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浮竹十四郎的迷茫(1/2)

加入书签

  “京乐队长,看来我真的小看您了!”蓝染的身上已经有了数十道伤口,皆来自于京乐春水的花天狂骨,但是蓝染虽然看起来狼狈,他脸上的笑容却依旧从容,仅从气度来看,仿佛此刻占上风的是他。

  “真是了不起!”蓝染肯定的赞扬着。

  “是吗?你这样恭维可真叫我不好意思!”京乐春水叹气着,但是他的表现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一长一短的花天狂骨犹如暴雨一般,不停的刺出,挥斩。在蓝染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伤口。“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连这种早已失传的剑术都能学会!”

  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是京乐春水的心却越来越沉。【果然是心剑术,可那不是早已失传了吗?就连大灵书回廊中也没有它的记载,蓝染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心剑术,是一种特殊的剑术,亦代表了一把特殊的斩魄刀,它的来源已经不可考证,但是京乐春水清楚的知道,在千年前,灭却师战争之前,它是尸魂界的至高剑术。

  寻常剑术,就算是到了真田诗乃和卯之花烈那种程度,也最多是能够返璞归真,洞悉敌人的弱点,从而夺取敌之性命。但是心剑术确是尸魂界唯一的能够用技巧触摸到法则的人。只要敌人心中存在战意,那么便是不败。

  哪怕是一个刚学会这种剑术的少年,也能够凭借它轻松战胜一名学会了卍解的死神,所以才会在千年前的尸魂界有着【至高剑术】的称号。只是在灭却师战争中,它倒霉的碰到了一个完全没有丝毫战意的对手,以至于所有学会这种剑术的死神全部战死,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所以已经被彻底遗忘。

  敌方的战意越强,这种剑术越可怕,以看似拙劣的技巧挥出可怕的力量,正是这种剑术的特征。

  “原来如此!”蓝染似乎吃了一惊,他摇头轻笑。“我还以为是我独创的招式呢!不愧是老前辈,竟然能够破解这种剑术!”

  “因为我正好是没有一丁点的战意啊!”嘴上笑着,京乐春水攻击没有丝毫停顿。

  任何人,只要是战斗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战意,但是京乐春水却例外。他的斩魄刀,花天狂骨,是将孩童的游戏规则具现化的斩魄刀,在使用的时候,持刀者的心态越轻松,其威力就越大,如果使用者是用游戏的态度去战斗的话,花天狂骨的威力便能够达到最高。

  在千多年的岁月中,这种游戏人生的态度已经深入他的每一个细胞中,甚至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特殊的游戏而已。

  “所以,如果你只有这么一招,那就……”脸上浮现着兴奋之色的京乐春水出现在蓝染身后,双刀交叉,猛挥!“去死吧!”

  【这样,你会如何应付?】京乐春水清楚,仅仅如此想要击败蓝染实在是不可能,但是最起码能够逼出蓝染的一张底牌。

  然后他成功看到了……

  蓝染气质突然一变,不再是之前那种漫不经心的模样,反而露出一种十分凌厉的气质,与此同时,他身上的一切伤口全都消失不见,衣服也完好无损,仿佛之前的受伤完全是幻觉一样。

  在京乐春水的攻击临身的前一秒,蓝染轻轻的调整了一下握剑的姿势,身形一侧,便躲开了京乐春水的攻击,然后镜花水月直劈下来,虽然只是一把细细的剑刃,却有一种能够斩开一切的气势。

  仅仅看到刀刃,京乐春水心中就疯狂的叫起来。

  “挡不住!挡不住!”如果硬接,恐怕花天狂骨也会被一下斩断吧!京乐春水脚下连点,立刻瞬步退开,拉开了距离。

  “不对!”刚刚退开,京乐春水猛的醒悟,就算蓝染再强,想要一击斩断他的花天狂骨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双方之间的灵力差距并没有达到如此程度。刚刚那一瞬间,他是被蓝染的气势给击垮了心灵,所以才会有那种反应。

  【不过气质转变也太快了,仿佛在瞬间变就了一个人似的!而且那种气势,怎么这么眼熟?】

  京乐春水心头一跳,他不自觉的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真田诗乃,眼神中满是震撼。

  “怎么可能!那不是真田队长的招式吗?”一直在努力的攻击蓝染,但其实一直都相当于打酱油而毫无存在感的平子真子叫道。

  【没错!】京乐春水心中暗叫,无论是动作,还是握剑手法,甚至是灵压,神态,那凌厉的气质,那斩断一切的意志,都和真田诗乃一模一样。如果仅凭灵压感知,对方和真田诗乃一模一样。

  “被现了!”蓝染平静的说道,他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就和真田诗乃一模一样。

  “原来这就是你的卍解!能够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所以你才会那种失传的剑术!”京乐春水笑道,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未知,如果知道了对方的能力,就可以做出针对性的布置,从他知道了对方卍解后的能力开始,蓝染的危险性就至少下降了一半。

  “不对!”蓝染平静的说道。

  “错了吗!”京乐春水笑着说道,一点也没有猜错时的懊恼,反而有些兴奋,好像在蓝染身上现了什么。

  “不仅仅有了真田队长的力量,连气质,说话也变成了她的风格,这么说的话……”

  京乐春水摘下斗笠,挠了挠头,好像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是了,你的镜花水月是幻术系的斩魄刀,就算卍解后它也依然是幻术系!那么……”

  京乐春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