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心疼(1/2)

加入书签

  夜幕像一只漆黑的鬼魅,遮住了月与星光。夏末初秋,夜半时分气温骤降,冷风袭人。许青鸟出来时太过焦急,依旧穿着素白棉睡裙,虽是长袖,在这样的天气里,也还是冷的。她不住地呼喊弟弟的名字,声音回荡在街道上,却得不到任何回答。

  有路人经过,许青鸟赶紧去询问,可那些人一看到她全身素白,面色苍白,还以为是夜晚的幽魂,赶紧躲得远远的。

  最后,许青鸟蹲在出租车站牌旁边,看着那最后遗留的血迹,抱住自己的身体。一想到弟弟浑身是血的样子,她就难以抑制地浑身发抖。

  突然,一阵灼热的风从马路尽头袭来,在这冷风袭人的秋夜里显得格外诡异。紧接着,许青鸟瞪大了眼睛,看见一个巨大的火球从马路尽头呼啸而来,火球灼烧过的地方,马路两边的绿化带瞬间枯萎。

  “那是……”许青鸟感觉到火球上的火舌正在接近自己,仿佛下一刻就要把她也烧成灰烬,可她双脚仿佛被强力胶粘住,动弹不得。

  火球掠过出租站牌的时候,瞬间停住,火焰渐渐消褪,露出里面深黑色的车体。

  许青鸟惊愕之余,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严砺的车子。这辆车没有牌子,属于定制车辆,通体深黑,泛着金属的冷硬光泽,造型有些像跑车,但尾翼处如同展翅的雄鹰,酷炫无比。

  严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上车。”

  许青鸟拧了拧眉头,严砺是鬼王,再诡异的事情放在他身上都似乎很正常。方才车子如同火球一般掠过倒也罢了,怎么严砺身上也着火?那火焰慢慢褪去,只剩下双足上还有几簇火苗,熠熠生光。

  严砺见她还不上车,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双眸森寒,右手一挥,那火苗便消散了。

  “严总,您知道我弟弟在哪儿?”

  “上车!”严砺冷硬地说。

  虽然严砺并未回答她的问题,但许青鸟觉得他一定知道,并且会带她过去。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许青鸟心中的焦灼依然没有减轻,看着车窗外的霓虹,双手攥得紧紧的。青岩会在哪儿呢?现在怎么样了?上次坐上这辆车,是刚刚重生那天,她下定决心会保护好青岩,可是现在……为什么她这么没用?都是她的自以为是,害了青岩……

  这时,车窗中央突然闪现一簇火苗,许青鸟一怔,伸手想学着严砺那般把火苗挥走。突然,她的手被紧紧抓住。

  “别碰!”严砺森冷地道,“那是炼狱真火!火焰过处,寸草不生!”

  许青鸟怔了怔,她只听说过“三昧真火”,这炼狱真火是何物?莫非是炼狱中用来惩治孽鬼所用的火焰?可是这种火焰为什么会出现在严砺身上?若真是寸草不生,为何严砺没事?难道是因为他是鬼王?

  “到了!”严砺道,“下车!”

  到了?许青鸟侧头一看,这里是离公寓最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