使过,武林中更从未见得,到底是什么功夫?”

  就在他迟疑的一瞬间,忽听一声大喝,向扬已飞步来攻,双掌一拍即分,掌心真气狂聚,威势惊人,也是“夔龙劲”掌力,直*龙驭清而来。这一掌抓准龙驭清九道后劲耗尽,尚未回气的一刹那间反攻,以己之强,攻彼之弱,龙驭清察觉之时,已然失了先机,仓促之间,回身一掌对去,双掌交击,向扬立时豁尽全力,九道厉劲毫不停滞,如同九重大浪般层叠狂轰。

  文渊看出转机,掌使“沧海龙吟”功力,重重拍向龙驭清肩头,居然一击即中。龙驭清低哼一声,内劲忽然变得混沌不明,似是无底深渊,又如宇宙洪荒,漫无边境,向扬和文渊两人的掌力像是打在了空处,浑不着力,无可中者。

  二人惊愕之余,龙驭清内劲又变,这次却如风云变色,天惊地动,经脉之中厉劲迸发,衣袍鼓起,灌满劲风,浩瀚无止的大威力骤然释放出来,向扬、文渊陡然间像是失却了主宰,内劲全被*回自身,霎时间承受了粉身碎骨般的剧烈痛苦,向扬缓缓趴倒,稍一动弹,便喷出一大口鲜血。文渊像是飞鸟折翼,“碰”地跌落地上。

  龙驭清冷冷地望着二人,忽然一脚踢出,正中向扬腰间,将他身子踢得飞起,落地之后,又在地上翻了几个身,所过之处血迹斑斑。向扬只觉五脏六腑像是移了位,几欲昏去,全然无力抵挡。龙驭清弯腰抓住文渊后领,手臂一抖,直把文渊掷出二丈多远,正摔在向扬身旁,一落地,文渊便吐出一口鲜血,微微挣扎,看来也是无力动弹。

  龙驭清哈哈大笑,道:“怎么?刚才还是生龙活

  虎的,现下却像两滩烂泥,这样的功夫,也敢向我挑战?”笑了几声,便即止住,轻轻按了按胸口,鼻中哼了一哼,微微冷笑。

  向扬只觉全身骨骼疼痛不堪,真气难以凝聚,使足全力,勉强撑着上身,低声道:“师弟,还能动吗?”文渊一动也不动,低声说道:“半死不活了。”

  龙驭清上前几步,沉声道:“小子,你便是曾伤了卫高辛的文渊罢?你这身武功,到底是从何而来?”文渊道:“你武功已然这等厉害,又何必知道?”

  龙驭清脸色一沉,回身吩咐道:“把这两人带回去。”四名汉子应声而出,各持铁炼,朝向扬、文渊走来。文渊躺在地上,往客栈窗口一望,似乎要看什么东西,留恋不下。

  龙驭清见他如此,顿起疑心,暗道:“莫非客栈中有何古怪?”当下奔至客栈窗下,起身纵跃,入了房间。此时毒气早已散去,龙驭清环视四周,眼光扫到床边一个琴囊,心中一动,上前拿起,解了开来,正是文武七弦琴。葛元当来袭之时,因躲避万尸蛊毒气为先,又为了对战时的灵活,文渊没能将琴带出。

  文武七弦琴乃师门宝物,龙驭清之所以欲得任剑清而后快,一大原因便是为夺此琴,此时见到,不禁大喜过望,喃喃地道:“天助我也,当真天助我也!”转念一想:“那小子年纪轻轻,却有一身奇妙功夫,想必便是此琴的奇效。”思及此处,更是欣喜欲狂,忍不住炳哈大笑。

  大笑声中,忽听几声惊呼惨叫自窗外传来,龙驭清心头一惊,情知有变,立即纵身出窗,只见四名汉子倒在地上,卫高辛单脚跪地,按着左腿,指缝间不停流下鲜血,葛元当仰倒在地,文渊和向扬却已不见踪迹。

  龙驭清大为惊怒,喝道:“怎么回事?”卫高辛战战兢兢,颤声道:“掌门,那小子……那文渊突然跳了起来,将这四人击倒,带了那向扬逃走,葛兄弟双手有伤,属下被他用剑刺中,拦他不住……”

  龙驭清一听,回想方才情景,向扬的确伤势沉重,文渊言行举止却有些怪异,越想越像是假装重伤,不禁震怒莫名,喝道:“饭桶!往哪里逃了?还不快追!”

  【八十四】

  文渊趁着龙驭清入房搜得文武七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