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火是可以照明的(1/2)

加入书签

  ;

  次日辰时。

  支援组释放的集体鬼道轰倒了一段城墙,通往王宫之中的道路无任何阻碍。

  “诸位,吾等后路便交给你们了!”四枫院天兵对留守成员说道,一挥手。强袭组二十一人与四枫院天兵,二十二道身影瞬间穿出,一道道黑色的影子直奔中心王宫。

  城中如侦察组所给的资料一模一样,空无一物,没有任何虚活动的痕迹,只有中央王宫散发着灵压,但是十叶便注意到那一间间正方体的石室,心中的警兆更大了。

  “这真的仅仅是装饰吗?”十叶抬手一个赤火炮发出。

  轰!清晰的看到石室之内空无一物。

  “是我多心了吗?不会!这究竟是什么?”十叶肯定这石室肯定有其作用,但具体是什么他无法理解,这石室排列的看似杂乱,但却仿佛有着一种无形的规律,让十叶想起前世传说中的阵法。

  “不可能!”他随即摇摇头。“虽然看起来相似,但是阵法是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阵法这种东西在几万年前确实存在,但是由于时代的变迁,这些东西早就失传了,更何况,阵法这种东西早已和世界脱节了,就算有也无法使用。

  “那它究竟是什么?”十叶没时间思索这件事了,因为王宫已经近在眼前。

  如城墙一般的白玉色,与传统王宫不同,它更像是十叶印象中的法师塔那般,高耸入云,三四千米的高度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王宫大门在百米的高空上,几千台阶从半空中沿到地面上。。

  四枫院天兵在台阶前停了下来。“小心,上次我靠近这里那些虚就出现了!”

  “交给我!”卯之花队长说道,她毫不犹豫的走上台阶。

  与四枫院天兵说的一样,三个拥有瓦史托德级灵压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场这么多人竟然没一个人发现它是如何出现的。

  “与其说凭空出现,更像是凭空诞生!而且仿佛是克隆一般!”十叶暗道,那三头虚,虽然一个是六翅飞虫,一个是四爪虎人,还有一个是大脑袋鲸鱼,它们形态不一,但是无论是灵压还是神态,却没有一点分别。

  三头虚凭空出现,从各个方向围攻卯之花队长,一时间,虚闪,利爪,风刃,还有鲸鱼大牙,各个方面包围卯之花队长。

  攻击犀利无比,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将自己代入进去,结果……,只看众人更加阴沉的表情便知道了。

  “是我的话,如果不解放斩魄刀,至少也要被留下两条伤痕才行!”十叶暗自道。

  但是无论周围人作何感想,却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卯之花队长不愧是尸魂界剑术第一的存在。

  “锵!”腰间斩魄刀出鞘,没有如山的杀气,没有爆发的灵压,亦没有什么绝妙的技巧,仅仅是快而已。

  就是快,快到了十叶都无法捕捉的速度,不仅仅肉眼无法捕捉,连灵压感知都无法察觉。

  十叶仅仅看到一抹刀光,卯之花队长便已斩出二十斩。虽然仅仅是普通的浅打刀,但在卯之花队长手中却展现了超出萌妹子斩魄刀的锋锐度,二十斩让六翅飞虫没有了翅膀,四爪虎人没有了爪子,大脑门鲸鱼的牙齿全部粉碎。

  “有着瓦史托德的灵力,但很明显,并没有瓦史托德那身经百战的战斗意志,这三头虚和之前卡雷斯斯诺一般,同样是伪造品!”十叶暗道。如果是真的瓦史托德的话,就算卯之花队长再强,也无法在瞬间将它们重创。正当十叶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那三头绪突然同时张嘴,三道虚闪瞬间发出。

  “怎么可能?没有任何聚气?是了,它们从一开始开始准备了!一开始的攻击只是虚招,它们从一开始就打算搏命!”哪怕那三具虚是伪瓦史托德,但那虚闪并没有半分伪劣,三道虚闪,便是卯之花队长也无法承受。

  众人惊呼一声,速度最快的泽边水镜已经解放了斩魄刀,打算将卯之花队长转移。却突然听到一声剑鸣!

  并不是剑真的在鸣叫,而是刀刃划过空气的声音,仿佛有着生命一般,明明仅仅是普通的浅打刀,在卯之花队长的手中,却如比萌妹子的还要锋利,道光一闪,三道虚闪统统被割裂,连同它们的主人一起,被分割成两半。

  “好强!”十叶忍不住叫了出来,接着虚闪所照成的余波将激起巨大咆哮声。但在场众人怎么会在意这小小余波,分别放出自身灵压,便将这余波牢牢的镇压住,除了一开始荡起的灰尘,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直到此时,十叶才真正清楚卯之花队长的战力!任你有多强,只要被她近身,便只有败亡一途。不愧是掌握了八千种剑术流派的尸魂界第一恶人,卯之花八千流。

  三具虚的残骸轻轻的落在了地上,没荡起一丝灰尘,仿佛如梦幻一般,消逝在众人眼中。

  “不是消散为灵子,而是凭空消失!这究竟是什么手段!”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每个人都是这种相仿,对方的手段完全不在他们的理解范围内。

  卯之花队长一步一步的走上去,一直走到王宫面前,但再也没有任何敌人出现。

  “看来敌人只有那三个了,诸位,开始吧!”四枫院天兵说道,众人瞬步,瞬间来到了王宫面前。

  王宫大门是约有百米高,七十多米宽的双扇门,众人刚刚走进,大门便在嘎吱作响中缓缓打开。

  “喂喂!这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吧!”看着王宫内情景,众人脸上表情都有着呆滞,如果里面是一百头瓦史托德正严阵以待,他们也不会有这种表情。

  王宫里面,是一个大坑。

  字面意义的大坑。

  抬头向上,是一片空旷,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三千米高空处的天花板,没有任何装饰,显得极为简陋。王宫中央,也没有什么王座,有的只是一个大坑,大概直径在三千米的圆形大坑。

  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