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下章转正(1/2)

加入书签

  【东洲日报:“昨天傍晚,一群神秘人闯入寒大举办的水上大闯关活动,据周围的观众称,这群人的弹跳力惊人,速度也堪比世界短跑冠军,而且其中还有这能让物体燃烧、水面结冰的特殊能力。”】

  【滨阳日报:“东洲又在哗众取宠,视频ps过的痕迹明显,而且几人的外貌特征完全不可见,什么武林高手,纯粹就是东洲的一次有预谋的炒作!”】

  【七海日报:“滨阳与东洲向来不和,见不得人家好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武林高手是否存在,这一点,的确让人难以置信,毕竟这是个科学的时代,而且,观众所谓的燃烧、结冰和冰面被劈开的现象,根本就不存在,这让人怀疑该视频的真实性。”】

  七海日报的这条一出,滨阳第一时间加印了一份【宾阳日报:“七海是个名不副实的地方,老早就忌恨东洲蓝色的海岸线了,再说了,我大滨阳需要与东洲不和吗?】

  这能忍?

  一时间,三大日报纷纷刊登,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闲了,今天,每个人拿着手里一沓的报纸,各种无语不解释。

  此时此刻,在帝都的某个地方,一位老人正端坐在主位上,他的神情肃穆,杵着拐杖的手却是在隐隐发颤,而在他的面前,一份魔都商报上写着这样的话语【东洲惊现武林高手,是炒作,还是真实?武功,真的存在吗?】

  “谁,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老人叫做宙问一,是现在演艺界的头头,而在这个名头背后,他还是华夏武道界现在的最强者之一。

  看着报纸,言漠北啧了一声,微笑道:“怎么样,我女儿可爱吗?”

  “还不错。”

  “盟主的女儿?这个可以有!。”

  “那个玩冰的真漂亮,她叫什么?”

  “玩火的也不错啊,而且还这么年轻,挺厉害的。”

  “咦,八百里也在,”同为九州斩,宇亿空感慨道:“自从那家伙做了厨子,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现在看起来混的挺滋润的啊!”

  “啊咧,这是什么招数?”

  视频里,众人看着白少泽的身影从一两百米外瞬间跳到终点线内,饶是这些武道界的前辈高人都发愣了,宇亿空倒吸了一口冷气:“卧靠!开挂了吧,这速度,都能躲开子弹了!”

  在场的人虽然厉害,可毕竟都不到五十岁,最年轻的宇亿空也才三十几,不认识,也很正常。可他们能够不认识,宙问一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在华夏,武道的确厉害,可碰到枪械、炸弹,除了九州斩,其他人根本没有应对的方法。

  但是这条铁则却对一个家族的人不适用!

  没错,白家。。。。。。

  那个怪物老太婆怎么还不死?

  以前就尝尝跟自己做对,现在养个小鬼也这么麻烦,看着这些人,宙问一就觉得自己的荷包正在剧烈收缩。

  “他就是这一代帝国天的传人?”宙问一发出一声沉重的冷哼,顿时间,整个房间内的地板彻底龟裂了,他生气了,真的发火了:“身为未来武道界的泰山北斗,竟然这么不知轻重,白嫦羲是怎么教人的,啊以前她就没轻没重的,现在教个传人也这么冒失,不知道现在武道家不好混吗,老夫我每年几十亿投进去给这些未成年的武道家背黑锅,你以为这是老夫的义务吗,老夫我是混娱乐圈的,你们不给我增加的业绩也就算了,天天抹黑,如果早八十年,老夫我早一巴掌拍死这群小兔崽子了。。。。。。”

  “上个月,夏老太婆在魔都砍断了一根电线杆。。。。。。”

  “还有上周,玄青溯又去找人比武了,这次雇佣了一个工厂,大晚上的,弄得跟国庆一样。。。。。。”

  “还有万俟小鬼,发明了一台自动清洁机,木头做的,好多科学家跑过来询问没有能源能怎动。。。。。。”

  没完了,还在说,都几分钟了。

  众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言漠北拿出掌上电脑,然后下载了两个女儿美丽的背影,退到桌面,看着上面的美女,言漠北一脸的感慨:“月儿,看见了吗,我们的女儿都上新闻了。”

  掏出手机,宇亿空吹了下口哨,翘起二郎腿:“喂,宝贝是我,中午饭吃了吗,没有,那好啊,连带着晚饭,惹眼红唇,不见不散哦~~”

  “股票又跌了?什么情况,不是说了不会跌的吗?”

  “纳尼,我的阿尔罗纳竟然没有进球?法国0:2输了!!呵,呵呵呵。。。。。。”一个中年大叔满脸绝望,他大喊着冲了出去:“我要上天台,不要拦着我。。。。。。”

  几十秒后,一个人影就从旁边的玻璃窗外飞了下去。

  “这个月第几次了?”

