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当下便想纵马绕道庄前。奔出不远,忽见密林两旁窜出数人,各持兵刃,叫道:“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

  向扬勒马停下,见每人均是龙宫派装束,当下道:“狴犴太子可在?在下刚刚见过蒲牢、睚眦、狻猊三位,正想顺道拜访狴犴太子。”当先一人高举手中钢叉,叫道:“四太子刚刚战胜凯旋,没空见你,你是何人?再不通名,先将你拿下了!”

  那人话才出口,向扬已飞身离马,九通雷掌连珠打出,将一众龙宫弟子尽数打倒,道:“对不起得很,在下可要自行通过了!”翻身上鞍,续往前行。龙宫派诸人武功和他天差地远,一掌拍下,均皆吐血倒地,哪能反抗?

  向扬听那人说狴犴太子得胜,虽不知真假,却不免暗暗忧心,当下更是快马加鞭,要绕出后山。行出里许,忽听一丝细微笛声自远处树间传来,荡人心神,说不出的诡异奇幻,隐隐又传出男子的笑声。

  他疑窦大起,控马驰近,听那笛声极是美妙,却不似正道,曲调颇有勾引人心之意,一阵低微的女子喘息自树丛后断断续续地传出,更是引人遐思。忽听一个男声说道:“康姑娘,久闻你的琵琶是罕见绝艺,何不与康兄弟合奏一曲,让我等与杨四庄主同享欢乐?”此言一出,又传出一阵附和轰笑之声。一个娇媚的女声道:“先让家兄尽兴,奴家再行献丑不迟。”

  只听先前那少女拼命止喘,叫道:“你们……你们这些恶贼,就算你们再怎样……再怎样耍花招……本姑娘……我……呃嗯……啊!”一声衣服撕裂之声响起,接着又是一阵男子的狞笑声。

  向扬听在耳里,不觉心惊,心道:“杨姑娘落在皇陵派康氏兄妹手里了吗?”

  他下马上前,藏身树后察看。

  只见一个俏丽少女躺在林间乱石之中,四肢不停扭动,脸上神情满是羞耻难耐之色,上身只着一件白色衬衣,地上有一件撕碎的淡黄衫子,正是巾帼庄四庄主杨小鹃。一群男子和一名美艳女子围着她,一名短须男子吹着铁笛,眯着双眼,满是邪意。众人中一人衣着华贵,腰束龙纹带,想是龙宫太子之一。

  那龙宫太子伸手去摸杨小鹃脸蛋,笑嘻嘻地道:“杨四庄主,你的皮肤可真嫩,可比我们那些宫女还要细致。出了这么多汗,你快受不了了吧?”

  杨小鹃大羞,边推边避,却似乎全身无力,难以起身,手上也无甚力道,骂道:“狴……狴犴……你卑鄙……啊啊……不……不要碰我!”

  狴犴太子低下头去,笑道:“方才你打了我一弹,现下换我来还你一弹。不过呢……这一弹会让你舒服透顶的……”说着一只手去摸杨小鹃腰带,伸出舌头,要往她脸颊舔去。杨小鹃挣扎闪避,但在笛声催诱下,却是身不由主,急得泪水盈眶,叫道:“不要!”

  蓦地一声暴喝传来:“狴犴,滚开!”一道凌厉掌风铺天盖地卷至,猛然击向狴犴太子后心。狴犴太子正要逞欲,骤觉背上巨力压迫,霎时间骇然失色,不及回头,连忙纵起闪避,叫道:“什么人?”

  话才说出,陡听轰然声响,一回身,已看清来者是个青年,左臂环抱杨小鹃,右掌所对之处,地面已现出一个坑d,沙尘冉冉,掌上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杨小鹃一时未能反应,一双俏目怔怔地仰望着向扬。

  【五十九】

  向扬这一出手,立时技惊当场,众人无不骇异。那吹笛之人正是康楚风,眼见向扬前来干预,当即停曲,上下打量着向扬。

  杨小鹃被向扬轻轻搂住,身子突然一阵燥热,不禁轻声喘气,迷迷糊糊地看着向扬。但听向扬怒声喝叱:“狴犴!你龙宫派虽然是明着打劫,好歹是武林一大门派,你身为九龙太子之列,江湖闻名,竟然如此无耻,算什么男子汉?”

