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这下真的死光了(1/2)

加入书签

  ;

  十叶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连日以来的奔波,不安,恐惧所带来的疲惫感一扫而净。

  “你醒了!”

  “是的!现在是……下午?”天色有些昏暗,看起来就像是黎明一般,但是十叶觉得以自己的疲劳程度,仅仅一个晚上是不可能恢复成这样的。

  “没错!”平井一边摆弄着手中的东西,一边说道。

  “你这是在做……牌位?”此时,十叶看清了平井手中的东西,那是一个做工精巧的牌位,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十几个名字。

  “恩!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总要留个念想啊!”平井淡然的说着。

  “井泽?柱间?他们是……以前的队友吗?”十叶看到牌位上有着十几个他完全不认识的名字。

  “是啊!这个队伍最开始,只有清原,山田,柱间,井泽和我五人,一开始的虚狩中是五人一小队的,只是后来伤亡太大,才改为十人小队的!”平井慢慢的诉说着。

  “那时候我们也都是新人,实力与现在天差地别,就算是一头大型虚都能轻易将我们团灭,经过几十年的慢慢成长,才达到现在这种地步,每一位队友战死,便有新人补充,慢慢的,我们越来越强,人员才开始固定下来!本以为生活就会这样一成不变的过下去,没想到这一次虚狩,将我们这可笑的愿望碾碎!”平井笑着摇头,但眼泪却突然留了出来。

  “八云君,你知道吗,其实从我内心来讲,我非常恨你啊!”平井突然说道,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好像开玩笑一般。

  可十叶清楚,平井不是在开玩笑,这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只听见平井接着说道。

  “如果你不在,清原就不会去狩猎基利安,我们也不会为了不切实际的梦想去围攻基利安,也就不会遇到亚丘卡斯,大家也都不会死了!”

  “……抱歉!”

  “不需要道歉,这并不怪你!真的!”平井说道。“即使这次没遇到亚丘卡斯,下一次也可能会遇到,归根结底,只是我们太弱小而已,所以八云君,错并不在你,而是这个该死的世界!”平井脸上露出了仿若看破一切大彻大悟的笑容。

  原来世界在这个时代就已经中枪了!这本是一句可以吐槽的话,可十叶却没有发觉一丁点可笑的地方,反而非常悲哀。将一切罪归于世界并不是借口与逃避,而是对残酷现实的无奈,十叶这样想着。

  “关于清原的一切,山田和你说了吗?”过了半响,平井突然问道。

  “恩,他说了一部分,但是并不完整!”十叶点头,又摇头道,虽然在大川腹中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致都清楚了,但是其中很多细节他并不清楚。

  “那关于我们早就知道清原的卍解能力,这一点你知道吗?”

  “知道,你们在大灵书回廊里查阅到的。”十叶不明白平井为什么要说这个,他点头说道。

  “你知道啊!”平井笑了一下,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明知道清原在一步步的走向深渊,却没有一个人去劝他?”

  “什么?”十叶没想过平井会问这个问题。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比最亲的亲人还亲,如果我们大家去阻止的话,绝对能让清原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可是从始到终,我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十叶也反应过来,对啊,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阻止,自己是新人,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但是他们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有什么话不能放开了说呢?

  “因为那是希望啊!”平井给出了答案。“我已经参加过二十三次虚狩了!其中有五十多次我在生死线上挣扎,虽然我们每一次都挺过来了,但是谁知道下一次会发生什么,死神与虚的战争,不是几十年能打完的!我们的未来,看不到一点希望!”