  宇亿空:“反正死不了,随意啦。”

  “要我去买一只皮卡丘?女儿啊,这皮卡丘。。。。。什么,一定要买,不买今天就住男同学家?”满头红发的大叔猛地从椅子上站起,他的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气息:“现在的兔崽子胆子有点发育过头了啊,敢动我女儿,呵呵。。。。。。”

  “这个月第几次了?”

  言漠北:“嘛~~这是欧多桑对女儿的爱啊,金烈焰,我懂你!!!”

  宇亿空:“你们。。。。。。其实都是变态吧。”

  这就是华夏的武道家,一把年纪脾气不好却喜欢唠叨的老头子,一沓沓的女儿控,喜欢炒股却血本无归的中年人,还有看足球看到跳过几十次楼的大叔,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打斗场景,也没有什么追求更强大的想法,因为武道家也要生活,打打杀杀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昨天晚上,艾华斯连夜把神奇宝贝的三十二集给消灭掉了,然后,他愣住了。

  这部作品完全到处都是自己的风格,不论是言语还是情节上的安排,甚至连气氛运用的微笑习惯都与他一模一样,看着这部作品,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秋枼原,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应该啊,实在是不应该啊,若说作品可以相似,可给人的感觉都一模一样,这就有点怪了。

  一大清早,秋枼原一行正准备出发去水上乐园,艾华斯也跟了上去,他们第一个项目是水上龙卷风,见到艾华斯,叶秋源让缠着自己的林淑瑶先与其他人一起去,他则留了下来:“怎么,有事吗?”

  “那个,”艾华斯疑惑的问道:“你昨天说的那个秋枼原,是制作了神奇宝贝的秋枼原吗?”

  “你看了?!”

  艾华斯诧异的说:“也许我这样说你会觉得很奇怪,但是,在这部动画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哦~~~”叶秋源皱起了眉头,他问盖娅:“什么情况?”

  “我没跟你说过吗?”盖娅吃着虚拟的雪糕,不可思议的道:“你竟然连这都不知道!”

  见叶秋源没说话,艾华斯以为是自己触及了什么,于是道:“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我就随便问问,毕竟世界这么大,有相似的情况出现,很正常。”

  被艾华斯这么一说,叶秋源也反应了过来,先前,他在使用系统的时候,看到这些作品的感染力和对气氛的掌控,也许是对前世那位友人的信赖,他并没有太过注意,可现在仔细一想,他猛然发现,这些作品,竟然是以艾华斯的思考方法在修改与强化的。

  “难道说?!”

  “你想的没错,”盖娅自傲的解释道:“系统的能力就是出自那个世界的人,说是艾华斯的作品并不确切,因为系统里收录的可不仅仅只有18年的艾华斯,而是整整83年,各个阶段的感悟和创作能力。”

  “不但是这样,你的才能,白少泽的武道和医学知识。。。。。。”盖娅不屑的道:“不然你以为系统的自动分析能力来自哪里?”

  在那个世界,有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天才,他用自己对过去的记忆创造了盖娅,并以模仿的方式将无数人的才能与感悟融入到资料库里,最后,完成了这样一个近乎全能的系统库。

  系统是无敌的,同样比创作,现在的艾华斯远远不可能与盖娅匹敌,因为系统里存在的是他的一生,同样的,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跟系统匹敌,因为系统,不但有他们最巅峰的时候,还有弱小的时候,寻求极限的时候,彻悟的时候。

  “一个人,永远战胜不了自己。”

  这已经不是自己了,这简直就是在跟一辈子战斗啊!

  再一次的,叶秋源被盖娅的能力震撼了,他微笑着看向艾华斯,道:“哦,是这样的,这份作品是我们秋枼原根据无数位旅行者发回来的资料,以及在一位逝去的神秘人的帮助下,共同创作出来的。”

  “伟人。。。。。。”艾华斯想到了一个人,他问:“是谁?”

  “额,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

  叶秋源的骗术来了,又见晃点,这是第几次了,盖娅扶着额头,话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这个与自己共生的宿主就n次展现出了他的猥琐本质,到处骗人,到处挖墙脚,盖娅无语了:“听多了,耳朵要怀孕的。”

  盖娅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了叶秋源的耳中,但是他没有理会,而是无比认真的看向艾华斯,眼中透露出各种怀恋,当然,都是假的,可叶秋源是谁,他要是敢自称演员,谁还敢评影帝:“如果可以,就让这个世界留在那里。。。”

  好吧,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艾华斯信了,因为这句话里透着的感觉,是无私,同时充斥着一股信念,这是他养父在世时给他的最深刻的印象,一个无私的想要用思想和爱去拯救世界的伟人。

  只是。。。。。。

  “我养父没有来过华夏。”

  “啊?”

  “他也不用电话、手机、电脑等通讯工具,”艾华斯一副‘你已经被我看穿’了的神情,说:“我想请问一下,他到底是怎么把这部作品的气氛把握法交给你的?”

  “额。。。。。。写信?”

  “他写信只用希伯来语,你确定自己能看得懂?”艾华斯叹了口气,道:“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艾华斯略带鄙视的说:“你刚才的那句话,千度上有。”

  好吧,没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