  狴犴太子面现傲色,说道:“小子,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教训我?这小丫头是咱们擒住的,你想尝尝,也不用抢,给我磕三个响头,便让你玩一玩,倒也不是不成。”向扬见他言语狂傲,毫无愧色,心下更是愤怒,喝道:“且看你有没有这等份量!”右掌一提,催动九通雷掌,一掌拍出。

  狴犴太子方才躲开了向扬一击,心中虽然对其掌力颇为吃惊,却也对自己功力甚有自信,心道:“这小子功夫虽然不差,但瞧他年岁,造诣定然有限,不足为惧。”这次毫不闪避,使动蓝涛神掌,一招“巨鲸掀海”对去。

  双掌一交,向扬退了一步,左臂暗暗一紧。杨小鹃轻呼一声,心中大急:“唉,这人是谁?打不过狴犴,还出来做什么?”狴犴太子心觉对方掌力虽然不弱,却仍不及自己功力深厚,心中暗喜,叫道:“不自量力的小子,要你知道龙宫四太子的厉害!”猱身上前,双掌重叠,使足功力击到。

  忽听向扬一声大笑

  随即喝道:“狴犴太子啊,跟狻猊太子相较起来,你这点本事实在微不足道!”右掌运起八成玄功,掌势如雷霆大作,“砰”地一声大响,和狴犴太子拼了一掌。向扬试了狴犴一掌,已知他功力平平,比之狻猊、睚眦均大有不如,八成功力足以取胜。果不其然,狴犴太子托大迎击,哪知这一掌威力大不相同?霎时之间,狴犴太子浑身一颤,掌力被雷掌功劲所制,猛然*回自身,力上加力,身子如断线风筝般震飞,“磅”地重重跌落在地,脸上骄态已转为一片惊骇,挣扎几下,便即不动。

  康楚风等相顾失色,不自觉都退了几步,却有两名老者越众而出,目光紧紧盯着向扬,一言不发,忽尔飞身扑上,四只干枯手掌朝向扬抓来,招式狠辣,手指均套弯钩,一及身便要扯去大片皮r。向扬抱着杨小鹃避开攻势,心道:“这两老武功倒比那狴犴更高,却是何人?”

  两老面罩寒霜,爪势连绵,钢钩飞舞,如同万道银光四下飞窜。向扬正待反击,忽听杨小鹃断断续续地道:“别……别跟他们耗……唔……庄里……庄里……嗯……有他们的人……混了进去……快……回去……”她语音虽弱,却满是亲匿声调,便如跟情人耳鬓细语一般。向扬这才发觉她衣衫尽湿,身上一股浓郁香气直飘出来,不禁一怔,耳听得巾帼庄中混入了j细,一时不及多作遐想,拔身高跃,落在一株松树横枝上,一起脚,便要奔离。

  忽听一曲琵琶声起,一旁的康绮月奏起“狂梦鸣”,娇声道:“这位公子,何以走得这般急切?奴家可舍不得呢!”曲声y艳多端,风华万变,向扬心中一乱,竟然没提足真气,踏了个空,落下树来。但他何等身手,一个定神,便稳稳落地。康绮月媚笑道:“公子,不走了么?”指下媚惑之意大增,要让向扬陷于“狂梦鸣”乱象之中。

  向扬眼前一花,脑中微感晕眩,不禁大惊,心道:“这女子定然是皇陵派康绮月了,素闻她擅以音律乱人心智,果然诡异!”他对乐律一窍不通,不知从何抵御,才听得一听,便觉筋骨酥软,斗志大减。两名老者见向扬神情微现恍惚,意欲趁机出手,但自己同样处在“狂梦鸣”诱惑之下,双手摆出架势,却无论如何不想出招。

