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错误(1/2)

加入书签

  陆新见青鸟忍着疼,脸色很糟糕,心下更是怜爱万分。一路护送到公寓电梯下面,扶着她进入电梯,温柔地道:“小心点。”

  “谢谢,你回去吧,太晚了。”许青鸟低着头,轻声地说。

  “青鸟,你放心。”陆新用胳膊挡住电梯门,急切地说,“我一定会找出那些人,给你报仇!”

  找出那些人,给她报仇?呵……许青鸟心中冷笑,这是她重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那些人是他派来的,他要怎么给她报仇?如果真要报仇,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他回到家,拿副放进他父亲陆功成喝的水里。到陆功成咽气的那一刻,或许她会重新爱他!

  回到家中,屋里非常安静,只有客厅的电视机里传来“婆妈剧”东家吵完西家吵的声音。妈妈孙雪莉侧卧在沙发上睡着了,腰间系着围裙,手里还握着遥控器。厨房里飘来浓浓的香味儿,想必是孙雪莉煲了母汤,看电视等她回家的时候,一不留神睡着了。弟弟许青岩的房门紧紧关着,想必是在做作业。主卧的门开着,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张启江应该又出去应酬了,不知多晚才会回来。

  许青鸟把沾满秽物的鞋子脱下来,丢到垃圾桶里,然后拿了条毛毯给妈妈盖上。看着妈妈的睡颜,许青鸟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妈妈睡着了,不会看到她这一身狼狈,也就不会担心。并且,经过今天的一番恳谈,孔敬祖必定打消了喊家长的念头,这一劫,也算是过去了。

  尽管这里不是自己真正的家,但有家人存在的地方,比任何富丽堂皇之处都要温暖、安心。孙雪莉皱了皱眉头,似乎快要醒来了。许青鸟连忙躲开,确定妈妈没有醒,她才回到自己房间,取出睡衣,进入卫生间洗漱。

  热水划过冰凉的肌肤,带着烈火燎原一般的灼热疼痛,许青鸟虚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咬牙忍受。疼痛之间,大脑清醒起来,之前的昏沉迷蒙一扫而空。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的后背如今是怎样一番青紫的模样,自己今晚的行为究竟对还是不对?会不会太过冒险?不,只要不暴露自己,只要能够把陆新牢牢抓在手心,只要对将来的复仇有利,所有的疼痛都是值得的!

  “叩叩!”孙雪莉醒过来,听到卫生间传来淋浴的声音,便敲了敲门问道,“青鸟,是你回来了吗?”

  “是的妈妈,我在洗澡,很快就好。”许青鸟听到妈妈温暖的问询,感觉疼痛已不是那么明显了。

  “哦,那你弟弟跟你一起回来了吧?”孙雪莉一边说,一边走向许青岩的房间,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深蓝色的书包丢在书桌上,床铺微微泛皱。

  弟弟?许青鸟一怔,青岩怎么可能会跟她一起回来?他晚上不用上晚自习,应该五点多就回家了。

  “奇怪,这孩子怎么没在房间呢?”孙雪莉疑惑地喊道,“青鸟,你弟弟刚才又出去了吗?”

  许青鸟擦干身上的水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