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律法(1/2)

加入书签

  “过来,换衣服。”

  听到男人理直气壮的命令,乔叶不只是耳根红了,更是满脸通红。

  男人看得有趣,心中痒痒的。刚想说些什么,才现少年不是羞得脸红,而是被气得脸红。

  “不告而入,私闯私宅,太子殿下,您的修养去了哪里?”

  乔叶退后几步,挺直着背脊,负手而立,颇为咬牙切齿。

  “莫非您不知道,您现在是所作所为,不但是违背了学院的校规,更是触犯了帝国律法?”乔叶盯着眼前的男人,毫不客气的道,“不谈律法,您这样私闯您的救命恩人的居所,真的就一点也不愧疚么?”

  太子殿下怔了怔,半晌才有些困惑的道:“你是我的未婚妻。”尔后一顿,“出入我的未婚妻的住处,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你认错人了!”乔叶脸上一白,随即就道,“您的那位未婚妻已然去世,这是伊斯特帝国上上下下全都知晓的事,我只是您的救命恩人,恰好和您的未婚妻相貌相似而已。殿下若是再这样故意将我和已经去世的人当做一人,那就不要怪我翻脸了!”

  太子殿下将那身乔叶军训要穿的迷彩服放下,然后手指上挂着小小的三角裤,不经意的转了转,这才抿了抿唇道:“别闹。”

  然后不等乔叶爆,太子殿下又道:“之前的婚事,没有去亲自询问你的意见,我很抱歉。乔家借着婚事对你做的事……”太子殿下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少年,“我很抱歉。”

  乔叶显然没有料到这位太子殿下会对他道歉,他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没有说话。

  “塔塔星人战争开始时,没能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去救你,反而最后失忆被你所救,”太子殿下漆黑的眸子盯紧了少年,“我很抱歉,却也同样感激和欣喜。”

  太子殿下忽然将那件三角裤放在了胸口处,上前一步,躬身一礼。

  帝国早就没了跪礼。可以说,除了对待罪犯和敌人,或者自己作践自己的人,一般人是不会下跪的。

  眼前这个男人身居高位,却愿意弯身道歉,已然是难得的诚意了。

  乔叶却是又后退了几步,稳稳的靠在门上,脸上却不见欢喜。

  “我从未想过,我对你的求婚,会带给你这样的危险。我很抱歉。”太子殿下仍旧保持着弯身的姿势,声音冰冷却坚定,“然而婚事已定。我愿意用今后的生命,去补偿我对你的歉意……和意。”

  乔叶看着那位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大约过了几分钟,又或许是过了十几分钟,他才道:“殿下不必如此,乔叶,当不起。”

  那位太子殿下这才站直了身子,依旧执着的等着乔叶接受他。

  可是乔叶却还是那句话:“您认错人了。我不是您的未婚妻。您的道歉,恕我不能接受。还有,请您立刻离开我的住所,并承诺以后不会再私闯的的住处。”

  乔叶对身份的固执,显然和太子殿下的固执有的一拼了。

  太子殿下自觉争吵并非解决问题的法子,于是他直接亮出了他这次的底牌之一:“你忘了,即便你更改了指纹,乔伯成和齐月妍却是好生生的活着的,只要他们还在,确认你的身份,只是一道程序而已。”

  “待到那时,你依旧是我的未婚妻,伊斯特帝国的太子妃。这是谁也更改不了的。”

  太子殿下并不认为恢复乔叶的身份是一件困难的事,只是因为尚伯之前的劝解,让太子殿下想要私下里先说服了乔叶,让乔叶不至于有怨愤才好。

  可是太子殿下能想到的,乔叶当然也是知道的。

  然而他并不怕太子殿下的做法。毕竟今年才只有二十三岁的太子殿下,与已经活了一百五十多年的皇帝和皇后相比,着实嫩了一点。

  验证基因当然是可以让乔叶恢复身份的法子,可是验证的过程中,却有各种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乔叶相信,无论是皇帝,还是一心想要抱孙子的皇后,都不会希望自己恢复身份,让自己的儿子不得不娶了自己的。

  更何况,就算是恢复了身份,他准确的身份,也只是“未来太子妃”,两人并未正式登记结婚,更没有举办婚礼,乔叶凭借草木师的身份不肯嫁,即便是皇室相逼,那也是没办法的。

  “殿下可以尽管去试。”乔叶微微笑着,左脸颊的酒窝隐隐浮现,“我想,至少在皇后仍旧活着的时候,您是不会如愿的。”尔后一顿,“当然,就算您能如愿,我也不会同意嫁入皇室。除非您以我的生命相威胁。”

  “就是不知道,殿下会不会使出这种低劣而愚蠢的手段了。”

  乔叶的话非常的不客气。

  太子殿下面上一寒,蓦地大步上前,将乔叶逼的退无可退,不得不贴靠在门上。

  男人的下巴,正巧抵在了少年柔软细碎的短之上。

  痒痒的。

  太子殿下怔了怔,这才捏着少年的下巴抬了起来。

  他从出生就是太子,从未有人这么不客气的拒绝过他。

  尤其,这个少年,还是曾经夜夜入梦,扰的他心中只能盛下他一个的少年。

  “是你先招惹的我。”太子殿下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缝,“若不是你,我何至于如此?何至于……”

  何至于,连求婚时都不敢去正大光明的见少年,生怕少年不满意他的冷脸,生怕少年会觉得他无趣,生怕少年……会像现在这般,露出厌恶的表。最后几番犹豫,也只敢先定下名分,期望名分定下,少年可以像他梦里那样,露出狡黠的笑。

  两人的身体贴得很近。

  乔叶被太子殿下捏着下巴,不得不抬头看着那人。这样的姿势,让他深切的感受到了属于男人的每一寸呼吸。

  乔叶面上微红。手腕动了动,千岁兰飞快的跳到了男人的手腕上,紧紧将刺扎到男人的手腕里,这才逼的男人放开了乔叶的下巴。

  乔叶一得自由,抬起膝盖,就要往男人的下三路踹去——

  幸而男人躲得快,这才免了被踹到命根子的悲剧事件的生。只是即便如此,少年的动作太快,再加上男人躲闪的身形顿了顿,终究还是让少年重重的踹到了男人的大腿外部。

  而男人手腕上的千岁兰,则好不恋战的冲回了主人的怀抱——呜呜,那个男人好可怕,身上的冷气,害得它差点连冲回来的勇气都没了。

  乔叶倒是不知道千岁兰的害怕,踹了男人一脚,虽然没踹到上辈子折腾的翻来覆去、这样那样的部位,可好歹也是踹上那人身上了,顿时神清气爽,连赶人的话,都有了劲头。

  “我不知道殿下的打算如何。可是,”乔叶向一侧走了几步,指着大门,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道,“我希望殿下将来不要再私闯我的住处了。”

  太子殿下的答案清晰明了:“我做不到。”

  乔叶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木系学院的宿舍外面,却是突然响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