  但听康绮月语音娇媚,腻声道:“好郎君,你快来嘛,让奴家好好伺候你……”向扬低哼一声,身子微微颤动。一名皇陵派弟子却先忍不住,喘呼呼地奔到康绮月背后,放声大叫:“师姐,我要……我要!”双手探出,拼命捏着她丰盈的两r,口中不住敝叫。康绮月毫无愠色,反而随之呻吟,一边奏曲,一边大放春声,娇声喘道:“好师弟,你来吧……唔唔,对了……哦……啊……郎君,你也来嘛……嗯,啊炳……”

  康绮月手下大弹艳曲,口里放荡y叫,林中男子一个一个都要忍受不住,眼中如要喷出火来。康楚风面带微笑,看着向扬,心道:“这小子看来不懂音律,定然抵挡不住妹妹的“狂梦鸣”,还不手到擒来?”

  只见向扬双目紧闭,脸上神色挣扎许久,便要将杨小鹃放在地上。杨小鹃虽也听得脸红心跳,却因是女身,不至为其所惑,眼见向扬克制不住,不禁心急,连忙道:“你……你别被她……呃……啊……”却听笛声响起,康楚风一齐合奏,那“狂梦鸣”更增y靡放浪,杨小鹃登时说不出话来,害羞莫名,不觉闭上眼睛。

  向扬缓缓蹲下,放下了杨小鹃,双手悬在半空。康绮月娇声道:“郎君,你……你先来跟奴家好过,再与那丫头玩嘛……”杨小鹃心中一阵迷乱,在“狂梦鸣”诱惑之下,竟然无心反抗,不住娇喘,星眸半睁,望出来一片迷蒙,向扬的身影也是一片幻彩。

  就在这一片荡意之中,蓦地向扬奋然站起,昂首长啸,喝道:“不知羞耻的妖女!这等邪魔歪道的技俩,也敢拿出来卖弄!”双掌贯力,使足九通雷掌厉劲,猛一拍手,轰隆巨震陡然爆发,恍若天雷响鸣,登时将铁笛琵琶合奏之音盖过,如同一个大铁锤击在众人心口,前一刻的y邪放荡一扫而空,除了向扬一人,尽皆错愕惊异。

  康绮月呆呆地一抚弦,琵琶上竟然每一条弦都已被震断。康楚风身子一晃,手掌颤抖,“铿”地一声,铁笛落地。康氏兄妹奏曲之际,被向扬雷掌互击的巨响出乎意料地截断,危害之烈,实非旁人所能想像,气息翻腾,两人各自“哇”地一声,吐出大口鲜血。

  向扬这一下雷掌相击,也震得双臂发麻,心里暗叫:“好险!”他无法循乐理破解“狂梦鸣”,脑中只留一点清明之际,急中生智,意图以雷掌声威掩盖其音,竟然一举奏效。但这一下也平白耗去他不少真力,自己承担九通雷掌威力,岂能易受?

  眼见狂梦鸣已破,向扬立即抱起杨小鹃,叫道:“不奉陪了!”内劲一提,发足便奔。两名老者错愕之余,竟没想到再行追击。

  向扬横抱杨小鹃,飞奔如风,低声道:“杨姑娘,你还好吗?”杨小鹃不喘着气,昏昏沉沉地呓语:“好热……你……你是谁?我……我要怎么叫你?”向扬道:“我叫向扬,有位华瑄姑娘到你们庄上吧?我是她的师兄。”杨小鹃嗯了一声,低声道:“是……师兄?唔……

  师兄……师……兄……嗯……”说着身子微一抽搐,大声呻吟。

  向扬见她有些神智不清,暗暗担心,问道:“杨姑娘,你受伤了吗?”

