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奇怪的师徒(1/2)

加入书签

  已是黑夜,深山中古老的寺院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敲门声。这样的况若是普通人定是会吓得魂飞魄散,但是在这座千年古刹中的虚云却是连忙走到门前。这么晚了还有敲门声,肯定是有人想要在这黑夜的深山中投宿。

  待打开门虚云有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一行人,眨了一次又一次的眼,最后更是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

  董晓雅好笑的看着虚云的这个傻样,原本因为要见到小和尚而激动的心却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平息了下来。心里有的只是淡淡的温暖。

  “傻样,不记得我了?”

  直到董晓雅温和的声音传到虚云的脑袋里,顿时就像是一道闪电,惊醒了虚云。

  或许是被董晓雅的笑脸所感染,虚云不自觉的也扬起了嘴角。甚至心中生出些许从没有过的满足和愉悦。

  一边的了空见自己的爱徒竟然傻笑着站在念慈寺的门口跟董晓雅两人一副眉目传的样子,心中满是不爽,重重的咳了一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那些若有似无的旖旎的感觉。

  想到自己刚刚的失态,虚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连忙扭过脑袋,正好对上了空充满警告的眼神,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下。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虚云已经有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师父,您回来了。”

  董晓雅看着比从前更是恭敬的对了空的虚云,满脑子都是疑惑。虽说虚云是个乖徒儿,对师父的崇拜到了听计从的程度,但是像现在用敬语还是她第一次见到。

  了空更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徒一眼,语气中压根没有什么温和可,有的更像是吩咐,“没看到有客到了吗?还不快去准备客房。”

  虚云看了眼同董晓雅一起来的林氏夫妇,连忙答道,“是,徒儿明白,这就去。”

  说完又是一刻都不等的跑开了。而了空看着虚云离去的身影的目光仍是淡淡的。

  这样的场景真真是让董晓雅纳闷了。许久不见的师徒二人竟然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见了面,压根没有虚云远游回来时那种师慈徒孝的模样。看起来更像上下级似的。是不是两人之间在自己不在的时候生了什么?

  董晓雅扭头充满疑惑的眼神望向了空,但是了空却看虚云的眼神还没有他看念慈寺别的东西的眼神温柔。

  或许是感受到董晓雅的目光,了空猛地看向她,吓得董晓雅连忙低下头。但是仍能感受到被注视的感觉。过了许久这道目光才消失。

  了空扭头看向林氏夫妇和董晓雅道,“三位施主,小徒已经在为诸位准备房间了。先请三位到大殿上休息。”

  林进粮虽说是在路上差不多都是了空背着的,而且也吃了些事先制好的药丸,但是仍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林氏和董晓雅连忙扶住他往大殿去。

  眼见天已经黑了,冬日的寒气已经逼上了这深山中的老寺院里。对于林进粮这病弱的身板更是雪上加霜,咳个不停,更是穿多少的衣服仍是冷的脸色都白了。

  见林进粮这个样董晓雅鼻子酸酸的,都是她不好想着大冬天的往这山上跑。要是林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她真的不知道下半辈子怎么赎罪。

  了空为林进粮号了下脉,“寒气入体,而且又经受了不小的刺激,怕是要调养好一段子。”

  林氏一听林进粮还要受罪,眼顿时通红了起来,董晓雅也是泪汪汪的看着林进粮,鼻子一抽一抽的,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林进粮脸上挤出一抹笑,“没事,晓雅,了空大师只是说我要修养一段时间。别哭啊。了空大师会帮咱的。”

  谁知道听了林进粮安慰的话,董晓雅顿时藏在眼眶里的眼泪是彻底的掉了下来。整个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了空惊讶的看着哭的死去活来的董晓雅,这还是能把念慈寺给翻得个顶朝天,然后假哭来博取原谅的董晓雅吗?这哗哗的眼泪明明是比珍珠还真。

  看来当初将董晓雅送给林氏夫妇收养,不禁是对林氏夫妇,就连对董晓雅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正在林氏和董晓雅哭的天昏地暗的时候,虚云走了进来。愣愣的看着哭的跟死人似的两人。心中一阵疑惑,这是什么况?

  但是还没等他深想看到他的了空语气有些冷漠的道,“虚云,让你准备的客房可准备好?”

  就算是师父不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态度对自己了,但是虚云还是忍不住的心里隐隐酸。

  “回师父,已经准备好了。”

  了空点点头,而后扭头对林氏和董晓雅道,“阿弥陀佛,林女施主,董施主不要担心。老衲自然是会尽全力。还请林施主先移步客房。”

  听了空这样说林氏和董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