  “所以你们就看着一切发生!”十叶明白了。

  “没错!如果清原失败了,我们会陪着他一起下地狱,反正这日子也过够了!但是如果清原成功了的话,他就打破了我们的宿命,跳出了牢笼!虽然变成虚之后大家都是敌人了,但是从心底上来讲,我们都为他高兴!”说到这,平井苦笑着说道。“只是没想到他会将机会让给小楠!不过也幸好是小楠,如果是清原的话,那我们不可能逃出来。”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保护我?既然你们从心底认同清原的做法,那你们为什么不将我交出去!这样的话他们都不会死了!”十叶问道,而平井的回答则让他从内心震撼。

  “我们是死神,我们在成为死神的那天都发过誓的,要将一切献给灵王,献给尸魂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我们还有朋友,还有回忆,还有身为人类的心,可如果连自己的信念都丢了的话,那我们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两人休息了一会,便又开始检查隐秘法阵,看看之前的布置有没有什么漏洞,直到凌晨时分,平井才轻松的宣布,法阵已经完美无缺,没有一点问题,再加上他们所处的位置十分偏僻,没有任何可以吸引虚的地方,就算是瓦史托德级的虚从这里经过,不留心的话也不会注意到。平井几乎可以肯定,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只要他们一直不出去的话,就能安然活过这次虚狩了。

  十叶也是这样以为的,可是这个世界,最不缺少意外。

  虚狩第十五日,下午两点一刻。

  这一天是中国的鬼节,也是虚圈与人间界屏障最薄弱的时候,在这一天里,最强大的虚会跨越空间屏障,来到人间界。从这一天早上起,远处就不时的传来惊天动地般的灵压,可以推测,最起码是亚丘卡斯级别的虚与死神发生大战,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停过。

  “到目前为止,在我们附近二百里内,亚丘卡斯级别的虚出现十七次了!往年也有这么多吗?”感受着远方那惊天动地般的大战,十叶不由得担心的问道。

  “也许是这次虚狩我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空间最薄弱的地点吧,所以才会有这么多虚!放心,会没事的!”平井安慰的说道,可是看他的表情,便知道他心里也没谱。

  “是啊,会没事的!”十叶也这般安慰自己,不这样做就能怎样呢,无论发生什么,以他的力量,也只有接受的余地。

  “叮!”耳边突然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那声音清澈悦耳,仿佛从早上到现在积累的压力全部在这铃铛声被驱散。

  “什么……?”十叶猛的警醒,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周围依然静悄悄的。“是错觉吗?”可看到猛然惊动的平井,十叶知道,这不是错觉。

  “你也听到了吗,八云君!”

  “是啊,铃铛的声音,不知道是什么!”

  “叮!”又是一声,极为清脆的铃声,来无影去无踪,好像并不存在现实世界,是从心底发出的声音。

  “又听到了!”平井说道,他已经闭上眼睛,全力接收着周围风中传来的讯息。

  “发现什么了吗?”十叶问道,可是平井却担忧的摇摇头。

  “什么都没有发现!可就是如此,才更加可怕!”这铃声既然能够传递到他们的心底,那一定会有灵压散发,但是他们却没有感到一定点异常。能够将铃声传递到他们心底又不让他们感知到来源的话,唯有一个答案,铃声的主人最起码拥有瓦史托德级别的灵力。

  “叮!”铃声依旧是那么悦耳,可是两人已经没有一点聆听的心思了。周围一丝风都没有,似乎天地都沉默了,无形的压力笼罩着这个世界。

  “叮!叮!叮!”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平井苦笑着说道。

  “叮!叮!叮!叮!叮!叮!叮!”铃声慢慢的急促起来,如同一曲美妙的音乐。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到底是什么!”平井奇怪的问道。从第一声铃声响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刻钟了,除了铃声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我觉得我知道这是什么了!”十叶苦笑的说道,来自未来的他自然清楚,这世界上有一种武器叫做声波武器。

  “那是……什么?”在铃声的干扰下,十叶已经听不清平井在说些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明白对方的意思。

  “是一种攻击!”十叶一边比划一边说道。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越来越急促。

  “这是什么攻击,太奇怪了!”平井摇头说道,他完全不能理解,铃声有什么可怕的。

  “缚道之七:静!”十叶没有回答,他释放了一个能够封闭声音的缚道。可是完全没效果,铃声依旧在他心底响起。

  随着时间,铃声越来越急,到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悦耳感觉了,现在十叶觉得自己最大的愿望是能让这铃声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