  杨小鹃呼吸急促,满脸红潮,低声道:“康楚风……他……他……他给我下了药……”

  康楚风性喜渔色,面对杨小鹃这样一个俏丽少女,岂会舍得下毒药?向扬一看杨小鹃神情,顿时明白,这药自然是极厉害的c药,当下道:“马上就回到巾帼庄了,你忍着点,这种药不难解的。”

  杨小鹃呻吟几声,忽然一阵挣扎,伸手搂着向扬脖子,哀声道:“好热……我好热喔……向……向哥哥……你快救我……我要死了!”她这一搂,脸蛋便离向扬近了不少,向扬鼻中一阵香气直透进来,不禁心神一荡,连忙凝神克制,轻声安慰道:“杨姑娘,你放松些罢,不会有事的。”杨小鹃一双眼睛半开半闭,柔得像是要融出水来,声音越来越是引人遐思,哀求一般地道:“向哥哥,我真的受不了了啦……我要……我想要……”

  她每一开口,便是一股兰馨气息吹在向扬脸上,娇躯更不断紧挨着向扬身体,全身上下都极尽挑逗,一张俏脸却又是天真纯洁,满是无辜的神情,只弄得向扬心跳不已,不敢多看,一心赶路,心道:“今天几场打斗下来,倒是这小泵娘让我最紧张,可比睚眦、狻猊更甚。再不快回到巾帼庄,可真糟糕之极了!”

  【六十】

  但听得杨小鹃娇啼不断,向扬明知她身受药力迷乱,并非有意诱惑自己,却又偏偏非抱着她不可,怀里抱的、耳里听的、面前闻的,无一不是可爱之至,这份考验之严酷,当真非同一般。

  一路上心猿意马,好不容易巾帼庄映入眼帘,向扬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杨姑娘,我们到啦!”杨小鹃茫然不知,唔嗯几声,道:“到了……哪里啊?”

  向扬道:“自然是巾帼庄了。”杨小鹃呻吟一声,朝向扬身子靠去,低声道:“我……我回家了?”向扬道:“是啊,你的姐姐们会照顾好你,很快就不会难过了。”

  杨小鹃两手搭着向扬肩膀,脸蛋靠在他颈边,娇声道:“我要你照顾我,好不好……好不好嘛?”向扬心里怦然一跳,道:“有石姑娘他们就行了……”忽觉颈上一阵柔软触感,杨小鹃正陶醉地吻着,一边道:“我要你照顾……我……嘛……嗯……”向扬大为困窘,只得道:“好,好!你别胡思乱想,回去上床好好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啦。”

  杨小鹃抬头望着向扬,慵懒无力地道:“那……你要……跟我一起上床哦……”这话一出,向扬脚下登时踩了个滑,差点跌跤,一看杨小鹃,那水汪汪的双眼满是期待之情,令人一望如醉,连忙避开不看,心道:“罢罢罢,看来我还是闭嘴的好。”

  寻到巾帼庄后院,尚未入庄,便听得庄中一阵厮杀喧哗。向扬心中一凛:“庄中出事了?”提气一跃,翻过后院石墙,疾步赶入庄中。才一进门,一道刀光赫然迎面劈来。向扬一脚飞起,正踢中那人小肮,将偷袭之人连刀一齐踢出丈许,定睛一看,却是一名神驼帮的刀手。向扬不加理会,迳自冲出走廊,只见廊上十来人交相酣战,显然皇陵派、神驼帮、龙宫派已攻入庄内。

  忽听一声惨叫,一名巾帼庄女弟子被一刀砍中腰际,倒地不起。向扬大怒,喝道:“恶贼,休得逞凶!”飞步赶上前去,左手环抱杨小鹃,右掌一拍,一招便将那皇陵派门人击毙。

  向扬沿着长廊向大厅冲去,一路上雷掌连发,来去疾逾风雷,当之者非死即伤。冲杀到一个转角,忽听兵刃交击之声繁密异常,却是蓝灵玉舞动双戟,正和三名龙宫弟子缠斗不休,一见向扬和杨小鹃,又惊又喜,挥戟格开当头劈来的大刀,叫道:“向兄,四妹怎么了?”蓝灵玉武艺纯熟,身旁围的敌人着实不少,向扬单掌开路,一时未能接近,叫道:“杨姑娘中了康楚风的邪药,并没受伤。蓝姑娘,咱们先并力杀出。”

