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痛心(1/2)

加入书签

  h2>狂风袭来,将屋中一切搅得地覆天翻,家具灵塌、香烛帷幔全都被风吹得四散纷飞。

  门口黑气缭绕,无数黑光如飞刀发射而出,攻向公叔羽。

  公叔羽挥剑迎击,不料这飞刀坚硬无比,竟将宝剑断成五截。

  “灵雪,灵塌后有机关,快走!”

  飞刀继续发力,公叔羽身形敏捷,才稍稍闪了过去。突然,黑气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无数飞刀更加密集地发射而来。要想躲过这些飞刀,对公叔羽而言并非难事,可他顾念身后尚未逃走的灵雪,只能以身相挡。

  这些飞刀似乎都有眼睛,可以随时变换方向。而且飞刀的主人并不想要了他的命,刀子全从要害的地方略过,只划破皮肉。饶是如此,不消片刻,公叔羽身上已是皮开肉绽,血流满地。

  他单膝跪在地上,强撑起上身,森冷地注视着那团黑影:“你到底是何方妖魔!”

  黑影没有说话,可他身上爆发的戾气让公叔羽为之一颤。黑影向前走去,伸出手,捏住公叔羽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

  “呃呃”公叔羽的武功在人类中算是数一数二,可在恶灵面前,却又算不得什么的。他被捏着脖子,气喘不上来,努力地往后瞥,希望能争取时间让灵雪逃走。

  许青鸟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李陵身上的怨气爆发得极强,定会杀了公叔羽。看着公叔羽和苏翼一模一样的那张脸,青鸟十分担忧。虽说公叔羽伤了灵雪一世,可到最后,他还是护着她的,就像苏翼一直在保护着她一样。

  青鸟既希望灵雪逃走,又希望灵雪可以留下。逃走,成全了公叔羽的情谊;而留下,再见李陵一面,或许可以将误会解开,让他从恶灵的状态中解脱。

  刘灵雪见着场面,有些慌神。灵塌的机关她没有用过,怎么也找不到。眼见着公叔羽遇险,幼弟受伤昏迷,她岂可做个胆小鬼,自己逃走?她暗下决心,从灵塌之下取出了一把宝剑。

  许青鸟一惊,这把剑正是她杀了父亲时,所用的那把龙纹宝剑!怎么回事,这龙纹宝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等等!她记得季界说过,这把剑本来就是她的,那么灵雪有这把剑也不足为奇。可是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在阴森的地下,棺木中躺着一具尸骸,那尸骸胸膛正插着这把剑!魅姜那时告诉她,那具尸骸正是李陵!难道说,灵雪她杀了李陵?!

  不,不可以,这个李陵就是将来的严砺,她不能让悲剧再重演!

  魂,苦,荣,斗,戮!

  许青鸟挥动右手,发出红光,要将那柄宝剑缠住。然而,在记忆幻境中,异能只能对不属于这段记忆中的人事物产生作用,而这把剑本就是这段记忆的一部分,红光无法缠住它,更不可能阻止灵雪的行动。

  刘灵雪举起龙纹剑,一把刺入黑影的胸膛。

  所有人都惊住了,谁也没有想到,灵雪竟有这等魄力。

  黑气溃散,一切渐渐清晰,许青鸟屏住呼吸,却见一切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发生了。

  黑气中的李陵盯着胸前的龙纹剑,又顺着龙纹剑的方向,看到了灵雪的脸。他松开手,将公叔羽扔到墙根,森寒的红眸盯住灵雪的眼睛。

  灵雪看到了他的脸,顿时一喜,痴迷地望着他,笑着说:“陵,你回来了?你终于”她伸出手,轻抚他的脸,想看清一些,再看清一些,把他的脸庞再一次牢牢地印在心间。

  公叔羽大声道:“他不是李陵,小心!”

  李陵一挥手,将灵雪的脖颈紧紧扣住,黑色的双唇吐出冷冽的话语:“刘灵雪,你杀我?你竟然杀我!你竟然为了公叔羽杀我!”

  灵雪拼命地摇头,痛苦地低语:“不,我不知道是你,陵,对不起,原谅我,我,我”

  “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李陵发疯一般,将灵雪仍在地上。他的力量强大至极,而灵雪的身体早已脆弱得如同一片柳絮,这一番撞击,让她喉头腥甜,吐出一口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陵会变成这样,他不是在匈奴娶妻生子,过得很好吗?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嗜血恐怖,他到底是怎么了?灵雪有满腔的疑问想要问他,可一张口,喉头便涌出一缕血来,让她无法成言

章节目录