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芭比(1/2)

加入书签

  许青鸟握紧鬼露,不顾右手疼痛,拼命射出红光。红光从掌心费力破出,伸向米丽的身体。太好了,总算是将她的身体缠住了!许青鸟猛地一拉,想把米丽拽开。突然,红光竟从米丽的身体里穿过,根本无法拽开她。

  “笨蛋!”一个机械一般的尖碎嗓音从下方出现,“明明知道这只是回忆的影像,根本不是实体,还做这种无用功。你的脑子是浆糊做的吗?”

  许青鸟一惊,这只诡异的芭比娃娃竟然会说话。难道,它就是薛晓怡口中的“鬼娃娃”?它和红鬼簿有什么关系,为何会知晓许青鸟是鬼执?但不管如何,这只芭比娃娃绝非善类,不能小视。

  “但是之前在水鬼的回忆幻境里,我用异能将自己拉了出来。为什么在这里不行?”

  “哼,你以为所有的鬼魂都有你这么幸运,可以得到鬼王殿下的灵力吗?回忆幻境里,所有人都是虚像,只有你是真实的鬼魂,有了鬼王殿下的灵力,拉不出你才叫奇怪。”

  许青鸟眯了眯眼睛,点点头,原来自己能够脱离幻境而不沉溺其中,均是得益于严砺的帮助。

  “那么,你是?”

  既然这只芭比娃娃也可以在回忆幻境中保持客观独立,想必它也不是虚像。它和严砺是什么关系呢?

  芭比娃娃转过身来,用碧绿的眼睛从头到脚扫视许青鸟全身,突然冒出一句鄙夷的话:“红鬼簿里那么多美女,窦小娥、苏小小,尹丽娘,还有我,哪个都比你强上百倍千倍,为什么鬼王脑子里面都是你?真是秀逗了!”

  许青鸟怔了怔,心道:这只芭比娃娃莫非也是鬼执?若它也是鬼执,薛晓怡的案子它应该再清楚不过了,为何鬼王不派它来处理,反而交给我?

  “救命”

  顶楼边沿,米丽已经伸出手,马上就要把薛晓怡推下楼去。突然,薛晓怡被拖动带来的疼痛弄醒,软弱无力地说:“米丽别杀我”

  米丽被薛晓怡的突然清醒惊着了,非常害怕,要是薛晓怡把这事儿告诉别人,那她肯定会坐牢的!

  “不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米丽疯狂地摇头,被恐惧和杀意染红了双眼“是你自己倒霉,你别怪我,你别怪我!”

  米丽一咬牙,猛地一推。薛晓怡的身体“轰隆”一声掉下楼去。

  “薛晓怡!”许青鸟连忙跑过去,只见薛晓怡的脸和额头被楼下的花盆碎片刺穿,殷红的鲜血染湿了泥土,染湿了那株虞美人。

  薛晓怡,死了。这就是全部的真相吗?所以所有人看到那张八个字的遗书,都以为她是自杀的。

  许青鸟感觉心口一阵疼痛,口中腥甜,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一只手掌把许青鸟从幻境中扯出来,握住她受伤的手腕。

  许青鸟拧紧了眉头,被握住的地方仿佛已经碎裂。

  “疼吗?”布谷鸟儿一样空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让人感觉到彻骨的寒冷。

  许青鸟定睛一看,这哪里还是可人的初中女孩?黑色的怨气笼罩全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