  蓝灵玉吃了一惊,叫道:“我知道了!”两根短戟圈转拦劈,一招“飞燕顾盼”,戟锋在身旁疾划两圈,*开三名敌人,纵身冲出,往向扬这边靠来。向扬打起精神,使动九通雷掌,击刀剑锋刃立折,中人身筋脉摧断,接连击倒七八人,和蓝灵玉聚到一路,会合一路上的巾帼庄诸女,慢慢往厅堂而去。

  杨小鹃依偎在向扬怀里,低声呜咽道:“向哥哥,我好热……身体……身体要烧起来了……”向扬听她不再口出荡语,神智却越来越是迷糊,周身火热,不禁心惊,轻声安慰道:“别慌,马上就没事了。”一掌拍中身旁杀上的黑衣汉子,向蓝灵玉道:“蓝姑娘,再不帮杨姑娘化去药力,只怕对她身子有损。”

  蓝灵玉也是大为焦急,当下道:“向兄,你武功比我高得多,这要请你帮忙了。”向扬道:“怎么帮法?”蓝灵玉道:“从这儿去左转,便是药房,里面有一坛标示“定心散”的,用大量清水给四妹服下,便能化解。”向扬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当下挥掌震开周遭诸敌,往蓝灵玉所说之处抢去。

  杨小鹃满身大汗,已是昏昏沉沉,呻吟声中显

  得甚是痛苦。向扬不敢耽搁,掌下内力使得十足,当者披靡,心道:“事关紧急,纵然耗些真力,也管不得了。”

  到得药房,两名神驼帮的壮汉跟着追了进来,大呼杀上。向扬挥掌了结两人,迅速关上房门,心道:“随时会有敌人攻来,动作得快。”当下将杨小鹃置于一张长椅上,在药柜里左寻右找,只想快快见着“定心散”三字。

  耳听门外呼喊四起,向扬心中异常急切,一心要尽速解救杨小鹃,好出去支援巾帼庄诸女。蓦地一声大响,房门被一人冲破,一见向扬在内,不由分说,立时扑上,双掌齐至,威势极之猛恶。

  向扬陡觉劲风袭体,迅即回身出掌,四掌相对,那人震飞一步,甫一落地,脚下一蹬,又已攻上。向扬看清那人面貌,见是一个长须男子,服色是皇陵派,暗道:“这人功力了得,不知是何人物?现在没空跟他纠缠,得速战速决!”当下不惜耗劲,“夔龙劲”遽然出击,右掌出招灵动多端,猛不可当。

  这夔龙劲收发由心,威势磅礴之余,更是暗藏巧势,劲刚行柔,比之寻常雷掌直击,更是难防难挡。那人瞧出招数厉害,骇异之下,一个侧翻闪开,出掌反击。向扬侧身转掌,陡然穿过他双掌之间,印在他胸膛之上,内劲迸发。

  忽听一阵乒乒乓乓的破碎之声,那人哀嚎一声,颓然倒下。向扬却大吃一惊,叫道:“不妙!”回头一看,药柜中的坛子罐子,已被那人掌风打碎了不少。

  向扬这一下避开对方掌力,同时以重手法将其一击毙命,固然高妙非凡,然而坏就坏在这一避,这人的一双掌风都打在了向扬身后,虽然威力已弱,但离药柜太近,仍击碎不少瓶罐。

  向扬不禁叫苦,心中暗叫:“可千万别把那定心散也打碎了。”连忙上前寻看,岂料天不从人愿,方才找不到定心散,现下却是一望便见,一片碎瓦上正贴着“定心散”三字的纸条,跟其他几坛药散混在一起,洒在柜上、地上。

  向扬叫道:“惨了!”心下又急又气,重重在架子上一拍,沮丧已极。

  耳听杨小鹃不住呻吟,无论如何得有解药不可,当下心中抱着些许希望,只盼其他坛子之中,尚有一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